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扩军计划

    原本宁静的河流,在人类闯入之后,开始变得嘈杂起来。

    杨浩不知道这条河流在大规模的捕捞中能承受多久,就算是鱼再多,总有捕捞完的时候。

    但这种担心,随着一筐筐的鱼被运送回来,杨浩便不再关心这种无聊的问题。

    盐被分发下去,部落里顿时忙碌起来,一条条的鱼,被一棍子敲晕,开膛破肚,洗干净之后,撒上一层盐,腌制半天,随后像干尸一般被挂了起来,进行晾晒。

    一排排的的鱼尸,随着微风轻轻摆动,此景杨浩觉得煞是好看。

    食盐在飞速的消耗着,如此奢侈的行为,让寅觉得有一种罪恶感,心中默默向神明祈求宽恕自己的这种浪费行为,即便他知道杨浩这么做是对的。

    而鱼漂是个好东西,杨浩知道这玩意儿熬煮之后能够制成天然的胶水,具体学名叫什么,他并不关心,只要有用,自然就不会放过。

    如今弓箭已经开始制作,而制作羽箭少不了这玩意,贫困的生活,让杨浩不得不利用每一种资源,将它们最大的价值发挥出来。

    这个时代的弓箭是带有箭羽的,这让杨浩不得不佩服古代先民的智慧,恶劣的生存环境,赋予了人类无穷的创造力,如果不是来自未来,杨浩认为自己根本做出这些伟大的发明。

    女人们按着杨浩所说的办法,处理那些橡子,部落里的空地上,到处都是晾晒的橡子面。

    淀粉中的甜味,引来那些嗡嗡乱飞的苍蝇,无所事事的小孩子,有了新的任务。

    拿着棍子驱赶那些苍蝇,成了一种很有意思的游戏。

    精力旺盛的小孩子,乐此不疲的追逐打闹着,仿佛没有意识到生活的苦难。

    对于这些孩子,杨浩犹豫要不要让他们受教育,但是转念间便放弃了这个想法,部落百废待兴,根本抽不出时间做这种事情,教育的问题,只能放在以后再说。

    捕鱼,制盐,筑城,成了大齐部落普通人生活的全部。

    将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下去,杨浩难得的空闲了下来,这段时间由于食物的压力,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别的事情。

    此刻一闲下来,脑袋中杂七杂八的念头像一团乱麻般冒了出来。

    他觉得自己有些茫然,自己拼死拼活维系着这个部落,不知道是不是一场泡影。

    自己脆弱的胳膊,真的能撬动历史的车轮吗?会不会被碾压的粉身碎骨。

    低头看了看,自己布满老茧的双手,他的精神一阵恍惚,心中一直存在着疑惑。

    “我是谁?”

    杨浩低声呢喃。

    “对了!那个奴隶贩子好像提到了有虞部落,难道我是有虞部的人吗?我为什么会成为奴隶?”

    今世的身份,像一个谜团般困扰着他,如果自己将来遇到这具身体的族人,自己又该如何面对。

    杨浩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也许这个谜团他永远也不知道答案。

    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不去想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开始思考关于部落未来的规划。

    就大齐部落目前的情况而言,能够容纳的人口已经到了极限,杨浩觉得短时间内没有必要行兵戈之事。

    但有时候事情的发展,并不是以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大齐部落事实上已经在这个地方定居下来。

    部落暴露只是时间的问题,对于这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部落,周围的势力会如何反应是可想而知的,更何况这个部落与这个世界的主流格格不入。

    杨浩明白,自己想要生存下来,就必须展现自己的实力,最好的办法是,将来犯的敌人,打疼,打的他们畏惧,通过一次次的胜利,逼迫这些势力承认自己的存在。

    只要输了战争,这些势力就会向潮水一般涌过来,将自己撕的粉碎。

    杨浩不想打仗,但周围的敌人就像悬在头上的利剑,逼着他拿起手中的武器。

    如果不出意外,战争最晚不会超过一年。

    这当然不是杨浩拍脑门的凭空猜测,大齐部落所处的位置并不理想,周围的强大势力太过于密集,能够这么久不被发现,已经足够幸运了。

    等到明年,部落彻底稳定下来后,随着农业和畜牧业的展开,不被别的势力注意到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就是说留给杨浩的时间并不多了。

    面对可能的灭族威胁,杨浩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扩军备战。

    如何扩军,杨浩心中已经有了一套方案。

    面对拥有战车的敌人,依靠纯步兵对抗战车肯定是不行的。

    不过战车再强也有它的局限性,那就是这种战争方式对地形的要求十分严苛,而大齐部落所在之地,地形复杂,并不适合战车冲锋。

    这一点是大齐部落仅有的优势,但是杨浩不想被动挨打,缺乏物资的大齐部落,想要靠自身的积累强盛起来,没有数年的时间根本没戏。

    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掠夺,通过掠夺快速的积累财富,迅速壮大自己的实力,最起码强大到别人不敢轻易冒犯自己的程度,才能安心的进行发展。

    对抗战车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骑兵,这是经过历史验证的真理,但没有骑兵的情况怎么办,这让杨浩有些为难。

    想要主动出击,就得找到在野战之时克制战车的办法。

    杨浩将脑中所能想到,与之有关的战争信息都回忆了一遍。

    战车唯一的动力就是马,只要将马弄死,弄残,战车就是个活靶子,只能任人宰割。

    而让战马失去战斗力,后世之人的经验是很好的借鉴。

    铁蒺藜,陷马坑,拒马,这三种办法都能有效的克制战马行动。

    而且战车不是骑兵,没有灵活的机动性,理论上这些办法比对付骑兵更加有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