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有没有这么夸张!?

    奔驰车停靠在一家路边报摊前,坐在车里各自拿着一份《仁民日报》的陈家父子,脸色铁青。

    在第8版里,有大约四分之一的版面,就写着“论新时代的坚持与人间自有真情——读《一碗阳春面》有感”。

    好吧。

    仁民日报是什么地位,随便哪个都能知道。

    他们都已经带头报道了《一碗阳春面》,那也就相当于给小面馆增加了一个强大无比的保护符了。

    否则如果人家刚刚报道完,代表着《一碗阳春面》精神的小面馆,就被人打压了、污蔑了,你这不是在打仁民日报的脸吗?

    从此以后,陈品潮随便找哪个倌面上的人,别人都不敢去帮忙对付小面馆了。

    不仅仅如此,要是陈品潮找了社团的关系去为难小面馆,倌面上的人保准跑得飞快,直接就把他们给抓了。

    实际上也就是说,从此之后,陈品潮根本就没办法再去和小面馆死磕,一点儿都不敢。

    想着吃这么大一个亏,最后却不得不忍气吞声,陈家父子就不由得像是吃了一只苍蝇般的恶心。

    陈品潮父子脸色难看的另一个原因,还因为最后沈欢的威胁。

    本来如果就是《仁民日报》给沈欢做报道,那么也就是给了他一张护身符,并不能对阁香楼的生意产生多大的影响。

    单是这样的话,沈欢让阁香楼退出临安,根本就是笑话。

    但沈欢说了,下个月他还有一个重要的电视采访,依照今天的仁民日报的规模,恐怕那就是华夏电视台的采访了!

    否则根本不能和仁民日报相提并论。

    一旦陈家不按照沈欢要求的做,他就会在接受华夏电视台采访时,说一些不利于阁香楼的话。

    那么大的媒体都报道了,肯定会引来上面的各种检查和制裁,到时候整个人的阁香楼都不好办——阁香楼除了在临安,在江东境内,可也有大大小小上百家的分店的!

    “爸,应该没有那么夸张的!”陈志生结结巴巴的道,“一个报道而已,他们能怎么样?又不是倌方点名批评!”

    “你可别小看了啊。”陈品潮苦笑道,“倌方的报道的确不能有太大的负面作用,但它起到的却是一个倌方证明的作用!以后沈欢他们如果在网络媒体上诋毁我们,污蔑我们,人家一看就会觉得很对!为什么?不就是因为华夏电视台也这么定调的吗?

    别说什么不是华夏电视台主持人说出来的、只是沈欢在采访中说的!只要是播出来了,那么就证明他们的态度,说明这些话也是他们认可的!”

    “那随便讲什么话,华夏电视台都要播?他们有这么听话吗?”陈志生不忿的道。

    “如果在别的时候可能不行,但现在仁民日报都给《一碗阳春面》站台了,华夏电视台怎么可能去和他们对着干?”陈品潮摇头道,“何况沈欢那么聪明,他一定会用不那么激烈、但一定是会直指核心的措辞,把我们阁香楼给绕进去的!我敢保证,看过采访的人,一定会印象深刻!”

    “那他们敢这么做,我们就不能反击吗?”陈志生说道,“我们也在网络上去和他们对着干,去爆料他们的各种不好,造谣什么的,谁不会啊?”

    “你倒是可以找人去做,但能在网上有效果吗?”陈品潮问道,“既然小面馆都是仁民日报竖立的典范了,那么遇到污蔑中伤它的,网络管理人员会不会直接给封杀了?关键字一搜索,负面影响全部都给删除干净,不允许发布,你能拿他们有办法?”

    陈品潮虽然已经60多岁了,但却不落后时代,对于网络非常的了解。

    所以陈志生听到他的这么仔细分析,不觉都有点绝望了,“难道真的就要被他威胁,我们损失这么大,退出临安吗?那可是我五年多的心血啊!”

    “不退也没有办法了。”陈品潮知道儿子的心思,一旦回到了姑苏,他就再也不是一番诸侯,就要受到大儿子的管辖,这种日子可不好过。

    但谁叫他惹出这么大一个祸事来呢?

    自己做下的,只能是自己来承担。

    陈品潮道,“我们的铺面都属于是好路段的,转租出去也不会损失什么,充其量就是放弃了浙越省的市场罢了!你回去之后,我另外给你开辟一个新的地方,总不会亏待了你!”

    见到父亲都这么说,陈志生心下更是沮丧。

    这就是决定了要放弃LA市场了!!

    “儿子,你不要担心。”看到他垂头丧气的样子,陈品潮淡淡的道,“人生这么长,不能看一时的成败。我们现在退回去了,不代表我们就不能回来,更不代表我们陈家就认输了!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们会报仇的!!”

    “嗯!!”

    陈志生狠狠的一点头,神色中说不出的恨意。

    ……

    手机那头,沈欢挂了电话之后,坐在他旁边的水千雨,有些好奇。

    “沈欢,你这么威胁一下他们,他们就能听话吗?”水千雨问道。

    “陈品潮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的缺点就是想得太多。”沈欢缓缓的道,“他今天看到了仁民日报的新闻,一定会被吓坏,所以我后面说的什么,他都不可能当作我放屁。而一旦他越想得多,就会越害怕,所以宁愿小心无大错,先撤出去看看再说。”

    “他如果舍不得这里的一片基业呢?”

    “会舍得的,毕竟这里只是一处分基地,而不是他们的老巢。”沈欢道,“他们占据的店铺口岸都不差,就算转让也还能赚一笔,不存在亏本!这也正是他为什么会退缩的原因。如果是亏损得太多,反而是他会坚持下去。”

    “可是这样,他们就会恨死我们了。”水千雨蹙眉道。

    “我宁愿让别人恨我怕我,也不会让他们觉得我们好欺负。”沈欢笑了笑,“小水水你,还有水叔水婶,都是我最亲近的人,我可不会让别人伤害到你们!”

    “肉麻~~”

    水千雨白了他一眼,然后从包里掏出了两份文件,“来,把这个签了。”

    沈欢接过来一瞧,却是一份“小面馆权益转让协议”。

    里面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水家把小面馆的一半收益都转给沈欢,从签下了协议开始,便立刻算数,每天赚的钱,有一半都是沈欢的了。

    “这是什么意思?”沈欢讶然道。

    “本来我爸早就想着要给你的了,只不过前段时间那么忙,他们也没空。”水千雨道,“现在连仁民日报都报道了,小面馆以后生意一定会越来越好,我们可不能让你继续吃亏了!《一碗阳春面》是你写的,香料粉也是你的,但这里的钱你却一分钱都不分,这像是什么话?”

    沈欢看了看绷着小脸蛋儿的水千雨,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好!”

    “咦,你怎么不多客气一下呢?”水千雨偏头表示了不解,她心里其实是松了一口气,这丫头生怕沈欢死倔死倔的,不肯拿这一份权益呢。

    这也是为什么水青山和夏荷把任务交给她的原因,因为他们两人来说,也更担心沈欢会不答应。

    “如果我不答应,你们心里一直是吊着的,也不会安心。”沈欢一边签字,一边道,“不过我们都是一家人,其实不用担心的,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会因为钱而闹翻。”

    “哼哼,谁跟你一家人啦?不要脸~~”

    水千雨抢过了一份他签好字的合约,俏皮的吐了吐舌儿,一溜烟的跑了。

    女孩儿转头之际,沈欢可是也看到了她脸上绽放出来的甜甜笑容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