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章:我变成哆啦A梦了?

    “什么怎么可能”

    田伯亮大惊。

    他相当自信于自己的实力。

    在自己的兄长背叛了整个异术联盟之后,却还能坐上反秦联盟第一把交椅的他,其实力在整个华夏的秘术使界中,已经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地位。

    哪怕是阴阳阁阁主苍源还活着,哪怕就算他身在这阴阳阁府殿之中,他自信凭着自己的瞳术都能全身而退。

    但是。

    只两剑就把自己的最强招数给破解了

    这是何等强大的实力

    就凭这个叫荆轲的年轻阴阳术师

    片刻的震惊过后,田伯亮不做他想,全身竖起一个鲜红的防御外衣,身形暴退就准备往山下撤去。

    然而叶天歌却似乎并没有让他离去的打算,刹那间来到他的身后,手中长剑夹带着强大的咒力波动,朝田伯亮的胸口就这么简简单单地一刺。

    田伯亮冷哼一声,手中结印,一道血红的念力箭矢从身后的妖眼中爆射而出,直射叶天歌长剑剑尖。

    啪嗒。

    这根比起田文瑞释放而出的念力箭矢,要足足粗上三倍的红色箭矢,在触碰到叶天歌长剑剑尖之时,竟一整个地溶解开来,化作一滩血水滴落在地。

    田伯亮瞪大着双眼,瞳力暴增,漫天箭矢在他身后化形而出,形成一个巨型剑阵,万余箭矢直指叶天歌全身。

    接着,如同疾风暴雨一般朝叶天歌身上射去。

    “啧。”

    叶天歌撇了撇嘴,收住手中剑势,握着剑柄的手稍稍往上一提。

    “冻结。”

    简单的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只见漫天箭雨在瞬间全部被包裹上一层厚厚的剑柄,一块块地往地上砸落。

    “怎么可能这根不是阴阳师的咒术你子到底是谁”

    眼见这一幕,田伯亮惊叫出声。

    这仙术一般的法术,与这个时代的阴阳师战斗方式截然不同。

    实际上,这个世界的阴阳术师,是一个法师,倒不如是一个剑士或者刀客一般的存在。

    以阴阳调和式所产生的爱之能,增强咒具威力,再进行攻击,这才是这个时代的阴阳师正常的战斗方式。

    而刚接受了这个世界阴阳咒术的叶天歌,还不怎么会使用这种阴阳调和式,甚至他还没能完全参悟这个所谓的爱,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力量。

    所以,此刻他的战斗方式,依旧还是以五行之术为基础。

    也可以,叶天歌的战斗方式,在这个世界中是唯一的。

    通过接受阴阳阁秘宝,他的咒力已经是原来的三倍有余,释放而出的咒术攻击力,与加持于自身的增益能力也不能与之前同日而语。

    而且,他现,在这个世界当中,他释放而出的咒术,竟会莫名地被增幅好几倍。

    就如同之前在前殿时生的那一幕一样,刚才他只是简单地念出一个冰冻术的呪文,其产生的效果却能将田伯亮的万余箭矢在一瞬间全部冻结。

    这是在他原来的现代世界当中,哪怕凭借符咒都无法办到的事。

    瞪大着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挥剑砍来的叶天歌,田伯亮到死都没能理解,他堂堂反秦联盟盟主,赤瞳一族中实力仅次于自己兄长的男人,竟然会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阴阳师给杀死。

    而且是简单的几招内,被一剑砍下了头颅。

    随着田伯亮的人分离,他身后的那只巨大妖眼也在他人头落地的那一刻,分做两半,接着化作一滩血水滴满了整个地面。

    杀掉田伯亮的叶天歌,却没有一点胜利的欣喜,脸上依旧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手中长剑。

    下一刻,这把镶刻着七颗不知道是什么宝石的长剑竟突得消失在他的手中,一把一人多高的双刃巨斧被握在了他的手中。

    “”

    没过一会儿,双刃巨斧也突然消失,出现在他手中的又变成了一把的,带着蓝色幽光的匕。

    “”

    紧接着,这把匕又如同之前那样,突然消失在他手中。

    下一秒,原被吸入了银色光球的整座阴阳阁殿府,从虚幻再到实体,再一次出现在这个山顶之上。

    就如同它从来都没有消失过一般。

    “我变成哆啦a梦了”

    这样反复尝试了几次之后,叶天歌总算是弄懂了这莫名的感觉是什么了。

    这整座阴阳阁,现在就在他的身体之中。

    只要消耗一定的咒力,他可以随意地召唤而出所有阴阳阁中的宝物,武器,器具,甚至是这一整座巨大的殿府。

    而且,当他身处在这座府邸之中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海绵一般,连刻意的修炼都不用做,轻松便能吸收自然中的灵力,以增加自身的咒力。

    “这算是中头奖了”

    叶天歌低声自语道“所以,这阴阳阁的秘宝,就是这座阴阳阁府殿身感觉自己变成哆啦a梦了啊”

    “哆啦a梦那是什么东西”

    少女的声音突兀地出现在他身后,把叶天歌着实吓了一跳。

    回头看去,只见琦悠正背着手,笑着看向他。

    “荆叶师兄,你真的好厉害啊这咒力的强度,好像比阁主都要强上一些刚才那个术是什么把剑一提就冻住了所有的念力箭矢,这种法术,我只在寒冰谷的弟子身上看到过呢你真的是阴阳师吗”

    看清来人后,叶天歌淡然一笑道“是琦悠啊,我还以为你”

    听到这话,琦悠眼中明显出现一抹落寞的神情,然而下一秒她便恢复过来,微笑道“你以为我死了吗唔,怎么,我应该算是死了吧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或者,我现在应该是与这座阴阳阁殿府融为了一体,只要阴阳阁不被破坏或者摧毁,我就能永远活下去。这么的话,我大概应该算是还活着吧”

    到这里,她带着感激的眼神看向叶天歌道“叶师兄谢谢你,至少,阴阳阁的传承能够继承下去了。那个姓田的混蛋,竟敢践踏我宗门,下了地府之后,我的师兄师祖们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

    看着琦悠赌气般的模样,叶天歌无奈道“其实,我感觉刚才有些冲动了。就像老先生的那样,这个田伯亮死了,原就呈溃败之势的反秦联盟,应该会瞬间分崩离析的吧”

    琦悠眨了眨眼“怎么会既然田伯亮死了,你来当这个盟主不就好了吗”关注 "x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