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心乱

    几天之后——

    偌大空旷的会场后台,冯天明反复叮嘱道。

    “不用紧张,爸也是这个年纪过来的...”

    “正常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就好,不用太过紧张的...”

    老两口一脸关切的看着冯易。

    冯易只是微微笑道:“嗯,我会的...我是你们的儿子,我绝对不会给你们丢人!”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烦恼和纠葛全部抛到脑后。

    “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不就是一次小小的青少年比赛而已吗...”

    看着台前数量不多的人们,大多也都是五十岁往上的人了,他们默默的在台下,等待着新生代的古琴苗子们的演奏。

    人不多,却都是古琴界的顶天的中坚人物。

    冯易在台上看到台下的老两口,一脸欣慰的看着自己。

    两人一脸的鼓励,用自己的方式给予着力量。

    一股莫名的情感喷涌而出。

    找到了,也许找到了,能弹奏出情感的力量,弹奏出情感的琴...

    就在冯易思虑的时候,又是一道身影映入眼帘。

    看着这身影,冯易突然感觉内心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了。

    那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在记忆的最深处...

    心又乱了。

    ...

    “没想到她居然追到了这里来。”李雨看着眼前身穿清洁工制服的丁莲,有些意外震惊。

    此时的丁莲,正默默的打扫着会场周围,但眼神还是时不时的往上瞥着,双目之中有着异常复杂的情感波动。

    原本以为她已经放弃了,可没想到的是,她居然追到了这里来。

    在这会场当上了清洁工,能够隔着远远的望着自己的儿子,就足够了。

    “既然你有这样的毅力,这样的觉悟...佩服。”李雨轻吟道:“那么助你一臂之力又有何妨呢?”

    李雨施展匿身术来到了丁莲的面前。

    她的身体十分的虚弱,走两步路都会喘一口气缓解一下沉重的呼吸和疼痛。

    李雨叹气道:“以她目前的身体来承担清洁工这份强度那么高的工作,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不,是很艰难的事情吧。”

    她在强撑着。

    能在五天之内光速入职,进入这会场,肯定是付出了不少的代价,比如说减少工资,或者不要工资,加大工作量,或者包揽所有的工作量。

    为的,仅仅只是远眺自己的孩子而已。

    看着丁莲的背影,李雨摇头道。

    “真是伟大的力量...”

    ...

    很快,这针对青少年的古琴赛事开始了。

    技法娴熟,弹奏出的音都十分的标准。

    但没有任何感情在里面,别说观众了,评委都是一副内心毫无波动的样子,看着台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没有感情,没有感情,这些琴音,都没有感情...这一届古琴选手真的不行啊...”其中一个年迈的老评委叹气道:“咱们古琴界真的到了青黄不接的地步了啊...”

    “别要求那么高,有人学就不错了,古琴这种东西本身就有欣赏的局限性,和类似的古筝不同,古琴悦己,古筝悦人,能感受到古琴之美的人可是相当的稀少啊,你看这一次来参加比赛表演的,哪个不是家长就有一定的古琴基础才过来的,很多人也根本没有接触古琴的条件,一般的家长也只会让他们学习钢琴小提琴之类的才艺。”另一个评委淡淡的说道:“况且,你也不要太浮躁了,他们还只是小孩子,没有经历过什么,根本无法弹奏出古琴的韵来,等到他们年纪一大,经历的事情多了,韵自然而然就会出来了,我觉得现在他们还是主在磨练技法上面吧...技法过关就可以了。”

    然而老评委却是摇头道:“谁说年轻人弹奏不出感情来的,上次我去听的那道士的楚歌起,那感情真的是让我毕生难忘,甚至..直接具现出了画面在我的面前...琴之绝巅,当之无愧。”

    “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们听都听烦了,真像你说那么神,怎么之前一直默默无闻呢...也许真的弹奏的不错,不过我也只有真正的听到他的琴音才能做出判断,现在还是保守一下吧,毕竟你说的可真是太神了。”

    正当老评委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台上的古琴音出现了一丝杂乱。

    很杂乱,甚至连音符都弹错了。

    这一番弹奏让评委和观众们都皱起了眉头来。

    “这是...我记得是老冯家的儿子?”女评委皱了皱眉头道:“老冯家好歹也是知名的古琴世家啊,怎么调教出这样的儿子来,连音符都弹错了,这基本功都不行啊。”

    “是不是因为这是个老来子过于溺爱了啊,这水平根本不行啊,也许不是因为基本功不行...也许是因为怯场了?”

    “怯场也是基本功不行的表现啊...”

    评委们连声叹气,暗自觉得冯天明家没有培养出个好的继承者来。

    台下的冯天明也一脸担忧的看着台上弹奏的冯易,呢喃道。

    “儿子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心不在焉的...连音符都弹错了...平时他可不会这样子的啊,就算弹奏不出真正的感情来,这基本的音符他可是烂熟于胸才对。”

    冯天明的老伴儿也是说道。

    “咱们儿子的心,突然乱了,他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事情了...”

    台上的冯易也一阵焦急烦乱。

    “为什么我的琴音会那么乱,爸妈他们会不会骂我,该死,怎么办...怎么办...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啊!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我的心不会乱,我就不会让爸妈他们失望,现在我怎么办,根本没办法好好的弹琴啊...”

    越想越心乱,心越乱,琴音便越乱。

    冯易想放弃了。

    那么多年的练习,换来的居然是那样丢人的结果。

    是谁的错?

    都是她的错啊,都是她的错啊...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候出现!

    “啊...”冯易可以想象出,观众评委的嘲笑,和父母失望的神情...

    就在冯易想要狂躁的砸掉琴的时候,眼前突然一花...

    眼前的场景发生了扭曲变化。

    不在会场里。

    而是一片冰天雪地覆盖的地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