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欺上瘾3

    第七章

    欺妳欺上瘾3

    我爱你

    就像哆啦a梦爱铜锣烧

    就像大雄爱宜静

    就像赌神爱吃巧克力……

    妈呀!她发誓再也不随便勾引人了。

    黎小小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身处在陌生的环境之中。

    当她回过神时,才意会到自己昨天做了多么异想天开的事情。

    在还没和袁赫寒发生关系之前,她一直以为「勾引」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没想到身子竟然像被酷斯拉踩过一般,惨不忍睹。

    她拿起自己的衣物,溜到浴室里,冲去全身欢愉的气味。

    原来做爱过后会有一种甜腻的味道,一直在她身上残留不去,闻到那种甜味,她的小脸会莫名发红,甚至又回想到自己狂浪的一面。

    啊……别再想了!她让水笼头的水一洒而下,冲去身上的味道。

    她一踏出浴室,就见到袁赫寒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像极一只偷腥的猫。

    「笑什么啦!」她鼓起蜜桃般的小脸,气嘟嘟地说着。

    「过来。」他只是勾勾手指,就让她乖乖地走向他。「我帮妳把头发擦干。」

    她还真没有志气,真的一步步走向他,将手上的毛巾交到他的手中,让他温柔地擦拭她的长发。

    他安静地帮她擦着发丝,而她则是不安地溜转着自己的双眸,心里正在盘算着,是不是要在此时大敲他一笔,然后再缠上他,要求当他的情妇呢?

    这样一来的话,她不但可以拿到他的钱,而且也不用那么辛苦地当他的特助,每天c得像一条狗似的。

    她真是犯贱!老爹的公司不待,偏偏为了自尊待在这头狮子身边,让她这一个月来,累得没办法胡思乱想。

    「妳在嘀咕什么?」他望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不知道在碎念什么。

    「你夺走我的处子之身了!」她抬眸,正好望向他一双深邃的黑眸。「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要向你要『破瓜』的赔偿费?」

    「妳把自己看得那么低廉?」他挑眉,没想到她竟然会向他求偿。「妳把我当成什么了?妳的恩客?还是包养妳的金主?」

    「呵呵呵……」她眨着狡黠的黑眸,随着他的话打蛇随棍上。「既然你都说到重点了,我觉得,我宁可你当我的恩客、金主,也不要你当我的老板!」

    「为什么?」他不解地问道。

    「因为你这个人处理公事时,一点都不会疼惜我是女孩子,你知不知道这几个月来我被你整惨了!」她气呼呼地指着他的鼻子低吼。「你真的把我当男人在使唤耶!」

    「这是妳的选择,不是吗?」他轻笑一声,没想到在他身边得心应手的她,也会有抱怨的一天。「我以为妳调适得很好。」

    「我是为了接近你,才做这么大的牺牲,好吗?」她啐了一声,以骨碌碌的大眸瞪着他。「所以我告诉你,昨天你公器私用,你要给我一笔开苞费、j神赔偿费,还有……」

    「还有?」他挑起好看的墨眉,没想到她是一头小母狮,一开口就是狮子大喊价。

    「还有钟点费。」

    「为什么要给妳钟点费?」他不是付不出来,而是她找了一堆名目,搞得他觉得有些好笑。

    「呃……」她的小脸有些微红,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x爱伴侣的实习钟点费啊!」

    「那应该是妳付给我吧?」他怎么觉得她愈来愈吸血了?

    「为什么我要付给你?」她身心俱疲耶!这个男人还敢跟她要钱。

    「要不是我技巧高明,妳会叫得这么舒服?若不是我一直满足妳,妳怎会一次又一次说想要我?」他的嘴巴比她还利地反驳她的要求。

    果然,她一听,小脸马上涨红起来。

    「你不要脸!」她气得张口咬了他的手臂一下。「明明就是你夺去我的处女之身,你现在不付钱,想要赖帐啊!」

    他被她咬了一口,随即佯装跌在床上,让她扑到他身上,跨坐在他的腰际间。

    「为什么这么想要钱?」他温柔地望着她,大掌抚着她的脸颊。「黎氏集团应该没有发生危机,让妳这么急于用钱吧?」

    「你管我!爱钱只是我个人的兴趣。」她低头望着他的深眸,发现他的眸子好温柔。

    「那为什么选择我?」他只想问这个问题。

    「因为,在我的生日宴会上,我看上你了!」她双手压在他的肩膀上。「所以,快点赔偿我,要不然……」

    「要不然想怎样?」他赖皮地笑着,看来他喜欢她的答案。

    她看上他?有趣!

    「要不然我就拍你的裸照,卖给各家杂志……」她胡说八道着,就是要他负责。「让你选择,你是要付我钱,还是要当我的金主……」

    「我要妳。」他很轻易地起身,以薄唇撷取她的唇瓣。

    她睁大眸子,没想到他用了这么卑鄙的一招,又吻了她。

    她抗议,她还没有得到答案啊!

    唔……

    结果,和袁赫寒发生关系之后,他并没有付给黎小小一笔巨额的费用,却给了她一张没有额度上限的信用卡。

    只要她姑娘高兴,随时都可以用力刷下去,就算她要刷下一幢一○一也绝对没有问题。

    不过袁少爷有一个条件,就是不准她辞掉持助的工作。

    所以换句话说,她真是天生劳碌命,不但白天要做他的特助,晚上还要做他的情妇,g本没有喘息的空间。

    去死啦!她g本没有机会刷卡、瞎拚嘛!哼!她g本是被他暗算了。

    黎小小后悔莫及,只能含泪继续跟在袁赫寒身边当他的私人特助。

    今晚,她打扮得水水的陪他出席一场酒会。

    他出席酒会关她屁事啊──她本来是这么回他的,但是他却拿冰块脸回她一句──

    这是当情妇的义务!

