恶魔囚笼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前往

    波尔将手中的信和金普度一同递给了眼前的年轻的男子。

    亚麻色的披肩,灰绿色的帽子,帽子上的插着风信子的羽毛,则表明了男子信使的身份。

    “向您保证,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边境摩尔萨。”

    “这个时间不会超过两天。”

    信使做出了保证。

    这样的保证是十分有效的。

    不仅是因为名誉关乎到了信使的职业生涯,还因为每一位信使都是每个领地内的领主有着相应的雇佣关系。

    简单的说,信使失约了,不需要雇主出面,当地的领主就会主动处理掉失信的信使。

    “祝你一路顺风!”

    波尔这样的说完,就和信使告别了。

    他需要赶紧返回亚南旅店,然后,离开西卡城。

    就在刚刚,西卡城的戒严解除了,城门再次开放,哪怕是接近傍晚时分,困在城中的商人们也纷纷的行动起来。

    如果不是西卡城寒冷的气候,这些商人们绝对会大亏一笔。

    不过,就算如此,时间上的耽搁,也会让这些商人损失不少。

    因此,商人们等不下去了。

    哪怕夜晚出城不是什么好打算,他们也决定这样做了。

    波尔也是这样。

    虽然他不是商人,但是他赶时间。

    返回了旅店的波尔,直接对着阿什卡诺喊道:“准备好了吗?”

    说完,不等自己的保镖回答,就开始亲自检查了。

    “没问题。”

    “水、食物,霍鲁夫老板好心的为我们,补充了一些火药和弹丸。”

    阿什卡诺回答着。

    “很好,我们马上出发。”

    波尔说着就看向了等候一旁的秦然,目带询问。

    “出发吧。”

    秦然径直登上了马车,波尔随后,阿什卡诺则坐在车夫的位置,一抖鞭子。

    啪!

    脆响中,马车缓缓驶离了亚南旅店。

    霍鲁夫胖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旅店的大门口,他没有告别,猎魔人不习惯告别,因为,谁也不知道告别是否是永别。

    但这并不妨碍霍鲁夫的目送。

    一直看着马车消失在视野外后,霍鲁夫转身返回了自己旅店的大堂。

    “亚南暂时交给你们了。”

    “我需要出一趟远门。”

    霍鲁夫对着自己的伙计说道。

    “好的老板,交给我们了。”

    略微知道自己老板身份的伙计,点了点头,然后,犹豫了片刻后,说道:“请您注意安全,一路顺风!”

    拿起了自己木质的行李箱,霍鲁夫咧嘴一笑。

    再次起航的猎魔人没有多说什么,用力的拍打了一下自己伙计的肩膀后,转身就走。

    虽然已经用隐秘的手段通知了那些老朋友了,但是有几个家伙,还需要亲自登门拜访才行。

    尤其是那个在边境摩尔萨的混蛋。

    希望没有醉死在酒桶里。

    带着这样的想法,霍鲁夫快步的进入到了出城的队伍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同样的,换了一身灰黑色棉质长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霍尔莱卡也进入了这源源不断的队伍中。

    他需要返回艾坦丁堡继续他的任务。

    蛇派……

    永生!

    默默的回复着自己的信念,在踏出城门的时候,霍尔莱卡扭过头看着身后的城池,在城墙上,他看到了那属性的身影。

    那是他的导师。

    隐蔽的行了一礼后,霍尔莱卡微微后退一步,在融入了道路一侧的阴影后,就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原地。

    城墙上,上位邪灵注视着这一切。

    在他的身边,谢尔盖和霍夫同样的看到了这一切。

    两个年轻人的眼中带着一丝丝羡慕。

    他们知道,这是一种‘源自’名为蛇派的特殊技巧,是他们身边的使者大人,改良后教给对方的。

    掩去了蛇派最显著的特点,但依旧好用。

    “使者大人,我们能够学习这样的技巧吗?”

    谢尔盖问道。

    “当然。”

    “我主诞生于‘蛇派’,我们本就是一体的。”

    “你们想学,我会尽心的教导你们。”

    上位邪灵说着早就准备好的答案。

    “我主诞生于蛇派?”

