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最后两天

    建业,

    张角在这里定都,但还未打出国号,似乎是时机未熟,

    不过就算如此,张角也被建业限制住了,为了镇压黄巾那虚浮的气运,张角放弃了太多了,

    就比如不能出这建业城,只能在此处镇守,不然会引得黄巾气运动荡,

    气运动荡最直观的表示就是各种各样的天灾,

    此时的大汉就在这种动荡之中,风雨飘零,各种灾害频繁,百姓食不果腹、苦不堪言,只能揭竿而起,

    甚至连朝廷运转的效率都大大降低,朝臣出现自己的心思,

    当然张角不能出建业的消息,还没有人知晓,就算那些异人也对此不清,

    他们甚至还劝张角亲自出击,把扬州全境拿下,因为只有张角才有这个能力,这也是江东黄巾僵持的主要原因,

    张角这个最强的人都不能动,单靠张宝、张梁两人实在太难,要不是有大量精英异人的辅佐,单单吃饭都是个困难!

    以周护国为首的异人们本来也很苦闷,现在脚跟都未站定,这张角就开始享受了起来,果然没有明主之象啊,

    但经过一些交流和观察,张角还是和从前一般,朴素无华,没有丝毫改变,这就让他们意识了不对,

    本来以为是张角正在闭关寻求突破,然而一问才知道不是这回事,再三询问,张角三缄其口,

    这位天师不屑于说谎,自然对于不能说的事,都是靠沉默以对,

    作为已经有些熟悉的人,异人们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或许是张角被什么限制了,最有可能就是系统的纠正力,

    为此异人们调整了方案,放弃了原本吞并扬州再下荆州,威临益州的决策,准备用持久战,只是这样他们也被限制住了

    一得一失,莫过如此,

    众人也只能苦笑,果然走捷径没有那么好走,

    说回中山,

    这段时间相对于卫宁而言还是颇为轻松的,

    小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谁叫也有美姬相陪,平时还有一个可爱的小萝莉,

    只是让卫宁有些遗憾的是,甄姜那位身材火辣的大萝莉貌似对自己失去了兴趣。

    期间卫宁也见过张氏几次,

    惊楞的发现,这人对自己貌似没有了以往的热情,冰冷冰冷,让人不明所以,卫宁也没有去玩什么热恋贴冷屁股的爱好,

    和甄俨一起每日游玩,整个人仿佛都要腐化了,

    当然卫宁也不是完全闲着,

    偶尔还和甄俨一道去散发粮食、衣服,做做善事,增加一点侠义值,

    这种出城的事是小萝莉甄荣最喜欢的,忍着寒风,冻着小脸,欢天喜地的给难民们散发衣物。

    这一天,

    甄俨的庭院之中,欢声笑语,抬起舞台,

    几人围坐在一起欣赏着歌舞、戏剧,其乐融融好不快活,

    卫宁抱着小萝莉甄荣一起看戏,

    不是卫宁有什么心思,

    而是小萝莉要求的,

    却是那日,卫宁本来抱着李姬,手伸进别人衣内取暖,完全没有冬天的寒冷,但被小萝莉看见了,

    争着吵着让卫宁抱,卫宁无奈,只得同意,

    小萝莉实在是太粘人,不过谁叫他可爱呢,

    完全就是他们的开心果,

    “宁哥哥,你看,你看,那头老虎好可爱。”甄荣眼中闪着光芒,

    没错现在他们正在看一个类似马戏团的表演,

    不过里面的动物却是人假扮,对于这点卫宁很是无语,但显然甄家没有见识过啥‘世面’看的不错,甄道虽然不想来,也被姐姐妹妹拉来一起,正襟危坐在一旁,

    卫宁看着扭动的小萝莉,撇撇了嘴,这场戏在卫宁看来就是真人版的武松打虎

    “吼~!”

    “哇!好吓人。”

    假老虎叫得倒是挺有气势的,让小萝莉直接埋在了卫宁怀里,

    一旁的李姬心中也是无语,

    这明明是自己的座位啊?