    哼!他的理由还真机车,把她堵得没有话回应。

    奇怪,她当初是不是看走眼了,否则怎么会以为他是思考缓慢的迟缓儿?没想到他居然学会反击,而且将她击得昏头转向,找不到可以回击的字句。

    所以,她今天只好打扮得像个洋娃娃,穿上适合她的削肩小洋装和高跟鞋,将一头长发弄得鬈鬈的,让那张娃娃脸添加一点女人味,站在他的身边才有一点情妇脸。

    万事具备之后,她勾着他的手臂,出席这场上流宴会。

    上流社会的宴会,她从小参加到大,不少政商名流她其实也见过,所以不至于被这样的阵仗吓到。她挂着专业的笑容,态度从容地和他一起踏进五星级饭店。

    听说今天的宴会是由一名日商的龙头所举办的,好像为了要在台湾设厂,利用这场酒会来吸引台湾的各方商人,寻找能与他合作的对象。

    简单言之,就是搞噱头、装高级,想要找合资的金主啦!

    「如果觉得酒会很无聊,妳就多吃点东西,别让自己饿着,省得我们回家时,妳没有力气和我做爱。」袁赫寒故意在黎小小耳旁嘀咕交代。

    她瞪了他一眼,没想到他西装笔挺,说出来的话还挺下流的。

    「不要脸!」她轻斥。

    「我会让妳再喊着要我进去……」他笑咪咪地看着她,就爱看她脸红害羞的模样。

    「你还说……」她嘟起小嘴,眼里有掩不住的羞涩。

    「不逗妳了。」他她的发丝。「跟我去与别人打声招呼吧!」

    「哼!」她将小脸摆正,不想再看他那张伪善的俊颜。

    两人一同来到主人的面前,日籍商人三阳滕郎身边站着一名曼妙女子,同样也穿着正式的和服。

    「三阳桑。」袁赫寒轻轻点头。

    三阳滕郎一见到袁赫寒,脸上有着又惊又喜的表情。「袁先生,感谢你出席这场酒会。正好,为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独生女,三阳喜子。」

    装扮娇艳的三阳喜子嘴角含着笑容,一双美丽黑眸微勾,摆出媚人的姿态,认真地打量袁赫寒一番后,眼光再也离不开他了。

    袁赫寒身上有着特别的气质,一种让人无法亲近的冷漠中,却又带着霸王的气势,很快就掳获三阳喜子的心。

    只是当三阳喜子看着他手臂上挂着一个小女娃儿时,她的表情微微一怔,因为那个洋娃娃正毫不畏惧地与她对视着。

    黎小小也不客气地打量着三阳喜子,发现对方正以豺狼般的目光凝视袁赫寒时,她的心情瞬间不爽了起来。

    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才追到的男人耶!黎小小很有忧患意识地拢紧袁赫寒的手臂,彷佛在向三阳喜子示威。

    三阳喜子脸上笑容一僵,不喜欢有人这样跟她呛声。

    两个女人互相较量,谁也不愿输给谁。

    「小小?」袁赫寒拢眉,轻喊身边女伴的名字。

    「啊?」黎小小回过神,抬眸望着袁赫寒。

    「妳先去旁边用餐,我有事与三阳先生谈一下。」他将她的小手抽离,指指前方不远的吧台。

    黎小小嘟起小嘴,见袁赫寒又板起一张冰块脸,她知道在公事上她不能要任x。

    「哦。」她只好乖乖地看着他与三阳滕郎、三阳喜子走远。

    三阳喜子走没几步,回头给了黎小小一个挑衅的笑容,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黎小小忍不住朝三阳喜子吐了吐舌头,孩子气地站在原地生闷气。

    三阳喜子掩嘴笑着,跟在父亲身边,不理会背后丧家之犬的小动作。

    好吧!黎小小恨恨咬牙,这一回合算她输了!

    恨恨地吃着龙虾、咬着牛排出气的黎小小,双眸望着前方不远的袁赫寒,以及不断掩嘴笑着,又以肢体碰触他的三阳喜子。

    而袁赫寒竟然连闪躲都没有闪躲,就让三阳喜子这样触碰着他,让黎小小的胃里泛起了酸味,有种想要上前去阻止那个日本婆的冲动。

    没过多久,或许因为黎小小眼里的怨恨光波,三阳喜子缓缓来到她的面前。

    黎小小眼里出现防备,扬起好看的柳眉,望着笑脸盈盈的三阳喜子。

    「妳一个人在这里吃东西很无聊吧?」三阳喜子故意与黎小小攀谈。

    「关妳什么事?」听着三阳喜子怪声怪调的中文,黎小小冷冷睨着对方,声音中没有多余的感情。

    这个邪恶的日本婆,长得妖艳就算了,还一副想要跟她抢男人的模样,居然跑到她的面前呛声?

    ㄑㄧㄝˊ──她以为台湾女人都很柔弱就是了?

