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第4部分阅读

    个夏天,混帐啊我们全都扑了空,平白无故当了两个月的用功好学生。

    说到李小华她家那条狗汤姆,真是有够冤的一场奇案。

    当初我跟李小华一起走路回家的时候,我们都在她家巷子口前就挥手道别,所以我只知道李小华家大概的位置,却不清楚正确的住家是哪一栋房。

    就在李小华在联考前夕将我整个踢出她的生命后,毕业纪念册的通讯簿就派上了用场。我骑脚踏车,寻着通讯簿上的地址“成功路15号”,来到李小华她家楼下,此后来来回回,一直期待着可以用“偶遇”的方式重新擦出火花。

    她家楼下经常都将门锁住,只放着一条将日子过得很无聊的大白狗守着。

    “没关系,你无聊,我更无聊。”我蹲着,手里晃着从7-11买来的大热狗。

    “……”大白狗无聊到丧失不乱吃东西的自觉,张嘴就啃走大热狗。

    从此,我们便成了“我买热狗它吃热狗”的忠实伙伴,而它也有了一个像样的名字,汤姆。我硬取的,它也承认,比如说……

    “汤姆,吃热狗。”我停下脚踏车。

    “……”大白狗,不,汤姆坐好。

    吃完大热狗的汤姆总是陪着我,驻足在李小华家楼下,看着二楼透着黄光的落地毛玻璃。我深情款款听着从里头传来的钢琴声,汤姆则吐着舌头东张西望。

    “你从来没跟我说过你会弹钢琴……天,还弹得那么好。能够喜欢上这么有才华的女生真是太幸福了。”我感叹,想象着李小华双手轻抚钢琴的模样。

    “……”汤姆舔着沾在地上的西红柿酱。

    “你也一样,李小华也没跟我提到你,大概是你长得太丑了。不过没关系,只要认真起来你也可以过得很帅气。喂,你有没有在听!”我睥睨着汤姆。

    “……”汤姆自顾自舔个没完。

    “对了,再跟你提醒一次,我叫柯景腾,也是你未来的主人,快点熟悉我的味道吧,以后可要对我忠心耿耿。”我双手环胸,看着二楼自言自语。

    吃得干干净净,汤姆的头磨蹭着我的裤子搔痒。

    我蹲下,拍拍它的笨脑袋。

    人家都说擒贼先擒王,我却是从一条狗开始贿赂起。我捏着它的大脸,说:“话讲在前头,你吃了我这么多条热狗,以后有机会我在李小华面前表演跟你很要好的时候,你可要配合一点,不要让我漏气。”

    汤姆一直嗅着我,好像想从我的身上找出第二条热狗似的。

    “没了啦。”我拍拍它,跨上脚踏车,痴痴地看着二楼的黄铯光毛玻璃离去。

    夏天快要过去,随着热狗一条一条消失,我跟汤姆也越来越要好。

    每次从李小华家前骑脚踏车离去,我呆呆地看着二楼的脖子仰角,渐渐往下低垂,变成意犹未尽地看着吐着舌头的汤姆,挥挥手,答应它下次会多陪它一点。

    “喂,你家主人为什么不理我了?明明联考就结束了啊。”我问。

    “……”汤姆还是吃着热狗,这是它唯一的兴趣。

    “会不会是我个性太轻浮了……不对啊,我这个人一直都很不可靠,从你家主人一开始认识我的时候就知道我是这种人啊。”我困惑不已。

    “……”汤姆淌着舌头。

    “难道你家主人,不想把《宫本勇次又带刀》的热血故事给听完吗?后面超精彩的呢。”我越说心里越难过,终于叹气,“谁说十六岁的男孩不懂爱情?那我心中的酸跟苦,又是怎么一回事?”

    汤姆当然没有回答,它只是用最擅长的方式陪着我。

    快要开学的新生训练结束,有一天,我穿着还没绣上学号的制服经过李小华她家,猛地发现汤姆不见了,它的小狗屋也不见了。

    我跳下脚踏车,看见门口铁门拉下,上头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的话我到现在都还会背:“邮差先生,我们搬家了,请不要再将报纸跟信送到这里。谢谢。”

    瞬间,我的视线无法对焦,思绪一片空白。

    这是怎么回事?

