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终章(下)

    叶澜壁呆了片刻,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自己的容貌,白雾为障,他在迷迭海里短暂地恢复容貌完全不必忧心被人发现。

    不过,恢复容貌并不是他做的,而是沈辞干的!

    这就有点尴尬了!

    叶澜壁按了按太阳穴,忍着满溢的笑意:“我这是被调戏了?”

    “是啊!谁让你替我做决定,把我一关就关三百年的!”沈辞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说道。

    “那你再调戏一回吧!”叶澜壁说着,主动将两片薄唇凑了过来,狠狠吻上了沈辞作怪的樱桃小嘴!

    甜甜的,久违的,蜜一样的滋味!真叫人沉沦、迷醉!

    海天之间,飘渺的白雾深处,那一双拥吻的璧人如珠似玉,一个英俊潇洒,一个清丽出尘,均是绝美的容貌,仙气飘飘地直似仙界中人。

    小别胜新婚,久别重逢更是让人喜不自胜,情难自禁,两人越吻越深,呼吸渐渐急促,许久才喘着热气,面红耳赤地略略分开。

    沈辞抱紧了他,死死趴在他的胸前,不打算再给这家伙任何抛下自己的机会。

    叶澜璧虽然玉面发红,但眼神却是很快清明了起来,忍痛问道:“你都猜到些什么了?”

    “从你一不小心喊我‘小辞’开始,我就怀疑你也跟我一样,是重生之人,还有者前世的记忆,对不对?”沈辞像只猫似的在他胸前抬起脑袋,眨眨水亮的明眸。

    女人果然最敏感的生物了!叶澜璧不禁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其他的呢?小石头答应过我不能说的。”叶澜璧试探着问道。

    沈辞也是试探着答道:“小石头不能说,但是可以默认呀!只要我说的他不反驳,就表示我猜对了!”

    小石头:“我是无辜的!我真的什么也没说!”

    叶澜璧:……突然发现小妻子太聪明了!怎么办?更喜欢了!

    “我就知道,我之所以能重生,都是因为你,对不对?”

    叶澜璧迎上那双水汪汪的眸子,还能说什么呢,他的心都要化了:“嗯。”

    水汪汪的眸子顿时泛起了泪光,沈辞哽咽着说道:“你受伤的时候已经是修士了,仅是元神碎裂的伤,我就花费了那么多心力才救好你。

    上一世的我,应该是彻底死了吧?我那时还只是一个凡人,你花了多长时间才做到的?”

    叶澜璧薄唇微抿,笑着说道:“也不是很久。”

    这一笑的风华,恰似玉树临风前,青松皎月光。

    沈辞却看着更加泪眼迷蒙了:“骗子!还不肯对我说真话!小石头这样的神器碎片,都能被你下封口令,可见你上一世的修为绝对已经超过了现在的我!

    你花了多久才飞升成仙?成仙后又会去哪里?”

    叶澜璧还想再挣扎一下,但是对上撒着娇蹭来蹭去的沈辞,很快就败下阵来。

    “三千年。”叶澜璧无奈地说道。

    沈辞吃了一惊:“以你的天赋,怎么会需要这么久?”

    “这……说来就话长了……”

    被卢家和金蛊教弟子追杀,四处亡命,几乎与叶家断绝了关系,完全没有家族中的资源,一切都要靠自己打拼……

    叶澜璧并不想说出他那三千年的惨状,也不想多说他为沈辞做的那些事情,但是禁不住沈辞的软磨硬泡,还是被她套出一鳞半爪来。

    以沈辞的聪慧,窥一斑而知全豹,将他的上一世便猜测地七七八八了。

    “你……”沈辞了解了全部之后,久久无言,她实在不知该怎么说了。

    这个如此真实的世界,竟然是一个并不成熟的伪界,只是海云界的平行世界而已!

    沈辞心中虽然已经心理准备,但还是被深深震惊!

    惊讶过后,她只感到沉甸甸的幸福!

    她何其有幸,有这样一个人,爱她爱到,愿意为她放弃无上的仙路!愿意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她!

    沈辞趴在叶澜璧宽和温暖的胸口上,又好好地大哭了一回。

    将心比心,她有逆天的气运,想要救好叶澜璧碎裂的元神,都花了十几年的时间,经历了无数的艰难。

    身处更糟糕的险境,还是复活她了,叶澜璧是怎么渡过那些年的?

    她简直不敢想象!一去细想就觉得心疼极了,心疼地像是要从心口剜下一块肉来似的!

