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安克里希

    把试炼任务放在一边,恺撒打开了系统里的储存空间,在任务中获得的兵牌全都默默的漂浮在空间里,闪烁着微妙的光芒。

    他这次的任务一共获得了十二张兵种卡,包括四张任务完成奖励的以及八张他自制的。

    四张奖励的自然不用说,辅助高卢猎人和辅助高卢轻骑兵,都是能给恺撒很大助力的辅助部队,而且都是在高卢地区才能招募的。

    另外八张,分别是高卢南方雇佣剑士、凯尔特战车、高卢贵族骑兵、高卢裸体狂热者、凯尔特人形恶魔、坎帕尼亚骑兵、波里比阿时代青年兵、波里比阿时代后备兵。

    由于实在没有可以选择的兵种,恺撒只好随便选择了几个,毕竟试炼任务结束后就没有机会再自制了,白白浪费岂不是很蠢?

    除了兵牌之外,那奖励的210功勋点恺撒并不着急用,他打算等到必要的时刻再使用,以免以后出现困境的时候没得功勋点使用就尴尬了。

    然后,就是那个所谓的“高卢人拯救者”称号了。

    虽然后面有备注说明,但恺撒还是没搞懂这个称号的用处,且不说他以后的试炼任务会不会很巧的遇到高卢势力,万一真的遇到高卢势力,但自己刚好是敌对的那一方,岂不就很尴尬了?

    ……

    从系统空间退出来后,现实里的一切都还是加入试炼任务之前的样子没有丝毫变化,这也是他身处试炼任务中现实会停止时间流逝的原因。

    看了看窗外的白昼,又回想起试炼任务里血腥的战场,恺撒没有了心情出去外面走走,反身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两眼一闭,不一会就发出了沉沉的鼾声。

    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的黄昏。

    恺撒不知道的是,在他醒来后的不久,逃离的诺贝里亚残余长老在经过长途跋涉后,终于离开了广阔的诺贝里亚平原,前往最近的城市安克里希。

    这些仓皇而逃的长老们此时已然狼狈不堪,不复曾经的光鲜亮丽,他们洁白的长袍扑满了灰尘,整齐的长发和胡须也被弄的一团糟,给人第一眼的感觉就像是逃难来的老头。

    而随行的诺里卫队同样不好过,在逃命的途中他们洗劫了一个小部落,遭到部落里的男人激烈反抗,猝不及防下当即被打死打伤了好几个,虽然最后盛怒的诺里卫队将整个部落夷为平地,人畜全部杀光,但还是无法挽回他们被小部落战士偷袭失利的耻辱。

    “诺贝里亚,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回首眺望越来越远的诺贝里亚平原,老祭司卡劳尼奥斯狠狠的想到。是卑劣的叛徒和低贱的文德人将他从诺贝里亚最高神坛上赶跑,只能夹着尾巴带着不甘失败的众长老和残余诺里卫队逃离,等到他求得援军,一定要把叛徒和文德人全部吊死在城墙上!

    在众人沉浸在对敌人的怨恨中时,一座建立在山巅之上的城市的轮廓,逐渐显露在他们的视野里。

    安克里希,是建立在拉克斯山的一座易守难攻的城市。他的城墙将半个拉克斯山包围在内,城墙两端的尽头是陡峭的悬崖,根本没有人可以从那里爬上来。

    在近十米高的巨石城墙之后,是拥挤低矮的平房,和这个世界大部分城市一样,贫民区的建筑分布毫无章法,低矮的平房是这里的主流,那些两三层的建筑就显得鹤立鸡群,格外引人注目。

    贫民区里的道路基本上是泥泞的土路,仅有直通下一道城墙的主道路是铺石路,这条铺石路长约五米,可同时容纳两辆马车通行,也是整个贫民区人流量最大的一条道路。每天都有无数装载货物的马车或者扛着麻袋的苦力行走在这条繁华的大道,将货物送往各个商场与仓库,换取工钱。

    顺着铺石路穿过拥挤的贫民区后,五六米高的城墙犹如一道天壑将贫民区与公民区无情的阻绝。在城墙之外,是贫困混乱的贫民区,而城墙之内则是整洁的公民区。

    公民区的建筑普遍都是三四层高的公寓楼,米黄的墙壁和红褐色的砖瓦是公民区千篇一律的建筑颜色,行走在宽阔的铺石路上,看见的也都是干净整洁的文德居民了。

    公民区内还有很多其他类型的公共建筑,酒馆、妓院、赌场、公共浴池等等也应有尽有,所带来的经济收益占了安克里希的税收收入不小的地位。

    穿过公民区之后又有一道城墙,这道城墙将拉克斯山的山腰接近山顶的部分完美隔开,无数富丽堂皇的贵族宅邸和庞大的宫殿神殿也都建在这里,每天都有无数的奢饰品流向第三道城墙之后的贵族区,那些脑满肠肥或是仪表堂堂的所谓贵族也都会离开第三城墙进入公民区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

    三道城墙忠实的守护着安克里希,庇护着城墙之后的每个居民,粉碎来犯之敌的侵略意图。

    然而,坚固的堡垒总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坚固高耸的城墙与英勇的士兵击退了野蛮人一波又一波的进攻,大量的蛮族战士倒在城墙之下,他们的鲜血染红了整片大地,将这块普通的土地用血浇灌成最为肥沃的土地。攻克安克里希城的困难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以至于让即便是最勇敢的战士都不愿意继续发起进攻。

    战争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春天,就在野蛮人准备退兵之时,安克里希派出了一个使者,使者向蛮族统帅提出了投降的请求,作为条件,安克里希城保持原状,除了每年缴纳的税收之外,不接受野蛮人的统治。

    这是安克里希总督和一干贵族的决定,他们深知仅凭一座城市无法抵抗兵锋正盛的野蛮人,与其抵抗到最后被活活困死,还不如趁现在向野蛮人提出条件,以半独立状态名义上接受野蛮人的统治。

    最后,蛮族统帅同意了安克里希使者的投降,象征性的收取了总督和贵族们上贡的金币,留出一只军队监视,而后率军南下,加入对文德帝国北疆的攻略。

    这也就是安克里希得以保存文明秩序的原因,整座城市的居民隐藏着对野蛮人的仇恨,怎么可能接受蛮族文化的渗透?

    而诺贝里亚出逃的众人却是忘了安克里希的特殊性,想要向安克里希总督寻求援军,简直是痴人说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