    搬家?搬去哪?我手中的热狗怎么办?

    我十万火急地冲回家,打了通电话给沈佳仪。

    “沈佳仪,你有听说李小华搬家的事吗?”

    “怎么?她搬家了啊?”

    “对啊,我刚刚看到她家楼下贴了一张叫邮差滚蛋的字条,怎么办?我完蛋了,我完蛋了,我跟许博淳还计划印传单到她家附近发说……”

    “发传单?”

    “对啊,传单上面就写《柯景腾喜欢李小华》,搞得她家附近的人都知道,让她觉得很浪漫。现在全部都完蛋了,地球快要守不住了……”我惨叫。

    “太夸张了吧,你有那么喜欢她?”沈佳仪的语气有点不以为然。

    “我完蛋了,完蛋了,我以后都找不到她了……”我太沮丧,看着塑料袋里冷掉的热狗:“拜托啦,你帮我打电话给那群臭三八,打听一下她搬去哪里了好不好?”

    “……”

    “拜托啦!”我大叫。

    我很失落,依旧在她家楼下骑脚踏车来来去去绕个不停。

    心里很空,却不知道自己在空些什么。

    后来沈佳仪打听清楚,捎来电话,用很确定的语气告诉我一个消息。

    “柯景腾,你绝对是弄错了,李小华根本没有搬家。”

    “不可能啊,我明明就看到她家楼下贴了一张……”

    “我打了好几通电话,大家都说李小华没有搬家,你如果不信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李小华问啊。还有我告诉你,我问到这边为止了,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解决。”

    “这怎么可能……”

    我挂上电话,再度绕去李小华她家楼下,半信半疑地研究那张纸条。

    纸条或许是假的(跟邮差乱开玩笑?真是太调皮了),但汤姆那么大一只都不见,这就不是开玩笑的。我超疑惑,一抬头,看着门牌发呆。

    突然,我虎躯一震。

    这是……xx街15号?不是成功路15号?我瞪大眼睛,全身都在发抖。

    不用跨上脚踏车,我只是很快地“检查”了附近的民宅门牌,天,这里正是成功路与xx街的交叉口,而“正牌的李小华的家”,就座落在“黑心牌李小华的家”的对面十米处,偏偏两个门牌的号码都是15号!

    “未免也太巧了吧,两个15号……”我傻眼了。

    从头到尾都是一场误会,只有天底下最白痴的人才会遭遇的误会。

    这里,从来就不是李小华的家。

    而汤姆,当然也不是李小华的狗。

    而那些热狗……我叹了口气,根本就是错误投资嘛!

    我笑了出来,幸好李小华没有搬家,我以后还是可以骑着脚踏车继续在这里晃晃荡荡,当我的爱情地缚灵。而且这次可不会再有误会了,我死盯着李小华她家的门牌,再三确认这间才是地道的正货……

    “吁。”我跨着脚踏车,脚一踏,轮子转动。

    我如以往回头,却没有看着正牌的李小华家。

    我的视线落在汤姆总是坐着、目送我这个热狗大亨离开的老位子。

    “汤姆,你这只骗吃骗喝的大白狗去哪里了呢?”

    我心好闷,依旧不住地回头。

    直到敲着键盘赶杂志连载的此刻,一念及此都还是透不过气。

    很多个夏天过去了,每次经过李小华她家门口时,我总是多花了一眼,多腾了好些思念,在那个充满误会的地址上。

    那里有更多的回忆。

    曾经有一只叫汤姆的大白狗,陪着我痴痴听着陌生人弹奏钢琴。

    第十章

    精诚中学的高中制服,男生是咖啡色的长裤,女生是咖啡色的窄短裙,配上最普遍的白色上衣,蓝色的布书包。分班制则是用一个冠冕堂皇的顺口溜:“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礼”。

    扣掉跑去念彰化女中的同学,我们这些从精诚中学美三甲直升高中部的老朋友,对于继续在同一间学校念书这种事感觉稀松平常,并没有突然转大人的错觉。更何况,我们忠班的导师竟然还是赖导,真是连最后一点新意也被榨尽。

