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声音】(09-14)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点阅读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作者:凤凰院凶香

    字数:46

    第九章

    从那天以后,我的生活发生了重大改变。

    我再也没去打工过,而且也没有再过隔壁那间属于自己的房间。

    我没有问张先生和张太太关于他们的事,因为我觉得他们未必愿意说。

    如果换做一个星期前的我,我绝对不会将自己的未来堵在这种随便遇到的陌

    生人身上,更不会为了一个目标而拼尽心力。

    但我依然很忙,甚至可以说比以前更忙。

    第一重心法我学得很快,张先生虽然并不会给我很多指导,但是张太太总会

    在高潮时给我一些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提示。那些提示给了我很大帮助。

    说起这个,我一开始特别害怕,本以为会迎接张先生的怒火,却没想到只得

    到了一个冷淡的「哦」字。

    「她愿意怎样是她的事,我又不是她丈夫。」

    如果不是张太太用撒娇的方式逼张先生收这句话,我一定会信以为真,因

    为他的表情实在是太冷漠太无所谓了。

    就在同一个房间里,距离不到一米远的地方,他的妻子乘他睡熟爬下床,和

    一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陌生男性做爱,而且还光明正大地和他一起睡到第二天早

    上。

    老实说那时候我都快吓死了。

    不过后来做的次数多了,我好像已经渐渐适应了旁边有一个人的感觉。

    根据我的观察,张先生绝对不是什么阳痿,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绿帽3P之

    类的倾向,如果不是他在射精之前也会低喘着按着张太太的头,我都怀疑他是不

    是根本就不存在情绪波动这种东西。

    又是一个清晨。

    张太太坐在我的腰上扭动着,嘴里不时发出诱人的呻吟声,两颗硕大的胸部

    上下晃动摩擦着我的锁骨和下巴,偶尔还会撞到我的鼻子。

    而我则是认真地利用她起伏的瞬间看着手中的英语书。

    第一重心法练成之后,我开始修炼张先生所传授的第二重心法。

    第二重心法比第一重心法的效果强劲很多,一旦运转起来,不仅可以强行压

    制我的一切情绪乃至欲望波动,而且还能让我的脑袋更加清醒。

    不过也许是我正常状态的意志力太薄弱,我总是在和张太太做的时候被刺激

    的狠了才会不自觉地运功,久而久之,我现在好像已经只能在这种状态下练习第

    二重心法了。

    啊,铃铛又响了,好想射精。

    张太太的双手用力箍住我的脖子,两颗大奶有力地挤压在我的脸上,不露一

    丝缝隙。

    我的手也握在她翘起的臀部上,腰部发力重重上顶,努力将平常尺寸的阳具

    塞进更多,然后在深处爆发。

    We' regonnamakeloveallnight。

    我的脑海闪过最后一句,然后随着第二重心法的效力解除,我的眼前一黑,

    晕了过去。

    「……窒息罢了。」

    在膝枕上醒来的我第一反应是找手机看表,不过我晕的时间出乎意料的短,

    只过了不到五分钟。

    「该去上课啰,晚上来再继续吧!」

    一星期的接触让我对张先生和张太太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张先生虽然外表看上去是个颓废大叔,但实际上不赌不吸不嫖不喝酒,绝大

    多数时候都坐在窗边往外看不知道是什么的风景。

    张太太虽然看上去有点像路边的野鸡,然而接触久了就会发现她其实只是很

    喜欢演戏,或者说很喜欢一些挑逗性的恶作剧,虽然也很随便地就和我做了,然

    而我仔细思考后觉得,那可能是她出于帮助我的心态而做的也有可能。

    「不,就只是普通的发泄欲望而已。」

    张先生的语气仍然是毫无波动的,然而意外地让人觉得很可靠,好像觉得他

    这样的人根本不屑撒谎一样。

    「啊……」

    「是这样的哦,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动找你,而且好像你也有拿我练功,

    不过我真的只是因为自己喜欢这样才做的,和修炼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哦。」

    看着我有些失望的眼神,张太太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我也是

    真的很喜欢小你的啊,如果不是因为是你的话,我也不会这么积极的哦。」

    少女一般娇憨的神态,好像在解释被男友偶遇与哥哥一起买东西时的场景,

    有种让人心动的感觉。

    「运功。」

    啊。

    好像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刹那间的心动被冰封进心底,一大段数据没头没

    尾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苯基乙胺、多巴胺、内啡肽、去甲肾上腺素、后叶加压素……

    为什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东西啊!!!

