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浮圆

    第九十一章浮圆

    苏油也懒得跟他显摆城里人也是刚跟他学的,只简单地讲解了一番。

    鲜猪血加盐,可以抗凝,然后再加入两到三倍的盐水,又可以快速凝结,看得屠子连呼神奇。

    见猪血已经成型,苏油便拿竹刀划成块,让张胜在开水锅里边加入凉水,调至温度合适,让屠子伸手试过温度,记住感觉了,这才轻轻将血取出来放入锅中。

    随着温度渐渐升高,苏油一边打浮沫,一边叫张胜控火,对屠子说道:“这东西要凝得好,关窍在盐,要结得好,关窍在火。火千万不能大开,否则旺子中会出蜂窝,那就影响口感了。”

    “煮到刚好过心,就要出锅,泡在凉水中,便制得了。”

    屠子看着一大锅浮着的血旺就感慨:“真活该受穷,以前是抛洒了多少好东西啊……”

    苏油说道:“是的,猪全身都是宝,以前那种吃法,浪费太大,总要物尽其用才不枉一年的辛苦。”

    忙完这一通,便到晚间了,张胜用大锅煮米,然后放入大甑中蒸了起来。

    另一边开始炒菜。

    帮忙的也有二十来号,加上城里来的娃子们,能开四桌。

    今晚饭食做得简单,一道芹菜肉丝,一道盐煎肉,几样炒时蔬,一道旺子莴笋叶汤。

    不过川菜菜系的调料已经被苏油弄得差不多了,因此这几样菜已经和后世没了多少差别。

    速成酱油味道差,不过难不倒苏油,将刚做好的豆豉用酱油浸泡后风干到一定程度,便能得到黑黑的风豆豉,酱油本身欠缺的味道被豆豉补足后,风味便相当不错了,用来炒盐煎肉正合适。

    乡亲们都没有吃过这种大火快攻出来的菜式,现在一尝顿时大呼过瘾,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精致美味的饭食!

    张胜带领的内务组小露一手,就得到这么好的褒扬,此刻也不由得洋洋得意。

    永春露没舍得摆出来,除了娃子们那一桌,其余三桌上还摆了两坛两百文一斤的蜜酒。

    苏油被八公带着去各桌相敬,一位村里人就说道:“那帮孩童班子我认得,就是城边开早饭铺子的吧?”

    苏油笑道:“正是,今晚就是个意思,都留点肚子,明天才是正席。”

    那位村民笑道:“那不是能吃到鮓笼笼了,啧啧啧那滋味……”

    另一位就笑:“油娃你是不知道,四十二郎回来可是跟我们显摆了整整三天!”

    一桌人都笑了起来,苏油说道:“明天的宴席,家里边能来的都来,鮓笼笼才哪儿到哪儿?还有比鮓笼笼好得多的菜品!这猪肉的肉质如何?”

    乡亲们都点头:“这肉质不比羊肉和乳猪肉质差,烹饪也得法!端是好肉品!”

    苏油笑道:“如果大家愿意这样养猪的话,开春之后,家里有断奶小猪的,可以来找我,我将法子告诉大家。”

    好几个乡亲便道是家里母猪都怀上了崽子,等翻过年便找苏油去看。

    宋人不吃午饭,于是明天的宴席定在下午,那就不用着急,有大把时间料理。

    吃过饭苏油便安排孩子们在祠堂里打地铺。

    本来要安排孩子们去新房的,不过老伯爷不同意,说是还没有正式搬家,今晚熬过,明天才能住进去。

    好在孩子们也是习惯了地铺生活的,从旁边柴房搬来草料,铺在地上倒头便睡。

    次日一大早,大公鸡都还没有开始叫,苏油便被老伯爷叫了起来,今天是搬家的好日子,时辰都是看好的,错过不得。

    其实都搬得差不多了,就差安床和开火两道主要仪式而已。

    安床只是和称呼,其实还包括卧室里的主要陈设。

    娃子们也起来了,自觉将柴草搬出屋外,打扫干净祠堂正屋。

    苏油被八公收拾得干干净净,端着苏家祖宗的牌位放在胸口,身边是小媳妇石薇,捧着苏油父母的牌位。

    两边是两排娃子,手里边拿着马桶被子衣料包袱等卧室用品等着。

    旁边则是三哥五哥六哥几个帮闲,还有村里木匠,领着人将老床卸了,现在也拿着花板床柱,等待出发。

    良辰已到,三哥在前边打起引魂灯,八公自己端着苏家祖宗牌位,领着苏油和娃子们从祠堂出来。

    五哥六哥跟在两边,一边走一边抛洒纸钱,嘴里还不住念叨:“油娃爹妈,小油如今出息了,今天要搬新屋,以后我也就跟着你们享福了……”