    沈佳仪、黄如君跟杨泽于选了社会组,被编到同一班,和班。

    其余的人几乎都选念了自然组,分别被编进忠、孝两班,但分成两班只隔了面墙,老师差不多都一样,我们打打闹闹的样子也就跟国中时期没太大差别。

    我跟阿和再接再厉继续同班,展开一场为期三年惨烈的恋爱角力。

    阿和当朋友非常的棒,当情敌则让我不知所措。

    可能的话我非常不想讨厌阿和。

    如果你讨厌你的情敌,意味着你除了讨厌他,其余的都不能做。这只是证明你样样都不如他,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在情绪上做个敌对。

    所以我一直跟阿和维持非常友好的关系,真真诚诚地对待。只是在爱情决胜负的关键上,我们都不曾松过手。

    真的是,非常辛苦啊!

    多年以后,阿和在彰化县政府旁的茶栈,坐在我对面,听我说起这段往事。

    “柯腾,既然你那个时候就很喜欢佳仪了,为什么还可以一边喜欢小华?”阿和不以为然,他算是个爱情基本教义派。

    “这算什么问题?一次喜欢两个女孩有什么好稀奇?很多女生也常常一边喜欢刘德华,一边喜欢张学友啊!”我老实回答,语气漫不在乎。

    回避情感才是最不正常的事。

    人如果无法在心底深处感受灵魂的所有向往,情感才会变得残缺。

    真正认识了情感——自己独一无二的情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才有“大人的成熟世故”跟“小鬼头的义无反顾”的差别。对我来说是这样。

    “哪有这样的?谁跟你一样?”阿和啼笑皆非。

    “这种事我能有什么办法,喜欢上就喜欢上了。”我看着胚芽奶茶上的泡泡。

    是啊,喜欢就喜欢上了……

    那是个体力很多,多到用不完的傻性青春。

    只要精诚一放学,我就踢着许博淳的脚踏车,要他跟我一起冲越坡度很邪门的中华陆桥,飙到彰化女中校门口“观礼放学”。日复一日,日复一日。

    校门口,两台脚踏车。

    两个无视彰女教官瞪视,汗流浃背的笨蛋。

    “我们刚刚闯了几个红灯?”

    “两个?还是三个?”

    “喂,这样总有一天会出车祸。你什么时候要放弃李小华啊?”许博淳喘着气,让结巴更严重了。

    “永远不会。”我上气不接下气,小腿还在颤抖,“你只要注意你的李晓菁就好了,我看我的李小华。”

    “我又没有要做到这样,超累的,以后你自己这样冲,我不陪了。”许博淳摇摇头,抓着脚踏车的手都还在抖。

    “恋爱就是集体作战啦,这样才有热血。相信我,热血的爱情总有一天会流行起来的。”我竖起拇指,看着李小华从彰女校门口排路队走出来。

    李小华看了我一眼,却像是看着空气,一点表情也没有。

    “……”我看着越走越远的李小华。

    她总是这样无视我的存在,就这样头低低地走路回去,连个招呼也不打。

    我被讨厌了吗?她觉得我这种默默站岗的方式很幼稚很笨吗?一想到这个可能,我连心底都会直冒汗。

    “认真考虑放弃吧。”许博淳叹气,踢了一下我的脚踏车。

    “不要。我这个人一旦努力不懈起来,连我自己都会怕啊!”我咬牙。

    踩着落寞的城市夕阳,我们骑脚踏车离去,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

    “柯腾。有件事我从别人那里听来,你最好深呼吸一下。”许博淳突然停下。

    “冲虾小深呼吸,要讲就快讲。”我皱眉。

    “前几天我遇到李晓菁,她跟我说李小华已经改名字了。”他看着我。

    “改名字!”我脸色惨白。

    “改成李姿仪。姿色的姿,沈佳仪的仪。保重了,换名字只是刚刚开始啊!”许博淳挥挥手,转进他家的巷子。

    我呆呆地骑回家,虽不至于太惊讶,但心里还是很难受。

    李小华这个名字,让我不知道笑了几次,毕竟真是取得太简单明了了,导致每本参考书都充斥着“小明”、“小华”、“小美”这类的名字,让李小华本人也不胜其扰,也曾认真警告我不要取笑她的名字,我只好忍下这一类的玩笑。

    现在李小华终于要改名字,非常合理。但我就是一整个不对劲。

    “从改名字开始,然后彻底消失在我的生命里吗?”

