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乔雅莹砸了下嘴,将啤酒放下,推了罐没开封的到他面前,下巴一抬:“怎么了,便利店的酒不是酒啊?”

    乐园笑了笑,拉开拉环,端起喝了一口。

    乔雅莹摇着头叹气:“我也不想在这儿喝啤酒啊,可是明天还要上班,哪儿能真喝。”说着背过身来,小臂反撑在桌子边,瞥了眼乐园,“你是自在,这么晚还有人送你过来,有情况了?”

    乐园看向她,那一脸的八卦表情分明是连藏都懒得藏的。自从几个月前在香港遇到她,能说的不能说的全都说了之后,她仿佛是把他看作了“gay蜜”,隔三差五就要关心一下他的感情生活。

    “没有的事,那是我这部戏的导演。”

    乔雅莹嘴巴贴着啤酒罐边沿,轻声念叨:“那你的导演是就对你这么好,还是对全剧组都这样——谁有事都要专门开车送一下?太体贴了。”

    乐园懒得和她掰扯下去,将话题拐到她身上:“你呢?喝酒不找你男朋友喝,非把我叫来?不怕他误会?”侧过身面向她,“说实在的我跟你也不是特别熟,搞得不清不楚有损我的形象。”

    乔雅莹笑了声:“还形象?请问全香港有几个人认识你?”

    乐园不服输:“前几天逛超市还有人找我要签名呢,”顿了顿道,“虽然是大陆来的游客吧。”

    乔雅莹闻言笑了起来,把最后一口酒沫子倒进嘴里,缓缓吐出口气:“我跟他吵架了,不然哪有工夫找你喝酒。”

    乐园没应声,单是听着。

    “他们家人知道我和他的事了,对我很不满意,逼着他跟我分手。”她重新转向窗外,不知道是在看外面冷清的街道还是玻璃上反射的自己,“他当然不愿意,可是又没办法说服他的家人,就夹在中间两边为难。那我就提议说我们离开香港呗,换个城市生活,他们再想干涉也够不着了。”

    她顺手拿起自己面前的啤酒罐,发觉已经空了,又指着乐园的问:“还喝吗?”

    见乐园做了个“请”的手势,她仰头倒了一大口。用指腹在嘴角蹭了蹭,皱着眉头问:“说到哪儿了?”

    “换个城市生活。”

    “哦对,换个城市生活。不在北京也不在香港,那样不论他的父母还是我的父母就都管不了我们了。”她闭了闭眼再睁开,右手抬起又放下,“可是他不愿意,还生气了。说我这样太不孝顺,什么他父母年纪大了,又只有他一个孩子怎样怎样的说了一堆……”

    突然沉默下来,乔雅莹叹了口气,轻声说:“可是谁不是呢?我爸妈也年纪大了啊,我也是独生女啊。但是这不是眼下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还能怎么办呢?除了这样不就剩分手了吗?”

    她意识到自己有些语无伦次,猛地住了口。双手撑在脖侧,缓缓低下头,长发垂在了桌面上,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了。

    乐园没打扰她,由她冷静。沉默片刻,乔雅莹用双手将头发撩到后面,露出整张有些发红的脸,抬起头看着乐园笑了笑:“算了,不该跟你说这些。”

    两人并排站在桌前,看着玻璃上两个漂浮在黑色夜里的人影,一人一口将啤酒喝了干净。

    乔雅莹深吸了口气,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了,郑一楠要结婚了。还记得他吗?是分文理之前我们那个班的体委。”

    乐园点了点头:“嗯,我那时候跟他打过好几回篮球的,有他在我连球都碰不到几次。他都要结婚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他会是我们班第一个结的。”瞥了眼乐园,“他可是非常希望你能参加他的婚礼的,”乔雅莹笑着说,“他老婆是你的粉丝,但是他跟他老婆说认识你,人家死活都不信。”乔雅莹把和郑一楠的聊条记录翻了出来,将手机往他面前一摆,“你要去了,他老婆肯定特高兴,他老婆高兴了他就高兴。”

    “什么时候?”

    “就下个月一号,下周六,有时间吗?”

    乐园险些脱口而出“没问题”,然而就在张嘴的前一秒,猛然意识到了祁誓跟他们可是同班同学,八成会去。于是话到嘴边改了口:“我也不确定,回去问问我的经济人……”

    乔雅莹点头,嘟囔道:“你不是刚拍完电影,近期应该挺闲的吧。”

    乐园模模糊糊地“嗯”了声:“应该吧……还是得确认一下……”也不看她,微低着头,几根手指闲不下来地抠来抠去,明显是个纠结状态。

    乔雅莹盯着他看了会儿,琢磨明白了,若无其事地说:“祁誓说他去不了,婚礼那天应该排了班。”

    乐园闻言心里突然一跳,说不好是失落还是舒了口气:“跟我说这个干嘛,他去不去跟我又没关系。”

    他的语气是又急又冲,根本就是个心虚的样子。

    乔雅莹憋着笑,依然是没什么波澜的语调:“你急什么?知道你们没关系了。我的意思是,你要是能去,替他也准备份礼物,毕竟大家都以为你们是兄弟的。”

