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四章 阴宅

    叶秀枝两口子也实在是被弄的六神无主了,就找了个村子里会看阴阳宅的先生给瞧了,可结果还是不成。

    他们又请了几位会看风水的,还有一位神婆过去作法。

    那些人说的好好的,可过后这宅基地还是打不起来。

    正好安萍萍去看叶秀枝,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就想到了秦桑。

    在安萍萍看来,秦桑就是那种真正有本事的高人,她回来之后就去找秦桑,原先去了秦桑家里,被告之秦桑来了简家,就一路赶来。

    秦桑听了安萍萍的话,托着下巴思量了一会儿:“听着确实像是冲撞了什么,不过我也不能很确定,等过去看了再说吧。”

    秦桑肯帮忙,安萍萍就觉得特别踏实,一路上,笑容也多了一些。

    叶秀枝家离京城确实算不上远,开车没走一个小时就到了。

    顾琛把车停在叶秀枝家门口,安萍萍下来就喊她姨妈。

    叶秀枝一边答应着一边出来,她长的和安萍萍有点像,不过个子更高大,显的有点粗壮,脸庞也显出劳作之后的黑红色,看着不如安萍萍秀美。

    不过,这倒是一个挺爽快的人。

    她一看到秦桑就很热情的打招呼:“你是萍萍说的那位朋友吧,赶紧家里坐。”

    秦桑笑着和叶秀枝说了几句话,就跟她进了屋。

    叶家的旧宅子并不算宽敞,正房只有三间,确实住着有些拥挤了。

    不过这屋里屋外收拾的倒是真干净。

    秦桑进了堂屋,堂屋的一个小桌上已经摆了一盘炒花生,还有一盘切好的西瓜,另外还有几个小沙果。

    “路上热着了吧,先喝点水。”

    叶秀枝忙着倒了水。

    秦桑笑着站起来接过水杯:“您别忙了,先坐下和我好好说说宅基地的事吧。”

    叶秀枝坐下之后就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咋回事?你说这好好的咋就盖不成房了?俺们村可从来没见过这种情况呢。”

    秦桑想了想问:“您家盖房之前在宅基地那边做过什么事没有?”

    叶秀枝想了想,实在想不出什么来就摇了摇头。

    秦桑喝了几口水:“那您带我过去看看吧,没亲眼看过,真的不好确定。”

    叶秀枝摆手:“你先喝水,吃点东西咱再过去吧。”

    秦桑一笑:“早点过去早点解决。”

    叶秀枝看她都这么说了,就起身带着秦桑三个人去了宅基地那边。

    叶秀枝家批的宅基地地理位置还真不错,是紧挨着出村的那条大路的一块地,地方也不小,那块地上挖了壕子,也垛了好些砖,看样子是准备起房子的,可宅基地上却没有一个人,猛的一看,就像是荒废的地方一样。

    “唉,您看这……”

    叶秀枝指了指自家的宅基地:“这还是拼着好几个人受了伤才折腾出这副样子来,要不然,更没法看呢。”

    秦桑走过去看了几眼,回头跟叶秀枝道:“我跟您说句实话吧,您家这宅基地下边有阴宅。”

    阴宅的意思就是下边有坟墓。

    叶秀枝自然也懂这话里的意思,她吓了一大跳。

    不只是她,就是安萍萍和顾琛也吓着了:“这,这怎么办?”

    叶秀枝一脸的着急害怕:“俺没听说过啊,这块地方也没谁家的坟啊,要是有谁家的祖坟,人家也不可能叫俺在这边起宅子的。”

    秦桑走到壕子边上又看了看:“这阴宅时间久了,后人许是都作古了,所以才没人知道的吧。”

    她转了一圈又走到叶秀枝身旁:“这么着吧,我们在您家留到天黑,然后我再过来找阴宅的主人商量一下,咱们适应的给人家点补偿,看看它是不是肯搬个家。”

    秦桑这话说的轻松。

    叶秀枝三个人又给惊着了:“这能成吗?”