    “老屋实在是不堪住人,新屋子是城里程家姻亲给起的,我也托大未跟二位商量,不要生气,新屋子好啊,住新屋子多好……”

    “还给小油说了一门亲,河对面大户石家的薇儿,捧着你们的排位进新屋,就算你们认了这新妇了……”

    “这方圆四里八乡,跟小油同辈的还真不好找,俩孩子脾性相投,又都知根知底,总比外面胡乱找的强,你们说是吧……”

    “那就保佑俩孩子平平安安,长大了开枝散叶,光大家门,反正我看小油是好的,乡里多了不少的猪鸡鱼鸭,都多亏了他啊……”

    围着新宅子绕了一圈,队伍这才进入新家,来到院内。

    八公又领着苏油,挨屋走了一遍,一路介绍。

    这里是书房,书籍是城里明允媳妇送来的,油娃是要走读书路子的……

    这里是厨房,坛坛罐罐里都是作料,好些都不是乡下东西,是油娃在城里添置得的……

    这里是库房,尺子规矩都是黄铜的,金灿灿的,好看不……

    直到最后走到堂屋,这才让苏油安放好牌位,然后摆上供礼,点燃香烛祭拜,算是将祖宗父母的神位请到了新宅中安置。

    做完这趟功夫,接下来便是接引诸路宅神。

    除了苏油熟悉的门神,灶神,还有护佑房宅的地基主,镇宅的真君,看库房的仓神,掌握财富的财神,看守水源的井泉童子,上天派驻的代表叫天官……

    就连厕所,都有厕神需要安置。

    一时间院里处处火光香烟缭绕。

    接着便是请新火了。

    大宋风俗,每年要在清明过一次寒食,寒食之后,灶中另行生火,这个规矩从皇宫到平民百姓家,都是如此。

    新家起火,也是一样。

    八公丢给苏油一根榆木棒子:“来,请火吧。”

    这是要钻木取火的架势,苏油不由得想抗议:“我用竹子可以不?”

    八公便对几个老哥哥笑道:“你看油娃到底是要读书的,行事多雅称?听说官家取火用的枣木,寓意早生贵子;有钱人家多用榆木,取意榆荚如钱……”

    “用竹子生火好!竹子高洁,做纸做笔,是书香门第才有的做派!”

    几个老哥哥也点头称是,八公说得在理,以后我们可龙里苏家,请火都用竹子了!

    苏油不由得腹诽,又在过度解读,其实竹子取火就一个好处,快!

    找来三根干竹片,取过折刀,在一块竹片上用刀尖刮下一些竹刨花,夹在两根竹片中间,然后在竹片上开了一个口,口子中间得到一个小孔,与竹刨花相通。

    拿口子在第三根竹片的刃口上来回摩擦,很快竹片刃口便发黑碳化,火星通过小孔落入竹刨花中,三两下竹刨花便冒起了浓烟。

    取下刨花,用干草裹起来挥舞了两下,一团火光便冒了出来。

    几个苏家长辈看得目瞪口呆,这才几息功夫?!

    八公都高兴坏了:“好!得火如此迅速,说明祖宗父母对这新宅子满意得很!好兆头!”

    苏油压根不知道得火快慢还有这般说道,反正八公你开心就好,赶紧将干草送入灶台引燃干柴。

    接下来就没什么大事儿了,长辈们忙着木工重新拼床,归置东西,苏油只需要带着内务组准备吃食就行。

    这吃食很讲究,一种以黑芝麻,花生,糖渍橙皮,猪油,红糖为馅;一种主料差不多,不过橙皮换成了蜜渍桂花,用糯米粉调团包裹后,下锅煮起来。

    锅子中的糯米团莹白如玉,在水中载浮载沉,因此被大家称为浮圆。

    据码头见多识广的客人们说,这东西在北方汴京也刚刚才有,那边管这个叫牢丸。

    好吧其实就是汤圆,为了将蜂窝煤炉好好利用起来,苏油便发明了几样需要小火才烹饪得好的吃食,其中边包括了汤圆和红糖醪糟蛋。

    义棚早餐,那是越来越丰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