    “哦……”乐园只觉得耳朵发烫,烫得有点痒。又认为这便利店的冷气开得不足,只想赶紧回酒店凉快去,于是对乔雅莹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第6章 6

    婚礼那天,乐园双手拎着两份礼物去了婚礼现场。刚一去就叫郑一楠看见了,对方笑得五官都飞了起来,与他抱了个满怀,地望着前方,一动不动地,恨不得连眼睛都不眨了。

    到了下午两点,婚礼终于结束。乐园揉着脖子站起来,本以为能走了,却没想到这只是第一场。

    等新人双方的亲戚长辈走光,只留下朋友们。预备着大家一起喝酒瞎侃,基本上就是要开个party。婚礼地点在北京郊区一处风景不错的度假村。酒店房间都订好了,安排喝醉了就在这儿睡一晚再回市里。

    祁誓和乐园都有要借口离开的意思,可郑一楠是一个都不乐意放行,喊着“这会儿走就是不给他面子,不把他当朋友”,又有一堆人跟着帮腔,走是没走成的。

    一帮人一边喝着酒,一边回忆着高中时光,什么暗恋明恋的,当年说不出口的的事情全说了个痛快。一个个越来越兴奋,有的哭有的笑,还有扯着脖子大喊大叫的。

    乐园本来是一个人坐在角落,距离祁誓不近,是个偶尔偷看他也不容易被发现的距离。

    谁知道郑一楠突然跑到了他面前,大咧咧地将他搂了起来,口齿不清地喊:“乐园啊,虽说你不是我们班的,但你哥是啊。祁誓的弟弟,那就是我们大家的弟弟!”郑一楠端着酒杯就与乐园碰了下,仰头干了,喝完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乐园不怎么会喝酒,却也不好拒绝,只能豁出去把酒倒进嘴里,吞药似的咽了下去。辣得嗓子像着了火一样疼,眼泪都逼了出来。

    郑一楠更是兴奋,干脆连名字也不叫了,手臂挂在了乐园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在乐园面前一摊:“咱弟,你们瞧瞧。当年屁颠屁颠地跟着祁誓跑,小跟屁虫似的。再看看人家现在——是大明星了!比我们所有人都强!”

    这话一出明显又是要喝的意思,乐园干脆抢着喝了一杯。可他没想到这样的举动竟然把在场所有人都给弄地站在一边。

    乐园被哄着又喝下去了三四杯众人才罢休。

    天色渐黑,这局却是远远没有结束的意思。

    祁誓坐在桌前,越过眼前晃动的人影看着乐园趴到了桌子上。应该是喝多了头晕,趴得不安稳,时不时就会皱着眉头动一动。

    他转过头去望向别处,只当眼不见心不烦。可眼虽然是不见了,心却更烦。

    就这么烦了一阵,实在忍无可忍,站了起来去找新娘要了张房卡,打算把乐园送上去休息。乔雅莹正与新娘在一处聊天,立刻叫住他,又塞给了他一张:“天儿也不早了,你现在回市里也得明天才能走,还不如在这儿住一晚上算了。”说着朝乐园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而且乐园都醉成那样了,你得留下来照顾他吧。”

    祁誓没应声,却把两张房卡都拿在了手里。他走到乐园身边,把他的胳膊绕过自己的脖子,将人拽了起来。乐园是彻底醉了,整个人重心不稳地一晃,顺势歪到了他的怀里,头发有意无意地在他下巴上扫了几下。祁誓怔了片刻,搂住乐园的腰上楼去了。

    刷开房门,祁誓托着他的脑袋将人放到床上,给他脱了鞋子,又把他的双腿捞了上去。

    安顿好了乐园,他慢慢直起身,立在了床边。房间里没开灯,却也不是完全的黑暗。他借着月光倒也能模模糊糊看清他的脸。

    忽然乐园胡乱拽了拽领口,不怎么舒服地翻了个身。祁誓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仰起头,微张着嘴轻轻喘息。然后走到窗边将窗帘拉了,转身朝外走。

    然而刚迈出一步,身后却传来了断断续续的轻哼声,甚至带着点哭腔。

    祁誓闭了闭眼,只想装作听不见,可脚仿佛被钉在了原地,却是怎么也走不动了。他缓缓吐出口气,转身走进浴室,打湿了毛巾。

    折返回床边,只见乐园冲着他的方向侧躺,蜷缩在边缘,只占了双人床的三分之一还不到。

    他蹲下身,手抬在空中顿了几秒才落下去,解开了乐园衬衣最上面的两颗口子。又将湿毛巾对折两次,覆到他的脸颊上,给他擦了擦。祁誓不自觉地微微弯了唇角,因为想起很久以前摸猪王的脸。它眯着眼一动不动,一张大脸任他摆布,还会发出享受的“呼噜”声,乐园现在的模样和它如出一辙。

    擦完了脸又把他的双手包到湿毛巾里,只觉乐园的手指突然弯了弯,是个要拉住他的动作。祁誓一滞,抬眼去看他,见他依旧是沉睡模样,手上那股劲也不知不觉松了开。

    他立刻收了毛巾扔进浴室,推门走了。身形实在不怎么潇洒,甚至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