    第十章

    这样过了大概一个月,我才慢慢适应了这种新生活,开始用平常心来看待这

    一切。

    张先生和张太太的态度则根本没什么变化,而每当我心怀忐忑地拒绝张太太

    的挑逗时,她也只会笑笑然后放过我。

    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我迎来了心法的第二重突破。

    因为修炼了无名心法的缘故,当然也因为我再没去打工的原因,我已经很少

    在图书馆睡觉了。

    腾出来的时间用于学习的比较少,大多数时候其实是在胡思乱想。

    我这样,也算是得了奇遇吧?

    我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清楚他们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然而毫

    无疑问的是,我从他们身上得到了很多。

    我应该报答一下他们,哪怕是表达一下这份心意也好。

    想到这里,我不由开始思考他们需要什么……

    「这位同学,可以打扰一下吗?」

    一声呼唤将我从幻想中惊醒,醒来后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抬头而是迅速躬身弯

    腰趴在了桌子上。

    「同学?」

    「呃……没事,我就是突然觉得肚子有点疼,怎么了?」

    「哎呀。」这我听清楚了,也看清楚了,跟我说话的是一位我不认识的女

    生。

    「你,你要不要紧?要不我带你去校医院吧?」

    我看着眼前之人站着都没比我坐着高出多少的身高,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要是真的有什么情况,也不可能让你带我啊。」

    「嗯……」

    她苦恼的样子好可爱,小圆脸蛋上两朵红云,看上去好像苹果一样。

    「啊,已经不疼了,你刚才找我有事?」

    不想纠结那个话题,我又把话头拨了去。

    「嗯,是这样的,我想请你抽出一点时间来帮我们做一份调查……」

    大学里面各种奇怪的团或者打工有很多,这样的问卷我也填过不少,当下

    也没怀疑,就随手给她填了。

    「嗯,那个……还有一个问题……」

    「嗯?」

    「你……你有女……你最近好像没有在图书馆睡觉了,是因为换工作了吗?」

    女生的脸还是红着,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还低下了头。

    后面的几个关键词让我有些警惕,下意识地眯起眼睛降低声调问她怎么知道

    的。

    「因为……我经常会来这里做调查,有时候路过这里就看到你趴在桌子上睡

    觉……」

    这孩子倒是实诚,可惜理由应该不止这一个。

    也不知是我练了心法以后胆子大了些,还是她这种又害羞又诚实的表现让我

    忍不住想挑逗她一下,我伸头将脸凑过去,从下而上正对着她问道:「你喜欢我?

    所以经常借机来图书馆看我?」

    我的问话够直接,她的答也很直接。

    「……嗯。」

    不过脸皮就没有我厚了,发出了那个声音之后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然后

    转身想要逃跑。

    虽然我没谈过恋爱,但是好歹电视剧电影还是看过的,这种情况我要是傻坐

    着目送她离开,那我就是脑子进水活该单身一辈子了。

    「别走,我们谈谈吧。」

    本来我没打算拉着她到这个地方的,可是到处都是人,我遍不到安静的地

    方,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来了。

    男厕所。

    「呃,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图书馆里的还算比较干净哈……」

    我挠了挠头,随便口胡了个解释。

    「呵呵。」

    原本应该表现得很害羞的她,此时却十分大胆地对我笑了笑,还伸手戳了一

    下我。

    「好了,说正经的,我感觉你好像对我有意思,我……我虽然还对你不太了

    解,但是也愿意和你相处一段时间来认识你,你愿意和我交往,做我女朋友吗?」

    说完我就觉得有点后悔了,那个前奏本来应该是接先做朋友的,不知道为什

    么我说着说着就变成求交往了。

    「……可以。」

    她答的声音不大,但是眼睛一直看着我,眼神里透露出一股坚定。

    我觉得这样很好,我喜欢她这种朴实的直接。

    「那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我叫……」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向他们说起这件事,张先生还是一如既往惜字如金地用