    我在街上不断大吼大叫,直到声嘶力竭后才回到家。

    后来我写了一张卡片,压下我昂贵的自尊心,苦苦哀求当初那群以友情为名坑害我的、同样念彰化女中的“她们”,帮我转交给对我视而不见的“李姿仪”;隔天回报的结果是,李姿仪漠然地看完了卡片,接着便当她们的面撕掉,并大发了一通脾气。

    “她说,请你以后不要再写东西给她了!”她们说。

    连续几天,我都浑浑噩噩地游尸在学校里。

    这算什么,过去的记忆难道都是我被外星人抓去,乱七八糟被机器灌进的假象吗?怎么突然通通不算数了呢?

    再也提不起劲去彰女门口站岗,放学后我只是坐在教室里轮着等看最新的《少年快报》,要不就是跟许博淳把玩同学收集的nba球员卡,一整个灵魂空荡。许博淳也被我的负面能量所影响,渐渐地,放弃追同样念彰女的李晓菁。

    有时放学后,我跟许博淳会到许志彰他家院子组队打篮球。我们两个都打得很烂,所以总是互相守对方(当我们之间有人拿到球,其它人完全不想插手我们之间笨拙至极的对决),打到筋疲力尽没办法想太多才回家。

    总之,我就是无法靠近彰化女中,那里有一道防御自做多情笨蛋的结界。

    你问我,只是改了个名字有这么严重吗?

    我却无法回避我心中的不舒坦。

    第十一章

    电影《侏罗纪》公园有句经典台词:“生命会自己找到出路”。

    是不是真的我无法确定,但我相信——人生没有意外。

    某天,我在学校一直瞎混到晚上六点多才背起书包走人,经过一楼某间国中部的教室时,竟看见理应搭乘校车回家了的沈佳仪,一个人在里头百~万\小!说,旁边还放了一碗吃到一半的干面。

    我大感奇怪,难道是错过了校车吗?怎么会出现在国中部的教室?

    “沈佳仪,你是没搭上校车喔?”我直率走了进去,打招呼。

    “……不是。”沈佳仪的脸色有些腼腆。

    “啊?干吗脸红。”我大剌剌坐下,看见沈佳仪的桌上是本数学参考书。

    “我想留在学校念书,学校晚上比较安静,念书的效率高。念完了再叫我妈载我回家。”沈佳仪有些不好意思。

    “哇,这么用功。”我微感惊讶。

    听沈佳仪的口气,好像常常晚上留在学校念书似的。老天,别告诉我傻乎乎的高一就得提早过着冲冲冲的高三生活。

    “你呢?你刚刚从彰女那边回来哟?”沈佳仪打趣地看着我。

    “别提了,我完蛋了。李小华改了个名字,害我想撞墙。”我靠着墙,翘腿。

    “算了吧,反正现在谈恋爱真的太早了。”沈佳仪用笔敲敲参考书,认真地说,“先把课业顾好,才是现在最应该做的事。”

    “你一点都没变,死脑筋的欧巴桑。不过你怎么会想到晚上留校念书啊?像这样随便进别人的教室没问题吗?”我伸了个懒腰。

    “我姐姐她们偶尔都会这样啊,只是一过六点,楼上教室的铁门就会被校工拉下来,所以我都‘借’楼下的学弟妹教室念书,反正都没有锁,校工也没赶过我啊。”沈佳仪理直气壮。

    “喔,原来是这样。那你姐姐呢?”我一摊手。

    “她跟她的朋友去开别的教室啦。反正没有上锁的教室很多间,我喜欢一个人读书。”沈佳仪说。

    靠着墙,我看着一公尺外的沈佳仪,有种很温馨的感觉萌上心头。

    我们现在不同班了,难得有机会还在同一间教室里,像这样说说话。

    “对了,你帮我看看这一题,我解很久都解不出来,看参考书上的解答又跳得太快。”沈佳仪递给我她正在念的数学参考书。

    我接过,是log指数的章节。

    糟糕,恐怕要出糗。

    擦着汗,我拿起纸笔开始算了起来,而沈佳仪就在一旁吃面等着,一边跟我说起她们家的零碎琐事,跟她妈妈加入慈济当义工后发生的事情。

    隔了许久,我终于拼凑出详尽的计算过程,吁了一口气。

    “原来解答是这个意思……参考书省了太多过程了,难怪我会看不懂。”沈佳仪直点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我说,“你有没有觉得,高中数学跟国中数学突然变成两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嗯,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吧。”我汗颜,还在愣愣的惊恐后劲中。

