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7

    叶寻挤进他的唇缝里,舔了舔他的虎牙,而后一点点吸他的舌头,先是温柔地松开,再含住。

    如此往复,书辞觉得理智都快被对方一丝丝抽走了,他有点脱力,下意识攀着叶寻的肩膀。

    分开时,叶寻嫌不够那样咬了下书辞的唇,暗示意味明显“亲一口就不难受了。”

    书辞被亲得六神无主,等回过神来,他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可是我还没刷牙,嘴里也有蘑菇的味道。”

    叶寻也没想到这一茬,他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占辞却把他说的话当真了。

    “那怎么办?”他忽然这么问。明明是他在耍无赖,可声音闷闷的,莫名显得有些可怜。

    书辞迟疑了一会儿。

    随即当着叶寻的面,解了几粒扣子。

    “给你咬脖子。”书辞伸手把他勾过来,轻声说“对不起啊,害得你吃不喜欢的东西。”

    书辞的脖颈白嫩,像是稍微用力点就能留下红印,解开纽扣时还能看见他之前留下的痕迹。

    叶寻猝不及防,只觉得像是有气泡在往上涌,刺啦一声断了他的理智。

    他盯着书辞锁骨上那一截陷下去的小窝,目光幽深。

    “除了脖子,其他地方呢?”叶寻低声问“也给咬吗?”

    “嗯……”书辞忍着那点儿羞怯,点头道“给你咬。”

    第39章 亲昵

    虽然叶寻很想这么一路咬下去, 但还是顾虑着在家里, 书辞父母都在一墙之隔的地方,他不敢太放肆, 在书辞身上落了个吻后, 叶寻伸手帮他系扣子。

    偏偏书辞抬了抬眼皮,盯了他半晌,眼里流露出不舍的神情。

    “不咬了吗?”

    叶寻被他这么一问,有点乐“嗳,你还想我继续咬啊?”

    书辞也意识到自己话里有问题了,好像自从叶寻大年初一赶来找他后,他就不知不觉暴露了本性,很多时候都表现得非常不矜持。

    他是第一次谈恋爱,没什么经验, 不太懂得怎么取悦人,只知道一个劲地黏着叶寻。

    但是好像太黏人了,会很容易腻。

    书辞耍了个心眼,避重就轻道“这样……很舒服。”

    话一说完, 他才觉得哪里似乎不对味,但是说都说了,书辞只能忽略烧起来的脸颊, 尽量无辜地盯着叶寻。

    晕,他说了什么玩意儿。

    叶寻乍一听, 还以为书辞在开黄腔。

    但书辞说得一本正经的,他又觉得人家说的舒服可能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说不定书辞就是单纯喜欢和他肢体接触。

    他媳妇儿真是太单纯了,亲个脖子都能舒服得脸红心跳的。难怪之前在酒店书辞到后面一副快死了的样子,他以为自己没轻没重,当时还有点儿愧疚,原来是享受的。

    叶寻眼睑低垂,微微俯低身子,唇角噙着一抹坏笑。

    “那一会儿把门关了,让你好好舒服舒服……”

    书辞脑子轰地一声炸成了烟花,来不及喜悦,徐月猛地一下推开门。

    叶寻赶快放开书辞站好,迎着徐月审视的目光,规规矩矩喊了一声阿姨。书辞的反应要慢一些,他还沉浸在叶寻那句话里,一副魂都被勾走的模样。

    徐月见书辞满目飘忽,对比一下镇定自若的叶寻,更是恨铁不成钢。

    叶寻看见她手上的果盘,自然而然道“阿姨,您是送水果吗?麻烦您了。”

    他不这么游刃有余还好,偏偏他表现得不慌不乱,徐月只觉得他在家里都敢这么调戏书辞,完了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和她周旋,等到了学校里,书辞还不是任由他搓圆捏扁了?

    徐月越想越气,连带着晚餐时积累的好感都气没了,她冷冰冰地把果盘往叶寻手里一塞“是,你们慢慢吃。”

    叶寻感觉她给的不是水果,是一盘刀。

    等徐月走后,书辞关上了门,正想往叶寻身边蹭,徐月又进来送了一次饮料,盯着他们的意图完全不加掩饰。眼看着书辞又要跑去关门,叶寻有些迟疑。

    徐月刚才显然是憋着火气的,他大概知道她在气什么,徐月不会真的和书辞计较,这笔账就免不了记到他头上。要是往常他肯定是顺着书辞来的,但徐月现在是他的岳母……

    叶寻狠了狠心“要不别关了?阿姨可能不太放心。”

    书辞犹豫了一下,手放在门把上没动。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这个时间也可以名正言顺关门了,他很想把门关起来,和叶寻再亲近一会儿。

    刚想完,徐月又抱着酸奶拉开门“小辞,你和叶寻吃过饭都没喝酸奶?喝一点,促进消食的。”

    “……谢谢妈。”

    书辞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心说妈您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该是您儿子防他,该是他防您儿子。

    您看窗外亮着的星星,像不像您儿子想往他身上蹭的心。

    徐月一趟一趟地来,书辞也老实了。他忽然想起自己的电脑从年初一那天就出了问题,里边存的画都不见了,原本是打算第二天送去修,结果临时去给叶寻接机了。

    书辞把电脑搬到叶寻旁边,解释道“我上次装了个加速软件,电脑里存的很多东西都丢了,你能找回来吗?”

    叶寻接过他的电脑摆弄了一会儿,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摸出了一个u盘,尝试找回文件的过程中,叶寻问“要是找回来了,我有奖励么。”

    “你想要什么?”

    “我想想……”叶寻心不在焉地敲了两下键盘“想好了再告诉你。”

    书辞没意识到自己没问清条件就默认了约定,见叶寻在认真帮他修电脑,书辞也不好意思继续打扰了,他拿了手机上床玩。

    他打游戏打到第三盘时,叶寻忽然说了声修好了,书辞此刻正操纵着游戏角色舔别人的包,试图狗到最后,他不太分得开神,随口就是一顿吹捧“真的吗!好厉害!”

    叶寻有点好笑,书辞叫他修东西,修好了自己却是一副敷衍的样子,但他的注意力都被一个文件夹吸引了,叶寻问“我能不能翻下你的电脑?”

    那个文件夹的名字乍一看像是一串乱码

    <wuliao/ 文字首发无弹窗hk。

    他第一眼以为前三个字母是余星泽的名字缩写,差点去揪书辞的耳朵。

    仔细一看才发现好像不该这么断句。

    <wuliao/ 文字首发无弹窗hk。

    叶寻真好看?叶寻最好看?

    这就不能怪他自恋了,这明摆着是夸他的意思,不管哪个解释都让他很感兴趣。

    “嗯嗯嗯,”书辞一门心思扑在游戏上“你随便看。”

    得到了书辞的许可,他点开了文件夹,看清里边是什么东西后,叶寻呼吸一滞,手指都凝在了鼠标上。

    文件夹里全是画。

    一张一张的,似乎快上百张了,有线稿也有彩稿,画上都是同一个人。

    全部都画的他。

    书辞似乎懒得给这些画取名字,干脆就把画的主题打上去了,他能清楚地知道书辞是为了什么画下这一幅幅画的

    开学典礼

    晚自习碰见了

    社团活动说了一句话。

    ……

    ……

    上……上床了

    结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靠!

    一起打篮球

    看日出

    运动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