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飙戏

    “我的父亲正是胶罗湾一族的族长,灭族之战的时候,我还很年幼,刚刚出生没多久……”沈辞娓娓道来。

    洛乔确实是当初胶罗湾一族族长的女儿,也是对她来说,很合适的一个身份。

    海底和陆地上一样,普通的人鱼和族长一脉的人鱼受到的绝对是不一样的待遇。

    “天呐。”年轻可爱的蝴蝶湾族长已经开始了感叹,“那你原本是胶罗湾的下一代族长啊!我听说过你们一族的事情,据说你的父母只有你一个孩子,原来你没有死呀!若如果胶罗湾没有出事的话,你就是跟我一样的族长了!”

    年轻的族长听了洛乔的身份之后,似乎马上就被拉近了距离感。

    一位跟她年纪相仿的族长!

    跟我身份地位都相当的同类人鱼!

    嗯,沈辞看着握住自己手的年轻族长,真是有点目瞪口呆……

    我说了什么了?

    怎么就这么亲近我了?

    看到沈辞一时没有说话,年轻的族长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啊,我打断你了,不好意思,你继续说吧,你是怎么逃过那场劫难的?”

    沈辞点点头,把自己的情绪从目瞪口呆又转回到“回忆”模式:“在大战开始之前,年幼体弱的我生了一场大病,被父母派遣的几名仆人带去寻找一位神秘的巫医……”

    “啊!原来如此!”年轻的族长轻声惊叫道,“这一定是上天的注定!让你们胶罗湾一族还能有血脉残留!”

    “嗯,是的。”沈辞忍住不抽搐嘴角,同样感叹起来。

    她实在是觉得这位族长不像手握大权,主导一族生死大事的人,反而就像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那么,你为什么说只有你是幸存者呢?那些和你一起的仆人呢?”年轻的族长突然提问道。

    沈辞的心立时警觉起来,还能关注到这么细致的地方,提出这么关键的问题,这位族长好像也不是那么小孩子气……

    年轻的族长看到这位美丽的洛乔姑娘轻皱眉头,雪白的小脸上那抹痛楚之色那么地明显,让她一个女人鱼都忍不住起了怜惜的心思。

    只听她轻启檀口,幽幽地说道:“我从小是被几位仆人们养大的,他们一直教导我长大以后一定要重振我们胶罗湾一族,一定要复仇,拿回原本属于我们的胶罗湾!”

    “但是,兴许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那场灭族之战,也没有亲眼看到过族人、亲人们的惨死吧。我对于他们描述的父亲母亲和族人们都觉得很陌生。我只是希望一直能跟大家开心地生活下去就好了。”

    年轻的族长这一次听得很入神,目光炯炯,没有打断沈辞的诉说。

    沈辞能继续讲述她准备好的故事:“但是,他们却一刻都没有放弃复仇、重振胶罗湾的打算。总是借助每一个月的神洲闸开启,探听人族的情况。结果,总是会有一去不回的时候……”

    “他们是真正的胶罗湾人鱼呀!”年轻的族长感叹了一声,似乎目中带着莫名的意味。

    但是在沈辞抬眸时,她已经极快地将这丝莫名的意味隐去。

    “是啊!”沈辞面带苦笑,“他们是真正的胶罗湾人鱼,虽然,我被他们奉为族长,但我却是一个不合格的族长。我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族长,只有我们几条人鱼的力量,根本就夺不回胶罗湾的!”

    年轻的族长点了点头,轻轻地拍了拍沈辞的手:“是的,这点,我跟你的看法是一样的,仅凭你们几条人鱼,是成不了什么大事的!”

    年轻的蝴蝶湾族长温沅看着眼前同样年轻美貌的族长,真的起了几分怜惜的心思。

    同样是族长,这位胶罗湾族长的遭遇真是太悲惨了一点!

    她已经能猜测到,永远忘不了故乡,拼命想要夺回胶罗湾的人鱼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了!

    果然,温沅看到洛乔的神色更加痛苦了,那不忍再想起的回忆让她难受地红了眼眶。

    “我阻止不了他们想要重振胶罗湾的心,我这个族长根本就没有什么威信。我只能看着他们几个一个一个渐渐离开了我,再也没有回来……”

    温沅叹了口气,安抚似地继续轻拍她的手。

    沈辞眼眶里已经含上了晶莹的泪珠,颤颤巍巍的,似乎随时都能掉下来:“在上个月,神洲闸开启的时候,我最后一位亲人身体也出现了问题,命不久矣了,她决定回到胶罗湾……”

    温沅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条可怜的人鱼了,她忠心的仆人们在她身上压了太多的压力。

    “在她离开的时候,她告诉我,我自由了,我可以去做我想做的事了。”洛乔的眼泪终于承受不住,涌出了眼眶,滑过细嫩的皮肤,“吧嗒”一声,滴落在玉石桌面上。

    “我一直等了很久,神洲闸关闭了,我还是等到好多天,她依然没有回来……”

    沈辞想起申城树林中自己亲手点起的大火,很轻易地泪流满面:“我终于变成了唯一的幸存者,唯一的胶罗湾人鱼了……只有我一条胶罗湾人鱼了……”

    “我一点也不想报仇,那根本是我做不到的事情,我只是想像一条普通的人鱼一样,和朋友亲人、族人们生活在一起。”

    “族长大人,你可以收留我吗?我愿意成为蝴蝶湾的一员,我想有一个家,想有一些朋友,一些族人,想当一条普普通通的、快快乐乐的人鱼!”

    温沅望着眼前握紧了自己的手,像握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的洛乔,看着她因为不断涌出的泪水而变得莹润闪烁的明眸,看到了她瞳孔中那一点奇异诱人的蓝色。

    哦,觉得我的心都被什么东西敲中了一般……

    “当然可以!”温沅也握紧了她的手,“不要叫我族长大人了,我叫温沅,你可以叫我阿沅。我来当你的第一个朋友吧,你会一直在蝴蝶湾快快乐乐地生活的!会有家,有朋友,有族人的!”

    “谢谢!谢谢你!族长大人!”洛乔失控地低下头,抽咽着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