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兴奋的数学家!(第二更)

    沈欢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

    第二天是星期天,一大早的,他就写起了一篇关于“谷山—志村猜想”的文章。

    “尊敬的狄维尔教授,我是一个爱好数学的高中学生。对于著名的‘费马大定理’,我有一些新奇的想法,想请您指点一下……”

    狄维尔是米国著名的普林斯顿大学的数学系教授,在数学领域里面,以对“费马大定理”的痴迷而著名。

    沈欢找别人,可能引发不了重视,但找这位一辈子都和“费马大定理”较上劲儿的教授,被重视的可能性极大。

    除了问候和简单的开场白,其余关于“谷山—志村猜想”的文字,沈欢脑海里有中文和英文两个版本,所以写起来一点儿都不费劲。

    边写沈欢也边感慨,难得好爷抽风一次,在这么一道送分题上,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好处。

    如果自己在证明“费马大定理”上面,有着突出的贡献,那么在数学界里面,自己就是当之无愧的天才。

    哪怕是之后自己再也没有任何的成就,单凭着这一点,自己就能铭刻在数学的皇冠上面。

    沈欢也没有那么大的理想。

    自己都能参与到证明“费马大定理”了,你什么华国的三大名校,好意思不给我发免试入学的邀请函?

    能完美的避开高考,混上超一流名牌大学,从此踏上了前往人生巅峰的正途,这是多么好的事儿啊!?

    也就是沈欢不喜欢离开华国,不然世界几大名校,也一定是很乐意著名数学家沈先生去就读的。

    而且一上来都不是什么大学,少了博士研究生的邀请函,这不是侮辱为了“费马大定理”前仆后继的那些伟大数学家吗?

    哈哈哈哈!

    高兴的打完了最后一个字,沈欢选择了“发送邮件”。

    之所以选择狄维尔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他公开了一个专门用来接受关于“费马大定理”的一些讨论的邮箱,沈欢能找到的公开邮箱的最大牌的数学家,也就是他了。

    ……

    狄维尔的邮箱,自然不可能是他来打理,而是他的助理负责。

    为了避免助理漏过任何的有用信息,狄维尔吩咐了他,只要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无关内容,无论是看起来怎么荒诞的数学推理,无论什么人写来的,都一定要打印下来给他看。

    助理根据狄维尔的行程,每隔一天或者几天,就会把邮件打印下来,让狄维尔午餐过后看。

    狄维尔看这些邮件的速度非常快。

    他有着很聪明的大脑,对“费马大定理”的许多环节都有着很深刻的研究,所以对于别人写出来的意见、猜想等等,他是一眼就能看出有没有用。

    这么多年来,他收到了数万封的关于“费马大定理”的信件,但很遗憾的,没有一个是靠谱的或者正确的。

    但狄维尔从来没有放弃过,仍旧是几十年如一日的花时间去看这些邮件,因为他不知道别人的哪一句话,会不会忽然激发自己的灵感。

    今天他吃饭的时候,对面坐着的是物理学的库思塔夫教授,助理把邮件送过来,放在了桌上,狄维尔并没有先看,而是继续和库思塔夫边聊天边吃饭。

    不巧的是,忽然从旁边急匆匆的走过了一个白发老者,结果他的手摇摆之下,把放在桌边的邮件打印纸给碰到了,洒落了一地。

    可这位白发老者根本没察觉到,仍旧是保持着快速,走出了食堂。

    “这老家伙,真是一如既往的毛躁啊!”狄维尔苦笑一声,也没有计较,就离席弯腰捡起了邮件打印纸。

    “他只要一想到点东西,就都会这样的,没办法。”库思塔夫笑着跟他一起捡这些邮件打印纸,“我说你也是一样的,这么多年来,一直都看这些没有用的东西!”

    “不能说没有用,万一世界上的那些天才,忽然灵感迸发,给予我启发呢?”狄维尔坚定的说道。

    “一个世界级的难题,怎么可能被无名之辈……呃?”库思塔夫忽然笑了起来。

    “怎么了?”狄维尔不解的道。

    “哈哈,居然有一个高中生来给你写信。”库思塔夫把这一张抽出来,“高中生都能研究‘费马大定理’了?老朋友,你看看你的邮箱,都沦落到什么地步了?”

    狄维尔顺手接过了这张打印纸,扫了一眼上面的文字。

    “尊敬的狄维尔教授,我是……”

    “嗯!?”

