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游戏

    子瑜……”沈辞蛾眉紧蹙,忧心忡忡地望着面前的叶澜壁。

    他依旧是一袭胜雪白衣,风姿出众,俊雅绝尘,仿佛九天之上的白云,冰川之上的白雪,越发地高不可攀,不似尘世中人。

    沈辞晃眼一看的时候,恍惚间觉得,明明近在眼前的他,其实离自己极远,远得如同雾里看花,云山雾罩。

    她已经看不懂他的表情,看不懂他的心了!

    叶澜壁勾起了一抹诡异的淡笑:“这个游戏,你一定喜欢!”

    沈辞:……

    怎么突然有种完全不认识他,换了个人的感觉?

    叶澜壁也不等沈辞说话,抬手就是一掌!

    沈辞不禁绷紧了神经,那一掌之力就从她耳边擦过,带起几根飘荡的发丝后,击中了她身后的岩壁,正中“死过崖”的“死”字中间那一点。

    “咔嚓——轰隆隆——”机括响动的声音传来,三个大字所在的岩壁上忽然字迹消散,透出了淡淡的夜明珠光芒,里面看来别有洞天!

    这就是敖清面壁思过的地方?

    “走吧。”叶澜壁当先一步,走在了前头,夜明珠的光芒微微扭曲变幻,他的身形瞬间就没入光芒中消失不见。

    沈辞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跟着他一起走了进去。

    这里已经是九龙深渊的深处,叶澜壁一离开,周围这些海蝙蝠就开始蠢蠢欲动!

    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自己根本就不是海蝙蝠的对手!

    崖洞有点狭窄,大约只能让三人并排通过,有几颗夜明珠镶嵌在左右两边的岩壁上,光线尚可,比起外面要亮一些,但远达不到明亮的程度。

    出人意料的是崖洞中并没有充斥着海水,而是像在陆地上一样,只有干燥的空气。

    也许对在这里受罚的龙族来说,明明海水就近在咫尺却不可得,也是惩罚的一种吧。沈辞在心中默默地想着。

    进入崖洞中后,叶澜璧就没有再说过话,两人沉默着一前一后地前行,空旷的崖洞中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和不知哪里传来的水滴声在回响着。

    走了数百步之后,眼前豁然开朗,狭窄的通道似乎终于到了尽头。

    几级台阶后,前方是一间小小的静室,只比通道要开阔一些而已,静室中除了一个蒲团之外,别无他物,更没有敖清的踪影!可说是空空如也!!!

    看到这里,沈辞如何还能不明白,这里确实就是“死过崖”!而不是关押敖清的“思过崖”!

    “子瑜?”沈辞声音里全是疑惑,她不想怀疑什么,更不想怀疑叶澜璧,可是,事实似乎就已经摆在眼前了!

    叶澜璧到底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

    “敖清不在这里!这儿也不是思过崖!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沈辞将这些疑惑一股脑儿全问了出来。

    “不是说过了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游戏啊!”叶澜璧笑着说道,在夜明珠的莹光之下,他的笑容带着一丝难言的诡异!

    沈辞不禁后退几步,拉开了和他的距离。

    “你,你到底是敖洋还是叶澜璧?!”沈辞娇叱道。她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如果,真的是敖洋又回来了,那可怎么是好?!

    “傻瓜,又在胡思乱想了,这只是一个游戏!”

    叶澜璧说着,脚下走近了一步,沈辞立刻发觉了,连忙后退维持着距离。

    但通道就这么点大,她就是再退也退不到哪里去!

    叶澜璧伸手过来时,沈辞更是生出无法抵抗之感,轻易地就被他握住了手腕,拉进了静室中。

    沈辞感受到了静室与通道之间存在的那层无色屏障,顿感不妙!

    而叶澜璧将沈辞搂在怀中,确保她看不到自己的脸后,这才露出了真实的表情,黑曜石一般闪耀的眼睛里盛满了难以言喻的不舍和沉痛。

    “你要相信我啊,小傻瓜。”叶澜璧低低地说道。

    低沉的声音仿佛一根羽毛拂在了沈辞的心尖上。

    “你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什么都不告诉我,什么都不肯跟我说,让我怎么相信你,让我相信你什么?”沈辞心中急躁难安,使劲挣扎着,却挣不脱他的束缚。

    再之后,叶澜璧没有再开口,只是就这样一言不发地搂着她,好像一松开她就会飞走似的。

    沈辞挣扎无果,只能无奈地放弃,一时间,静室中只听得见不知哪里传来的水滴声,“嘀嗒——嘀嗒——”一声又一声地回响着。

    良久,叶澜璧才松开了沈辞,沈辞匍一得自由就赶紧拉开了和叶澜璧的距离,警惕地注视着他。

    叶澜璧没有阻止她的退却,也没有靠近,但他只是抬起手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都让沈辞心惊不已。

    结果,叶澜璧只是将右手平伸,摊开手掌,露出了掌心中一颗圆溜溜,鸡蛋大小的金黄色珠子。

    “拿着。”他眉眼一弯,温柔地说道。

    “这是什么?”沈辞可不敢轻易接过来。

    叶澜璧有些失落无奈,最后伸指一弹,将这珠子弹到了蒲团上。

    “这颗龙珠里蕴含着嘴精纯的能量和敖洋领悟的天地大道,只要你能将其中的能量全部吸收完,足以让你突破数个境界,成为大乘期修士,与我并肩!”叶澜璧一边说着一边后退。

    沈辞一边听着,一边脸色急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游戏叫做闭关游戏!”叶澜璧已经完全走出了静室,“在你修炼到大乘期修士之前,都无法破开这静室的壁障。”

    他眼中的沉痛和不舍已经掩盖不住,脉脉深情更是跃然欲出:“一定要快点修炼成,那样,我们或许还有再见的机会……”

    沈辞的心口仿佛被利刺狠狠地扎了一下,痛得她瞬间脸色煞白,她想要追到叶澜璧面前问个清楚,可是,果然被那该死的壁障挡住了!

    这壁障刚刚还看不见,但她现在一碰到,这壁障就显出了淡淡的紫色,如同触碰了雷霆似的,鲛丝衣裙的袖口都被电得焦黑!

    沈辞心中百转千回,终于明白了叶澜璧玩的什么把戏!

    《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