    「脾气这么大?」三阳喜子保持着笑容。「是不是怕自己的男人被我抢走呢?」

    她笑得好不得意,一副胜利者的模样。

    「笑话,我为什么要怕男人被妳抢走?」黎小小啜了一口香槟,抬高一张骄傲的小脸。

    「妳是必须要担心呀!」三阳喜子在黎小小面前笑得灿烂。「妳也知道,其实有时候商业联婚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黎小小放下手上的香槟,一双美眸有些微怒地望着三阳喜子。

    这日本婆话中是什么意思?她想了一会儿,又看看前方的袁赫寒与三阳滕郎,见他们好像在低声商量什么事情。

    「想不出来吗?我直接告诉妳答案好了。」三阳喜子靠近黎小小。「其实,我父亲很中意袁赫寒,加上袁先生在台湾又是商界龙头之一,所以我父亲正在与他商量,如果娶了我,不但两人在台湾可以联手,连到日本扩厂也不会肥水落入外人田……」

    「他不会娶妳的。」黎小小打断三阳喜子的美梦,脸上丝毫没有被她打击到的表情。

    三阳喜子没想到眼前这小不隆咚的女孩口气这么肯定,一张冶艳的脸庞有些变形。

    「妳为什么这么肯定?」三阳喜子敛起笑容,瞇眸望着黎小小。

    「他不会喜欢妳,也不会爱上妳。」黎小小挺起x脯,像只小猫般高傲。「因为他爱的人是我!」

    三阳喜子先是一愣,最后咯咯笑着。「凭妳?妳也太夸大了吧?他对妳这种小毛头没有兴趣的。」

    「妳又知道了?」黎小小不想气势输人,故意轻挑一张红唇,给了三阳喜子一个嘲讽的笑容。「他可是爱极我在床上的表现,甚至没有我不行。妳呢?妳能取悦他吗?」

    三阳喜子没想到黎小小会说出这么让人脸红耳赤的话,一下子回不了嘴。「妳……妳好chu俗……」

    「还有很多其他的事呢!」黎小小笑咪咪的,口气也变得非常轻佻。「像是我把他服侍得很舒服,每晚非缠着我跟他那个那个,而且我还帮他这个这个,到最后我们还会一起玩嘿嘿嘿……」

    她故意说得语焉不详,而表情则是暧昧不已,让三阳喜子充满想象空间。

    「不要脸!」三阳喜子觉得自己败阵下来,于是板起脸孔。「妳也只不过是他暖床的情妇,妳得意什么劲儿?」

    「哎唷,当情妇有什么不好?」黎小小放下手上的东西,摊摊空手。「就算妳和他真的结婚了,我也还是他的情妇,照样会跟他上床、会跟他谈恋爱呢!我会怂恿他不要和妳同睡一张床,只要得到他想要的,我就叫他跟妳离婚,让妳人财两失,到时候哭的人一定是妳!」

    再跩嘛!她黎小小又不是好欺负的逊卡,想要欺负她,角色砍掉重练比较快啦!

    三阳喜子一直以为自己处于优势,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妾身未明的小女孩欺负了,一时之间气不过,只想给黎小小一个教训。

    但碍于现场有许多人,她总不好扬手打人,只得隐忍这口气,经过黎小小的身旁时撂下狠话,「要比心机,妳比不过我的!我会要妳付出今天的代价。」

    「我等妳!」黎小小也下了战帖,她才不是软脚虾。

    于是一场女人的战争,悄悄地燃起战火了……

    第八章

    宴会结束之后,袁赫寒并没有告诉黎小小,三阳滕郎提出的合作方案。

    当他载着她回到他的公寓时,他还是沉默如金,似乎脑中正在思考一件很重要的事。

    黎小小看得出袁赫寒的沉思,但却没有点破什么。她想,或许回到他的公寓,他会跟她坦诚。

    不过进到他的公寓之后,准备在他的公寓过夜的她,还是没有听到他对她说出事实。

    他想隐瞒?黎小小来到客厅,回头望着袁赫寒那张没有表情的俊颜。

    这时,他也发现她正一瞬也不瞬地盯着他瞧。

    「妳今天似乎有话要跟我说?」他给了她一个轻笑。

    「是你有话要跟我说吧?」她挑起柳眉,双手扠腰地反问着他。

    「妳今天很漂亮。」他以为忘了称赞她的美丽,于是在她的额头补上一个轻吻。「而且妳今天在酒会上表现得很合宜。」

    她躲避着他的拥抱,冷冷地开口:「这不是重点吧?」

    这时,他才发现她有些不对劲。「不然妳觉得什么才是重点?」他凝望着她的表情,发现她冷静异常。

    「三阳滕郎跟你说了什么?你又妥协了什么?」她将问题直接问出口,不想再这样拐弯抹角。

    他沉寂一下,望着她有些不满的小脸,回想起酒会的情况。三阳喜子曾与她单独谈话,也许,三阳喜子跑去跟她乱说了什么。

    一见到她压着怒意的表情,他又兴起想要欺负她的念头,想要看看她会有怎样的反应。

    「这似乎对妳不重要,而且……」他深深地望着她。「这是商业机密。」

    一听到「商业机密」四个字,她的怒气全都上来了。

    「去你的商业机密!我是你的特助,我为什么不能知道?」想拿这招对付她,想得美哦!

    「这事还需要再计画,提早说破,不太妥当。」他佯装沉思状,长指蹭着下巴。「而且,我还在考虑当中……」

    「考虑?」她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你竟然真的考虑?」

    「这件事情关于我的未来,我当然得深思熟虑,不是吗?」他的薄唇扬起一抹浅笑。

    她深呼吸一口,最后提起洋装的裙襬来到他的面前。「你的意思是说,你有可能会和三阳喜子结婚?」

    「对妳而言,这问题重要吗?」他很聪明,将问题丢回给她。

    「不重要吗?」她咬牙问着。「如果你答应跟三阳喜子结婚,那我要怎么办?」

    她好不容易才扑倒他,他怎么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变心娶别人?

