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妈妈!

    “小水水,你去帮我把吉他拿过来好不好?”沈欢对身边的水千雨小声说道。

    “干嘛?”水千雨抬起了头。

    因为两人距离很近,所以她如同兰花一样喷香的气息,就环绕在沈欢的鼻子周围。

    沈欢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还稍微的后退了一点,“我想到了一首歌,可以给她唱一遍,或许能帮助她疏解情绪。”

    “什么歌?”水千雨的大眼睛睁得圆圆的,“还有,你什么时候学的吉他?我怎么不知道?”

    “《草帽歌》啊,你听过没有?”沈欢不动声色的道。

    “草帽歌?”水千雨疑惑的道,“有这首歌吗?”

    沈欢其实是在试探她。

    水千雨是一个吉他的天才,虽然还比不上她对古筝的如臂使指,但从小到大起码练习了上千首的吉他歌曲。

    而且小水水的记忆力很好。

    像是《草帽歌》这么经典的吉他曲,她应该不可能错过。

    可水千雨居然不知道,沈欢就心头暗定,可能这个世界上,没有出现过这个歌曲。

    如果自己选了半天,选择了一首别人唱过的歌,那才叫尴尬。

    但沈欢也没有掉以轻心,所以也没有当场先吹牛,说是什么自己精心创作的歌。

    “你待会儿听了就知道了。”沈欢催促道,“快去,然后你看我的表演!”

    水千雨瞪了他一眼,却还是听话的去了。

    她知道,沈欢虽然比起以前改变了许多,但却不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人,既然他这么说,肯定是有什么打算。

    片刻之后,水千雨抱着她的吉他走了进来。

    正巧水青山打完了医院的电话,见状一愣道:“囡囡,你干什么?”

    “沈欢说他要为这个阿姨弹一首吉他曲。”水千雨把吉他交到了沈欢的手上,“或者音乐能让她舒缓心绪呢!”

    “呵呵,小侄女,要说音乐这方面,你爸爸肯定更擅长啊!”丁伦道,“当年在我们学校,他可是风云人物啊!”

    “我那是摇滚,而且嗓子又很久没开了,现在唱出来,不得吓死人么?”水青山赶紧的摇手。

    然后他转向了沈欢,“小欢,你要演奏什么歌曲?”

    “《草帽歌》。”沈欢道。

    草帽歌?

    水青山、朱梅等人都面面相窥,很显然是没有听过这首歌。

    尤其是水青山,另一个世界,在欢哥的带动下,凡是玩乐队的,都懂得唱这首歌。

    沈欢便更是心里踏实。

    他也没有解释什么,而是站在了距离那位中年女子不远的空地,轻轻的拨弄了几下吉他琴弦。

    听着吉他的声音,大家伙儿都兴致勃勃的望向了沈欢。

    弹奏音乐来给病人舒缓情绪,是哪里都有的方法,但肯定不能是曲不对景,一定要符合病人当时的心情和感受,才能打动人。

    有几个人其实心里也有一些担心,生怕沈欢会用暴烈的金属音乐。

    可看着沈欢那么俊秀无双的脸庞,他们就觉得,这个年轻人怕是没有那么的摇滚吧?

    这首歌有很大的几率是抒情的歌吧?

    就在大家心思不一的时候,沈欢便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一段音符之后,随着音乐的响起,沈欢的歌声也出来了。

    “Ma Ma,do you remember,the old straw hat you gave to me……”

    就这么简单的两句,几乎所有的人,都增大了眼睛。

    特别是朱梅,直接站了起来。

    “I lost that hat long ago,flew to the foggy canyon。”

    “Yeh mama, I wonder ,what happened to that old straw hat。”

    “falling down the mountain side ,out of my reach like your heart.。”

    “Suddenly that wind came up,stealing my hat from me ,yeh~~ Swirling whirling gust of wind,blowing it higher away。”

    “OH,Ma ma that old straw hat,was the only one I really loved。”

    “but we lost it,No one could bring it back,like the life you gave me。”

    沈欢的声音只能说说话是好听,但唱歌和发音技巧,却绝对的是业余。

    但当他唱出这么一首充满着真挚感情的《草帽歌》时,已经没有任何人在意歌唱的技巧了。

    大家都沉迷在了沈欢的歌声之中。

    他们都是高学历的人,自然听得懂这首英语歌的意思。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歌词,可却句句都充满着深情。

    特别是最后的一段,“妈妈啊,只有那顶草帽,是我最珍爱的宝贝,但我们已经失去了它,没有人再能找到,就像是你给我的生命一样”时,几个女人的眼里一下子就有了泪水。

    沈欢并没有在意自己背后的人。

    他唱歌的时候,眼睛就看着对面的中年女子。

    一开始的第一段,甚至是第二段,中年女子都没有什么反应,可等到第一遍唱完,她却倏的抓住了自己放在桌子上的帽子。

    那顶一看就知道是贵价货的帽子,被她紧紧的攥在了手里。

    然后等到沈欢再唱第二遍,“Ma Ma,do you remember,the old straw hat you gave to me”的歌声过处,中年女子就猛地情绪失控,直接嚎啕大哭出来。

    “妈……妈……”

    她一边哭着,一边歇斯底里的喊着妈妈,声音沙哑而凄厉。

    同时她的整张脸全被泪水和鼻涕给弄得很脏乱,但却没有人去笑她。

    水青山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转而他想要对妻子说些什么,却发现妻子也在默默的流泪。

    再看周围的众人,女人之中,除了还是女孩儿的女儿水千雨之外,都在流泪感伤。

    “OH,Ma ma that old straw hat,was the only one I really loved。”

    “but we lost it,No one could bring it back,like the life you gave me。”

    随着沈欢的歌声,她们都陷入了思念和回忆之中。

    即便是家里父母仍旧还在的,那种孩子渐渐长大,却不得不离家远去,离开父母亲人和家乡的感伤,还是笼罩在了她们的身上。

    连同男人们,也是眼睛红红的。

    “草!一天到晚都瞎几吧忙,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忙完了这阵,我就回家陪我爸妈一个月,别的什么事情都不做!”

    史力友爆了一句粗口道。

    ********

    周一求推荐求收藏!

    正好这一章有歌词,先给老爷们讲一讲,如果是vip章节里面出现了歌词,我是算好了字数的,不会歌词凑字数收钱,然后每一句歌词都是我写的,没有粘贴。老书友们应该都晓得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