    两个字表达了他的意思。

    「恭喜。」

    张太太也不出我意料地娇嗔道:「难怪前面都不理人家,原来是有了新欢了,

    人家好可怜哦,被吃干抹净然后就甩掉了,呜呜呜……」

    总体上来说,结果都算是好的。

    这份舒畅的心情延续到第二天早上,早课的时候我运起心法,发觉自己的五

    感都变得敏锐不少,居然能隐约听见楼下张先生和张太太的交谈声。

    「……这样……就快了……」

    「可是他还……」

    「时间不多……只能……」

    我正想接着听下去,张太太忽然一声娇呼,然后听见啪的一声,好像是拖鞋

    打在什么东西上一样。

    「没事了。」

    张先生冷淡地说完,然后就终止了对话。

    第十一章

    对于我的突破,张先生似乎也觉得很满意,难得夸了我一句。

    「做得好。」

    随后他便传了我第三重心法。

    「这门无名心法三、六、九重都是一道大关,突破过去一片坦途,突破不了

    终生无望,你还要再努力。」

    我记着这句话,上课的时候也尝试一边听讲,一边分神运转心法,没想到居

    然渐渐让我适应了这种模式,到后来甚至还越来越熟练起来,居然自发地就保持

    在了这种状态。

    「你在想什么?」

    女友问了我一句,看我的目光好像集中在了她身上,便又开始继续讲。

    今天中午我们还是约在了图书馆,找了个角落开始聊天,聊着聊着就提到了

    她现在做的事。

    「……可是那些问卷到最后他们也没有用,我觉得这样不好,你在听吗?」

    第二次她叫我的时候,语气就有些不好了,眉毛也竖了起来,一副生气的样

    子。

    「在听啊,你别看我好像眼神没集中的样子,这是我之前打工的时候练成的

    一心二用的技能,不然就没办法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了。」

    没有任何犹豫,我对她撒了个谎隐瞒了心法的事,即使她确实心里是喜欢我

    的,即使她未必会将这消息泄露出去,但我还是为了保险而对她隐瞒了。

    「嗯?真的可以做到吗?那你说我刚才说了什么。」

    她不相信地看着我,一副要考考我的样子,这种随时变化的生动表情也让我

    觉得很可爱。

    「不就是在说你们做的问卷老师都没用吗?其实本来也只是个统计调查,人

    家得个数据也就行了,有时候可能连数据都不需要,只是想要了解一下比例罢了。」

    就好像人口普查,那些档案大多数也就是在公安局里吃灰,难道还真的指望

    有人拿去做点什么吗?

    我实话实说,她也没有因此生气,而是低头想了一下,然后鼓着双颊带点不

    甘地道:「可是我就是气不过嘛,明明大家做得这么辛苦,却没有任何作用……」

    「这世上这样的事何其多,努力而没有报,那真是太正常了,究其原因,

    其实便在于对自身的认识。做的事是否是适自己的事?是否是自己想做的事?