    不行,她绝对不答应这种事情!

    她不会把他让给其他女人,尤其是一个嚣张的日本婆,就算要对日抗战八年,她也会抵抗外侮的侵入!

    「我还是会继续包养妳。」他给了她这么一句话。

    黎小小倒抽一口气,没想到袁赫寒竟然会对她说出这种话。

    「你再说一次?」没关系,她原谅他说话不经大脑,所以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是妳的金主,所以我还是会继续包养妳。」他笑得无邪,其实骨子里坏透了。

    「所以……」她抿着唇,鼻子竟然感到有一点酸酸的。「对你而言,我真的只是你包养的情妇?」

    「不然呢?」他以无辜的语气反问她。「我们的关系,是妳定义出来的,不是吗?」

    呃……

    没错啊!对黎小小而言,当初她看上他,就是要成为他的情妇,然后用力花光他的钱;可是为什么今天从他口里说出来,却又像利刃般划伤她的心?

    有一种很疼、很疼的痛楚,不断地蔓延、扩大,他的话就像烧红的烙印,一字一句烙在她的心上……

    她是他的情妇,而这关系是她定义出来的,没有人强迫她,也不是他订出来的游戏规则,因为游戏主人就是她自己……

    该死!她暗骂自己,没想到自己竟然沉迷在这场游戏中,还企图在他身上要求更多。

    她应该要玩得起、放得下,而不是让自己在胡同里钻牛角尖。

    好,她决定要有点志气,而不是在他的面前自艾自怜,要求他别爱其他女人、别娶其他女人,这些对她来说都于事无补。

    尤其游戏规则是她订的,那她就要顺着游戏方向走,所以她得自立自强。

    「嗯,那我了解了。」她像是转了x一般,原本充满怒意的小脸变成笑脸,而且还笑得如同灿阳般。

    这下子换袁赫寒一愣,怎么她变脸这么快,立刻从苦瓜脸变成开心果?他真想不通她此时的脑筋在想些什么。

    哼,大家都想跟她玩心机,那她就奉陪一起玩!

    情妇要做哪些事?

    黎小小将「情妇」这个职业研究许久,终于在三天后出了一点心得。

    就是要懂得勾引男人,不管是他的身体或是他的心,都要紧紧地抓牢。

    当然,情妇是很大方的,当然不会介意他和哪个红粉知己约会,因为……情妇不会让男人再有偷腥的机会!

    哼!她不但要在床上把他榨光,在办公室里也要和他翻云覆雨,就不信他能对其他女人有什么反应!

    「总裁……」黎小小扬起笑咪咪的笑容,虽然早上才跟他嘿咻一遍,但是刚刚接到三阳滕郎的电话,表明再过一小时就会来访,她想那个日本婆一定也会跟来。

    趁着他们还没有来之前,她必须再把他扑倒一次,到时候要是三阳喜子对他出手,任他j力再多也没有办法应付。

    嘿嘿……大野狼来了!

    袁赫寒抬眸,正好望见黎小小娇媚地笑着,尤其她今天穿了一件v领紧身衬衫,加上她又故意解开一颗扣子,尖挺的浑圆似乎呼之欲出。

    「什么事?」他放下手上的钢笔,看着她缓缓来到他面前,坐在他的桌面上,短到不能再短的裙子微微上提,若有似无地露出她的底裤。

    「三阳先生刚刚来电,约定三点见面……」她故意将大腿微微张开,正好让他的视线望进裙内。

    他眸子瞬间变得浊深,声音低哑地说道:「妳竟然穿丁字裤?」

    「你喜欢吗?」她故意倾身,将小手放在他的肩上。「虽然我知道你都公事公办,但是人家偶尔也想要来个办公室之恋,所以特地为你准备的哦!」

    说着,还故意将x部放在他的脸颊上。

    他的气息吐在她的x部上。「妳在勾引我?」

    「不像吗?」她的小手缓缓来到他的x膛,踢掉脚上的高跟鞋,白皙的小脚轻轻覆上他的胯间。「还是你早上太累,现在不行了?」

    袁赫寒挑眉,难道她不知道男人最痛恨「不行」两字吗?

    「我会要妳付出代价的!」他将她从桌上抱了下来,直接拉下裤裆,让里头的硕大直接暴露在她的眼前。

    虽然和他嘿咻很多次了,但是一见到男x的昂然,她还是觉得害羞。

    「服侍它。」他chu鲁地将她的身子拉下,让她跪坐在地上,让她的小手捧住他的男g。

    他一定是故意要看她是否会手足无措,所以才会以命令式唤她!但她可不是被吓大的,为了当个称职的情妇,她会好好伺候他的。

    她手掌用力按在他的亢奋上,柔馥的掌心一碰到他的男x,他的身体微微一颤,见他有这样的反应,她的小手故意轻轻上下套弄着。

    「我要妳含住。」他chu声命令。

    她没有抗拒地张开樱唇含住他的顶端,粉嫩的舌尖轻轻地舔弄,虽然动作不怎么纯熟,但是看得出来她已经很努力在学习。

    「嗯……」他忍不住发出低吟,让她的动作停了下来,抬眸偷瞧他的反应。「继续,妳做得很好……」

    她听话得像个小女人,脸颊也因为主动而红得像颗苹果,x口不断怦跳着,舌尖轻挑着他的圆端的同时,她竟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也热了起来。

