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3章 下山

    慷慨赴死并不难,难的是解决危难。若慷慨赴死就能解决危难,那危难早就解除了。

    神谕司司座叹道:“我知道你心里对君为有些不满,不过死者已矣,就不要再怪他了!”

    卞青豆摇头道:“我没有怪他,老师,对不起,我没能带回师叔的遗体。”

    神谕司司座道:“那不重要,我想君为也不看重这些。”

    卞青豆暂且放下心里那些复杂难言的情绪,问道:“老师,您接下来有何打算?”

    神谕司司座沉声道:“这一战已经不可避免了,那就准备轰轰烈烈的打一场吧!”

    “明天我会亲自前往大营,散播神的荣光,鼓舞将士们的士气。我这个神谕司司座,想来还是有些用处的!”

    何止有些用处,神谕司司座被称为是最接近神的人,最为信徒们顶礼膜拜,若是神谕司司座亲自前往军营鼓舞士气,一定会起到难以相信的作用。

    卞青豆微微振奋道:“老师,我和您一起!”

    神谕司司座回过头来,深深的注视着卞青豆道:“青豆,明日你就下山去吧!”

    卞青豆怔道:“下山?老师要我下山去做什么?”

    神谕司司座沉声道:“不做什么,让你躲开这场战争!”

    卞青豆沉声道:“老师,青豆绝非怕死之人,虽只有微薄之力,但是青豆也愿意留下来与橘山共存亡!”

    神谕司司座沉声道:“我知道你非胆怯之人,但是你不能死,你必须活着,所以我才要你下山离去。”

    “你忘了我曾跟你说过的话吗?若是橘山被攻下,你要收拢神殿的残余势力,苟延残喘也罢,改弦易辙也罢,总之,让橘山,让神殿能够活下去。”

    卞青豆眼圈都红了,微微咬着嘴唇叫道:“老师!我不走!我要和您一起死战到底!”

    神谕司司座有些怅然的语重心长道:“有时候慷慨赴死容易,苟延残喘才难。让你下山而去,是将重担担在了你的身上,你才这么年轻,余生却要负重而行。”

    “老师真有些不忍,但是其他人都做不到啊,只有你做到,所以,青豆,不要怪老师狠心。”

    这仿佛就是诀别,卞青豆的眼泪从脸庞滑过,喃喃道:“老师!”

    神谕司司座挥手道:“去吧,去吧,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天一亮就下山去吧!”

    “记得,无须报仇,无须记恨,也不要想着重振神殿的光辉,你要做的就是生存下去!”

    说到最后,神谕司司座又笑道:“当然,那不过是最坏的结果,也许,我军将士们奋勇抗敌,击败了敌军,到时候你就可以重回橘山了!”

    卞青豆一脸掉着眼泪,一边连连点头道:“嗯,嗯!”

    “去吧,去吧!”神谕司司座挥手道。

    卞青豆抹了抹眼泪,狠心向下走去,走了几步回过头来,期盼道:“老师,您毕竟是尊贵的神谕司司座,他肯定也忌惮,不敢杀了您,您,您,神殿还需要您!”

    神谕司司座笑道:“我知道,我的生死不重要,重要的是保全神殿。”

    卞青豆连连点头,这才下山去了,既然老师这样说了,那她心里就存有希望。

    望着下山去的弟子,神谕司收起了笑意,他心里明白,这就是诀别,是永别。

    敌军一旦攻上橘山,最不可能放过的人就是他这个神谕司司座。他身份尊贵受到无数信徒的顶礼膜拜,而且他是天下顶尖的高手,大周皇帝怎么可能放心他这样的人存活于世?

    离开了山顶,一路向下走来,虽然已经是夜里,但是山上却仍然喧闹,只是这喧闹不同于往日,卞青豆感到了一丝悲凉的意味。

    熟悉的景,熟悉的人,或许都将毁于战火,永远消失!

    世间为何要有战争呢?为何不能人人和平相处?卞青豆的心里十分感伤,有些孤独的向自己的小院走去。

    房间里十分素净,陈设简单,恐怕很难有人相信这是神谕司司座亲传弟子的居室。

    几身换洗的衣物,一把长剑,就这么简单。

    卞青豆提着长剑和包裹爬上了房顶,将长剑放在身侧,枕着包裹怔怔的望着繁星出神。

    小时候,她常常躺在屋顶仰望夜空,月光和星光流淌在身上会让她觉得那就是神的光辉。

    那时候,师兄总在一边取笑她。

    她已经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不在仰望星空了,先是师兄忙的团团转,后来她自己也忙的团团转。

    如今,师兄已经不在了。

    上一次躺在屋顶上仰望星空是什么时候?

    记起来了,是在大周的京城,在那个小院的屋顶上,收到老师的来信,让她无论如何将唐宁带来橘山。

    那一夜她躺在屋顶上满腹愁绪,感叹造化弄人。

    天渐渐凉了。

    卞青豆向往常下山一般,轻轻的合上院门,将长剑和包裹挂在马上,牵着马向大道上走去。

    她并没有再去拜别老师,只是回首望了一眼山顶上的神殿,老师就在那里,神殿在晨光下熠熠生辉。

    卞青豆的目光扫过神谕殿,扫过裁决殿,扫过奉神殿,扫过每一棵树,扫过每一朵花……

    别了!

    卞青豆牵着马缓缓向山下走去。

    下山的路上不断有神官恭谨的行礼,只是他们的脸上带着一丝迷惘和忐忑。

    这些神官不知道卞青豆为何下山,或许以为她是有什么任务。其实她只是下山去找一个地方,等一个结果。

    唐宁并不知道卞青豆已经下山而去,此时他正十分高兴的听着侍卫们的禀报。

    荒族大军已经逼近橘山,荒族先一步派人来到了大营觐见。

    唐宁吩咐侍卫宣他们进来,对左右笑道:“荒族大军终于来了,大戏终于要开锣了!”

    橘山之战终于要开始了!在场的将领们听了心里仍然有些激动,这一天终于等来了。

    明月笑嘻嘻的问道:“皇上,我心里倒是有个疑问。”

    唐宁诧异道:“什么疑问?”

    明月笑嘻嘻的问道:“若是在战场上遇到了卞青豆,到底杀呀还是不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