    “那我以后不会的数学你就帮我看一下吧,以前是我教你,现在如果我的数学变差了,你可要负起责任!”沈佳仪看着我,表情不知道是太过认真呢,还是咄咄逼人?

    “……吓不倒我的。”我说,心中隐隐下了个决定。

    挥别一个人在学校开教室念书的沈佳仪,我回到家,洗了个澡,随便扒了两口饭,又骑脚踏车回到学校。

    沿途都在笑。

    原来沈佳仪还是那个样子呢,认真的女孩最可爱,果然一点不假。

    糟糕,沈佳仪可以煞到我一次,就可以再接再厉煞到我一百次。

    你问我这么晚我回学校做什么?不好意思,从现在起我摇身一变,朝着用功好青年的路上迈进,还兼差保护夜间留校的用功美少女。

    脚踏车越骑越快,迅速翻过中华陆桥的大陡坡,迎风滑下。

    “是的!我又重新找到人生的意义啦!”我振臂大吼,狂呼,“感谢老天爷赐给我用热恋治疗失恋的烂个性!太棒啦!这真是世界奇妙物语啊!”

    地球防卫军!加油!地球又重新拥有了被守护的理由啦!

    兴冲冲骑回学校,我径自找了间邻近沈佳仪开的教室附近的一楼教室,打开灯,就这么展开我夜间留校念书的生涯。

    我没有跟沈佳仪在同一间教室读书,是因为我相当清楚“一个人独处”的珍贵,那是天生不受打扰的自由,我想沈佳仪也需要。另一方面,我不想让沈佳仪意识到“我蛮喜欢她”,免得还不想谈恋爱的她会排斥我的出现。

    就这么静静地陪着她吧,我想。打开数学参考书。

    晚上的学校另有一番寂静的面貌。

    椰子树旁白色的寂寞路灯,无法细辨从何而来的虫鸣,管乐社断断续续传来的小号练习,篮球场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运球声。

    越晚,像样的声音就越少,让我在上厕所的时候都格外惊心动魄。据说前任女校长毕静子矗立在怡心池旁的铜像,到了晚上眼珠子就会开始转动瞪人,混蛋,我一想到就怕。但这次我可不敢跟沈佳仪“分享”这种事,前车之鉴,前车之鉴……

    不再毛毛躁躁,我用力地算着数学,这可是关乎我人生的重要课题。

    八点十五分,沈佳仪累了,随意走动时发现我在另一间教室。

    “你也来啦!”沈佳仪看起来很高兴,走进来,手里拿着一盒饼干。

    “嗯嗯,我有点不太放心你一个人晚上这样待着,顺便念点书。”我打了个呵欠,装作稀松平常。

    “喔?干吗装体贴。休息一下,一起吃饼干吧,陪我聊聊天。”沈佳仪坐在我前面,将饼干盒放在我的参考书上。是欧思麦巧克力夹心饼干。

    我们随意聊了起来。什么都聊,从严肃的人生观到生活小趣事都东扯西扯,最后不免聊到上了高中之后的生活。我也就此得知,我的一干朋友都各自用自己的方式偷偷追着沈佳仪,吓了我一大跳。

    开朗的廖英宏,老是在放学时候跑去和班教室找沈佳仪瞎抬杠。可怕的阿和则是在每节下课都到和班门口找寻沈佳仪的身影,一“巧遇”就猛聊天。颇有文采的谢孟学经常写含意隐讳的诗送沈佳仪。跟我们念不同校的张家训则每个晚上狂打电话给沈佳仪,没有东西讲却硬是不放下电话。

    “哇靠,你行情怎么这么好?”我啃着饼干。

    “一点都不好,我非常认真想要好好念书。他们这样对我,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唉,为什么大家都急着谈恋爱呢?”沈佳仪叹气,是真的叹气。

