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小心那些下雨天也不打伞的人

    乐家庄园大门口处。

    众人都有些看傻了眼。

    就如同田文广所的那样,原还掌控着场上局势的叶天歌,不知为何突然就陷入了被动之中。

    直播画面一分为二,左边是风暴眼处的周子默,而另一边,则是似乎在释放着什么法术的秦安。

    “这是二打一”

    田筱娅皱着绣眉,紧张地看着屏幕上的战况。

    听到她的疑问,田文广叹了口气道“这也是天歌大人他所不了解的地方。周秦两家的阴阳师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永远都是一男一女两人一起行动。

    他们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法门,能让两人的咒力产生一定的链接,并渐渐融合起来。日积月累后,两人的咒力便会一致无二。

    而这种融合两人咒力的能力,所造成的结果就是,每一对阴阳师,在进行配合作战的时候,都能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威力。

    现在,两个阴阳师都解放了自己的臂纹,看来,他们是想要在今天彻底将天歌大人击杀在此啊”

    田筱娅听完,顿时急道“那怎么办啊我们现在就打开这屏障,赶紧冲进去帮他啊”

    田文广又是一阵叹息,幽幽道“不可能的,秦周两家设下的结界,只有靠阴阳师的咒力才能够打开。其防御度,就凭我们现在这里的这些秘术使,根没有击破它的可能性。”

    到这里,他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oo8号“如果有独立执事或是总局的执事在此,应该还有打破这个屏障的可能。但是现在,我们这些人也就只有在这庄园外看着的份了。”

    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的oo广的话,不由得冷哼一声,提起对讲机大声道“o1o号,分局的联络完成了吗”

    “刚才已经联络了分局。距离这里最近的oo2号和oo5号独立执事正在往这边赶来,oo5号大概还有五分钟到达现场,oo2号可能需要十分钟。局长,等和总局联络之后,他人也会亲自到场。”

    “5分钟吗”

    oo的对讲机,皱着眉头看向自己的手机屏幕。

    画面中的叶天歌如同被什么秘术所控制住了一样,宛如一根柱子一般笔直地钉立在原地。

    足有十层楼高的风暴不断地朝着他身前蔓延过去。

    “子,你可千万别死了啊再坚持五分钟,只要再坚持五分钟就行”

    另一边。

    叶天歌此刻的心情有些不是很美丽。

    当他被脚下莫名奇妙的触手给彻底捆绑住全身之后,他才愕然现,自己现在的情况根不是一打二。

    而是一打四。

    捆绑着他身体的众多触手上,布满了阴邪的鬼气,而且,竟还在不断地飞吸食着他体内的咒力。

    隐藏在风暴中,手握一把三人多高长柄镰刀的鼠头人,猛得跳出巨型暴风,抡起镰刀一刀朝他的脖颈上砍去。

    叶天歌眼神一紧,全部咒力集中在七星剑剑尖,手腕用力,朝着脚下狠狠地刺下。

    只听见脚下传来一声细长的悲鸣声,捆绑着叶天歌的触手往地面缩回了一些。

    趁着这个空隙,叶天歌全身咒力爆起,替身术动,闪现至擂台的另一段。

    然而,当他的身形再次出现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觉自己周身的空气正逐渐地变得粘稠起来。

    如同算准了他会出现在那个位置一般,大量的水行之力早已提前在那里凝聚,宛如一个水之牢笼,片刻间将叶天歌彻底包裹在其中。

    呼吸变得极其困难,叶天歌勉强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符咒,用天照黑火将周身的水行之力驱散。

    但是,还没能缓上一口气的他,却现周子默与那个拿着镰刀的鼠头人一左一右,已经闪电般地攻到了他身前几步远的位置。

    七星剑还插在他刚才立的地面之上,叶天歌无奈,从阴阳阁中拿出两把匕一样的武器,咒力灌入,朝着一人一鼠猛得射去。

    在臂纹的加持下,已经堪堪达到天级高阶咒力的周子默冷笑一声。长棍一甩,棍头挥出的风行之力直接把这两把匕弹开。

    接着,他竟停下了自己的攻势,走到了叶天歌的面前。

    叶天歌愕然现,原他脚下那个看不清模样,被他用七星剑刺中的式神,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他的身后。

    丑陋的人类女性头颅,身体却如同般,有着数十条奇形怪状的触手。

    这些触手此时都紧紧地捆住他的全身上下,两只手臂也被几根触手强行拉扯到两边,似乎是不让他再使用任何的咒术。

    更加强劲的吸力从触手上传来,他感觉自己的咒力正不断地飞流逝着。

    场外,秦安双臂搂着自己的上半身,竟在忘情地摩挲着自己的敏感位置,嘴里着猫儿一般的呻吟声。

    “啊啊啊啊这纯净的咒力,太美味了,实在是太美味了我都等不及想要把你彻底吸干了”