    秦桑笑了一声:“成不成的得商量着来,不管是人是鬼,那都得讲理的吧。”

    叶秀枝想了想就答应下来。

    回了家之后,叶秀枝就开始收拾晚饭。

    家里来了客人,必然是要好好招待的,叶秀枝可着劲的折腾出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餐。

    等吃晚饭的时候,叶秀枝的丈夫鲁大发还有她两个儿子鲁忠和鲁义都回来了,那父子三个人都挺憨厚的,一个劲的感谢秦桑。

    等吃过晚饭,秦桑看着天色都黑了下来,就说要去宅基地那边帮他们调解。

    顾琛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想跟过去看看。

    鲁忠和鲁义都是年轻人,也想瞅个稀罕,也说要陪着过去。

    安萍萍这姑娘如今胆子也大了些,见顾琛他们要去,也就要跟过去。

    结果,就是所有的人都跟着秦桑到了宅基地那边。

    因为鲁家的宅基地算是批在村头了,这边房子盖的少,可以说是没什么人烟的,走过去的时候一片安静。

    等到了地儿,秦桑就往这些人肩头都拍了拍,然后指着宅基地对他们道:“你们仔细看着。”

    顾琛是个有经验的,他揉了揉眼睛,就看到鲁家的宅基地上边升腾着一片黑雾,那黑雾浓重极了,还在不住的翻腾。

    无疑的,安萍萍他们也都看到了。

    鲁忠和鲁义胆子大,赶紧把安萍萍和叶秀枝挡在身后。

    秦桑脸上带着笑,缓步走到宅基地当间的位置,她蹲下身,右手在地上敲了两下:“我说,地下的几位老友,咱们出来谈谈可否?”

    原先地下没有动静,秦桑敲了几下之后耐心等了一会儿,浓雾翻滚之下,就出现几道黑影。

    眼看着几道黑影凭空出现,顾琛几个都吓了一跳。

    他们赶紧退后了几步,远远的看着宅基地上出现的鬼影。

    细细一数,出现的是五道鬼影。

    这五道鬼影看起来像是一家人,应该是祖孙三辈吧。

    年老的头发花白的爷爷奶奶,这两个人穿着长衫和短袄长裙,一看就是古人的打扮。

    另外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再就是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

    这五只鬼就站在宅基地上,很不忿的看着秦桑:“你这人好没道理,我们正要睡觉就把我们吵了出来。”

    秦桑好脾气的笑着拱了拱手:“实在对不住了,只是我白天不好叫你们,只能晚上过来了,打扰到诸位,还请海涵。”

    那位穿着长衫的老爷子打量秦桑几眼:“小姑娘还挺有礼貌的,也罢,不与你计较了。”

    秦桑就笑道:“我叫诸位出来,就是想问一下鲁家是不是有做的不周之处,让您几位这样大发雷霆的?您瞧,您几位都是葬在这边的,想来和这个村子里的人关系都应是挺紧密的,原该互相体谅一下,何苦这样为难几个后辈呢?”

    秦桑的话说的好听。

    她是瞧着那几只鬼身上都没有血气,是没有做过恶的,便想着这事能调解就调解,能温和的解决,还是不动用强横的手段的好。

    不过,她是好说话了,可人家五只鬼却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那位穿着长裙的老太太冷哼了一声:“怎么着,是想欺负我们还是咋的?我们做了鬼就合该没理了?压着我家的宅子盖房,还不许我们反抗了?”

    这话说的。

    秦桑当下脸就有些冷了:“老太太,话不能这么说,自古阴阳有别,照您这么一说,这天底下得有多少阴宅,合着都照您这阳宅不能侵占阴宅的道理,那也甭盖房子了,您这是要挤兑活人的空间呢,这可不成。”

    老太太也摞了脸子:“那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我们都在地下躺了几百年了,他们猛不丁的过来说盖房就盖房,连声招呼都不打,谁受得了这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