    是否是能同时对自己和他人有益的事?适自己的事做起来不会事半功倍令人苦

    恼,自己想做的事做起来不会嫌累嫌烦使人放弃,对自己和他人都有益,做的时

    候不但能得到好处,还会得到来自他人的善意推动,这样更能做的长久。你做的

    事是这样的事吗?」

    我不假思地说了这样一大段话,说完连我自己也觉得有些吃惊。

    哪怕我并没有真的做到,但是我既然说得出来,足以见得我的认识与想法都

    有极大的改变。这份改变不可能来自于我自己,毫无疑问是隔壁夫妻对我带来的

    影响。

    「应该是张先生吧……」想到这里,我不由觉得张先生确实是像一名师傅一

    般对我悉心教导的,虽然他平时很少说话,但是他和张太太用身体力行的方式对

    我教了很多。

    这大概就是圣人所说的行不言之教吧。

    「……你说得对,我大概只是想和大家一起做点什么,没有考虑这么多,考

    虑的这么远,去以后我会好好想想什么才是我想要的。和你聊天很高兴哦,又

    能放松还能涨知识。」

    我当然也觉得很高兴,不仅是因为帮到了她,更是因为自己的心得与进步得

    到了来自他人的认可。

    我很喜欢她这种有错就认,知错就改的态度,从不以其他方面的优势来遮掩

    自己的劣势,面对他人的直言总会自我反思是否做的还不够好。

    非常棒,我对她越来越满意了。

    又过了大概一个星期,她告诉我她已经不再做调查了,而是加入了学校的音

    乐。

    「我小时候就很喜欢钢琴,总觉得弹钢琴的人看上去非常好看,有气质,所

    以一直想学……」

    我当然是鼓励她去做,不过也要说出自己的看法。

    「想学就去学,不过钢琴这种东西对熟练度要求很高,而且体积大不便于携

    带,你要练的话只能去音乐教室练吧?」

    我对钢琴了解不多,但我觉得没必要打击她,所以便陪她一起去找团的顾

    问老师,想要晚上过来练琴。

    「不行,这样很不安全不说,如果其他同学也这样要求的话,那我们就没办

    法管理了。」

    「这样啊,嗯,谢谢老师。」

    不强求,不狡辩,认可对方的理要求,不做无用的事,这样的她看在我眼

    里总是会让我觉得有些惭愧,时不时就会反思自己是不是还做的不够好。

    我觉得这样互相促进也很好。

    「那现在怎么办?」

    「嗯,那就只能白天过来找机会多练了。」

    其实我本想说可以先练指法或者拿电子琴练,但是又觉得自己不够专业,为

    了避免误导她,还是忍住没说。

    「要是有地方能租一架钢琴练习就好了。」

    这句话其实只是她自己自言自语,但是听在我耳中却觉得是自己想的太少。

    「我可以帮你问问。」

    我记得家里,张先生家里就有钢琴!我还见张太太用它弹过一首我也不知道

    的曲子。

    「这样啊,那就谢谢你咯。」

    「……我是你男朋友嘛,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我鼓起勇气说了这样一句话,得到的是她大大的笑容。

    「这样的你很有男子气概哦。」

    「是吧,哈哈……」

    第十二章

    当我家向他们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意外地遭到了拒绝。

    「她不能来。」张先生面无表情地道。

    「为什么?」

    「这个家不可以让别的人进来呀,如果被他们弄坏什么就不好了,对吧?」

    一向好说话的张太太也没有同意。

    「可是……」

    「她不来,你去。」张先生又说了一句。

    「嗯?」

    「哎呀,就是说你可以搬着琴去找她嘛。」

    搬……您以为这是搬家啊,拎个包就过去了。那可是钢琴啊,比我还大的钢

    琴啊。

    「这架琴是特制的,三个脚可以收起来,上面的盖子盖住之后用布包好绳子

    捆起来,你随便就可以背动的啦。」

    「……弄坏了怎么办?」说的好像背袋米一样。

    「不会的,你要小心啊,要不就让他陪你一起去好了,还可以教你们。」

    张太太说着伸手一指,正对上张先生面无表情的脸。

    让他教……我打了个寒颤,还是没敢接话。

    「要不我跟你去?就是怕你的小女友见到我会吃你的醋哦,万一人家不小心

    说出每天晚上都睡在同一个房间的事情什么的,直接分手也是有可能的哦。」

    「……那还是请张先生来教我们吧。」

    出乎意料的,张先生居然并未反对,而是点头同意了此事,而我也在他的指

    导下学会了怎样折叠那架三角钢琴。

    「确实不太重,」约莫五十公斤的样子,「钢琴原来是这么轻的吗?」

    「这钢琴算是中等型号吧,大概有两七十千克重,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居

    然真的背起来了耶。」

    ……噗!

