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第12章 12

    两人一路上没再说话,乐园胳膊肘搭在车窗上,支楞着脑袋看窗外。心里莫名其妙地快乐,看什么都觉得有趣。

    车开到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时,瞧见路边有个小孩在吃冰淇淋,脸和嘴都被冻得通红了还是吃得起劲,身边看着像哥哥的孩子忙着给他重新戴上被风吹掉的帽子。

    乐园瞬间想起小时候和祁誓一起吃冰棍,舌头黏上去摘不下来的那次。忽然笑出了声,兴致勃勃地扭头看向他:“哥,我想吃冰棍。”

    祁誓启动车子没应声。

    乐园在车座上翻了个身,完完全全朝向他,一脸央求模样:“附近就有家超市,去吧,”又用带着鼻音的调调将每个字拉开来,拖着长音念叨,“我真的特别想吃……”

    十分钟后,乐园心满意足地在超市冰柜里翻腾起来。翻找了半天才从最底下掏出根冰棍来:“找到了!我还怕没有卖老冰棍的呢。”

    他的口味这么些年没变过,哪怕冰淇淋的花样越来越多,他也吃不惯各种味道的奶油冰淇淋。只喜欢将糖水冻成冰坨坨的老冰棍,就算小时候被它黏过舌头也喜欢。他认为它就是单纯地冰着甜着,只做它的本职工作,清清爽爽。放进嘴里化成凉丝丝的甜水,不像奶油冰淇淋,甜腻腻一团,惹得人烦。

    他小口舔着,跟着祁誓走到了地下车库。不满足地咬了一大口,激得牙齿发酸,掉进嘴里又冰得他舌头乱跳,龇牙咧嘴。

    祁誓打开车锁,听到他“嘶嘶”地吸着气,扭头瞥他一眼,刚要拉开车门,被乐园从后头一把拽了住。

    乐园朝四周看了看,右边脸颊鼓出一小块,是把嘴里的冰含到了那边,轻声问:“你要尝尝吗?”

    “不用了。”他说着就要去开车门。乐园却拽得死,没撒手的意思。

    “尝尝嘛,”将冰块在嘴巴里翻滚到另一边,口齿不那么清晰地说道,“除了比小时候卖得贵了好多,其他一点没变的,还是一模一样的味道。”

    瞧着他一脸执着,祁誓无可奈何地呼出口气,将手半张开举了起来,是个等对方把冰棍递过来的姿势。

    然而冰棍没来,手却被乐园握住了。接下来的动作更是一气呵成——乐园借着他的手使力,踮起脚靠近。自然而然地贴上他的嘴唇,舌头一顶就将唇瓣分了开,下一瞬那化了一半的冰块就被渡到他的口中了。

    乐园站直了身体,抬眼看他,不自觉弯了唇角,明显是个偷袭成功洋洋得意的状态,脸上恨不得笑开花,却紧紧抿嘴憋着笑。

    祁誓忽然察觉这些日子自己根本就在被他牵着跑。他以为自己占了主动权,用冷漠能打退他。没想到却是起了反作用,他得寸进尺到了这步他才回将将过神来。

    乐园见他蹙着眉头,认为不能硬碰硬,于是将冰棍塞到他手里:“好吃吧?那就都给你了。”话音没落就一溜烟绕过车头跳上了副驾驶。

    他目视前方坐着,只眼珠子滴溜转,透过车窗看见祁誓站在外面几口把几乎没怎么动的冰棍吃掉,把冰棍棒扔进垃圾桶才一言不发地坐上车。

    乐园的心怦怦跳,认为自己得了个便宜,于是满足地安分起来。一路上没说话,安安静静地跟着回了家,目送祁誓走进卧室关了门。

    他在沙发床上翻来覆去,兴奋到睡不着。吻是吻过很多次,比亲吻更过分的都做过,可他就是忍不住反反复复地咂摸。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咣当”一声,是什么东西砸到地上了。乐园爬起来推门跑到客厅,顺手按亮了顶灯。发现祁誓站在立柜前,脚边躺了一摊水和玻璃碎片。

    他连忙跑过去,走进了才发现人状态不对。祁誓眼睛半闭着,朝他看过来的动作极慢,脸上隐约泛着红。

    乐园掌心贴上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发烧了?”

