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生无意义,人不如妖

    平妈皱眉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平妈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我也是看在大家都是一栋大厦的邻居想要帮助你们结个善缘才会如此,要不然你以为我和你浪费什么口舌,平妈你现在的能力应该知道,杀一个人很容易,全一个人很难,你觉得我的能力想要杀阿平的话是多么的轻松,我若是想害他太容易了。何苦来劝说你们俩呢?”

    平妈低头叹气说道“我以后不杀人不就是了。”

    夜星哭笑不得的看着平妈苦着脸叹气说道“平妈,你真的让我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你身上的死气已经开始蔓延了,在你身边一个道士都休想长命百岁,你这是在慢性的杀你的儿子啊。与其如此,你倒是不如按我说的去那个地方,为阿平祈福,让他过上家庭美满,长命百岁的生活,而且在我的帮助下和阿平这么棒的手艺下,你觉得阿平将来的生活会不好吗?”

    平妈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好我来和我儿子说清楚,然后我会去找你的。”

    夜星两眼一眯,闭上了眼睛。身上杀气四溢。

    “平妈,你千不该万不该不应该想太多,珍珍不是你可以觊觎的。”夜星身影瞬间连动,闪身来到了平妈身后,混沌能量使出,一掌拍在了平妈的背上,就看到平妈瞬间消散在了天地间。

    夜星望着空荡荡的房间苦笑摇头“我本不愿杀人,何苦逼我。”

    来到了门口看到了阿平,笑嘻嘻的在阿平肩膀上拍了一下,然后离开了,留下阿平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阿平也如同平妈一样,破碎成了粉末消散在了天地间。

    只是夜星永远不知道,他今天的随手之为,为将来冥界创下了一个大案件,居然有人的魂魄消失了,生死簿上虽然有着他的存在,但天地间却是查无此人。

    走在街道上,夜星依然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毕竟杀了人。

    忽然一间酒吧吸引了夜星的注意——Waiting Bar,第而第三步的开场地点,三部僵约都存在的场景。走在了地下室一样的酒吧,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对不起啊,我们还没有开门营业呢先生。”小青见夜星下来后说道。夜星却是不言静静地望向了她的身后,白衣服的白素贞。

    白素贞看了夜星有些惊讶,因为就连她都看不出夜星的根脚。无论是人神妖魔鬼怪,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怪事。想了想这种人结个善缘总比交恶好。于是开口“进门是客,我便调一杯酒给你好了。”

    夜星此刻却是被自己的先辈惊呆了,白蛇岁看上去邪邪的带有邪性,但一身白色素衣,洁白无瑕,配上看上去似乱却又是有着一种别样的野性美。

    “我姐姐漂亮吗?”小青在夜星耳边起哄说道。

    “给你这杯心酒,好好品尝一下。也许可以消磨一些你身上的戾气。”

    望着眼前传说中的心酒,一口喝下,夜星眼前渐渐地模糊了,沉沉的睡了过去。

    昏昏沉沉中夜星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四周草木皆无,只有黄土巨石,不知道是什么照在身上,觉得无比的难受,但这一切都没有引起夜星的注意。只见此刻不远处,一团黑气团团旋转这四下扩散着,周围的灰色被那黑色的东西一点点的粉碎掉了。就在夜星疑惑那黑色是什么的时候,就看到密密麻麻夜星全然不认识的各种各样气气怪怪的生物,朝着这里跑来。顺着望去,远处密密麻麻数之不尽的生命此刻正被一只只黑色巨兽,杀死吞食。原本对于杀戮根本不存在什么感觉认为是物竞天择的夜星,此刻也是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吓得发抖了起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道亮光飞出,打在了那团黑云的中央,一道凄厉的吼声传遍了四方。

    “幻族创造我们,你我为何不联手反而前来与我为敌,灵你等着,待我伤势完好的时候,我一定吞噬了你,让你消失在这天地之间。”说着黑色瞬间爆开,丝丝缕缕的黑色四散而去。

    夜星惊恐的看到那丝丝的黑色居然是一只黑色的巨型怪兽。张着那巨大布满了锯齿的口腔向着夜星咬来。

    夜星一身冷汗的惊醒,面带恐惧的看向四周,只见白素贞一脸微笑的开口“怎么梦到了什么?”

    夜星不由得将那些逃跑的人换成了现在的人,心中感觉如果是以现在人族的样子,面对那些存在夜星无法想象最后还会有几人可以存活。

    “我梦到了责任,谢谢你,很高兴认识你,素素我叫夜星,你可以叫我阿夜。至于你的状况,天人五衰给我半年光景我到时候自然会有办法救你。”小青一开始还在一边笑看着这里,等到夜星最后一句说出,几步就跑到了夜星身边“你说的是真的?”

    夜星笑看着身边的小青“骗你有糖吃啊。这些年我想你们已经看到了不单单成仙可以让人实力大增,即便是不修仙科技的手段也是不容置疑的。”

    这话说出,白蛇苦笑摇头,“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想不会有机会了。”

    夜星再说可以帮助白蛇的时候,已经用自己的元婴扫视过白蛇的身体了,此刻白蛇自身仿佛就只能长这么大了,身体之中大批量的细胞正在自主坏死,根本不是生命激素的事情。因为夜星发现白蛇身上的生命激素完全足够自身的。

    想到天人五衰的解释,夜星也大概了解了。这也许就是基因的问题了也就是她现在的躯体已经活到了极限了。

    看着面带和善却不相信的白蛇夜星说道“相信我,我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存在,在你们这里没有办法,但在其他地方也许很轻松呢?”

    白素贞一愣随后说道“世界?”看着一脸迷茫不解的白蛇。“白蛇,你知道三界六道,但你有没有想过三界六道之外也许还有很多像你生活的地方一样却略有不同的存在呢?而且你也看到了,我不属于你们这个世界的天道所管,可以说不再三界六道众生之内的存在,但我又不是僵尸,仿佛我的一切都是空白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白素贞还是一脸淡然的看着夜星,仿佛并没有被打动。但她那深沉的眼底下闪烁的思考却让夜星知道,她听明白了,只是仿佛她对整个世间再无牵挂一样。

    无奈夜星想到了一句话,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现在自己是一个永远也救不活求死的蛇。

    走出了酒吧,就听到身后有一个急切的声音“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有办法治好我的姐姐吗?”

    夜星笑着说道“是真的,你姐姐的病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她身体的机能已经开发到极限了,所以才会这样对吧。你放心好了,办法我还是有的,但现在我做不了需要再过一些时间。”

    和小青道别后夜星来到了让moter为阿平准备的做衣店面前。看着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烟。夜星陷入了沉思。

    想着自己因为惧怕阿平的报复将他拍散在天地间,他们相依为命确实很可怜,但当想到平妈的尖酸刻薄,甚至到了后来有了能力后更是肆无忌惮的作恶,夜星无法想象在平妈的伪善下是一个怎样扭曲的心灵。

    人这一辈子,困难有很多,只不过有的人坚持的走了过去,有的人被吓退了,前进的人也许在将来会停留在一处美丽的地方休息。也许会是一个不断前行的勇士。

    而那些被困难吓退的人,不是没有困难了,而是等待困难去寻找她,直到将她的一切压垮。想到平妈没有能力的时候如同泼妇一样欺负舞女的pipi,有能力的时候肆无忌惮的大杀四方。

    当想到白蛇开着一个Waiting Bar四下寻找着许仙的转世,夜星不由得想的痴了。活着给自己找个有意义的事情吧。困难之中成长,才有机会抗下更大的困难,你选择退缩等到困难找上你的时候,你抗的下来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