    两七十公斤?!

    我刚才分明就把它随便一抱就抱起来了啊……而且张先生还帮了我一把,难

    道说……

    「这一段时间以来,你睡得好精神也好,吃的食物都是她精心调配的,再加

    上心法对肌体控制力的提升,这很正常。」

    张先生说完,张太太又解释道:「就是说你本来就可以发挥出这么大力量,

    但是吃不好睡不好,又没精神又不会控制自己,所以才只能发挥一点点力量,其

    实随便某个人都可以做得到这样的事的,你就不用太担心啦。」

    我想了想,电视上好像也确实提过肾上腺素爆发人举起汽车什么的,这样说

    来确实可能通过对肌体的调控来增加力量……

    「走吧走吧,早去早哦。」

    张太太挥挥手把我们赶了出去,由张先生开车载我们来到了学校。

    「呃,这个场地怎么办?」

    「平坦的空地就行。」

    平坦的没人的空地……那就只能是教学楼后面了吧。

    那里平时去的人不多,本身也就是一块没用的空地,又因为旁边就是篮球场,

    照明方面的问题倒也不需要太担心。

    我打了个电话叫女友过来,不到十分钟她就出现了。

    「这位就是我的……表哥,我向他借的钢琴,顺便也请他来教你。」

    女友没有怀疑表哥的身份,但是对于空地上多出一架钢琴的事,还是用疑惑

    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这个……我不能说,你就好好学吧,我会在这陪你的。」

    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没有骗她的必要,直接告诉她不能说,最多也就是让

    她有些好奇,却不至于在日后为此怪我。

    张先生的教学也是先从指法开始,而且如同很多补习班一样,只是教了两下

    就开始让人反复练习,自己则坐在一边看,偶尔出言提醒纠正一些错误的地方。

    因为无聊,我也坐在旁边没事按地面,有时张先生看到我错误的地方,也会

    说我两句。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一个月,一般的指法已经练习够了,张先生就让她练习一

    些简单的曲子。

    有时候我在家吃完饭,也会去钢琴上摸两把,张太太还会过来指点我一些小

    技法,因此我学的比她还要快,已经能在地面上按出完整的一小段了。

    老实说这东西抛开音乐里的什么感情意志之类的,其实也就是手眼配协调

    动作而已,作为曾经的游戏宅,我琴键没按过,键盘还是摸过很多下的,找到共

    同点之后,理解的就更快了。

    只是时间一长,张先生更不愿意来,只让我去教她,可我完全就是凭反应和

    手速来弹,这东西怎么能教给别人,结果还惹得她生了一点气。

    「你不会教啊,你说的那些我都做不到的,能不能请你表哥来教我啊?」

    她的要求我忠实转告了,然后获得了张先生的同意。

    「对了,反正家里面还有一台,不如这样,我教你,他教你女友,我们来比

    赛看谁教的好,怎么样?」

    往常这种小游戏张先生基本不参与,大多都是我被迫顶缸,没想到这次张先

    生居然点了头。

    「好。」

    我不想当郭靖,但我更不想当杨康啊!

