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0】

    /tr

    /table

    tr

    td

    八十 出走

    小聪的到来,使大丑很高兴,只是他担心春涵与小雅反对小聪的加入。因为有这心事,大丑睡觉都不安稳,他等着迎接那可能到来的难堪的场面。

    很意外的是,当春涵与小雅见到小聪时,一点儿都不意外,更没有排斥的意思。大丑百思不解,私下里问小聪,这是怎么回事。小聪便告诉他,自己来时,跟小雅和春涵沟通过,在她们的同意下,自己这才动身的。

    大丑问:≈p;l;那你怎么不把这些告诉我呢害得我直担心。≈p;r;

    小聪微笑道:≈p;l;我是想试试你还在不在乎我。≈p;r;

    大丑做个金刚嗔目的表情,大叫着向小聪扑去,小聪向屋里跑,但终究免不了让老公浇灌一回。

    大丑很注意春涵的反应,看他脸色很平静,一切跟平常没什么不同,这才放下心来。只是有一点让大丑不明白,自从小聪来了之后,春涵再也没有参预集体≈p;l;快乐≈p;r;,推说自己思想觉悟差,跟不上形势。

    大丑想跟她亲热,便去她房,钻她的被窝。事实上,大丑还是和春涵睡觉的时候较多。

    大丑很感更好,不只是多一个美销,还多一个好帮手。做饭,小聪包了,她手艺好,大家吃饭很有胃口。

    她到店里帮忙,因为人漂亮,态度好,说话温柔,笑容亲切,使店量大增,连浅浅都服气。

    浅浅看得出小聪与大丑的关系,心里不是滋味,私下里连催大丑赶紧给她办事,大丑支吾而已,气得浅浅想骂他祖宗,但考虑到大局,只好先忍了。

    大约是十二月底吧,大丑家里发生一件大事,使这个美满的家庭受到地震般的冲击,事情的起因,要从锦绣身上说起。

    锦绣是河北的一位姑娘,上次被人贩卖到这里,多亏大丑的救助,才跳出火坑,感剧,小聪在厨房做好吃的。

    这功夫,锦绣来敲门了,大丑打开门一看,是锦绣,背着一个大包,还是那么漂亮,一脸的青春气,美目清澈,神情明朗,见到大丑后,照例愣了愣,还是认出大丑来。

    她拉住大丑的手,笑容很灿烂,欢呼道:≈p;l;没搞错吧牛大哥,你变成师哥了。≈p;r;

    大丑也笑了,赶忙拉她进来,给大家介绍认识,并简单述说了自己跟她的关系,包括那种亲密的事。众女一怔,这才明白,原来又是一个敌人,虽然不怎么开心吧,还是跟她一一拉手。

    大丑注意到春涵的脸色一变,他的心一沉,觉得不好。稍后,见她又恢复平静,这才长出一口气。锦绣是个聪明的姑娘,放下东西,便去厨房帮小聪做饭,她≈o; ≈g;格不错,容易接近,等她和小聪从厨房出来时,两人已经有说有笑了,俨然姐妹一般,看得大丑别提多开心。

    吃饭时,大家听锦绣讲过去的经历,以及沿途的见闻。小聪与小雅都很有兴趣,跟她谈得投机,而春涵只是笑笑,基本上没说什么。

    大丑见她脸上没有结冰,心里暗暗庆幸。

    晚上睡觉时,大丑把自己的房间让给锦绣,自己到春涵被窝里睡。锦绣很想跟大丑同床的,但她姑娘家,脸皮嫩,怎么好开口呢。再者,初来乍到,怎么好跟人家争宠呢。

    别看大丑没细说,她也知道,这三个姑娘都是他的女人。她们长得都漂亮,尤其是那个春涵,简直美得没边了。任何美女在面前,就象星星在明月面前,失去光彩了。

    她睡在大丑的床上,闻着大丑被上的气味,就象在大丑的怀里一样。这姑娘立刻想起两人在床上的镜头来,他那≈o; ≈g;≈o; ≈g;子那么硬,带给自己无穷的快乐。这么想着,下边便湿润了。她的一只手,便向自己的胯下,≈o; ≈g;那件属于他的骚答答的宝物,虽然在黑暗中,没有别人,锦绣还是觉得脸上发烧,象有人见到似的。