    看到第二段的字,狄维尔一愣。

    然后他就保持着这个弯腰的姿势,一动不动。

    科学家们,肯定都会有入迷的时候。

    库思塔夫毫不意外自己的老朋友会忽然如此,但他却很是讶然这种状态出现的时机。

    该不会真的是高中生能对他有什么启发吧?

    狄维尔的脸色阴晴不定,但眼睛凝视着这张邮件打印纸,身子却是一动不动。

    片刻之后,狄维尔没有任何征兆的,转身拔腿就跑。

    奔跑的速度比起刚才的白发老人还要快。

    这下子库思塔夫没有疑问了,肯定是有了极大的启发,否则狄维尔不会这么的失态。

    一想起自己的调侃居然会被打脸,库思塔夫也不觉有些好笑。

    难道这个世界的天才,真的是越来越多了?

    高中生啊!

    “费马大定理”啊!!

    ……

    “砰!”

    回到了专门配给自己的研究室,狄维尔直接关上了里面属于自己办公室的门。

    看着他这么风风火火的样子,几个助理是面面相窥。

    “你今天给先生拿去的邮件,有什么特别的吗?”一个人就问道。

    “没有啊。”刚才送邮件的助理道,“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哦,对了,还有一个高中生提出自己的一个猜想呢,哈哈哈!”

    其余几人也笑了。

    他们跟着狄维尔已经有一些年头了,对于“费马大定理”不能说是很精通,但是里里外外也能了解得很清楚。

    这是数百年以来,难倒了成千上万数学家的超级难题,怎么可能一个高中生都能有所研究呢?

    还提出猜想……

    他以为自己是谁啊!?

    他们在外面笑,里面的狄维尔却亢奋中带着紧张。

    狄维尔首先在办公室的黑板上,写下了“有理数域上的椭圆曲线都是模曲线”。

    然后他又写下了第二句话。

    “如果能证明我的猜想,那么‘费马大定理’的任何反例,都会导致一个非模的椭圆曲线,从而反过来证明‘费马大定理’是正确的。”

    这两句话,就是这份信里面最经典、也是最重要的两句话。

    望着上面两句看似简单,却蕴含着非常高深道理的话,狄维尔脑子里思绪飞速的转动着。

    没多久,他就感到了一丝疲惫和眩晕。

    这就是用脑过度的情况了!

    他赶紧的停下来,先喝了一杯水,然后深吸一口气,打开了办公室门。

    “科恩,你们赶紧去请安德烈教授、罗伯特教授、考瑞德教授、贝尼教授过来!快!”他对着外面大声吼道。

    外面几个助手吓了一跳。

    但他们马上就答应着飞跑了出去。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狄维尔教授这副模样儿,但只要是出现了,那么代表一定有大事儿要发生了!!

    此时的狄维尔和他的助手们,其实并没有在米国,而是在英国的剑桥郡的剑桥大学牛顿数学科学研究所。

    这个世界上最著名的综合性研究所,其实是一种客座教授们一起聚集起来,共同讨论研究的一个场所。

    它可以讨论一些纯粹的学术,也可以讨论一些用于人们生活的科学技术。

    但无论是哪一项,都是人类智慧结晶的体现。

    能参与到这里面来的人,无不是每个自然科学学科的顶尖人物。

    狄维尔忽然很庆幸自己来到了牛顿数学科学研究所。

    如果不是这样,他哪里能第一时间找到这么多的超级数学天才,来陪他一起验证这个伟大的猜想?

    是的。

    狄维尔已经初步的有了判断,这个猜想联系上了椭圆曲线,用这种方式来对“费马大定理”进行推论,或许就是一个崭新的方向。

    而且这个方向已经超出了常有的代数曲线模式,换成了一种新的思维。

    数学家都知道,在一条路没有走通的时候,那么肯定还有另一条路在等着自己,只不过是看这条路是由谁踏出第一步罢了。

    如今这封邮件的猜想,在狄维尔看来,就是踏出的崭新一步。

    不管后面能不能证明这个猜想是正确的,都可以从这个方向努力,用椭圆曲线和反向推论的方式进行进一步的证明。

    这将对沉寂许久的“费马大定理”,产生无比积极又热切的影响!

    真是想象不到啊!

    一个高中生。

    还是一个来自于华国的高中生,居然能考虑到这么深奥和抽象的问题。

    欧美已经多少年没有出过这样的天才了?

    真是恨不得马上把他也请过来,让他跟自己等人分享他的智慧和思维啊!!

    但是现在还不能这么做!

    至少自己和朋友们,要证明他的这个猜想,是有着讨论和证明价值的,这才可以回复。

    否则太过轻率了,对这位伟大的天才数学家,是一种极大的不尊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