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杀机

    0898、杀机

    系统提示音响起的同时,

    一个鲜红似血的惊叹号,出现在刘辩眼前。

    刘辩清楚,此等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

    然而,刘辩并未急着依照系统的指示去做。

    相反,凝神望向地面人群,等待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情况。

    兀突骨和他的麾下——

    “是……”

    “树神?”

    “是树神,树神发怒了!”

    “对,一定是树神发怒了!!”

    一众麾下面对此等状况,无不由窃窃私语。

    很快,众人无不面露震惊之色。

    更有甚者,已然吓的跪在地上,连连作揖叩首。

    兀突骨没有理会麾下的做法,反而只是凝神望向蔓延而来的雾气。

    穆桂英、祝融二人,面对众人的做法,反而在眼神交汇间,脚下缓缓后退,试图逃离此间。

    与此同时——

    刘辩身处某棵树上,完全看不透雾气的特别之处。

    可既然系统提示,定然有其用意。

    当即,刘辩纵身跃下大树,径直冲向脚下后退的穆、祝二人。

    “她们要逃!!”

    忽然,就近的蛮人发现二女的举止,发出呼喊。

    这一喊不要紧,引得周围众人无不回过神,定睛看向二人。

    旋即,众人纷纷举起手中石刀、石斧,试图将二女围起来。

    然而,即使两个女人举止有异,却并未引起兀突骨的注意,仍旧观察蔓延而来的雾气。

    穆桂英见状大惊,本能的将梨花枪横于胸前,把祝融护在身后。

    只是她并不知道,祝融也将她护在身后,冷眼看向围上来的一众蛮人。

    一时间,两人背靠背,联手御敌。

    虽然穆桂英被祝融擒下,她的麾下也尽数被杀,但说到底,面对兀突骨,她祝融也是一个可怜之人。

    何况,兀突骨试图对二人动粗之际,彼此均有帮助对方。

    祝融即使心怀仇恨,可她却不是见利忘义之辈。

    同一秒——

    刘辩凌空而来,带动周身气流,且,卷动蔓延而来的雾气。

    不及眨眼间,刘辩凌空飞出两脚,将遮挡在祝融面前的两个蛮人踹倒在地。

    碍于事出突然,两个蛮人以及周围同伴,无不投去警觉的目光。

    可是,刘辩双脚落地,低声道:“走!!”

    不及眨眼间,刘辩出手揽住祝融与穆桂英的腰-肢,足尖点地,带着二女凌空而起,径直飞向三丈外的树上。

    前一秒——

    穆桂英面对被揽住纤腰的手,出于本能的扭头看去。

    只是,不等看清对方容貌,双脚已然离开地面,心底倍感慌乱。

    祝融面对突然出现的刘辩,仅以为是救命恩人。

    可是,随着腰-肢被对方揽入怀中,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涌-入脑海,而脑海中则浮现弟弟带来洞主被杀的场景。

    祝融不明白,脑海中为什么会浮现那段惨痛画面。

    然而,不等祝融回过神,刘辩已然带着二女落在树上。

    “是……夫君?”穆桂英看见刘辩的侧脸,心底无比吃惊。

    可是,刘辩并未回应她,眉头反而一再紧皱。

    殊不知,刘辩三人脚下的大树,已被白色雾气笼罩。

    “夫君,真的是你!”穆桂英确定是刘辩,难以抑制满心欢喜。

    随着穆桂英接连两声惊呼,刚好促使祝融回过神,看向逐渐被雾气笼罩的刘辩。

    “她是摄政王的女人,她称呼他为夫君,那他就是……”

    祝融心说之余,嘴上冷声道:“你就是当朝摄政王,刘辩?”

    此时,刘辩仍旧观察雾气,以及看向逐渐被雾气吞噬的蛮人们。

    穆桂英闻言,神情不由得一愣,转眼看向一尺外的祝融,“夫君正是当朝摄政王!”

    祝融目不斜视,仍旧看向刘辩,“我弟弟带来洞主负责运送粮草,你却杀了他,今日,我要为他……”

    祝融话音未落,穆桂英在其话音中察觉出一丝不善,“是我夫君救了你,你想怎样?”

    “我不用他救!!”祝融低吼的同时,手臂、脖子,已然青筋暴起。

    同一秒——

    刘辩回过神,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祝融。

    “你……什么情况?”刘辩只留意雾气变化,并未听到二女的对话。

    “夫君,这个疯女人说,你杀了她弟弟,她要……”

    穆桂英话音未落,祝融忽然发出一道震动耳膜的低吼,“啊!!!”

    当即,穆桂英出于本能的捂住双耳,脸上却浮现出痛苦之色。

    同时,地面一众蛮人,也都发出不绝于耳的惨嚎声。

    然而,唯独兀突骨忍受嘶吼声,向祝融所处之地投去目光。

    刘辩并不惧怕那声音,却发现祝融的脸上,浮现一个——

    由青色线条构成的飞蛾图案,栩栩如生。

    刘辩见状,不解之余,周身白色雾气竟逐渐消散。

    不等刘辩发现这一状况,耳畔却传来呼呼的风声。

    良久,风势愈发加强。

    “夫君,我、我……”

    穆桂英难以忍受那声音,试图向刘辩求救。

    怎奈,穆桂英的呼喊声完全被遮盖,导致刘辩一丝声音都听不见。

    就在这时,穆桂英放开捂着耳朵的左手,抓向刘辩的衣服,以做提示。

    “呃啊……”

    穆桂英的手搭在刘辩肩膀之际,耳膜难以承受剧痛,迅速缩回手,却碍于脚下不稳,瞬间跌落树干。

    同一秒,刘辩察觉肩膀被搭,下意识的扭头看向身侧,刚好看见跌落树下的穆桂英。

    “金花!!”刘辩不明所以,却出于本能的纵身跃下树干,试图救起穆桂英。

    不料,念头稍落,只觉耳后袭来一道凌厉的掌风。

    顷刻间,刘辩猛然看去,反手挥出一掌。

    不及眨眼间。

    祝融的左肩撞在刘辩手掌上,身子倒飞而出。

    殊不知,祝融手臂较短,反而没有讨到便宜。

    至于祝融凌厉的掌势,并未击中刘辩,仅是掌风扫中。

    碍于事出突然,被掌风扫中的刘辩,顺势跌落树下。

    然而,刘辩并未将祝融的掌风放在眼里,反而顺势凌空抄起穆桂英的腰-肢。

    由于祝融停止发出低吼,大树四周逐渐消散的雾气,再度聚拢,也就将倒飞而出祝融包裹其中。

    “金花,可有事?”

    “妾身无碍,多谢夫君!”

    二人落地,刘辩扶起穆桂英。

    忽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沉闷的铃铛声,“当啷!当啷!!当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