    直到饼干吃完,沈佳仪才笑笑回到自己的教室,她妈妈到九点半便会开车到校门口接她回大竹,她还想赶时间多念一点书。

    我依依不舍看着她的背影离去。心想,这将是一场比拟第一次世界大战壕沟战的恋爱,历时至少三年,在沈佳仪考上理想大学以前,谁先露出想追她的嘴脸的人,谁就会提早出局。

    “而我,竟是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我若有所思。

    人生没有意外,我一向坚定信仰这点。我会得知这个重要情报绝对有其意义。

    所以,我得到一个不容质疑的作战方针:“坚守三年,沈佳仪最好朋友的位置;上了大学后,再一鼓作气告白,赢得全世界”。

    我打开空白笔记本,开始画人物关系树形图,拟定粗略的作战计划。

    首先,言行举止皆很奇怪的张家训不足为惧,但可以作为我跟沈佳仪吃饼干闲聊的话题。廖英宏很会讲怪笑话,这点跟我差不多,但基本上只需要小心一点即可。谢孟学成绩非常棒,又会乱写诗,这下我的成绩也不能够停留在“还可以”的状态。最棘手的还是阿和,混蛋啊,沈佳仪聊到阿和的时候神采都有些不同,让我赔笑得很辛苦,不过没关系,阿和,我会把你诱拐到向沈佳仪表露心迹的死胡同去……

    但恋爱的真正胜负不在于别人,而是自己。于是我反省了一下我的内心。

    从以前开始,我在沈佳仪面前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不自在。这份不自在从国一开始就一直没能成功摆脱,直到刚刚吃饼干聊天的时候也是一样,聊得很开心,可是我却有些放不开,大剌剌说话的模样有一半是强装出来的。

    这是为什么?

    我常常会压抑自己流露出喜欢的情绪,即使不经意的眼神也竭力避免。

    怕什么?我想到一个名词差可比拟现在的情况,就是“自惭形秽”。

    国中的时候,自己在沈佳仪面前的自惭形秽,是因为我对沈佳仪颇有好感,隐隐畏惧沈佳仪会因为我成绩爆烂,兼之上课吵闹而看不起我。

    青春期的男生可以在一百个人面前极尽丢脸之能事,还兼洋洋得意——只要其中没有他喜欢的女孩。

    青春期的男生可以在篮下被盖一百次火锅,还觉得打篮球是件有趣的事——只要附近没有他喜欢的女孩。

    青春期的男生可以因为成绩差劲、上课捣乱、跟墙壁说话,变成某种反其道而行的英雄——只要他不需要坐在喜欢的女孩的前面。

    而现在,如果我一直被自惭形秽的迷雾给困惑住,我就不能用完整的自己去喜欢沈佳仪。那样的喜欢,头都垂得低低的,很不是滋味。

    “所以,还是得从成绩开始着手啊。”我抓着头,苦笑。

    原来从以前一不留神开始用功读书后,我还是得靠用功读书这种“非常退流行”、“讲出去会被笑”的老步数去追女生。真的是非常健康,老师家长都很推崇的校园爱情啊!

    此时,沈佳仪站在外面,轻轻敲着我那间教室的窗户。

    沈佳仪的旁边是她念高三的姐姐沈千玉,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

    “我妈要来接我了。”沈佳仪歪着头。

    “嗯,我再待一下就回去。这里念书的环境出奇的好。”

    我说,强忍下想跟她一起去校门口等车的冲动。那样太像“喜欢她”了,我一做,就会被归类到“妨碍她好好念书”的那个笨蛋集团里。

    “这本参考书拿去,上面有几题我都做了记号,你把解题过程写好再拿来给我。拜托你罗!”沈佳仪说,将参考书放在窗口下的桌子上。

    “小意思。”我乱讲。

    “还有,别跟太多人说我留校喔,我怕不必要的麻烦。”沈佳仪伸出手。

    正合我意啊,傻瓜。

    “知道了。”我伸出手,隔空勾勾手。

    跟她们姐妹俩挥手道别,我不禁叹气。

    ……我生命中怎么这么多贵人在督促我念书啊!

