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 这是个妙人

    早上九点,洛夫·德库拉赶到了宇馨科技大楼总部。
    眼前有些发黑,应了华夏一句老话,出来混终究是要还的。
    在专机的大床上睡得有多香,昨晚失眠的问题便有多严重,直接一夜没能合眼。在加上时差导致的生理功能紊乱,多少让洛夫·德库拉看上去有些憔悴。
    不过这到正好,洛夫·德库拉这次给自己的定位极为清晰,如果装可怜能让他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他不介意认怂。
    之前在华夏的经历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哪怕他在宇馨科技总部大楼给王宇飞跪了,走出去他依然是大人物,没人会知道在那间办公室里发生过什么,他还是可以拿着银行里那五百万挥霍后半生。
    相反,即便他在宇馨科技表现得在有骨气,也没人为他鼓掌。恰好相反,当他走出这栋大楼的时候,可能失去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面子跟尊严是建立在拥有足够的实力基础之上的。
    他的实力不够,该认怂的时候,该跪的时候就跪才是王道。
    所以即便是面对公司的前台小姐姐,洛夫·德库拉都显得特别礼貌。
    “您好,我是洛夫·德库拉,世界量子计算技术联盟的秘书长,贵司王总约我今天会面,请问我现在方便上去吗?”
    “哦,德库拉先生,您好,请稍等,我查一下。”
    前台小姐姐礼貌的应了一句,随后在电脑上开始查看,半晌后抬头说道:“不好意思,德库拉先生,让您久等了。不过我没在王总的行程安排里看到有跟您预约见面。您是不是搞错时间了?”
    听到这话,洛夫·德库拉愣住了。
    话说他好好的在夏威夷海滩上度假,就为了这破事被召到华夏京城就算了,这好不容易赶来怎么还见不到人了呢?
    “真的是你们王总约我见面的。昨天他给我打电话,说让我二十四小时内赶到这里来见他,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谈,所以我才连夜赶飞机到华夏的。要不您帮我打个电话问问?”
    洛夫·德库拉放低了姿态请求道。
    没办法,此时这位被赶鸭子上架的前秘书长内心有种很不好的想法。
    话说王宇飞该不能是压根就不想在谈? 故意把他丢火架子上烤吧?
    仔细想想可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反正拖够二十四小时没能见到他? 那就不谈了。
    让前台随便找个由头拖他几个小时,二十四小时不就过去了?到时候宇馨科技名正言顺的不在跟联盟谈判? 谁还能多说什么?
    他昨天也看了网络上那篇文章。
    现在联盟在全华夏的声誉可都不咋好? 不受待见是必然的。现在联盟有哪些商家参与都已经在网上被曝了出来,听说已经有华夏人开始号召抵制联盟内那些商家的产品。
    脸书到是无所谓? 反正这家公司的产品就从来没有登录过华夏,英特尔到也无所谓? 反正现阶段还离不开这家的芯片。但是对于苹果、IBM这些在华有市场? 且占据了不少业务量的企业就难受了。
    如果华夏人真要是抵制他们的产品,那财报怎么还看得过去?
