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道士生涯 正文 第4751章 二女化妆

    第4786章

    阿彩自然要先去叫夜莺。

    来到夜莺的房门口,阿彩毫不犹豫的就敲响了房门。

    而伴随着扣扣扣的声响,房门内还没有过一秒钟,就传来了一个女子的甜美声音:“嗯,是阿彩姑娘吗?稍等片刻,我马上起来。”

    “好的,夜莺圣君。”阿彩抿嘴微笑,点头之后,随后便前往下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是苏媚儿的房间,她就住在夜莺附近。

    “扣扣扣——”

    阿彩敲响了苏媚儿的房门。

    声音不大。

    只是,苏媚儿的反应,却是比夜莺来的慢一点。

    阿彩一连敲了三次,这苏媚儿才极不情愿的问道:“谁呀?谁在敲门?”

    “苏梅圣君,是我啊,阿彩。”阿彩不急,微微一笑,道。

    “是阿彩啊?”苏媚儿道,“你来作甚?”

    “呵呵……”阿彩微微一笑,道,“是这样de的,我们族长让我来请诸位圣君去族长大殿。”

    “去作甚?”苏媚儿不耐烦,有些懒洋洋的问。

    “去喝酒啊!”阿彩笑着说道,“我们族长都已经把宴席准备好了。”

    “又去喝酒??”闻言,苏媚儿一愣,似乎有些害怕的样子,也有些惊吓,“这……这咱们昨晚喝到快天明了啊?这又开始喝?”

    “呵呵……”阿彩微微一笑,说道,“嗯,您们四位那可是我们公输家族的贵客,我们可不敢怠慢了。”

    “这……”苏媚儿犹豫了一下,这才点头说道,“这……行吧!既然如此那……%”

    犹豫了一下,苏媚儿急忙看向张紫宸、夜莺和潇潇三人的房间,说道,“那你叫了他们几位么?”

    “嗯……我现在,已经叫了屠龙圣君和夜莺圣君,潇潇圣君,我还没有去叫,我准备叫了您,再去叫她……&”

    这话才刚刚说到这里,就听见嘎吱一声,木门开门的声音。

    苏媚儿和阿彩齐齐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正好看见穿着一套红色连衣裙的潇潇从房间里走出来。

    潇潇满脸ixiao笑意,冲着苏媚儿说道:“媚姐姐,我早就起床了。”

    “这……好吧好吧!”苏媚儿可不太喜欢潇潇。

    这潇潇,穿得如此好看,长得好看,身材又好,又天天和张紫宸呆在一起,即便是没有发生什么,那早晚都会发生事故。

    反正苏媚儿现在,觉得哪个女人都是她的情敌。

    即便是阿彩,也一样。

    阿彩看见潇潇出来了,便微微屈膝,笑着说道:“潇潇圣君,奴婢正准备去叫您呢!”

    “呵呵呵……”潇潇一摆手,道,“其实呀,之前你跟紫……跟屠龙圣君说话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而且呀……”

    说到这里,潇潇朝着阿彩眨巴了一下眼睛,道:“而且刚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啊??”闻言,阿彩脸色一红,顿时失措,不知该作何解释。

    “什么??”然而,阿彩和潇潇的话,却被苏媚儿听在耳朵里,记在眼睛里。

    她觉得阿彩和潇潇有什么猫..腻,似乎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便急忙追问道:“潇妹妹,刚才你们说了什么话?”

    “没啥。”潇潇自然不会把这些话告诉给苏媚儿。

    一旦将这些事情告诉给她,那等于是在害张紫宸。

    若是让苏媚儿知道昨天张紫宸洗澡时候的事情,只怕苏媚儿现在就会发飙。

    “什么叫没啥?”苏媚儿不信,道,“你们说话隐隐藏藏,遮遮掩掩,分明是有事情瞒着我!”

    “没呢!”潇潇咯咯笑道,“刚才呀,阿彩让屠龙圣君快点起床,说什么……还说他们的族长大人,现在特别佩服屠龙,阿彩还说,公输族长,还想和屠龙圣君切磋一下!”

    “切磋一下?”闻言,苏媚儿立刻蹙起眉头,“这……还是不要了,一天到晚就知道打打杀杀,没什么好的,喝酒就喝酒嘛!”

