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白夜之恶

    “不过什么?”亚莲将怀里的战铠丢到床上,起身一把抓住穆勒的双肩。

    穆勒神色凝重,迟疑了下,才缓缓说道:“你没有职业者的天赋,目前的身体状况应该是你人生中的最巅峰时刻。我们职业者之所以能凌驾于普通战士之上,是因为我们在修炼特定的职业者秘典后能轻松突破身体的极限。”

    “职业者秘典?那种东西应该是有限制的吧。”亚莲听说过一些有关职业者的东西,包括天赋技能,武技等等,只有被确认有职业者天赋,才会被带去修炼秘典。

    “其实,是没有的。”穆勒摇了摇头,点了点胸口,“只是被职业者联盟给垄断了而已。我记得最早时候,白夜还独自修炼着弓箭手和战士的秘典,他可是没有职业者老师的。”

    “你的意思是我也可以通过修炼秘典提高?”亚莲有些头晕,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

    “可以,也不可以。简单说,一名没有职业者天赋的战士修炼秘典,可以提高自己的身体素质,甚至突破身体桎梏,但是不可能领悟天赋,后期也没办法修炼武技。和真正的职业者比起来,你依旧不堪一击。”穆勒示意她坐到床边,将手轻轻放在了亚莲的额头上,“不过这样至少能让你比现在更强一些,至于你想要和职业者抗衡,唯有一个办法。”

    “杀戮!不停的杀戮!在鲜血和战斗中一次次突破极限,我的老师曾经跟我说过,只要身体里流淌着血脉者的一丝血液,就有可能通过不断的战斗,生死边缘的挣扎觉醒。你血里也流淌着利维尔家族的血脉,只要觉醒了它,你的实力必将大幅度提升,不过这个方法是非常危险的。”

    “我能做的,就是将这最基础的骑士呼吸法秘典传授给你,让你尽可能的在杀戮中保全生命,学不学,走不走这条路还是要看你自己。”穆勒深吸一口气,他本不该让亚莲去冒险,万一她因此出事,白夜是会暴走的。

    可亚莲的眼神,此刻她的眼神和神情却让穆勒不得不这么做。

    与其这样一辈子,她宁可在变强的道路上战死!

    这种骇人的战意比他见过的一些二阶职业者还恐怖,如果是亚莲的话,也许能成功。

    亚莲重重点头,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穆勒也不再犹豫,掌心发光,将骑士呼吸法秘典传授给了亚莲。

    传授完毕,亚莲觉得脑海里多了一些东西,能够随意查看,还不会忘记。只是最简单的呼吸法,却给她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以往自己琢磨出来的战斗技巧和修炼方式与之相比实在太简陋了,难怪职业者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他们在修炼上的道路已经走了非常远。

    “谢了,穆勒,这件事情不要告诉白夜。我不想看到他因为担心我而分神,现在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至于你那位郁金香家族的小姐,我会关照她的。”亚莲挥了挥手,又抱起战铠,脸上浮现一丝满足的笑容。

    手指轻轻滑过战铠上细腻的纹路,总有一天,她要身披着它,在白夜的身边战斗。

    “不客气。对了,亚莲姐,还有最后一件事。听说你不想把这个剑伤消除?说句实话,这样子对你的外貌,影响还是蛮大的。”穆勒小心试探了一句,听说亚莲做了这个决定,差点把那些赶来的光系奥术师吓个半死。

    如此狰狞的剑伤,换做大男人都忍受不了,她居然不想消除了。

    “嗯,留着它,就能时刻提醒着我自己。每次触摸这道丑陋的伤痕,我就能感受到那股钻心的刺痛,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吩咐下人去订做了一份半脸面具,遮起来就好了。”亚莲随意一笑。

    话到这个份上,穆勒就不好多说什么了,他最后点头,说了句“武运昌隆”,便带着佝偻身影离开了房间。

    ......

    “什么?二姐不想消除剑伤?”在巡查军队的白夜听完侍女战战兢兢的叙述后一脸怒气。

    小侍女缩着头,生怕被白夜迁怒,在以往,贵族大怒下随手拔剑砍头那是基本操作,不过她颤抖了许久,白夜都没有做任何过激的行为。

    最后他长长叹了口气,低声说道:“那就帮二姐做一份最好看的面具,如果她始终不满意,我就杀光你们。”

    最后小半句自然是吓唬人的,小侍女都快哭出来了,唯唯诺诺的点头,提着裙摆跑开复命去了。

    白夜看着她的背影摸了摸鼻子,自嘲般笑了笑。

    自己什么时候也这么爱欺负小鬼了,也不知道是受到谁的影响。

    亚莲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毕后,他也准备出发了。穆勒父子由蒂尔锋护送去郁金香家族,蒂尔锋离开了那么久,也该回魔女监狱复命了。

    蒂法这边还是时常会联系他,有时候想起她那自言自语的可怜模样,白夜的心就有些微微刺痛,很多时候,他差点就忍不住回答了,最后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和海姬结盟,之后毁灭公正之城后,他就彻底站在了“邪恶”的这一方,之后要做的许多事情,白夜也无法和正义擦边,在没有搞清楚教皇老狗的手段前,他还是要保持和雪漫境敌对的情况的。

    主要是魔女这一边,他不想看到任何人意外受伤,要万无一失,确保安全。

    这一次召集南茜过来,这么一来,墨菲斯、诺兰、南茜,就有三人能猜测到自己的意图了,这大概是人数的极限了,不可再增加人,防止被教皇老狗警觉。

    对于诺兰和南茜,他其实非常愧疚。

    因为她们不是魔女,所以在白夜的心里,是属于“可牺牲”的一批人,这才会让她们稍微知晓自己的事情,与此同时其实在无形中增加了她们的危险。

    教皇老狗一直是他心里面难以拔除的一根刺,实力没有达到超凡者层次,他也不敢正面抗衡,目前只能继续潜伏,但总有一天,他会踏平整个教会总部,摘下他的脑袋。

    任何威胁过白夜的人,现在都死了,无一例外。

    他出神地看着远方,这一次的偷袭军队编制,一千人的变种人死士,一千人的精英奥克莱斯军,一千人的精英家族私军。

    只有三千人,要毁灭一个公正之城,难度还是很大的。不过他的目的不是吞噬整个人类城邦,只是为了最大限度打击能争夺“位置”的九个势力而已。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现在整个城堡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白夜的感知,他不仅是一名三阶血脉者,更是身负了好几种高阶血脉,在物种层次上就要比黯雅大陆的所有生物都高。

    这个点,居然还有人来找自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