    再说大丑,这天晚上很是憋气,因为春涵不理他,想跟她亲热,她不准。推说什么来事了,弄得大丑只好扔掉那个念头,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什么,只是困了,很想睡觉,叫大丑别烦她。

    大丑知道她在闹情绪,因为锦绣的事,便耐心地给她讲述锦绣当初的不幸与无助。

    春涵便说:≈p;l;好了,大老公,你不用多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p;r;

    大丑以为她想通了,很高兴的抱住她,虽然没做成那事,但是,春涵还是让他的嘴和手,给大占便宜。

    第二天早上,当大丑醒来时,怀中已空,他知道这美女又出去锻练了。真可谓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正常时候,风雨不误。等小聪做好饭时,大家来吃,还不见春涵的影子。

    大丑意识到不好,觉得有事。他急匆匆到春涵屋里检查,发现不见了她的一个包,还有一些常换的衣服也没了。大丑心一痛,明白怎么回事了,又在梳妆台上发现一张纸条,用一个立着的镜框压着。

    镜框里边是春涵与大丑的合影,正是在太阳岛上记者们给拍的。真不知她什么时候,冲人家要回来的,又是什么时候,把这照片放在这里的,自己好≈o; ≈g;心,竟然没发现。

    大丑看着照片上春涵的笑脸,一阵心酸,泫然欲泣。他拿起纸条看,上边写着:≈p;l;得寸近尺,忍无可忍。天南地北,永不相见。好好开店,苦心经营。要是破产,绝不饶你。≈p;r;后边署名是:≈p;l;铁春涵。≈p;r;

    大丑看了,眼前发黑,天旋地转,象泄了气的皮球,一头栽倒在床上,半天不起来。在这一刻,他觉得生不如死,没有她,好象天塌地陷,世界一片漆黑。

    三位姑娘也跟进屋,都见到纸条。

    锦绣呜呜的哭了,说道:≈p;l;都是因为我来了,才把她气跑的。我是个罪人,我没脸留在这里了。≈p;r;说着跺着脚往外走。

    大丑腾地一下从床上蹦起来,大叫道:≈p;l;你给我回来,不准走。≈p;r;

    锦绣站住,回过头来。

    大丑向她招招手,锦绣象燕子穿林般,扑进他的怀里,又哭起来。

    大丑稳定一下情绪,强作笑脸,拍拍她的背,逗她道:≈p;l;快别哭了,哭得我这个难受劲儿,别把鼻涕弄我一身。≈p;r;

    锦绣一听,这才哭声止住,抬起泪水涟涟的脸。

    大丑安慰道:≈p;l;这事不怪你,是我不好,是我平时对她的不够关心,她才走的。你不来,她也会走的。她不是真走,只是气气我,过几天,她气消了,就会回来的。≈p;r;

    锦绣将信将疑,还问:≈p;l;是这样吗≈p;r;

    大丑说

    :≈p;l;没事的,我会把她找回来的。≈p;r;

    锦绣心里一宽,情绪才好些。

    大丑接着又说:≈p;l;从现在开始,你们三个都一样,都是我的媳妇儿,谁都不准走,谁走了,我就不要她。≈p;r;

    锦绣一听,心中大喜。

    大丑望望小雅,小聪,二女都点头同意。

    大丑又说:≈p;l;从今天开始,我把店里的事,交给你们跟浅浅。我暂时请假,小事你们自己做主,大事,跟我商量。我要拿出全部的时间和≈o; ≈g;力,把我的大老婆找回来。≈p;r;

    大丑望着窗外,心说:你想甩了我,没那么容易,你就是躲在东海龙≈o; ≈g;里,我也把你给抓回来。我牛大丑绝不会放过你的。

    从这时起,大丑开始寻找春涵。他整天在省城里转悠,这七个区的每条街,每个旮旯,他都不放过。

    早出晚归,真有掘地三尺的架势,又用电话联系春涵的所有朋友与熟人,极力寻找线索。

    当然,他给春涵也多次打过电话,但都打不通。他真怀疑,她一怒之下,会迁怒于手机,把它摔它稀烂。那手机可是自己≈o; ≈g;挑细选的,价位可不低。

    经过一个多月的寻找,始终没结果,正所谓≈p;l;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p;r;。大丑肝肠寸断,背地里不知流了多少泪。他已经好久不流泪了,自从来到哈尔滨,自己多数时候都是春风得意的,快乐似神仙这里有多少事让他开心呀。

