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咋了?还不许我卖高价了?

    “看吧,他唱歌就是这种女声的感觉。”等到关义离唱完,宁武叹了口气道:“所以没有一个人觉得他唱歌会有出息,哪怕是去唱女歌手的歌,他也引来的更多是嘲笑。只不过这孩子虽然受到了许多的嘲笑和打击,但却一直没有放弃过,因此我琢磨着,想要看看能不能把他推出来。”

    沈欢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宁先生你是音乐公司的制作人,还是老板?”

    “我自己有一个小型的音乐工作室。”宁武道,“不过一直没有什么大的成就,也就是温饱而已。”

    “关先生的声音,的确不适合绝大部分的歌。”沈欢也实话实说,“按照他现在这么的模仿女歌手唱歌,当然是一辈子都没有发展前途的。”

    “可是哪里去找适合他嗓音的歌呢?而且唱出来后,会有人买账吗?”宁武道,“不瞒您说,我之前已经找了许多的词曲作家,他们要不就是直接拒绝,要不就是拿出来的歌,他唱得根本就不行,为此我还白白搭上了许多的人情。要不是这一次听了水哥的《草帽歌》,想着还有您这边可以试一试,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听到宁武说着,关义离低下了头,眼神中有着一丝悲伤,也有一丝不甘。

    沈欢却是笑了。

    和关义离差不多嗓音的阿哲,可是众人公认的情歌王子啊,这岂是胡乱吹嘘的?

    而且阿哲的成名,一开始并不是因为唱功,就是因为他这独一无二的嗓子,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力。

    再加上李宗胜大哥的精妙绝伦歌曲,阿哲自此就红得一发不可收拾。

    “声音独特并不是缺点,运用得好了,反而是一个优势。”沈欢道:“只不过呢,除了嗓音,还要看他自身的唱功条件,还有努力程度。”

    “这一点您放心,他是我见过最认真最坚持的歌手。”宁武道,“之前他上学期间就唱了3年的酒吧,如果不是因为那家酒吧倒闭了,他还会一直唱的。现在这个酒吧,虽然一天到晚嘘声还是特别多,可他都还是在坚持!这个孩子能行的!”

    宁武下意识的就把沈欢放在了和他同一个级别上面,浑然忘记了关义离的年龄比沈欢要大好几岁。

    “所以你的意思,是想要向我邀歌??俊鄙蚧陡纱嗟奈实馈

    “如果陆老师能给他写歌,那就是他的荣幸。”宁武也是认真的回答道,“关于酬劳方面,您放心,什么都好说。我……”

    “叮铃铃。”

    正在此时,沈欢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做出一个抱歉的手势,随即拿出了手机,看了看号码,却是不认识的华京座机号码。

    想了一下,沈欢又指了指手机,宁武赶紧做出了一个“您请便”的手势。

    接通了电话,那边传来一个豪迈的声音,“请问是陆小凤老师吧?”

    “我是。”沈欢回答道。

    “您好您好,我是炎黄音乐的制作人肖炎,打电话过来是想跟陆老师您邀几首歌,您看什么时候您来华京一趟,咱们具体谈谈?”

    炎黄音乐?

    邀歌?

    沈欢心头一动,这可是一个不差钱的主儿啊。

    但奈何自己并没有什么作品,仅有的那几首可以哼唱的歌,根本不可能拿出去卖给别人。

    毕竟全靠好爷的话,是绝对不可靠的,还是要有一点自己的底气,才能应对最困难的时候。

    太遗憾了!

    想到了此处,沈欢几乎是从牙缝里艰难的挤出了几个字:“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作品。”

    “没作品?”肖炎在那边夸张的一笑,“不是吧?陆老师,我可是知道,您最近又做出了一首《同桌的你》,是《情书》的主题曲对不对?你看,藏着掖着可不是个好习惯啊!您放心,关于价格的事情,你随便说好了。”

    “200万一首歌。”

    “呃!?”肖炎以为自己听错了,“您说什么?”

    “如果你们想要一首经典的话,那就给我200万。”

    沈欢也想通了,一首歌换200万,也算是牺牲得得其所了,有了这200万,自己去买一个铺面收租,岂不是以后的学费和生活压力都解决了?

    肖炎在电话那边愣了起码有一分钟,才再开口道:“陆老师,您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您知道现在歌坛的行情是怎么样的吗?”

    “我不知道,但我晓得我的这首歌,如果你们想要,那就给200万。”沈欢也很诚恳,“如果出不了那个钱,就算了吧!”

    “好,好!”肖炎羞恼了起来,“我祝愿您能以200万把这首歌卖出去!”

    说着,他直接就“哐当”一声,把电话给挂上了。

    看得出来,这人是生气了。

    沈欢耸耸肩,知道肖炎以为自己在胡乱开价,却不想自己还真的是那么想的。

    等他把手机放回兜里,重新看向宁武和关义离时,发现他们两人有点瞠目结舌。

    “怎么了?”沈欢问道。

    “陆……陆老师,刚才给您打电话的,是肖炎吧?”宁武结结巴巴的道。

    “对啊,他自称是炎黄音乐的肖炎。怎么,他很有名?”

    “肖炎可是炎黄音乐首屈一指的音乐制作人,三小天王之一的傅不凡,就是他发掘出来的。”宁武道,“这个胖子你别看平日说话大气,但实际上很记仇的,您刚才戏耍了他,可是有点不恰当。”

    “戏耍?”沈欢不解了,“什么戏耍?”

    “200万。”宁武的回答简洁扼要。

    沈欢懂了,“所以你认为我开这个价码,是在戏耍他,没有诚意?”

    看沈欢一本正经的样子,轮到宁武再次震惊了:“您……您这是真的?”

    “废话。”沈欢点点头,“我现在手里的好歌就这么几首,不多卖一点价格,怎么对得起自己?”

    “可是200万……这个价码从来没有人要过啊!”宁武苦笑着道:“就算是最著名的那几位老师,他们的价码也是50万、80万一首,而且词曲一般是分开的,词作家和曲作家一人拿个三五十万,也就算是很了不起的了!”

    ********

    发书一个月,三本书之中,这本书是首次在上架前有20000的收藏

    叩谢老爷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