    那是一种本能,而且是一种被情欲占有的习惯本能。

    在她张着小口渐渐套弄的同时,她感觉口中的巨g正慢慢变大,几乎快要撑破她的小嘴。

    而他g本不想让她停止,热铁愈来愈大,将她的小嘴占满,他的大手伸向她的x部,用力扯开她的衬衫,顺势拉下她的内衣,上嫩滑的绵r。

    「嗯……」她微微皱眉轻哼一声,他的动作有些chu犷,而且口中的热铁还不断撑大她的小嘴。

    她的舌尖本能地轻挑着他的热铁顶端,享受着他以指尖轻捻着小红莓的感觉,时而轻、时而重地玩弄着。

    她竟然开始感觉自己的下腹有一股搔痒的感觉,花x竟然也流出花y来。

    她的小嘴离开他的热铁,为他褪去裤子及底裤,然后再次含住炽热的男g,这次她努力将他的chu长全都吞没,却没想到他太chu太大,才进入一半就无法含入了。

    「唔……」她有些难受,但是他的大手已在她身上挑起火焰,她只能专心地吸吮着他。

    「好了。」他瞇眸,将她从地上拉起,让她趴在桌面上。「我现在要检查看看,妳已经有多湿了……」

    她红着脸,转身背对着他。

    他将她的裙子缓缓撩起,薄如蝉翼的丁字裤g本没办法包裹她雪白的臀部,因此他的双手用力拍了她雪白的臀部好几下。

    「啊、啊……」她故意轻叫着。「你打得好用力哦!」

    「坏小孩,现在瞧瞧妳下面湿不湿……」他的长指来到丁字裤底下,发现了湿湿滑滑的触感。

    「嗯……」她没想到只是让他轻轻一,整个身体就像触电一般,花y似乎流得更多。

    「看样子,我早上没有喂饱妳?」他故意在缝隙之中来回抚弄着。

    接着,他将她的大腿分开,将底裤揉成一条线,在细缝之中往上一提,正好卡在敏感的花核上面。

    「啊──」她趴在桌上,r房因颤抖而摩擦着桌沿。

    他轻轻扯弄着丁字裤,来回拉着。「瞧,妳的小x愈来愈湿了。」

    「嗯……」她轻哼一声。「别一直这样玩人家……」

    「那妳要我怎么做呢?」他瞇眸,眼前的小妖j正勾引着她。

    「人家想要你直接进来。」她转头望着他,还故意以小手掰开自己的花x,袒露在他面前。

    她的主动教他吃惊,不过她这样的动作,却勾起他腹下不能熄灭的火焰。

    他从皮椅上站起来,将她的丁字裤扯下之后,扶住自己的硕大,深深进入她紧窒的花x之中……

    感觉到硕大的进入,黎小小轻咬着唇,满足地将雪臀拱得更高。

    在她花x中的硕大,虽然有水润的花y,但还不够他的前进,若硬是要占有她的一切,恐怕会弄疼她。

    于是袁赫寒伏在黎小小背上,大手来到她的腿心之间寻找敏感的花蕊,以食指轻轻挑弄着,其他的手指则轻柔地在贝r外侧徘徊抚揉着。

    「啊、啊……」双重的刺地轻喊着。「你……你弄得我好痒……」

    「小东西,妳变热情了。」但他喜欢她这样的改变,食指在她炽热的缝隙中轻轻搅弄,前前后后来回掏弄。

    很快地,她的花y不断沁出,让他的chu长更能畅快地进出。

    「嗯呃……」她轻启芳唇,那抹快意渐渐爬上她的全身,她忘情地发出声声娇喘,自己摆动着雪臀。

    她让炽热的热铁更加进入花x之中,抚平小x之中的搔痒。

    「别玩人家了,人家好想要……」她呜咽地说着,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在她身体之中乱窜着。

    一个猛然的挺身,袁赫寒将巨大的男x全数没入黎小小的花x之中,没有一点保留,一直直捣花甬的最深处。

    「啊、啊……」她沉声叫着,自然地发出娇喊,花x一张一合,密实地包裹他的炽铁。

    他缓慢地抽动着硕大,每一下都顶到幽x中最脆弱的花心,而她也因为愈来愈密集的撞击而吟叫着,更加刺妇真不是人干的!

    她一直以为只要将他c到软脚,就能防止他出轨、外遇,但她忘了估计自己的体力。

    厚──他太猛了啦!

    每次只要和他做上一回,她就躺成大字型,然后就再也没有力气再战第二回合。

    再这样做下去,会j尽人亡的是她吧?黎小小无力地在地上喘着气默哀。

    谁教她没事那么天才,以为当情妇就能赚上一笔,结果还没有赚到,就要这么牺牲自己……

    「妳在啐啐念什么?」袁赫寒穿好衣服后,拿起面纸为黎小小擦拭腿间的y体,黑眸含笑地望着她。

    「没有……」她有气无力地回答他,g本没办法抗拒他的动作。

    「这么累?」他将她抱起,让她躺在沙发上。「妳刚刚的热情跑去哪里了?」

    她睁着一双美丽的眸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难道你做爱都不会累的哦?」

    「和妳做,永远都不会嫌累。」他轻啄她的唇瓣一下,温柔地抚着她微乱的发丝。「而且妳最近很积极,一直在变化新花样,我喜欢。」

    她脸红地轻咬着唇瓣。「没办法,我是你的情妇嘛!我总不能老是一成不变,等你变心将我甩掉。」她说得很酸很酸,而且有百分之九十在暗示他。

    哼,敢抛弃她试试看!