    心疼过后,沈辞仰起脸,任他温柔地抬手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痕:“你不准再抛下我了!现在,我的修为比你强了!我想缠着你,你可推不走我!”

    叶澜璧这才忍不住问出了早就想问的问题:“你压制了境界?你感受不到天地大道的排斥吗?”

    沈辞抬眼望了望天际,颇有意味地说道:“它想赶我走,也得有这个能力先!”

    叶澜璧冷不防竟会有这种情况出现,沈辞竟然能压制住伪界天道的排斥?不可能,应该还是因为沈辞现在压制了修为的缘故。

    一旦她压制不住修为的时候,雷劫必会降临,一连好几个大雷劫一起轰来,不离开伪界就是死路一条!

    “这不是长久之计,压制修为也是有一定时限的,总会到你怎么也压不住的时候。还是趁早走吧,棠儿还在海云界等你呢!”叶澜璧忍痛说道。

    “我自有办法。”沈辞说道,但是听他提起“棠儿”时,心中不免一动。

    那个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现在会长成什么样子了呢?

    见她意动,叶澜璧心中苦涩难当,脸上却还是劝道:“棠儿记事后就从没有见过你了,他一直很想见见你。”

    沈辞却很快从意动中回过神来,挑了挑蛾眉:“那,我们再生一些弟弟妹妹,再一起去找棠儿吧!”

    “呃?”叶澜璧有些惊愕,“你的修为迟早会压制不住的!”

    “哈哈哈!”沈辞大笑起来,两条纤长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腰身,“你忘了小仙了?”

    叶澜璧脑中猛地一亮,小仙鹤沈辞签订的是本命灵兽的契约,若是沈辞将法力都转送到小仙身上,倒时可以大大减轻压力。

    不过,这法子也就是能让沈辞在伪界中多留些时日而已,他并没有离开这里的可能,最后离开的,还是只有沈辞自己一个人。

    沈辞一看他蹙眉便猜到了他的想法,不禁撅起小嘴“哼”了一声:“就这么看不起我?觉得我一定是吸完了你那颗龙珠里的法力才出来的?”

    “难道不是吗?”叶澜璧的眉头蹙得更深了。

    沈辞又是一口咬上了他的唇,将体内的龙珠又渡回了叶澜璧身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叶澜璧感受到龙珠里的精纯法力还有不少的,不禁满心疑惑。

    “我一直以为人鱼之泪已经在龙冢中自爆了,没想到它没有完全毁灭,还留下了一滴泪在我的丹田。有龙珠相伴滋养后,人鱼之泪又重新凝聚出来了。

    靠着人鱼之泪和龙珠,我才能三百年就打破你留下的禁制。”

    沈辞张口吐出了一颗蓝中透着幽绿的圆珠,上面灵光阵阵,可不正是人鱼之泪!

    “也或者,它真的有灵吧,知道我会将它送到真正的人鱼之王那里。”沈辞笑着说道,将人鱼之泪又收回了腹中。

    “竟还有此等奇事?莫非这人鱼之泪也感应到了你身上的大气运与无上仙缘?”叶澜璧不禁脱口而出,片刻后忍不住带上了点酸意,“等等,你要把人鱼之泪送给千澈?那你的修为岂不是立刻暴跌?”

    “是啊!我欠他们两兄弟的,还是早点还了吧。”沈辞故意眷念不舍地说道。

    叶澜璧一张俊脸果然越发不善了。

    “你吃醋啦!”沈辞得逞地笑问。

    “没有!”叶澜璧立刻矢口否认。

    “暴跌不是正好,我们再一起修炼回来,然后一起去找棠儿吧!”沈辞笑眯眯地说道。

    “你!”叶澜璧望着她的笑颜,一时失神,忽然被她扑进了海水里!

    “哗啦啦——”两人的大动作炸起一大片的浪花,落水前一刻,还可见叶澜璧白皙的俊脸红到了耳朵根!

    沈辞则低声笑道:“也不知棠儿是喜欢弟弟还是喜欢妹妹?”

    “我都喜欢,量他敢不喜欢!”叶澜璧反应神速,立刻翻了个身,在吻上沈辞的唇之前,恶狠狠地说道。

    九龙深渊之上的海面,浪花平息之后,白雾也渐渐散去,这里似乎又变回了之前的平静,也海鸟也很少飞过这里,更没人会知道,在平静的海面下,正发生的激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