    但奈何不敢去争辩,甚至还要面带笑容的去伺候,

    一旁的甄俨也是笑容满面的安慰着扑在自己怀里的美男子。

    看得卫宁头皮发麻,

    前几日,甚至还有人送给甄俨一个长得非常漂亮,堪比师妃喧的异人男子介绍给甄俨,

    还是卫宁好说歹说才让甄俨放弃了那个心中的想法,

    卫宁也不得不感叹,这些异人为了利益还真是啥事都做得出来,

    女人太普通、太常见,难以引起兴趣,那就送美男,不得不说,经过培养的美男绝对比这个时代的男宠更加诱人,更加动人心。

    “小家伙,别怕都是假的,假的。”卫宁无奈的安慰道。

    “卫爷,小小姐,请。”

    李姬削好水果,殷勤的奉上,

    小萝莉一见吃的,顿时就不怕了,一边吃,一边看,心情好的不行。

    卫宁侧头,只见李姬那如怨如慕的眼神,裸露的肌肤冻的通红,体现出一种让人怜爱的感觉,

    心头火焰一生,卫宁一手从桌案下伸出,颇为绅士的把李姬取暖,

    李姬顿时靠的更近了,在卫宁耳边喘着粗气,媚态丛生,

    “咦?这是什么东西?”小萝莉眉头一皱,小手往屁股底下摸去,

    卫宁大惊,连忙后撤对着李姬使了眼色,

    李姬会意,牵着甄荣道:“小小姐,快起来,卫公子腿痳了。”

    小萝莉懵懵懂懂地点着头,从手中的感觉来看,完全不是那会事,但也没多想,准备去问问自己大姐,眨眼又开心的拍起手看起戏。

    在李姬的搀扶外加遮挡下,卫宁才避免了狼狈。

    “卫兄这是?”

    甄俨见卫宁起身,不解道。

    卫宁摆摆手示意,无事,转身想厕所走去,顺道还给李姬使了个颜色,

    李姬俏脸一红,默默点头,

    自从师妃喧两人离开已经十日之久,

    期间卫宁都已经回了一次家,

    不过卫父不在,但这种事也不需要卫父出面,他直接找的卫安,

    在他的牵拉之下,

    叫上了小胖子和胡有金,本来卫宁还想找夏沫的,让他们互相牵制,不过很可惜,夏沫那女人已经离开了,

    在卫安的推举之下,欲引进了张鸣仁那个领主,这位背靠卫家的领主,因为得到了卫安的好看,发育得并不比胡有金慢分毫,甚至隐隐更强,

    然而,那张鸣仁居然带着兵去刷军功去了,

    时间不等人,

    卫宁直接让小胖子和胡有金动了,

    又因为各个郡商店的数额是有限制的,所以两人是让手下四处扫货,只要能够接通传送阵的地方都去,

    带着卫家的凭证,穿梭在各个州郡之间,

    后来直接惊动了卫父,开始卫父是强烈反对的,但卫宁站了出来,‘引经据典’说明这个东西的好处,

    最后在卫父默认之下,卫宁以自己名义在异人手中收购这些物品,自然钱是卫父出的,

    卫宁也搞不懂卫父的意思,多此一举不是浪费表情吗?不过也没反对,伸手要了不少,还有各种技能书与卷轴,作为一个npc要是没有这种东西岂不是太low了,

    储物戒是好东西,还没在卫宁手上捂热,就被卫父拿走了,

    储物戒就算是王公大臣都没有几个有的,自然卫父拿着东西去联络关系了,

    甚至仕途上有望,更上一层!

    钱其实卫家没有赚到多少,但卫家的人脉在这种维持下,更进一步,这是卫父最高兴的一点,

    甚至还给了卫宁不少权限,甚至卫宁要是没事,完全可以成为下一个接班人,接班人这种事卫宁自然拒绝了,

    连夜就跑了

    后面的事不清楚,

    但卫家从中获利颇丰,后面有人想要跟随,一来大多数商店都被卫家卖光了,想要等下一次刷新,还得一个月后。

    二来,有人世家和异人联系之后,莫名其妙的就被黄巾啊,胡人啊,妖怪之类的东西给攻破了,

    一时间异人灾源的消息甚嚣尘上。

    而卫家与异人接触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别的世家却遭难了,这么明显的对比,

    这些人瞬间就醒悟,异人还是那个异人,灾厄仍然是满满的,

    而卫家之所以没事,只能以福缘深厚来形容,这是卫家崛起的信号!

    能够和灾源亲近而无事,不是具备天大福运还是什么?有此福运还不能旺家么?