    宠溺地看了一眼此刻满眼春意的秦安,周子默走到叶天歌的身前,狠狠地一棍刺在他的肚子上。

    “我从一开始就过了,你不会是我和安安的对手。”

    似乎是在泄刚才被叶天歌压着打的不满,他抬起脚来又是对着叶天歌的胸口来了一下子。

    一口鲜血喷出,叶天歌被踹得一时有些透不过气来。

    “无穷无尽的咒力天级高阶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冒犯我秦周两家的天,亵渎我秦周两家的地,你就必须给我付出代价来”

    靠着臂纹的力量加持,秦安的实力也达到了天级高阶,被制住了全身的叶天歌,完全无法单靠咒力挣脱身后这个般式神的束缚。

    “等到你的咒力被彻底吸干之后,就是你的人头落地之时了。”

    场下,廖茂典这边的人也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虽然他们看不到擂台上的式神,但是那身着妖艳的女性阴阳师,明显是参与到了擂台上的战斗之中。

    几个乐仁与廖茂典的部下,见叶天歌陷入被动,情急之下抬起手中的武器就准备往秦安的方向扫射。

    “住住手”

    叶天歌强忍着如同灵魂都要被吸出体外的痛苦,出声阻止这些人想要做的事。

    秦安能够以这样的方式参与到擂台上的战斗,自身咒力却没有爆炸开来,虽然叶天歌有些疑惑,但是这明她并没有违反死斗一开始定下的规则。

    此时他被困在场上,擂台下的乐仁廖茂典乐开元等又都是一些普通人,万一引起了秦安的注意,那些东阴士兵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我去还是有些太大意了啊

    忍着全身上下传来的剧痛,叶天歌脑海中不断地思着能够解开现在这个困境的方法。

    自从得了阴阳阁的传承,他一路击败一众修仙者,田伯光,秦王。

    回到现代世界后,田文瑞和那个蓝头的女子也不是他的一合之敌,让他叶天歌在面对秘术使时,对自身的实力有了一些目中无人般的盲目自信。

    如果从一开始他就使出全力,或是在两人解放臂纹之后能够心一些,甚至不应下这场对他而言有些莫名的死斗,断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情况。

    妈的,我他妈的在自信些什么啊喂

    双手被束缚着,他完全无法结出阴阳均衡式来补充流逝的咒力。

    阴阳阁又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回到现实世界之后就一直无法以灵体的模式进入。

    现在的他,似乎真的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意识在逐渐变得模糊。只在片刻间,他的咒力便已经被抽走了三分之二。

    大约再有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他叶天歌就要彻底死在这个死斗的擂台之上。

    周子默笑着。

    他能感受到秦安在吸收了叶天歌的咒力之后,咒力的量飞地增长着。

    把这子吸干之后,哪怕不开启臂纹,安安的咒力也能赶上我了吧。嘿嘿,总算是能够开启阴阳交合的仪式了。

    一念至此,周子默心中美滋滋的。

    然而突然间,他却听见自己身侧,传来一声噗通倒地的声音。

    低头看去,那只举着黑色镰刀的鼠头人,此刻只剩下了半边身子,仰面趴倒在地。整齐的切口处,幽幽地冒着黑色的鬼气。

    “镰夜磨”

    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式神不知为何突然变成了这般模样,周子默赶忙拿出符咒想要将它收回。

    就在他刚掏出契约符咒的那一刻,一道黑影顿时从他的身边一闪而过,直冲叶天歌而去。

    下一秒,那捆绑着叶天歌,有着丑陋女性头颅的式神,口中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悲鸣。

    如同那鼠头人一样,这触手怪的整个下体彻底消失不见,切口处依旧是冒着幽幽的黑色鬼气。

    周子默顿时嗅到了危险无比的味道,惊恐出声“你,你是什么人”

    一名半边色为黑,另外一边却是白色的女孩,扶起比她高出整整两个头,处在晕厥边缘的叶天歌,可爱的脸上尽是杀意。

    大雨的天,女孩手中拿着一把收拢着的油纸伞。

    然而,女孩的身上,没有一处是湿的。

    雨水在落到女孩身上之前,竟莫名地消失在了空中,只剩下一缕微不可查的黑烟,在雨水消失的位置上升起。

    “我是什么人”

    女孩眨了眨眼,接着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我叫叶神乐。”

    看向周子默的眼神,阴沉如水。快来看 ""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