    两个年轻人的脸上浮现了好奇。

    “是的。”

    “蛇派曾是我主的‘起源之地’,因为,‘黑灾’的机缘巧合,我主真正的‘降临’在了这个世界。”

    “但我主铭记自己的起源,即使到了现在,也一样——蛇派的成员,与大家一样,就是我们的兄弟姐妹。”

    上位邪灵完善着‘迷雾’与蛇派的设定。

    有着一位勤俭节约的Boss,它很清楚该怎么利益最大化。

    “原来是这样。”

    两个虔诚、信任上位邪灵的年轻人没有丝毫的怀疑。

    “走吧。”

    “当这些商人离去后,我们也应该行动了。”

    “毕竟,那位国王陛下刚刚颁布的法令中,可是邀请了北地的各个领主的,艾琳.诺德.西卡已经晚了一步了。”

    “需要赶紧出发了。”

    上位邪灵这样的说道。

    “遵从大人您的意志。”

    两个年轻人同时躬身行礼。

    ……

    西卡城的车流,在夜晚彻底降临后,才逐渐的缓解。

    在有着领主的命令后,西卡城的城门并没有随着夜晚来临关闭,一根根火把、一个个火盆出现在了城门上下,加强的卫兵数量注视着每一个出门的人,同时,警告着想要进门的人。

    仁慈的西卡领新领主大人,允许久留还没有离开的商人们离开,但却不会让人在夜晚进城。

    这是西卡领的规矩。

    甚至可以说是传统。

    不单单是西卡领这样,北陆所有的领地都是这样,从艾坦丁一世开始就是这样,从未改变过。

    谢尔盖、霍夫身着皮甲,外罩着棉衣斗篷,两人的手上脚上套着厚厚的兔毛皮子,同样是兔毛的围脖阻挡着夜晚的寒风。

    两人的双眼则是盯着城外的黑暗。

    做为‘迷雾’教会的中流砥柱,他们已经从使者大人那里知道了一些隐秘的事情。

    例如:夜晚不允许人进城的传统。

    当太阳消失后,虽然某些人看起来依旧是人,但也就是看起来而已。

    嘎吱吱。

    一道身影摇摇晃晃的向着城门方向走来。

    “站住!”

    城门前的士兵们喝止着对方,手中的刀剑、弓弩更是抬了起来。

    但是,这样的警告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对方依旧摇摇晃晃的靠近着。

    下意识的,举着弓弩的士兵就想要射击,但是下一刻,他们的脸色就是一变。

    一股麻痹感出现在了他们的身躯上,让他们根本无法如常的行动。

    谢尔盖、霍夫也受到了影响。

    不过,两个年轻人的反应却是极快的。

    在感觉到不对的时候,径直大声祈祷起来——

    “无上的主啊!”

    “我等倾听您的教导,我等奉行您的意志,卑躬您的伟大,持有您的名,将会光耀世间,我们的一切由您赐予……”

    祈祷声中,一层淡淡的光辉出现在了两个年轻人的身上。

    顿时,麻痹感消失无踪,两个年轻人当即抽出长剑,向着摇摇晃晃而来的人冲去。

    噗!

    摇摇晃晃的身影,抬起了手臂想要向着谢尔盖抓去,但是在手臂刚刚抬起的刹那,就被霍夫一剑削掉了。

    同时,谢尔盖的长剑也掠过了对方的脖颈。

    噗通。

    头颅落地的瞬间,对方的身躯随之倒地,再也没有了声息。

    看着从胸腔中流出的黑色污血和蛆虫,周围逐渐恢复的士兵们一个个面带惊恐,谢尔盖和霍夫则是面色如常。

    “倒上煤油,烧掉。”

    谢尔盖检查了尸体后,很干脆的吩咐道。

    “是!”

    几个回过神的士兵马上回答道。

    当这些士兵靠近这具尸体时,他们嘴里不由自主的就响起了对‘迷雾’的祈祷声。

    之前发生的一切,他们可都是亲眼看到的。

    ‘迷雾’能够庇护两位队长。

    自然也能够庇护他们。

    只要他们虔诚的信仰就好。

    而面对恐惧,信仰自然虔诚。

    一开始,祈祷声很低,但很快的,这样的祈祷声就开始从城门附近所有的士兵嘴中响起。

    因为……

    在远处,更多的摇摇晃晃的身影开始出现了。

    “呵,果然和大人预料的一样。”

    “这些家伙真的是迫不及待啊。”

    霍夫冷笑的看着这些身影。

    谢尔盖则是看向了身后。

    在那里,三辆被一队骑兵保护着的马车正在缓缓驶来。

    最前面的马车由四匹纯色战马拉着,车厢由坚固的木头和金属构造而成,车门上西卡家族的徽章清晰可见,但与之前不同。

    属于战神的徽章已经消失不见。

    当然,‘迷雾’的神徽也没有出现。

    还不到时候!