    第十二章

    我是个很热血的人,总是莫名其妙把日子过得很热血。

    为了提供沈佳仪“非参考书版本”的解题过程,我迷恋上狂解数学题目,而我在解答之外的乐趣,就是在纸条上乱写没营养的笑话夹在参考书里,然后下次沈佳仪再将参考书递给我的时候,里面就会有沈佳仪版本的纸条。

    一来一往的纸上对话,让我每天都过得超有精神,都有一点简单的期待。

    我通常在隔天某堂下课时间,跑到社会组的和班教室找沈佳仪,将我辛苦悟出的答案递给她。因此阿和、廖英宏跟我,常常会因为不同的理由,在沈佳仪教室前不期而遇。

    “那个,柯腾你来做什么啊?”廖英宏的介意全写在脸上,但还是勉强笑道。

    “来送数学解答的啊。”我笑笑,自信就是要用在这个时候。

    “什么数学解答啊?”阿和介意到直接伸手拿起我手上的参考书翻翻。

    看见纸条,阿和脸色一变,廖英宏也突然变得表情怪异。

    沈佳仪走出来,笑笑拿回阿和手中参考书。

    “都解完了吗?真有效率。”沈佳仪总是一脸阳光。

    “下次挑难一点的题目给我啦,我这个人啊,一直解太简单的题目会变笨。”我得意洋洋地说。

    “喂,你是说我很笨吗!拜托你以前的数学可是我教的耶!”沈佳仪没好气。

    阿和跟廖英宏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完全不能理解个中奥秘。

    于是我挥手离去,并不加入自讨没趣的四人对谈。临走前我颇有深意地看了沈佳仪一眼,贼兮兮地用嘴型说道:“真、有、行、情!”令沈佳仪气得一直瞪着我。

    “紧张吧你们这些人,越紧张就越藏不住喜欢的尾巴。”我j笑。

    几乎每天晚上,只要没有补习我就会留在学校念书,连晚饭都在学校侧门对街的面店简单解决,有时还会帮沈佳仪买晚餐。

    沈佳仪有时自己开一间教室念书,有时跟她姐姐一起窝在同一间教室。

    但我总是非常有耐性,我几乎不去找沈佳仪聊天,一个人乖乖地啃书。除了与沈佳仪每天交流的数学研讨外,我常在空荡荡的一楼国中部教室里朗诵英文课文,然后将化学讲义背到熟透,连外星人发明的物理我都因为时间太多太无聊,被迫算了好些题目。

    然后,当墙上的时钟走到八点的时候,沈佳仪就会带着一盒饼干出现,这时她已不再用原子笔刺我的背,而是直接走到我面前,笑笑坐下。

    “你有想过以后大学要念什么科系吗?”

    “还没认真想过,我们现在才高一吧,沈佳仪,你别老是那么成熟。”

    “订下一个目标,念起书才会特别有意义啊。可是我自己也还不清楚,可能是台大外文吧,但这个答案只是我不知道怎么选所以暂时决定的。你呢?如果要暂时定一个目标的话?”

    “……你有什么好建议?”

    “你知道证严法师的慈济医学院快要筹备完成了吗?”

    “啊?杀……杀小?”

    “你可以去念慈济医科啊,花莲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你一向都很善良,骗不了我的,我觉得如果你去念医科,一定会是个好医生呢。”

    望着沈佳仪闪闪发亮的眼睛,我的拳头可没应景地握了起来。

    医学院……还有比这种爱情更激励人心向上的吗?死板的父母该清醒一下了,别老是停在恋爱阻挡课业的旧思惟,快点督促你们贪玩的小鬼头谈场热血k书的奋斗式爱情吧!

    后来,我无聊到数学参考书上的每一题都演算整整十一遍(这个次数我至今耿耿于怀,不能或忘),英文课文朗诵到都快烧刻在脑纹里。毫无意外,我第一次高中月考就来到自然组全校第九名,英文跟国文都是全校最高分,震惊了我那一群好友、还有持续担任忠班导师的赖导。

