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比一比?

    “天歌”

    最先回应的是一直坐在包厢边缘处的师乐乐。

    她见叶天歌终于办完事回来,眼中带笑,起身迎接。

    师乐乐的热情,让坐在她身边,原想要和师乐乐再做进一步交流的邱明辉感觉如同吃了一大口翔一般。

    “好久不见了。”

    面带微笑的叶天歌,和几个高中同学打过招呼之后,顺势坐到龚飞航边上。师乐乐也跟着他,脱离了聊天组,坐到他的身边。

    见师乐乐这对叶天歌与对他之间天差地别的态度,邱明辉心情复杂无比,脸色变得非常不好。

    “咦,这个男生是谁啊,怎么乐乐对他这么热情,长得还挺不错啊。”

    “那是我们以前学校校花的哥哥,他们两个好像是同班同学来着。”

    “嘿嘿,快看邱明辉的脸,好好笑啊,等会肯定有精彩好戏看咯”

    听着耳边几个女生嘲讽般的窃窃私语,他默默地回到骰子组,在谢玉宸身边坐定。

    龚飞航见叶天歌回来,暂时压下了心中想要一举将场子找回来的冲动,笑着起身给叶天歌介绍几个外校的朋友。

    虽然知道叶天歌和龚飞航是从一起长大的,但是毕竟叶天歌家里的资产,在谢玉宸看来,不过只是普通人的水平而已。

    所以自尹蕾来送过豪华套餐过后,谢玉宸心中稳稳地觉得自己已经在气势上压倒了龚飞航一大筹。

    只不过龚飞航在他的生日上,擅自越过他向叶天歌介绍那些外校的朋友,让他感觉有些不喜,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邱明辉将谢玉宸的表情看在眼里,默默不语。

    介绍完毕后,众人继续刚才的玩乐起来。

    “近江廖家,你知道什么情况不。”叶天歌走到龚飞航耳边,声问道。

    “廖家那个宰了汗国总统的廖茂典”

    听叶天歌问起,龚飞航奇怪地看他一眼“廖家当年在华夏东部也算是叫得上名号的大家族,只不过现在,嗨不过好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在在近江也还算不错的样子。你问这干嘛”

    “哦,没什么,随便问问。”

    他并不准备把遇见廖老的事告诉龚飞航,毕竟廖老最后那如同看到绝世美女的眼神,让他感觉不是很舒服,自己也不想和廖家扯上关系。

    那张药方也算是对面前这顿豪华礼盘的回礼了,他也不欠廖家什么。

    见谢玉宸似乎是把这二十万的礼盘,算在了他自己的面子上,叶天歌也丝毫不在意,随意地拿起一只蟹脚,享受起美食来。

    今天他的运气还算不错,收获了一只实力强大的式灵。无论是把这只式灵扔给九婴猫还是化梦貉,都足以让它们的其中一个进化到人形。

    酒过三巡,众人喝得都有些醉醺醺的。

    丁瑶趴在谢玉宸身上,旁若无人地亲吻起来,谢玉宸一双大手摆在她的腰间和臀部之上,肆意地游走着,弄得丁瑶时不时出一声如同猫般的喘息来。

    龚飞航大少爷同样不甘示弱地拿着舌头狂甩身边妹子嘴唇,这火辣的举动,惹得叶天歌嫌弃地挪开一点距离,装作和他不是很熟的样子。

    边上的众人似乎也是见惯了这副场景,该玩的玩,该吃的吃,该聊天的聊天,包厢内的气氛变得更加热络起来。

    师乐乐虽然坐到了叶天歌身边,但是乖巧的她并没有喝酒,只是吃着零食喝着饮料,时不时笑着和叶天歌聊上几句,看得对桌的邱明辉心中烦躁不已。

    虽然他也看得出来,这两人之间还并没有展到男女朋友的那个地步,而且叶天歌对师乐乐也总是保持着礼貌的距离,明眼人都能现叶天歌对她并没有什么别的企图。

    但是,看着对桌的这一幕,总感觉心里不是滋味,对叶天歌的眼神也渐渐变得仇视起来,似有怒火在闪动着。

    叶天歌也现了对桌这个邱明辉的奇怪眼神。转念一想,再看了看身边,被龚飞航的一个黄色笑话逗得笑颜如花的师乐乐,瞬间明白过来。

    这货追求师乐乐的事迹,他也是知道的,这么想来,他现在对自己散出的敌意也算是情有可原了。

    想到这里,叶天歌淡笑一声,也没把他太放在心上。

    然而这声淡笑,在邱明辉看来,就是此刻叶天歌对他最大的嘲讽。原心中还只是一簇火苗的怒火,顿时猛烈地燃烧起来。

    大哥,你追不到妹子,总不能怪到我身上来吧

    叶天歌也现了邱明辉神情上的异变,无奈地叹口气。

    只见邱明辉拿着酒杯起身,对着谢玉宸豪气地干完,道“谢玉宸,来之前,你有个惊喜要给我们看一下是吧”

    谢玉宸狠狠地亲了一口丁瑶的嘴,大笑着道“是极是极,你不我都快给忘了。不过先等一下,我还有件事要问问龚飞航呢。”

    他搂着醉眼迷离的丁瑶,如同一个霸道总裁一般躺在包厢的沙上,带着挑衅的语气对龚飞航道“飞航,上次咱们出来玩的时候你,今年你老爹给你的成年礼是台b5是吧”

    听到谢玉宸起这个,龚飞航心头一紧。他确实曾经在一次喝酒的时候,吹嘘过他老爹这次给他的成年礼是一台价值一百三十万的b轿跑,而且他老爹也确实有这个打算。

    但是,他的生日还要等到三个月之后,差不多将近年底的时候,现在的他可是连驾照都没有的未成年人。

    当时只顾着一时嘴快,就嚣张地把这个牛皮吹了出来。听谢玉宸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他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是,是啊,老爹他最近赚了一笔,所以为了给我庆祝成年礼,买了一台b5给我,怎么样,是不是很嫉妒啊”龚飞航不甘示弱地把头抬得老高,忐忑地道。

    喂,你要吹牛皮也吹得稍微高端一点行不行,你现在的表情已经完全出卖你了好吗叶天歌喝着可乐,斜着看了一眼正在逞强的龚飞航,默默地吐槽道。

    “呵呵,嫉妒”

    谢玉宸把搭在丁瑶身上的手给放了下来,起身,俯视着脸上尴尬之色尽显的龚飞航。

    “哥今年的成年礼,可是一台一百八十万的audirs怎么样今天趁着大家高兴,咱们都拉出来比一比如何”添加 ""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