    祁誓缓缓闭了闭眼,绕过他往里走:“没事。”

    乐园急忙跟上,扶住他的胳膊:“那怎么办?吃药了吗?要不去医院吧?”说着就要跑去拿大衣,却被祁誓喊住,又低咳了几声,有些艰难地做了个吞咽动作:“我说了没事。我刚吃过药,睡一觉就好了。”

    想到他自己就是医生,乐园本能地听话,将他扶到床上躺下,把被子连脖子都盖住,只露个脑袋在外面。

    大概因为吃了药的缘故,祁誓昏昏沉沉的,几乎一躺下就睁不开眼了。乐园手足无措地立在床边,盯着他看。拔腿跑回书房,把自己的被子抱了过来,又给他盖了一层。

    他想做点什么,单看着很不踏实,于是在脑袋里搜索起该如何照顾发烧病人的常识。跑去卫生间拧了个湿毛巾,覆到祁誓额头上。又想起病人该多喝热水,就去烧了壶热水,接了半杯过来。坐在床边,等到水温喝着不烫嘴了,他把胳膊探到祁誓肩下,试图把他推起来一些:“哥,起来喝点水吧。”

    然而他身体沉,又迷糊着不听指挥。起先一直紧闭着眼,乐园说话后他突然半睁开了眼,却不是个清醒状态,眼睛没有焦点,混混沌沌的,只盯着眼前人看。

    乐园拉扯了一阵,没了力气。弯腰撑在祁誓身侧,呼吸不怎么平稳,轻声道:“哥,起来喝口水吧,嗯?”

    见对方依旧是个听不进去话的样子,乐园有些害怕,坐直了身体:“我们还是去医院吧好吗?我先去打电话叫个车……”

    然而在他起身的一瞬间,手腕被握了住,没什么力气,却拽得他跌坐回了床沿。

    “乐园……”他以气声叫着他的名字。

    乐园一愣,凑到他面前:“怎么了?你需要什么跟我说,我听着呢。”

    紧跟着一阵沉默,对方没出声,一只手却覆到了他的脑袋上。乐园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祁誓仿佛毫无知觉地,单抚着他的头发,顺过他的耳朵,掌心停留在颈侧,大拇指腹在他耳垂上轻蹭,呓语般呢喃:“乐园……我的乐园……”

    声音轻到让乐园以为只是幻觉。一瞬喉咙发哽,眼睛也模糊起来。他不敢看祁誓的眼睛,猛地站了起来,胳膊乱摆,不小心将床头柜上的水杯和书一齐扫到了地上。

    他慌张蹲了下来,杯子没摔碎,水却把书给浸湿了。手不自觉地颤抖,扶了两次才让杯子站稳。再将书从那滩水里捡出来,铺展开来。书里头夹着东西,自然而然地翻了开。

    里头夹了一张字条和一张照片。

    字条是他写的,照片是他们两人的合照——在高中校门口,两人都穿着校服。并排站着,祁誓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乐园正咧着嘴冲镜头笑得高兴,祁誓却低着头,侧脸微笑着看他。

    这是高中毕业典礼那天姥姥给他们拍的。拍了两张,因为第一张祁誓没有看镜头。当时两张都洗了出来,后来乐园翻相册时只剩下那张两人都冲着镜头笑的,却没想到另外那张竟然被祁誓拿走了。

    乐园一动不动地捏着照片,“啪嗒”一声,一滴眼泪正好落到了相片里祁誓的脸上,起了个放大镜的作用。接着眼泪就像断了线,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噼里啪啦地落下去。

    乐园瘪着嘴,强忍着不出声。将照片在膝盖上放好,扯着睡衣袖子把它擦了干净,塞进了口袋里。

    扭头看了眼熟睡着的祁誓,再忍不住了,蹲着蜷成了一团,双手捂住了脸。

    第13章 13

    乐园守了祁誓半夜,直到他温度降下去没再反复才放下心来,倚着床沿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从地上睡到了床上,而该在床上躺着的人却不见了。

    乐园眼睛都没睁开,晃晃悠悠跑出卧室的同时,祁誓正巧从外面回来,手上拎着食品袋,快速看了乐园一眼:“把鞋穿上。”

    他的话仿佛就是道命令,乐园条件反射似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哦”了一声,返回卧室套上拖鞋才再跑出来。

    祁誓正把饭菜往餐桌上摆,乐园扶着餐桌椅背站了会儿,一会看看桌子上的饭菜一会儿看看他,轻声问:“好了?没事了?还难受吗?”

    “嗯,好了。”祁誓走进厨房拿出两双筷子,往他手里塞了一双,拉开椅子,“吃饭。”

    乐园乖乖坐下,却不是个专心吃饭的状态,明显心不在焉,眼珠子滴溜转,经常是空筷子送到嘴边,要不然也只夹几粒米上来。几次看着对方张了嘴又闭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祁誓垂着眼,余光却把他的状态看了完全,夹了一筷子菜到他的碗里,没说多余的话。

    乐园一怔,将青菜送进嘴里,终于开了口:“我下周有个试镜,今天下午的飞机回北京。”

    “嗯。”

    “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给你带。”

    祁誓摇了摇头。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乐园的动作越来越慢,最后干脆放下了筷子,半低着头,目光追随着他的手,舔了舔唇,极轻地说道:“我爱你。”

    平静到就像在说“菜有点咸”一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