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不足为惧!

    “乐正先生,这,和你,当时的不太一样。  ”

    被乐正称为岛田上校的东阴男子沉着声,用生硬的华夏语道“我们一群人进入,全部牺牲,请给我解释。”

    乐正冷笑一声“出现了一些计划外的状况。而且,我也是没想到,堂堂东阴岛田特工队,竟然都不是几个正规武器都没有的杂兵对手。这,也和我们事先好的不太一样吧”

    “你”

    听到乐正的话,岛田上校竟有些不知该如何反驳。

    这次他们的任务目标,是活捉乐开元。

    作为曾经带军出征汗国的部队政委,乐开元对华夏东北海岸线的布防以及军力布置极为熟悉。

    只要活捉乐开元,从他的口中撬出华夏的军力部署情况,那华夏东部对于东阴国来,无异于门户全开。

    原,像乐开元这样的德高望重的军人,其所在地的安保措施是极其严备的。

    光凭他们这样的一只特种队,根不可能在华夏的土地上突入乐家庄园,甚至都不可能轻松地来到这座豪宅面前。

    然而乐正找到了他们,表示可以帮助他们畅通无阻地突入乐家庄园,以擒获乐开元。

    而他唯一的条件,就只有亲手砍下自己父亲的双手双脚这么简单。

    岛田上校自然欣喜若狂,事实也如同乐正所的那样,在他这个内应帮助下,乐家庄园的防卫设施形同虚设,他们这只特工队不费吹灰之力便突入到了府邸前。

    再加上乐正这边似乎还有着华夏秘术使的帮助,他更是对这次的行动充满了信心。

    然而他却没能想到,一路顺畅无比的突袭行动,在这幢乐家豪宅前吃了憋。

    “哼,等全藏回来,这座豪宅里的秘术使,不足为虑”

    “哦是吗”

    乐正一脸淡然,转头,不再理会这个东阴军人,冷冷地看向面前的这道屏障。

    叶大师,你到底是什么人

    和脸上的淡定表情所不同的是,此刻的他心中却有些烦躁不已。

    必死的乐开元被硬生生地救活了一条命,岛田特工队在豪宅里的行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原应该和他在约定地点汇合的乐承此时也没了音讯,应该也是被那个叶大师给解决了。

    这个突然出现的叶大师,把他的所有计划给全部打乱。

    眼前这道屏障似乎也不是一般的力量可以打破。

    一旦等到外部的救援到来,无论是吴京军区的部队还是东海的守备军,等待动了今天这次行动的他,就只剩下死路可以走了。

    一念至此,他突然出拳,狠狠地捶在身边的大树之上,竟砸得这颗大树有些摇晃不止。

    “可恶明明就只差这最后一步了。”

    心中那种不甘的愤怒充斥了全身,乐正紧咬着牙,眼中满是怨恨之色。

    “乐总,我们该走了,吴京的兄弟来消息,军区的人已经行动了,三只中队正在往这里赶来。看来乐仁将军和廖茂典的求援信息还是出去了。”

    就在他思考的关口,他身边的一个手下焦急地向他汇报道“咱们再不走,怕是要来不及了啊”

    恨恨地看着眼前的豪宅,乐正却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

    那手下见自己的老板不讲话,刚要再几句,就只听见后方传来一个清朗的自语声“看来,这里面还真是有个阴阳术师在啊”

    乐正回头,穿着休闲装的周子默与妖艳衣着的秦安,这对从外表上看起来极其奇怪的组合向这边走了过来。

    “是周大师啊。”

    乐正把心思一收,赶忙换上笑脸相迎。

    周子默与秦安是乐承专门请来的秘术使,他们与乐承之间似乎也是达成了某个协议。

    不过,他们的目的,是乐家传承的秘术之心。既然这两人与他的目的不相冲突,乐正自然是乐意得到这样的免费助力。

    虽然乐正和他相差了一个辈份,但是作为一名秘术使的周子默,还是需要乐正陪着脸,心照顾着的。

    况且,就眼下这个情况来看,能否完成他原想要做的事,似乎就都要靠自己面前这个年轻的阴阳术师。

    然而对乐正的殷勤视而不见,周子默的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在叶天歌用青铜鼎制造而出的那个防御屏障之上。

    默不作声。

    连带着他身边的秦安都一言不,看着这淡蓝色的屏障,脸色也同时沉了下来。

    良久,秦安开口道“子默哥,你怎么看”

    “很强,至少从他施展出的这个屏障上来看,他的咒具绝不是等闲之物。”

    他转过头来对乐正问道“那个叶大师,是东阴人还是华夏人”

    “应该是华夏人无误。无论是我的父亲,大哥,还是那个廖茂典,都把自己的军装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绝不可能与东阴人有如此密切的来往。”

    “那就奇怪了。”

    周子默紧锁着眉头“华夏的阴阳师,自称姓叶”

    思片刻后,他拿出一张符咒来,咒力灌入,接着,往正前方的屏障上扔去。

    只见这飞在空中的符咒在半途中突得分解开来,化作千枚细如牛毛的青绿飞针,向着府邸前这半边屏障的各个角落射去。

    然而这凌厉的风针,在射到屏障上之后,除了让这屏障稍微颤抖了一下之外,完全没能对它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什么天级高级咒力”

    见到这一幕,周子默与秦安互望了一眼,同时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

    “子默哥,我觉得我们现在就离开吧。天级高级咒力,哪怕你我二人联手,要战胜这个自称姓叶的神秘人都可能需要费上点心思”

    秦安忧虑道“不是东阴人,对外谎称姓叶,难道是你周家或我们秦家师叔级的叛徒”

    “不,不可能是你我两家的叛徒。除了那个周家的师祖,其他的叛徒早在五年前就已经被族里全部诛杀殆尽了。”

    周子默沉声片刻后,淡然道“虽然这屏障呈现淡蓝色,但是我感觉不到其咒力中的外五行之力,他的咒力是无属性的。”

    到这里,周子默竟笑了起来“这个人,应该并不是天级咒力的阴阳师。而是得到了什么强力咒具,恰好可以为其所用的秘术使。”

    “这个人,不足为惧”快来看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