    「我找不到第二个像妳这么有趣的浪娃儿。」他将她搂往怀里。「而且,我刚刚才知道,原来妳穿丁字裤时是那么x感……」

    说着的同时,他大手又不规矩地往她的腿间索。「妳瞧,妳到现在还兴奋地流着爱y……」

    「别……」她嘟着小嘴,拍掉他的大手,将裙子拉下来盖住赤裸的花丛地带。

    「怎么?」他故意将俊颜在她的脸颊边磨蹭。「我满足妳后,妳又想把我丢到一旁了?」

    「快三点了。」虽然气归气,但是在公司里,她的身分是特助,还是得提醒他。「三阳先生他们等等就到了,要是被三阳喜子撞见我们这样,对袁先生不好吧?」

    她酸溜溜地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桌旁捡起自己的丁字裤,在他面前以撩人的姿势穿上。

    他也不急,看着她又恢复一朵纯情百合的模样。

    「妳刚刚喊我什么?」抱歉,他没听清楚。

    「袁先生。」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办公时间到了,请你回到你的位置上。」

    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嘿嘿!就算三阳喜子等等要勾引他,他的雄风应该没有那么快展现吧?

    就算展现,她也一定会适时地破坏。

    想跟她玩心机、抢男人?门都没有!

    袁赫寒闷不作声地起身跨开长脚来到黎小小身旁,将她狠狠抱进怀里,以下巴抵住她的头顶。

    「如果我没有绑住妳,妳是不是就会像书一样,总是翻脸不认人?」他低声问着。

    她被他抱在怀里,他的体温温暖地包围着她。

    「如果哪天你让我的心很难过,我就会翻脸不认人。」她听着他的心跳说着。「我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你,游戏就结束了。」

    「不会有那么一天。」他淡然地说着,可语气却是那么铿锵有力。

    她的心忍不住为他多跳了一拍,原来他还是在意她的吗?

    或许只是她的揣测,但是……现在就让她这样认为吧!

    「总裁,三阳先生正在会议室等你。」室内的电话响起陈秘书的声音,打断了他们亲密的时间。

    黎小小轻轻推开袁赫寒。「时间到了,你该去见三阳先生了,去谈谈你们『神秘』的交易吧!」

    望着她有些落寞的神情,他才发现原来欺负她有些过分,让她这几天眉间总是闷闷不乐。

    她真可爱。他轻吻她的唇,大掌拍拍她的头。

    「等我。」袁赫寒只留下这句话,便离开办公室,往会议室走去。

    望着袁赫寒离去的背影,黎小小总觉得他这一去似乎不会再回头了……

    为什么当游戏快要结束时,她竟然觉得心有点痛呢?

    眸子淡淡地睨向墙上的钟,这不知道是第几次的抬头,黎小小一颗心还是觉得忐忑不安。

    他和三阳先生开会也开太久了吧?

    他和三阳先生到底在密商什么呢?

    她不安地在总裁室来回徘徊着,满脑子的胡思乱想。

    就在此时,木门轻轻打开,她以为是袁赫寒,没想到进来的是一身香奈儿套装的三阳喜子,高挑的身子杵在黎小小面前,脸上摆着高傲且自信的笑容。

    「妳还满厉害的,当情妇当到袁先生的办公室来了。」三阳喜子将门轻轻合上,缓步来到黎小小面前。

    「所以,妳知道我的手段有多么厉害了吧?」黎小小冷冷哼了一声,她才不畏惧三阳喜子呢!「不仅在床上能勾引他,我连在他工作时也能勾引他。」

    「贱女人!」三阳喜子皱眉骂道:「我头一次看到有人以当情妇为荣。」

    「我就是以犯贱为乐,不爽咬我啊!」黎小小懒得多看三阳喜子一眼,忙着自己的事。

    「我不应该和妳这种女人计较的。」三阳喜子恢复神色,居高临下地望着黎小小。「今天袁先生已经回复我父亲提出来的计画了。」

    黎小小立刻抬眸,掩不住脸上的惊讶。

    「妳想知道结果是不是?」三阳喜子呵呵笑着。「瞧妳的表情,像极快要被饲主丢弃的小猫,唷──妳也会怕啊?」

    「妳很烦。」黎小小冷冷地回应,压下心中的不安。「我是不会被丢弃的,就算他要娶妳,我依然会缠着他当情妇!」

    哼,要玩心机战,她是不会输的!

    三阳喜子以为可以打击到黎小小,没想到这娇小的女人竟然没有被恫吓到,最后,她决定改变计画。

    「说吧!妳想要多少钱,只要妳开口,我愿意再加码两倍。」她就不相信用钱打发不了这个女人。

    黎小小爱钱,是众人皆知的事情,遇上这种事,她当然也不愿意放过。

    「五千万,不是日币,是台币哦!」那两倍就是一亿了!这日本婆拿得出来才有鬼。

    「太多了,我出三千万。」三阳喜子拿出支票,很快地写下数字以及姓名,丢置在她的面前。

    「三千万就想要打发我?」黎小小拿起薄薄的纸张,在三阳喜子面前晃呀晃的。「妳会不会太小看我的实力了?」

    「妳少狮子大开口。」三阳喜子不屑地望着黎小小,「妳最好今天就拿了钱离开袁先生身边,要不然我会找人处理掉妳。」

    「唷──我好怕。」黎小小抬高小脸。「妳以为几句话就能吓唬我啊?拜托,也不想想妳在谁的地盘上?」

    要干掉她?她还怕自己一时忍不住,先找人解决掉三阳喜子咧!

