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季松留给她的念想

    “嗯。”

    “你这丫头,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给阿姨打电话?”梅英蓝心疼极了,又很生气。

    她把思思当孩子,思思却跟她见外,她能不生气嘛!

    “阿姨,对不起……”慕思思认错。

    “你想让阿姨心疼死吗?”梅英蓝被气哭了。

    “阿姨,我错了,您别哭。”

    “傻丫头,记住,阿姨这里,就是你的家。”梅英蓝说道。

    “阿姨,谢谢。”

    “再跟我客气,我可真生气了。”

    “好,我不跟阿姨客气。”

    “你先坐着,阿姨去煮碗面给你吃,有事明天再说,天大的事都不如身体重要。”梅英蓝擦了擦眼泪,起身去厨房。

    很快,一碗香喷喷的鸡蛋肉丝面便做好了。

    “思思,快来吃面。”

    闻到香浓的面条香,慕思思原本很饿的胃,又开始闹腾,她抬手捂住嘴巴,立刻跑到洗手间去干呕。

    梅英蓝不放心,立刻跟了过去。

    见思思吐完,洗了脸,才拿了毛巾递给她。

    “思思,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慕思思摇头:“这几天吃饭不及时,总是出现这种干呕的现象。”

    梅英蓝瞧着慕思思非常像孕吐的反应,但又一想,半个月前,她大姨妈才来,不可能是孕吐反应。

    想到此,梅英蓝松了口气。

    她道:“来,咱们先去吃面,明天我带你去医院查查。”

    “不用阿姨,我就是在深山吃老鸦柿吃的,从吃了老鸦柿之后,胃里就开始不舒服。”慕思思说道。

    毕竟对于她来说,怀孕什么的,太过于遥远。

    而且,她才和季松在一起两次,不可能中奖。

    ……

    犟着吃了小半碗面,慕思思洗漱一番,便进入她的卧室休息。

    躺在床上,她取出和季松的唯一大头贴珍惜地看着。

    当时在合市县城,她和季松照了两大张大头贴,一张一分为二,她和季松各自亲吻对方的大图大头贴。

    另外一张是选了六张小图,她和季松各三张。

    她因为很珍藏和季松的这张大图头贴,所以她只随身带了三张小图放在背包中。这一张大图,和季松给的银行卡一起,放在了这间卧室。

    幸好这张大头贴没有放在背包,不然背包丢失,她和季松唯一的合影,也会丢失。

    卧室的衣柜中,还挂着季松临走前套在她身上的卡其色春秋季休闲外套。

    季松给她留下的念想,如今只有唯一一张大头贴、一张银行卡、一件他的外套,以及她脑中的回忆……

    很想念季松,想念他看自己时宠溺的眼神,想念她在他面前闹,而他在笑的场景,一幕幕如放电影般在她的脑海翻过……

    想着想着,她脑袋下的枕巾,已经湿了一片。

    ……

    第二天,梅英蓝早早起床熬粥。

    思思说她胃里难受,她便特意煮了山药养胃粥,蒸了一笼小笼包,拌了几蝶开胃小菜。

    慕思思喝了山药养胃粥,胃里舒服多了,也没有再干呕。

    梅英蓝放心下来。

    吃过早餐,梅英蓝便带着慕思思去S大讨说法。

    为什么无缘无故、没有理由,就把她的思思给开除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