    这时小雅已经放假了,这丫头决定不回家了,要跟老公一块过年。因此,她每天都到店里帮忙。小店不大,这四位美少女,成为店里的一大亮点,吸引无数的顾客,销售额连连上长,大丑的钱越来越厚,但他并不开心。

    有人问起春涵,大丑便说,她回娘家了。

    他为了奖励四位姑娘,每月给她们可观的工资,四女自然非常高兴。三女都挺懂事,基本上不在大丑面前提起春涵来,免得触动他伤口。只有浅浅,可不管那事,不但常提春涵姐姐,还私下里催促大丑,让自己早点过门。

    大丑火了,喝道:≈p;l;催什么催,跟催命似的,没见到我正烦着吗再催,我就不要你了。≈p;r;

    浅浅心酸,眼睛红了,就差没哭出来。

    大丑见她委屈的样儿,便搂过来亲亲她的脸,语气也异常和气地说:≈p;l;浅浅呀,我的话重了点,你别往心里去。我心情不好,别怪我。我一找到你春涵姐,就接你进门。≈p;r;

    浅浅这才乐了,用俊俏的脸直蹭大丑。

    这段时间以来,水华,班花,小君,倩辉,也都来人或来电话安慰他,让他别难过。大丑很感不好,不注意身体,结果生起病来,病得都住院了,到他要出院时,离过年只有一周时间了。在医院里躺着,大丑的眼前全是春涵的笑脸。这美女一天也不放过他,他在睡觉时,她便飞入他的梦里。

    在梦里,他追逐她,她飞得很快,自己老是差那么一点。等自己停下来,她也停下,对自己微笑,象是挑逗。

    这天要出院,水华来看他,她说:她有了春涵的消息。大丑呢,只觉得看什么都不顺眼。

    下飞机已是中午,他打辆车,以最快速度赶往那家旅店,结果扑个空。老板娘说是有这个客人,但她已于昨天下午走了。大丑连连叹气,随即询问春涵在这里的情况。老板娘在得知大丑的身份后,这才把知道的告诉大丑。

    老板娘说,春涵在这里住一个多月了,她在附近的一家娱乐城当歌手,每天出来进去,都是那家老板亲自开车接送。可春涵从不对她说个≈p;l;谢≈p;r;字,连个笑模样都没有。

    老板娘强调,她不愧是姓铁,真跟铁一样冷。在这里住这么久,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笑。

    真是太可惜了,这京城这么大,这样美的姑娘,恐怕找不到第二个来,只是太冷了,好象是有什么伤心事。

    每天来找她的男人那么多,她向来爱理不理的,好象她是女皇,人家都是仆人。那些在京城耀武扬威的大人物,在她面前,都老实了,又是送花,又送首饰的,结果她都不收,让她的屋门都不让进。

    有个冒失鬼,趁酒醉闯她的房间,被她的打得鼻青脸肿的。想不到这姑娘还是个侠女呢,功夫不错。有不少人请她当保镖呢,她这模样的当保镖,还不把老板给迷死才怪。

    有不少人向她求爱,她对外宣称,自己已经有老公了,并说出老公的名字:牛大丑。

    大丑听到这里,感动得眼泪要下来,他知道她并没有忘记自己,她依然爱着他。他无心往下听,他只想知道她在哪里,这才是最重要的。

    大丑问春涵去了哪里老板娘想了想,说道:≈p;l;好象她说要回家过年。对,是这个话。≈p;r;

    大丑一听,心里一暖,情绪好了起来。

    他谢过老板娘,又匆匆回家,什么地方都没去玩,≈o; ≈g;本没那心情。在路上,他便打电话,又往家里,又往水华那儿,又往春涵舅舅家,结果是都没见到她。

    大丑再次失望了,心说:难道她真的不见我了吗也许她≈o; ≈g;本没回来。

    回到家后,几位姑娘都来问好,小聪做好东西,给他接风。晚上,她们照例来陪伴大丑,只是大丑不来电,自从春涵走了,他便禁欲。她们也不怪他,仍然会轮流陪他睡觉。

    大丑焦急又耐心地等着春涵,她说回家过年,一定是回到这里。她说的话,一定会算数的。等吧,等吧,幸福会重新再来的,大丑这么安慰着自己。

    百度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