    真是还有人怀疑卫家是不是有潜龙,

    但一打探,卫家三子并无出色之处,老大倒是老成持重,但也仅此而已,在这个世道太不起眼了,

    二子浪迹天涯,完全没有进入官场的意思,三子就一标准的浪荡子弟,吃喝嫖赌倒是精通

    不明所以,但也不妨碍众人想借卫家的福运躲过灾劫,于是纷纷发出联姻信号,

    再一打听,卫家二子居然有婚约,还是蔡邕之女,

    这下众人明白了,或许是蔡邕成就大儒,让卫家捡到了便宜!

    小胖子和胡有金跟在后面喝汤,也是肥的流油,掌握了不少现金流,

    现金流虽然已经被高层以及几大商家定性了,但在仍然非常稀缺,各方面的人都需要,

    特别庞大的现金流,那些后来进入的,就算多花十倍也是愿意,能够用金钱追赶上他人的进度,完全是赚到了啊,

    中间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有异人见小胖子他们赚的嗨,于是以为系统放开限定了,纷纷效仿,倒卖其他奢侈物品,

    果然自然是悲壮的,好一点的只是被人抢了,差一点的直接被人杀了,

    还是熟悉的配方,从前的套路,

    众异人纷纷在网上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甚至威胁要是还这样玩人,就把这个破游戏卸载了!

    小胖子喝着汤,

    真香。

    但还是有一些人发现了机会,

    跟随着曹刘孙以及未来诸侯的异人,他们仿佛被打通了什么,立马向这几位献策,

    只是打仗中,而且家底也没有卫家厚实,他们毕竟只是一个人,还没有达到代表家族的地步,

    十日后的今天,

    师妃喧两人还没有回归不知是在做什么事,如此散漫,让卫宁很是困惑,

    不过又甄俨的热情招待下,

    卫宁还是愿意继续等下去的。

    帝踏峰,

    梵清惠和师妃喧更是一直在念经文,不闻俗世,

    终于梵清惠停住了,

    师妃喧缓缓收声,对着梵清惠一拜,面色淡然,“师尊,我悟了。”

    “痴儿,痴儿,去吧,去吧,去找你师叔,切记你的使命,一切都为了天下苍生。”

    “是。”

    师妃喧点头,退了出去,

    梵清惠望向那‘静’字,眼神空洞,但慈航静斋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崛起!就算异人也不在乎。

    尊玉楼,

    祝玉妍见过婠婠之后,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甚至也没有让婠婠离去,

    两人就这样在尊玉楼中,仿佛有过上了从前的生活,

    一个学习,一个教,

    婠婠也顺道巩固自己的修为,

    作为大汉的顶尖人,祝玉妍已经能够感受到天意的存在,

    在上天的指示下,不能与异人过分接触不然必遭天谴,当然祸福两相随,要是能够扛得住,也会有机缘出现,

    但阴癸派已经做到了如今的地方,祝玉妍不能允许这样的赌博,她输不起。

    但是在婠婠口里知晓了卫宁的动作后,她就陷入了深思,准备先等他们动一动试试。

    这是精明的决定,

    师徒两人相对而坐,

    “婠婠。”

    “在!”

    “你说那卫宁时常与异人混在一起?”十天的时间已经够祝玉妍得到一些消息了,自然知道卫家的大动作,而且还很安稳,心思也开始动了。

    “是的,师尊,”婠婠恭敬道。

    “而且还过得很好?”

    祝玉妍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

    “嗯。”

    “这就奇了怪了,异人可不是那么好交流的,特别是对于我们这种有身份的人来说。”

    祝玉妍自语道,突然升起了一丝兴趣。

    “婠婠,你可知那琅琊诸葛家,本来已是郡望之家,甚至有升腾之象,但就是因为被大量异人踏足,联系过于紧密,导致被海妖突袭,家破人亡,四散逃离。”

    婠婠不知其意,端正而坐。

    “婠婠,给你个任务,在游历天下的过程务必注意哪些与异人接触还能得到成长的人,务必把他们掌握在手中!”

    祝玉妍练出露出一丝冷笑,单手一抓,仿佛掌握了一切。

    “掌握?”

    婠婠疑惑道。

    “对付那些臭男人,还用我教吗?”祝玉妍眉头一皱,

    “不,师尊,我的意思是万一有女的怎么办?”婠婠面色一沉,掩饰道。

    “女人?”

    祝玉妍面色不善的看着婠婠,这不是废话嘛,会有女人当真龙的?

    “师尊,您有所不知,那些异人崇尚男女平等。”婠婠弱弱地解释道。

    “男女平等?呵呵,笑话。”祝玉妍冷笑一声,于是有些凄凉,真的可能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