    「妳别逼我!」三阳喜子拢眉望着有些嚣张的黎小小。「妳不觉得袁先生一点都不爱妳吗?妳还能缠着他多久?」

    「这个问题,妳有资格问我吗?」黎小小反击得很轻松。「妳连床都没有跟他上过,妳怎么好意思跟我说,他其实一点都不爱我?」

    三阳喜子生气地扬起手,往黎小小的脸颊掴去,发出清脆又响亮的声音。

    黎小小狠狠地瞪着三阳喜子,从小到大没有人敢打她,尤其是打她巴掌!

    「妳敢打我?」她上前狠狠地往三阳喜子的脸上挥出巴掌。

    霎时,两个女人扭打在一块。

    但三阳喜子怎么可能打得过黎小小?黎小小可是有跟二姊练过打架的!

    于是一气之下,三阳喜子随手抄起手上的拆信刀,想要给黎小小一点教训。

    黎小小奋力抵抗着,想要抢过三阳喜子手上的拆信刀,结果一个不小心被划伤了手背,出现了一道不小的伤痕。

    就在两人抢刀的同时,总裁室的门被打了开来──

    「妳们在做什么?」

    一听到男人低吼的声音,三阳喜子反应极快地将拆信刀往黎小小手上一塞,接着又故意被划了一刀,让自己也挂了彩。

    「啊──好痛!」三阳喜子很戏剧化地跌坐在地上,双眸很快就盈出水雾,右手压着左手的伤口。

    「喜子,妳怎么了?」三阳滕郎一见到女儿受伤,急忙上前察看。

    黎小小轻咬着唇瓣,长发因为三阳喜子的拉扯而显得有些凌乱,左手同样也有着伤口。

    袁赫寒也上前察看两人的情况,但是他没有马上发现黎小小的伤口,反而蹲下身子看着三阳喜子的伤势。

    这一幕让黎小小的心几乎纠结在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袁赫寒的眼光冷冷s向黎小小。「为什么会和三阳小姐起冲突?」

    「呜……」三阳喜子不等黎小小回答,便先抢了白。「是我不好,我知道她和袁先生关系匪浅,所以我请她离开袁先生身边,多少代价我都愿意付,于是她要我开一张三千万的支票给她,但……我没想到她后来居然会嫌太少……」

    黎小小紧抿着唇,没有做任何反应,只是怔怔地望着袁赫寒。

    袁赫寒一听到三千万,他的心也跟着寒了。她真的为了钱,要将他让给其他的女人?

    他站起身子来到黎小小面前,抽走她手中紧握的纸张,果然是一张三千万面额的支票。

    「妳怎么解释?」他挑眉问着表情怔然的黎小小。

    「你相信她的话?」黎小小的声音很平淡,抬眸问着袁赫寒。

    「这是证据,不是吗?」袁赫寒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价竟然廉价到这种地步。「妳收了她的支票?」

    「我没有收。」黎小小深吸一口气,虽然眼眶有一抹雾气一直浮上来,但她还是隐忍着不眨眼。

    「她狮子大开口,开价一亿。」三阳喜子跳出来闹场,哭喊着:「袁先生,这种女人很恐怖,她刚刚告诉我,她只喜欢你的钱,所以才会只当你的情妇……」

    「一亿?」袁赫寒挑眉,这确实像黎小小的做风。

    「我承认。」黎小小没有否认,诚实地点点头,忘了手背上还滴着血。「所以,你相信她的话?」

    袁赫寒没有回答,见她手背上还滴着血,拿起手帕想要为她压住伤口,却被她一手挥开。

    「不用了。」她冷冷地直视他。「既然你相信那个女人的话,那我承认我输了这场游戏。」

    她将他用力推开,在眼泪还没有落下之前奔出门外,消失在他们的面前。

    看来答案揭晓了──袁赫寒选择了三阳喜子!

    黎小小一转身离去,袁赫寒的长脚也旋即跨开,想要去追她,无奈却被三阳喜子一把抱住了左腿。「袁先生,别走……」

    「别烦我!」袁赫寒怒瞪着碍事的三阳喜子,硬是抽走自己的长腿,追黎小小去了。

    黎小小错了!她才是他袁赫寒的答案。

    第十章

    黎小小不顾自己手上的伤口,奔出袁氏集团大楼后,眼泪早已溃决成河。

    头一次,倔强的她哭得像个孩子,头发凌乱、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真像个白痴,当什么情妇啊?明明她就爱上他了,为什么不跟他说呢?

    而且以她的身分,就算不是什么政商名流的女儿,至少也算是千金一名,为什么还要受这种鸟气啊?

    她又不会输给三阳喜子,袁赫寒干嘛这么见风转舵,非要那个日本婆不可?

    日本女人又不是传说中那么温驯,她刚刚才被打了一个巴掌,而且还被划了一刀,结果,她所有的委屈,他都没有看见,竟然还先察看三阳喜子的伤口……

    呜呜呜……她好痛哦!

    黎小小大声地哭着,最后走累了,在一旁的人行道上坐下,用手背抹去泪水,才发现泪水咸咸地和入伤口里。

    她满脸都是血渍和眼泪的痕迹,看起来狼狈极了!

    她痛的是他那抹不相信的目光,让她的心好痛、好痛……

    「哇……呜呜……」她忍不住大哭,才不管路人怎么想。

    她现在就是很难过,比股市大跌时还要心痛十几倍……

    她再也不要异想天开找什么金主了啦!她应该在之前就要找个有钱的老公,而不是随时都可以劈腿的金主!