    要知道现在可不是几年前了。
    脑机芯片、馨系统的横空出世早已经打破了以往的市场格局。
    苹果在全球的销量已经跌到了第四位,在它前面还有为华、三星跟大米三个品牌,而且他跟世界销量第五位的VIVI已经相距不远? 当然这些其实不重要? 关键在于苹果的盈利能力缩减的很厉害,根据财报显示,苹果的利润距离巅峰时期缩减了至少百分之六十。
    毕竟现在苹果不敢以环保为理由不配充电器跟耳机,也没有有苹果商店百分之三十的苹果税。
    虽然借助两年前发布会上由小智开发的软件,能让系统在馨系统跟IOS之间自由切换? 但显然这个功能大概只有苹果最铁杆的铁粉们还在使用。
    但不管铁粉们有多铁,苹果商店的新应用日渐减少却是不争的事实。
    开发者终究是用脚投票的? 当开发IOS应用不在赚钱,自然也没有了继续开发的动力。
    所以现在的苹果可以说每一个用户都非常重要。
    在加上虽然脑机芯片跟馨系统的横空出世? 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直接打破了世界智能手机销售的天花板? 但这两、三年过去了? 新一代的手机早已经再次普及? 智能手机的销量也再次区域平稳,在加上华夏目前依然是智能手机最大的消费市场,苹果当然很着急。
    而且现在联盟轮值主席正好是蒂姆·库克。
    洛夫·德库拉当然知道他应该用怎样的姿态连面对这次华夏之行。
    所以在做出王宇飞可能并不想见他的判断之后,洛夫·德库拉已经想好了,不管怎么样,他必须要努力,哪怕卑躬屈膝,哪怕做出骚扰的举动被宇馨科技的安保控制,甚至有人报警让他在华夏的派出所里呆上一天都行。
    总之得让国内那些大佬们无话可说。
    至于最终的结果如何,那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好在前台的小姐姐很通事理,已经拿起了电话。
    “喂,您好,这里是前台,公司来了一位德库拉先生,自称是世界量子计算技术联盟的代表,说王总打电话约他今天见面,但我这边没有看到王总有相关的日程安排,想要再次确定一下。”
    “好的,我知道了,再见。”
    洛夫·德库拉希冀的看向前台小姐姐。
    “德库拉先生您好,董事长办公室已经去向王总核实了,请您在大厅稍等片刻。”
    “好的,谢谢。”洛夫·德库拉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谦恭而谄媚的笑容。
    不得不说昨天对着镜子训练非常有效,已经让脸部肌肉形成了肌肉记忆。
    ……
    王宇飞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办公桌上投影出的屏幕。
    屏幕中是洛夫·德库拉绽放谦卑笑容的影像。
    他昨天的确没把约了洛夫·德库拉今天见面的消息通知任何人,因为洛夫·德库拉来不来其实都不重要。
    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那肯定就是要按照他的想法来走的。
    他并不觉得脸书的行为有多无耻,也不觉得那个不伦不类的联盟干的事情地不地道,所以他并没有因为昨天古哈·赛特的要求而愤怒,甚至从脸书在加州起诉公司那天开始,他就没有过愤怒的情绪。
    包括他跟洛夫·德库拉打电话时的情绪,大部分也都是伪装的。
    无非是争利罢了。
    其实只要想通了这一点,任何事情都没有什么好愤怒的。
    甚至王宇飞觉得让大家互换一下角度,把他摆在扎克伯格的位置上,他也会做出如此选择。
    一年数十上百亿美元啊,这些都能成为净收益,需要消耗的无非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电费,能够把这些资源都拿到手,意味着就能距离他的理想更进一步,所以凭什么不争?