    顿了一下,苏媚儿冲着阿彩道:“阿彩姑娘啊,你就在外面等等,我洗漱一下,马上就出来!”

    说着,嘎吱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看来,她不知潇潇实在骗她,对潇潇的话算是深信不疑了。

    门外,阿彩看向了潇潇。

    潇潇朝着阿彩做了一个鬼脸,阿彩苦笑道:“谢谢。”

    “切!”潇潇摆摆手道,“好了,好了,此事不提了。”

    “嗯!”阿彩微微颔首。

    正说话,又听见嘎吱一声,却是张紫宸的房门打开了。

    只见张紫宸走出来,急忙走到潇潇面前,冲着潇潇的耳朵笑道:“潇姐,谢谢你,我真是爱死你了。”

    说完,还在潇潇的脸上亲了一下。

    这一下,让潇潇顿时脸红,红到耳根上来了。

    阿彩看在眼里,但瞟了一眼苏媚儿的房间,不敢多说什么。

    虽然她没有和张紫宸、夜莺、苏媚儿、潇潇几个人接触太多,但是看今天的这个状况,似乎张紫宸和这三位美女都有说不清的关系。

    而且,在潇潇、夜莺和苏媚儿这个三个女子之中,似乎潇潇是最好说话的人,而苏媚儿则是最难说话的那个人。

    就这样,张紫宸、潇潇和阿彩三人,呆在院子里,一边聊天一边等待。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整整一个小时,别说是张紫宸了,就算是阿彩,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好在张紫宸经常和苏媚儿她们这几个女人在一起,知道她们每次洗漱和化妆都需要不少时间,故此,他只能隐忍。

    倒是这个时候,阿彩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她瞄了瞄苏媚儿的房间,然后又瞄了瞄夜莺的房间,冲着张紫宸,说道:“屠龙圣君,这……这夜莺圣君和苏梅圣君,不会又睡着了吧?”

    阿彩很是聪明。

    其实她也知道,这女人都是需要化妆的。

    但是,她却没有指明说,夜莺和苏媚儿在化妆,而是说她们不会是睡着了吧?

    这个语气,非常委婉,同时,又是在暗中劝说张紫宸,让他去催促一番。

    对此,张紫宸也表示非常的欣赏。

    他也没有说破,而是笑了笑,点头道:“呵呵呵……那你们稍等,我去看看,兴许她们还真是睡着了。”

    “潇姐,你陪一下阿彩姑娘。”

    吩咐完之后,张紫宸就撇开了潇潇和阿彩,往夜莺和苏媚儿的房间走去。

    来到夜莺的房门前,张紫宸敲了敲门,冲着里面喊道:“莺姐,你好了没有?”

    “嗯!马上好了,你们稍等片刻。”夜莺并未开门,而是回答说道。

    “好吧!”既然夜莺都这么说了,那张紫宸也就很无奈了。

    苦笑一声,张紫宸就往苏媚儿所在的房间走去。

    “扣扣扣——”

    和之前一样,苏媚儿敲响了房门,并且叫道:“媚姐,你好了没有?人家阿彩姑娘已经等了好久了?”

    “我快好了!马上就好!”房间里面,传来苏媚儿的声音。

    “这……”张紫宸哑口。

    万万没想到,夜莺和苏媚儿竟然说出同样的话来。

    “哎呀!等一会儿嘛!就一会儿!马上就好了!”苏媚儿有些撒娇的说道。

    “好吧好吧!媚姐,你稍微快一点,人家公输族长已经等我们够久了!”张紫宸加大了声音说道。

    “嗯嗯嗯!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苏媚儿一连说了好几个‘知道了’,似乎是在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无奈。

    张紫宸只能暂时作罢了。

    此时,夜莺和苏媚儿都在化妆,这都快化完了,难不成你还去让她们不要化了?

    这肯定是不行的!

    与其如此,那还不如等她们化完了再说。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张紫宸踱步来到了潇潇和阿彩的面前。

    潇潇是没什么,这个场合见过很多次,更何况,张紫宸和潇潇的关系,那是不用说的。

    故此,张紫宸直接就撇开了潇潇,而是冲着阿彩,尴尬笑道:“阿彩姑娘,你看……要不然,咱们再等等?”