    不过左右我也对钢琴有点兴趣,所以也不是很反感,就接受了这个提议。

    第十三章

    在张太太手下学琴是很辛苦的,一边要集中精神练习,一边还要努力抵挡她

    的挑逗。

    我都不知道原来她有这么多或暴露或诱惑的衣服,组搭配起来,每一个都

    能让人挪不开眼睛,只想顺着那些缝隙钻进去,看看里面的风光。

    还好我其实都看过,也摸过,还好我还有两层的无名心法能抵抗。

    输了比赛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参考以往的经验,一定不会让人很高兴

    就是了。

    「嗯,弹得不错哦,奖励你一下。」

    背后两团软肉紧紧顶在我的肩胛骨上,两粒硬硬的凸起随着她扭腰起伏的动

    作在我背上来滑动着。

    刚才我们是奏了一曲,她坐在我背后,两只手从我腋下伸出去,弹中音部

    分,我的双手则张开来弹高音和低音部分。

    虽然已经将谱子的节拍调整变慢了一些,但是我还是险些弹错,要不是她技

    艺高超,及时配我改动,弹出来的曲子就不完整了。

    「那个……能让我下去了吗?我突然好想上厕所……」

    我没说谎,但我是故意的,弹一曲就喝一杯水,几分钟下来就灌一肚子,自

    然得时不时的去一下厕所。

    「呐,刚好人家也有点渴了,介不介意满足一下人家,帮我来解解渴呢?」

    说这话的时候,张太太的手顺着我的肚子下移,轻轻地在我的小腹处揉动着,

    像是要刺激一下我的膀胱一般。

    「嗯,这里有水,请喝吧。」

    如果换做其他人一定会想歪到圣水什么的东西上,但我只是拿起一旁的杯子

    递给她。

    「人家现在不方便嘛,我要你喂我喝。」

    「好的。」

    肌体控制力的提升不是白给的,能将五十公斤的力量提升至两多公斤,自

    然也能自如地控制自己的手臂翻转去,将杯子送到脑袋紧贴着我的后背的张太

    太嘴旁。

    「请。」

    「不要嘛,人家要你用嘴喂我。」

    「……看,有飞碟。」

    我用空着的手随便往上一指,然后挣开她的环抱站起来,捏着她的下巴把水

    给她灌了进去。

    「还喝吗?」

    「呜,大笨蛋!不解风情的大傻瓜!人家都这样说了,你居然还不行动,连

    你那女朋友的万分之一都不如呢!卟卟!」

    张太太又做了个很可爱的鬼脸,但是我此时足够冷静,没有被她转移话题。

    「什么意思?什么叫连我女朋友的万分之一都不如?」

    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些牛头人作品的画面,却又被我强自压了下去。

    「唉,不小心说漏了嘴了,这样赢的好没意思哦。」

    张太太看我丝毫没有放松的样子,伸了个懒腰,挺了挺胸,道:「就是字面

    上的意思啦,我对你投怀送抱你都不理,你那女朋友可是上来就想要倒贴那个冷

    面鬼的哦。」

    「那……那张先生有没有?」有没有同意呢?

    「这个啊,你看了就知道了。」

    张太太领着我来到书房,打开电脑连接上了一个站,熟门熟路地对着纯由

    字母和数字构成的画面敲了一阵,然后指着弹出的窗口对我道:「就是这样啦。」

    从画面的颜色和角度上来看,这好像是校园里的监控镜头,然而当张太太调

    整镜头焦距,放大画面之后,我才看到有两个人正在路灯下面做些什么。

    虽然因为清晰度的缘故,他们的脸我都看不太清,不过站着的人手里拿着根

    绳子,如同狗一样牵着那位跪趴在地,全身赤裸的女子的画面,我还是看的出来

    的。

    我没有怀疑这两人的身份,因为张太太不至于费这么大劲找一对有特殊癖好

    的大学生情侣来逗我。

    「这是怎么事?」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现在过去亲眼看咯,反正离得也

    不太远,他们应该还没走的。」

    张太太话音刚落,我就拿起外套冲了出去,刚到楼下就被喊住。

    「你打算跑过去吗?那么急干什么,等我开车载你过去啦。」

    张太太说话时那轻松随意的语气,往常我听在耳中只觉得好笑和放松,眼下

    却觉得那么可恶。

    然而我毕竟是将第二重心法开发出了新功能的人,很快我的另一份意识就开

    始冷静思考起来,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女友在我面前从未表现出任何这方面的倾向,张先生也应该不是这样会随便

    对女人出手的人,更何况他们二人对我来说关系匪浅,如何能丝毫不考虑我的想

    法和态度而做出这种事呢?