    而在这辆马车后的两辆马车,则要简陋的多。

    没有既美观又有相当防护力的车厢,拉车的马儿也只有两匹,还是驽马。

    但是谢尔盖的目光却更多的注视着这两辆马车。

    因为,这是‘火种’!

    属于‘迷雾’的火种!

    其中一辆会前往边境摩尔萨。

    另外一辆则会跟着男爵夫人的马车前往艾坦丁堡。

    我主的荣光必然光耀整个北陆!

    年轻人想着,转过身,看向了那些敌人。

    “杀!”

    一声大吼,年轻人冲了上去,手中的长剑掠夺着‘敌人’的生命。

    这是他的任务。

    就如同那些前往各地的兄弟姐妹一样。

    踉跄的尸体一具具倒下。

    煤油倒在其上,燃烧起来。

    将城门口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

    这样的光芒,吸引着黑暗中更多的家伙们。

    它们开始窥视着这里。

    可却没有再进一步。

    那些人身上带着的气息,令它们望而却步。

    ‘迷雾’早已经不再是曾经的‘迷雾’。

    对方早已经不再和它们一样了。

    当然了,就这么放弃是不可能的。

    几个自认为聪明的家伙,开始谋划起来。

    祈祷声、冲杀声透过车门传入了男爵夫人的耳中。

    抱着书本的男爵夫人面色微微发白,她忍不住的低声祈祷着,当看到坐在对面的上位邪灵时,才略微感到心安。

    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她根本不希望连夜赶往艾坦丁堡。

    甚至,她都不想去艾坦丁堡。

    但是,身为西卡领的领主,她必须要去。

    这是领主的责任。

    享受荣耀,必承其重。

    更何况……

    悄悄的抬起头,男爵夫人犹如少女一样偷偷看着坐在面前的上位邪灵。

    平静的面容,成熟的气息,还有熟悉的感觉,都让男爵夫人忍不住的有些期待起来。

    从西卡城前往艾坦丁堡,需要两天一夜。

    能够和上位邪灵这么长时间待在一起。

    也是极好的。

    “西蒙。”

    男爵夫人喊着上位邪灵的名字。

    “艾琳,怎么了?”

    上位邪灵扭过头,笑着问道。

    “你……到了艾坦丁堡后,会离开吗?”

    话语到了嘴边,男爵夫人突然改变了原本的话语,但是当这句转移话题的话问出后,男爵夫人又不由自主的担心起来。

    “不会。”

    “我需要保证你的安全。”

    “之前和战神殿的冲突,会让你成为众矢之的。”

    上位邪灵摇了摇头。

    “那位冕下比想象中的还要虚弱。”

    “不然不可能仅仅是一个投影。”

    男爵夫人松了口气,然后,马上说道。

    做为贵族出身,且喜好阅读的男爵夫人,远比常人知道的更多。

    “但我们依旧不能够小觑。”

    “神灵,永远不可小觑。”

    “而且,我更加担心的是那位女士。”

    没有说出‘灾厄’之名,但是男爵夫人却是心知肚明。

    对于那位女士,男爵夫人是心生恐惧的。

    她无法想象带来了‘黑灾’的对方,如果出手的话,会是什么模样。

    恐怕……

    又是一次灾难吧?

    看着男爵夫人变得苍白的脸色,上位邪灵柔声说道:“不需要担心,你要对我主有信心——我主的强大远超你的想象。”

    “我们需要的只是对付那些同为凡人的家伙。”

    “神灵的事情,交给我主就好。”

    上位邪灵安慰的话语,让男爵夫人好受了一点。

    不过,马上的,这位男爵夫人又担心起来。

    “你离开了这里,西卡领不会出问题吗?”

    男爵夫人问道。

    “放心吧。”

    “卡尔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精明、强大。”

    “而且,谢尔盖、霍夫也是很棒的小伙子。”

    “如果真的有人在这个时候来西卡城捣乱的话,我只会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不要后悔。”

    上位邪灵笑道。

    男爵夫人终于彻底的放下了心。

    然后,她看向了手中的书籍。

    虽然她更希望和上位邪灵交谈,但是当看到上位邪灵闭目养神的模样后,男爵夫人还是选择了手中的书籍。

    车队快速的驶离了城池的大门,向着艾坦丁堡而去。

    不一会儿,就没入了漆黑的夜色中。

    当车队离开后,西卡城的大门缓缓的关闭了。

    之前还略显喧闹的西卡城,立刻变得安静起来。

    但是……

    在通往艾坦丁堡的道路上,最先离开西卡城,秦然所在的商人们车队却在这个时候变得喧闹无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