    等,是一定要等的!

    别说是夜莺和苏媚儿快好了,就算是她们没这么快好,那阿彩也要等。

    毕竟对方是贵客。

    阿彩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殊的表情,反而还是笑盈盈地说道:“嗯!没事儿,没事儿,我只是有点担心族长大人,我这都过来半个多时辰了,指不定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待会儿怕他老人家自己跑过来。”

    “呃……”这一点,倒是真的。

    阿彩奉了公输白的命令,前来邀请张紫宸和夜莺她们这几个人。

    可是现在呢?

    现在,阿彩在这客院里等了这么久,等了半个多时辰,那公输白在族长大殿里,肯定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看着阿彩还在窃笑,张紫宸不由得问道:“阿彩姑娘,你们族长,该不会真的会过来吧?”

    “也许会过来!”阿彩说道,“毕竟,我出来这么久了,待会儿他若是见到我,肯定要训斥我了,说我招待不好,态度不好之类的……”

    “这……”张紫宸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可刚才,他又已经去叫了夜莺和苏媚儿,难道现在又去叫?

    正想着。

    忽然,天空一道靓丽的土黄色光芒,铺天盖地而来。

    这道光芒,就是一柄飞剑,它从远处的高空疾飞而来,眨眼之间,就降落在了客院里。

    待得光芒消逝,露出一个身穿华服的、约么五十多岁的老者。

    这个老者,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但是身上的气势却是不小。

    这人,不是公输家族的族长公输白,还能是谁??

    刚刚看清公输白,张紫宸和潇潇就有点目瞪口呆。

    这尼玛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张紫宸就只差惊呼出口了。

    “族长大人!!”

    倒是阿彩,反应最快,不由分说的就急忙来到公输白的面前,双手抱拳,微微一拜,喊道:“族长大人,您……您怎么来了?”

    这是明知故问!

    果然,公输白有些生气,瞪了阿彩一眼,说道:“哼!你说我怎么来了?”

    “我……”阿彩吓得不轻,连忙解释道,“族长大人,我……我错了。”

    这,就是阿彩的解释。

    她什么话都没说,也没有说是因为夜莺和苏媚儿耽搁了时间,就直接说自己错了。

    这人倒是不错。

    “错了?”公输白冷哼道,“阿彩,我是让你来请夜莺圣君和屠龙圣君她们几位的,可你现在却在干嘛?你这分明是招待不周!我要你何用?”

    果然啊!

    公输白的斥责,都被阿彩猜到了。

    “族长大人,是奴婢错了,请您责罚奴婢!”阿彩没有过多的解释。

    “责罚你是肯定的!”公输白冷哼道,“你给我等着吧!”

    公输白和阿彩的对话,自然被张紫宸和潇潇看在眼里。

    张紫宸同情阿彩,急忙解释道:“公输族长,还是……还是请你不要责罚阿彩姑娘了吧?”

    “哼!”公输白瞪了一眼阿彩,随后又看向了张紫宸,露出一抹笑意,说道,“屠龙圣君,你可不知道啊!这个阿彩,连个奴婢都做不好,我自然是要责罚她……”

    “不不不不不!”不等公输白说完,张紫宸就急忙打断他,说道“公输族长,您这是错怪阿彩姑娘了!”

    “我错怪她了?我如何错怪她了?”公输白问道。

    “呵呵呵……是这样的……”张紫宸尴尬一笑,指着夜莺和苏媚儿的房间,说道,“公输族长,其实今儿个大清早,阿彩姑娘就过来了,她非常有礼貌的把我们一个个叫醒。”

    “然后,她还跟我们说了,是您在大殿设宴,要招待我们。”

    “嗯,对啊!”闻言,公输白点点头,呵呵一笑,道,“屠龙圣君,你们是贵客,我自然要好好招待你们。”

    “这……”这不是重点!!

    这不是重点!

    不是重点!

    张紫宸简直就要疯了。

    但他还是强忍着心中的压抑,说道:“公输族长,我们都知道了,而且也都起床了,可是……可是……”

    又指了指夜莺和苏媚儿的房间,张紫宸结结巴巴的说道:“可是那夜莺圣君和苏梅圣君,她们因为比较注重外表,所以在化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