    其中一定有隐情。

    待得张太太载我到学校,我凭着对校园的熟悉在树林里找到女友时,那里还

    有几个陌生的男人。

    有下半身全裸的,也有仅仅拉开裤链的。

    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嘲讽与轻蔑,饱含淫欲的笑容,将我的女友团团围住,

    轮流享受着她的口舌侍奉。

    「唔……唔……好吃……滋……啾……」

    我环视一周,没有看见张先生的身影,张太太也留在校外等我,此事我无人

    可问,只能亲自问询当事者了。

    「都给我滚。」

    我走到近前,毫不遮掩地低声吼道。

    「嗯?你干什……」

    我随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抡圆了一甩,登时将他丢出去几米远,落地时清

    脆的咔嚓声,至少也断他一条胳膊或者两条肋骨。

    「都滚,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阉了你们。」

    我当然不可能在这给他们手术,只是不想做得太过和他们结仇。那个被我丢

    出去的人也没来得及看清我的脸,我更不怕他来我。

    小说里为了满足欲望不顾性命的人很多,现实里这样的人绝对少见,不需要

    实际伤害,哪怕是被吼两嗓子,大部分人估计都没心思继续干下去了,何况这些

    人也只是普通学生而已。

    待得这些人离开之后,我才有空借着树缝间的点点光线打量女友。

    她的脸上,身上都沾有那些人的精液,此外头发和腿上都是湿的,料想是那

    些人还顺便撒了泡尿。

    她的脖子上系着一个皮项圈,另一端拴在树上,手上脚上也都有镣铐般的皮

    环。

    「你怎么会这样?」

    我平静地发问,经过我的检查,她似乎也只有被那些人摸摸捏捏加上颜射口

    爆而已,应当并未失身。

    「我……对不起。」

    良久,她才给了我这个答。

    没有解释,没有掩饰,就是直截了当地承认错误。

    我曾经很喜欢她的这种直接,此刻却万分希望她能婉转一点,说她是被迫的,

    或者是被下了药之类的。

    可她没有。

    「现在你都看到了,你打算怎么做?」

    张先生的声音如同鬼魅一般在我背后响起,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转头挥

    拳的欲望,沉声道:「这都是你做的?」

    「是她自己要求的。」

    「你答应了,你安排的。」

    「她不会受伤,更不会受损,如果你不来,一段时间之后,她就会因为后悔

    而求我为她掩盖这段记忆。」

    「可我来了,我看到了,她承认了。」

    「你想怎么做?」

    「我……」

    我说不出来。

    这也许是我自那个晚上以来最重要的选择,无论是接受还是放弃,我都会因

    此失去一些东西。

    「我想听她把这些给我说一遍。」我顿了顿,又补充道:「先离开这里,稍

    微收拾一下吧。」

    张太太从车里拿了个毯子为她遮体,我们把她带到旅馆里,给她洗了个澡,

    又让让张太太为她清理干净,最后把房间留给了我们两个人。

    「说吧。」

    女友身上围着浴巾,长长的头发被水浸湿后贴在背上,让我不自觉地想起林

    中的画面。

    「我……对不起。」

    她一开口还是道歉。

    「我不是为了听你道歉才来的,我只是想听听这件事的真实经过,我会尝试

    着理解并帮你分析,也许能真的帮到你,让你摆脱这一切,也许我什么都做不到,

    但我至少努力过。」

    她沉默了一会,这才开口为我讲述她的故事。

    第十四章

    她出生于一个小康之家,外公外婆都很有学识,从小教她如何做一个淑女,

    教她各种礼仪。

    长大一些,她进了学校,老师和同学们的赞美与夸奖让她意识到,这样做是

    正确的,这样做是好的。

    她也很用心地维持自己的形象,不仅是表面上的,还有心理层面的。

    而因为她是所有人眼中的乖宝宝,所以也并没有人教过她该如何应对那些不

