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秦王嬴政

    就在使者返回后不出三天的时间里,靠近东郡的各地起义反抗军领纷纷调拨了人手赶来,叶天歌在濮阳城内的军队人数达到了足有十五万人之多。

    然而和秦王的七十万大军比起来,兵力上的差距依旧还是非常明显。

    秦王的大军,从咸阳出,途径三川郡,砀郡,上党郡,邯郸四郡时,完全没有理会那些龟缩城中的反抗军,而是一路向东郡濮阳行来。

    五天后,濮阳城前,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军队团团包围住了这整座城市。

    原先的那个由青铜大鼎形成的防御屏障,再次从城内升起,叶天歌将这短时间里聚集起来的十五万人军队,全部交给了张良调度。

    他自己带着琦悠和苼雪辛霞,四人游走在城墙之上,单独寻找机会。

    很快,他在北城门处找到了秦王所在的位置。

    因为,那实在是太过显眼了一些。

    英俊的秦王身披金色铠甲,手扶腰间一把金色大剑,坐在军队正前方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之上。

    他身边的近卫士兵们身上,也同样都是金色的武器与护甲。在茫茫七十万大军中,这群人就宛如异类一般,醒目无比。

    “那个就是秦王嬴政”叶天歌转头,对身旁的琦悠问道。

    琦悠点了点头“没错。他身旁的近卫兵团,总共有三千人,且全部由五阶以上的练气师所组成,其领王贲为九阶巅峰练气师,实力不亚于李信与公孙起。

    可以这只三千人的队伍,在实力上甚至可以比肩五万人的大军团。”

    然而,叶天歌的关注点却并不在这里。

    “我,这秦王和他的近卫兵们也太嚣张了点吧穿得金灿灿得在最前面。这近卫兵手里连个盾牌都没有,就不怕被我一箭射死吗古代人打仗都是这么打的”

    他唤过王虎到他身边,道“给我射他丫的让他再穿得这么装哔。”

    王虎点头应是,提起手中长弓,对准了金色兵团中追前方的白马嬴政,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神采。

    他在三天前,紧接着刘邦,不负众望地提升至了九阶练气师的境界。这一次,张良分给了王虎一千人的弓箭手,时刻紧跟在叶天歌身后。

    照道理来,这个距离下一箭过去,是个人都得被他附带着九阶练气的箭矢所射穿。

    然而,当这一千人的弓箭队试探性地向秦王那块射去一波攻击之后,诡异的事情生了。

    上千支宛如流星般,带着银色练气光芒的箭矢,就在快要射到秦王那个金色方阵前方差不多一百多米处的位置时,竟突然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道一般,在刹那间一支支都变得软绵绵的,往地面上飘飘坠去。

    看到这一幕,城墙上的守备军们都惊呆了,就连王虎人都张大着嘴巴,惊讶地不出一句话来。

    “喂,王虎,你今天早上是没吃饱饭吗”

    皱着眉头看着飘落在地上的箭矢,转身对王虎沉声道“这么近的距离你都射不到你是不是在逗我”

    “不,不是啊城主,这,我刚才明明都快用上全力了啊”

    “再给你一次机会,别再给我耍花枪了。你哪怕射不死人,也好歹给我射到他身边去,可以”

    “好,好”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王虎张弓搭箭,再次瞄向了秦王。

    为了能够射杀秦王,拿下这谁都梦寐以求的军功,他方才甚至都用上了自己最大的力量。

    然而结果却让他有些瞠目结舌。

    难道我刚才因为兴奋过头了,没用上什么力

    王虎晃了晃脑袋,不再去想些别的,手臂上的练气力量提升到顶点,又是一箭射出。

    但是这势大力沉的一箭,在射到秦王的金色方阵前时,又再一次软绵绵地飘落在地,北门这边的秦军们甚至都哄堂大笑起来。

    “这是什么法术么”叶天歌锁眉,沉声自语道。

    这时,嬴政也朝着城头上他的位置这边看了过来,眉头一挑朗声道“原来是荆轲大师兄啊,十年不见,你这张脸还是如此令人厌恶。那个叶天歌叶城主呢,让他出来,与王搭话”

    正在沉思中的叶天歌不由得一惊,对身旁的琦悠道“握草这嬴政难道还是我师弟不成他也是个阴阳师”

    “嗯,十年前,嬴政是阴阳阁中的二师兄。我没有和你过吗”

    “当然没有啊喂等等,难道因为一个女人,师兄弟两人就这么反目成仇吗这是什么设定啊喂”

    翻了个白眼,他转身对城下的嬴政大声道“嬴政你好啊,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你口中的叶天歌。那啥,我已经不是你的大师兄了,希望你不要再搞错了啊”

    嬴政眉头皱起“你就是叶天歌”

    接着他淡然一笑道“大师兄,现在的你已经变得如此胆了么死过一次之后,就连自己的名字都舍弃了荆轲,这个名字还是苍源那个臭老头给你起的吧呵呵,苍老头子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啊大师兄。”

    “我都了我不是荆轲了兄弟”

    “不管你是谁,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是荆轲也好,还是那个叶天歌也好,都没有多少区别。我能让你在太阴山上死过一次,今天,我依旧还是能够让你再死一次”

    只见他抽出腰间长剑,提马当先,竟率先向城门冲了过来。

    “这就冲过来了握靠,这秦王是怎么统一全中国的啊喂”

    叶天歌目瞪口呆地看着城下,嬴政率领着大军一路向着城脚边冲杀过来。

    很快,他和自己的近卫兵团来到了叶天歌施加在濮阳城上的防御护盾跟前,眼见着就要冲撞上这道淡青色的屏障。

    然而,这道修仙者都无法在短时间内打破的护盾,在触碰到嬴政手中的黄金长剑时,竟如同巨鲸吞水一般,被全部吸收至那柄黄金长剑的剑尖,偌大的防御屏障在一瞬间被吸收殆尽。

    秦王大队在没了这道屏障的阻挡后,片刻间就冲到城墙之下。围攻其他三门的秦军也如同蝗虫一般,开始了疯狂的攻城战。

    用不知道是什么法术,轻松解决掉濮阳城的屏障后,秦王收住马势,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看着他身后的士兵们,源源不断地越过他和他的近卫兵团,朝濮阳城墙上攻去。

    “违抗我的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因为我,就是这个世界的王唯一的王”给力 ""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枯井杀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