    但沈佳仪更霹雳,一举拿下社会组第一名,上了司令台从校长手中领取奖状。

    “妈的,总有一天我也要上台,跟沈佳仪一起领奖。”我叹气,看着司令台。

    那意味着,我可得拼到全校前三名才行啊……如果真有那一天,以我超频太甚的脑力,一定会脑内暴浆,少年中风啊。

    由于我常常晚上留校的关系,总是跟我一起骑脚踏车回家的许博淳早发现了我的异常,后来看在我强烈推荐的“成绩好像可以变好”的分上,许博淳也开始晚上留校念书。

    我必须说,这是个关于爱情的故事,却饱满了更多的友情。

    许博淳是我求学时期最好的朋友,我们两个大男生之间存在了太多让人张大嘴巴的巧合。就在许博淳决定一起夜间留校后,便发现他最新喜欢的女生,竟然也跟着她的姐姐留在晚上的学校念书。

    “留校念书真的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啊!”许博淳呆呆地看着教室里的她。

    “没错,耍帅装酷把妹的时代已经不流行了,现在用功读书才是追求正妹的王道!用功!再用功!”我拍拍许博淳的肩膀,两人都很振奋。

    巧合不只如此。某天晚上我们从学校回家途中,许博淳突然想吃点零食,于是我们将脚踏车停在一间叫“三角窗”的家庭式简餐店外,巴望着想吃点东西。

    一进去,我们两个眼睛同时发亮。

    店里角落摆了一台大型机台游戏机,是有够老旧、属于六年级生的“勇猛拳击”,没有很多粉丝,却让我跟许博淳迷恋不已。勇猛拳击,顾名思义是个格斗对战游戏,如果用右手“拇指加食指加中指”会聚成一个鸟喙样,在半秒间快速啄两下攻击键,主角就会使出“彗星拳”必杀技,难度非常高,我们几个死党还会拿计算器的按键来比赛,设定“1+1”后,看看谁可以在十秒内连击最多下(最后的数字就是结果)。

    “那种机台不是失传很久了吗?”许博淳大惊,虎躯一震。

    “没办法了,只好挑他几场!”我赶紧掏出五元硬币,投进机器。

    从此我跟许博淳在晚上念完书离开学校后,就会眼巴巴地骑到三角窗,两个人胡乱吃着东西,坐在游戏机前开揍,揍到一毛不剩地离开。

    某天晚上,我们口袋的五元铜板特别多,打到老板娘都拿着长钩敲着铁门恐吓,我们才意犹未尽地背起书包走人。

    “不行,我们这样一直打电动真的很幼稚,又浪费钱。”许博淳啧啧。

    “可是我们才高中,幼稚一点本来就很正常,吼!拜托!”我倒是很乐。

    “但也不能太超过,我们来规定一下,只有当我们两个人都在的时候才可以去打勇猛拳击,一个人的时候不行,免得太沉迷。”许博淳正经建议。

    “也是,这个游戏很恐怖,程序里头一定有诅咒。”我同意,击掌。

    此时,我们在夜风中踩踏着脚踏车,顺着熟悉的“习惯”路线,许博淳陪着我先绕到李小华家再各自回家。我突然有个j诈的想法。

    在“谁先被沈佳仪发现在喜欢她,谁就提早出局”的奇怪作战原则底下,我决定跟这位超级死党分享我的秘密。

    “许博淳,你跟阿和也很要好对不对?”我试探性地问。

    “对啊。”许博淳。

    “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跟你说一件很酷的事,请你顾念我们的义气,千万不要跟阿和说。嗯?”我伸出手。

    “没问题,你爱上了他姐姐吗?”许博淳乱讲,伸出手。

    两人击掌。

    “不是,是沈佳仪。”我笑笑,爽快说道。

    “……”许博淳有些吃惊的表情。

    “你不必跟我说,但我清楚阿和很喜欢沈佳仪对吧!”我哈哈一笑。

    “算你对了。天啊,你们干吗一票人都喜欢沈佳仪?”许博淳不解。

    “千千万万,不可以跟阿和讲喔。”我微笑,挥手。

    我们分开的瞬间,我的脸简直笑到歪掉。

    许博淳一向跟阿和很要好,这种恋爱大事是不可能不透露给阿和知道的。我故意跟许博淳泄漏自己的心底事,就是想让许博淳帮我带个话。

    认真说起来我可是个狠角色,阿和也该发现我跟沈佳仪的交情非比寻常,如果阿和百分之百确定我喜欢沈佳仪后,一?br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