    好的,那些恶意的,那些污秽的低贱的丑陋不堪的事。

    他们天真地以为乖宝宝的魔抗都是满的,万毒不侵。

    可是万毒不侵也意味着药石罔效,一旦中了毒,就很难再治好了。

    无意中接触到关于性爱之事的女友,随着好奇渐渐往深处了解,却因为一个

    偶然,走上了这种歧路。

    她遇到了一个M奴。

    完全是偶遇,只是在店里买东西的时候,排队交钱的前一位顾客,忽然将身

    上的大衣除下,露出里面绳交缠的白皙肉体时,她才认识到,原来世界上还有

    这样的人。

    这位不认识的M奴是受人的命令来做这种事的,在面对众人轻蔑不屑的目

    光和辱骂时,她的身体动情地颤抖着,然后当众高潮到失禁。

    是的,高潮到失禁,跪趴下去的瞬间,从下体飞喷出来的液体,溅到了就站

    在她背后的女友脸上。

    那股味道让她至今难忘。

    从那以后她便开始尝试着用一些轻度的手段调教自己。

    开始是一些掐,扭敏感部位的行为,后来渐渐延伸到自慰,然后又转成暴露

    癖,最后她将这种渴望寄托在张先生身上,借助他的力量将其引动出来,释放出

    来。

    「……你真的觉得很快乐吗?」

    「……嗯。比起自慰的感觉要强烈很多,高潮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而且会

    越来越想要追求更强的刺激。」

    也许是因为说了很多,她也渐渐放开来,如同往常在图书馆你向我倾诉烦恼

    时一般,将自己的感觉毫不避讳地描述出来,然后静等我的复。

    「我无法理解。」

    男性的性高潮和女性不一样,感受和机理都不一样,而且结果也不一样。

    我自从拒绝张太太开始,便意识到做爱对于并非相爱的两人之间,实则只有

    放松精神的作用而已,所以人们又将这种行为称为纵欲。

    放纵。暴食、贪婪、纵欲,在我看来是一样的。

    我将自己的想法对她说了,她思考了一会,摇摇头又点点头,道:「我能理

    解,但是不完全是这样的,虽然我也是借此放纵自己来放松精神,但是习惯了以

    后,我真的觉得自己开始喜欢这样做,每次含着他们的鸡巴的时候,让他们在我

    口中射精或者小便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很高兴,很满足,因为我给别人带来了快

    乐。我认为这和你说的是不一样的。」

    对她的话,我无法完全相信,也无法全面否定,因为我知道张先生不是会强

    迫她的人,也知道她本就是这样一个对自己认识的很清楚的人。

    「如果我现在要和你做,你会同意吗?」

    我试探性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嗯……用嘴巴吗?」

    我摇头,指了指她的身体。

    「真的做爱,正式的,像夫妻一样的。」

    她考虑了很久,我没有不耐烦,就那样站着等她。

    「我不能给你。」

    我长呼了一口气,看来我的判断是对的。

    「你想要把它留给最爱的,愿意为之奉献一切的人是吗?」

    「是的。」

    我不在乎那个人是不是我,因为我已经看出来了,我相信她也看出来了。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如果你有新的烦恼,可以来找我。」

    「我会的,谢谢你。」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到家里的,当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我如往常那般向张先生和张太太打招呼,她们也像往常那般应我。

    我坐上同一时间的同一趟车,按同一条路线走向学校,与上周的今天一般上

    课,然后去图书馆自习。

    遇见她时,我微微一笑,点头打招呼,她也对我笑了笑。

    就和以前一样。

    但我知道,我的心是真的变得不一样了。</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