    既然他都想争,人家为什么不能争?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实力的比拼,跟什么无耻啊、道德扯不上太多关系。
    这是王宇飞的想法。
    但洛夫·德库拉今天的表现激起了他的兴趣。
    他跟洛夫·德库拉打过交道,当然知道这个老外其实骨子里是个很骄傲的人,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能对公司的前台小妹也展现出如此谦恭的笑容,这真的属于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其实宇馨科技一直很缺人。
    尤其是这种对外打交道的人才。
    以前这一块大都是路余馨负责,但路余馨毕竟还没毕业,而且现在又怀孕了,这就让公司更缺这种高级段位的人才了。
    在加上这些年畅享科技发展的势头很好,现在更是准备上市。
    为了筹备公司上市,葛灵玥在各种媒体上露脸的次数也多了起来,接下来还要代表畅享科技去全球为畅享科技最终上市路演,面对投资者各种咨询,这就决定了葛总的形象最好还是更正面才好。
    这样一些需要豁出脸皮的事情自然不好在让葛灵玥出面。
    至于王宇飞自己平时真的很厌倦去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对外事务,这让他突然对洛夫·德库拉有了兴趣。
    之前他说自己已经退休了,的确可以考虑给他在宇馨科技内部留一个职位?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出现后,王宇飞便准备将之变成现实,于是拿起了桌边的电话。
    ……
    听到自己终于能去见王宇飞后,洛夫·德库拉长出了口气。
    好吧,看来王宇飞真的只是忘了,而不是想通过那些言语上的小把戏来斩断谈判渠道,争取更多的利益,这对他来说当然是好事,起码可以少丢些人。
    如果真要闹得宇馨科技的安保出面,那颜面就真的不好看了。
    更别提洛夫·德库拉对宇馨科技的安保人员印象深刻,那可都是些狠人,而且胆子极大,指不准等不到派出所的人来他就要先吃些皮肉之苦。
    这些想法,让他在看到王宇飞甚至心头多了一丝感激的情绪。
    “坐,去倒一杯茶来。”王宇飞指了指沙发,然后对带着洛夫·德库拉走进办公室的秘书说道。
    这句话让洛夫·德库拉更感动了。
    他到脑子里回响起昨晚古哈·赛特充满怨念的描述,“我就坐在那里,华夏人甚至连茶水都没给我准备一杯!”
    起码他还有茶的。
    想到这里,洛夫·德库拉脸上的笑容更真挚了,也更显谄媚了。
    “你们想违约,还派了一个不知所谓的人来跟我讲条件,所以我把他赶走了。我觉得之前我们跟量子计算技术联盟签署的合同,是你一力促成的,所以觉得这事情还是要跟你讨论才对,你觉得呢?”
    等到秘书再次走进办公室将茶水放在洛夫·德库拉手边,王宇飞平静的开口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呼……”洛夫·德库默默的长吐了口气,他很想说我特么很不同意你的意见,我特么都已经退休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便好,干嘛要拉我过来?难道我死了,你们的合同就作废了?
    但是话到嘴边却成了:“当然,您说的很对,既然当初是我代表联盟跟贵司签订的合同,现在出了问题,我当然要出面,做人做事当然要有始有终才对。”
    “嗯,看来我们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了,很好。那么你觉得对你方这种不知廉耻的违约行为,应该怎么解决?”王宇飞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
    “额……”对面太干脆了,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径直朝他刺了过来,完全没给他任何攀交情缓和气氛的时机。
    沉吟了片刻,感觉到对面这个年轻人脸上的表情愈加不耐,洛夫·德库拉连忙说道:“这件事情是脸书的不对,不如这样,我会建议联盟将脸书开除出联盟?合同继续按照之前的协议履行,宇馨科技重建欧美的办事处,协助我们处理量子计算机可能出现的问题,您觉得如何?”
    这是今天来之前,联盟商讨出的底限。
    当然这个底线甚至还没能在联盟内部获得一致意见,但洛夫·德库拉还是直接说了出来。
    王宇飞带给他的压力太大,让他实在没法按照那些大人物希望他所做的,在这里跟对方讨价还价。
    “哦?这是你的想法?”王宇飞颇有兴趣的看着洛夫·德库拉问道。
    “其实也不是!”
    洛夫·德库拉讪笑着答道:“大家都希望能息事宁人,把事态影响力降到最低。毕竟贵司授权的量子计算机留有后门这件事,传出去也不太好。”
    “后门?谁说我们授权的量子计算机有后门?所以你们不但无耻到想违约,还想污蔑我们?”
    王宇飞明显怒了,质问道。
    “啊?”这反应让洛夫·德库拉愣了愣,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可如果没后门,哪可能这么巧,联盟得量子智脑都突然出同样故障了?”
    “哦?你们的量子智脑出故障了?”王宇飞诧异的反问道,就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是的,现在量子计算机突然出故障这件事情,联盟内早已经下了封口令,这时候自然还没流传开来,如果宇馨科技不是始作俑者,自然也是不知道的。
    但这可能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