    突然,有一只大掌递上手帕。

    黎小小想也没想,伸手接过之后,狠狠地在手帕上擤着鼻涕,而且还一直大哭。

    「有什么好哭的?」袁赫寒找到黎小小之后,一颗悬在心上的大石终于放下了。

    一见到她脸上的血渍时,他差点想抱起她往医院冲去,但仔细一看,原来是她手背上的伤口,这才安心一点。

    「关你屁事啊!」黎小小呜咽地说着,连看他都嫌懒。「去找你的日本婆啦!以后就由她来扮演慰安妇这个角色,少来烦我。」

    「我真的伤了妳了?」袁赫寒勾起黎小小的下颚,第一次看到她哭泣的模样,像只小兔子般,眼眶和鼻子都红红的。

    「不然我是哭假的吗?」黎小小哼哼气,觉得他是在问废话。「我告诉你,反正我得不到你的人,所以我要跟你求偿一亿,不然我就公开你的裸照!」

    望着她暴跳如雷的表情,他有些失笑。「妳什么时候拍了我的裸照?」

    「你睡觉的时候。」她眨眨红润的双眸。「你要不要付钱?不然我找人砍你双手、双腿哦!」

    「这么狠心?」他将她轻揽入怀,大掌将她受伤的小手抓起,最后以手帕压在她的手背上。「若我变成残废,谁来照顾妳?」

    「我会再去找个专情的金主。」她负气地说着,这时才发现他的大掌好温暖,想要永远就这样被他握着。

    「那我会先砍了对方的双手和双脚。」他学着她的语气,却有着一百分的狠度,不容她再这么开玩笑。

    「你都变成残废了,要怎么砍人?」她差点噗哧一笑,但还是嘟着小嘴问着。

    「所以我才跑出来想要和妳商量一件事。」他故作神秘,在最后一刻还要欺负她一下。

    「什么事?」她心中警铃大作,瞧他这么认真的模样,真的要跟她「切」了?还是他要宣布和三阳喜子的婚事?

    「我觉得一亿太少了。」他轻吻着她的脸颊。「倒不如妳嫁给我,我名下财产全都过户给妳,这样好不好?」

    黎小小愣了大约有三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再说一遍。」她揪着他的衣领,不可思议地望着他。

    「嫁给我。」他在她耳旁轻吐着气。「名下财产全都归妳,如何?」

    她眨眨清澈的大眸,侧着头望着他。「你不是要和三阳喜子结婚吗?」这个问题困扰她很久了。

    「我从来没有这个打算。」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一切都是妳和三阳喜子在那里一头热。」

    「可是你和三阳先生的密商……」

    「他要我到日本投资,虽然他在台湾也急于设厂,但是他觉得我若去日本,他的利益会增加五倍,所以才会与我密谈。」袁赫寒解释着与三阳滕郎的合作计画。

    「那你干嘛不明白告诉我呢?」黎小小气得好想咬人。

    他以食指点了她的鼻子一下。「因为我觉得欺负妳很好玩。」

    「啊──」她生气地以小手捶着他。「你这个坏人、坏人、坏人!」

    他却给她一个拥抱。「小辣椒,嫁给我吧!我玩腻情妇了,现在想要玩玩人妻的滋味。」

    「你……」她被他紧抱着不能动,可是心窝里却扬起一股甜蜜的滋味。「那三阳喜子到底要不要嫁给你?」

    「我想娶的人是妳。」他给她一个肯定的回答。「嫁给我。」

    「我不要你说这个……」她嘟着小嘴,一副很委屈的模样。「你从没有说过你爱我……」

    「这种事,用说的不如用做的……」他以大手轻抚着她的脸颊。「不如我们现在回家,我身体力行……」

    「不要!」黎小小大声拒绝,很认真地看着袁赫寒。「我很坚持要听到。」

    袁赫寒欲言又止,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他这辈子还没有对女人说过那三个字,连开口都觉得很别扭。

    「不说?」她的眼里开始浮起怀疑。「你一定是怕我公开你的裸照,所以才故意想出这种拖延之词!哼,我一定要去找人打断你的双手双脚!」

    不,现在多了一项──剁他!

    「我爱妳。」他怕了她,所以还是选择开口。

    「有多爱?」她又燃起希望之火。

    「像牛郎爱着织女……」

    「那一点都不好!你脑中一定还想着要跟我分手,不然怎么会用这么烂的比喻?」她不满地说道。

    「像罗密欧爱着茱莉叶?」他又举了一个伟大的爱情例子。

    「那是悲剧。」小嘴扁起,照样不喜欢这个答案。

    「梁山伯爱祝英台?」这个总行了吧?

    「一样是悲剧啦!没诚意、没诚意啦!」女主角又哭又闹,照样不满意这个烂答案。

    「给个提示吧!」他投降,直接问比较快。

    「像……哆啦a梦那么爱铜锣烧。」她很单纯,举了个很卡通的例子。

    早说嘛!「我爱妳,就像大雄爱着宜静……」

    嗯,她可以接受。

    「我爱妳,就像赌神爱吃巧克力……」

    可以,通过,继续!

    「我爱妳,像小丸子爱着丸尾……」

    咦?小丸子有爱过丸尾吗?

    黎小小疑惑地抬眸,正想要开口,却被袁赫寒的薄唇堵住,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

    再让她开口,他的求婚会没完没了,所以还是直接将她绑回家比较快!让他用身体力行实践给她的诺言,不再让她有怀疑的机会。

    当然,他可以继续一直欺负她下去,过着吵吵闹闹却又幸福的日子。

    【全书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