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

    书辞“……”

    挂掉电话后,书辞下意识扭头看叶寻。他打视频电话时来不及插耳机,叶寻把他们的对话都听进去了, 此刻也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昨晚出来,忘记告诉家里人了?”

    书辞点了点头, 半晌后,他有点愧疚地看了叶寻一眼“我好像把你坑了。”

    “怎么了?”

    书辞犹豫了一小会儿, 还是如实道“我上学期跟你结婚时太害怕他们不同意了,户口本是从家里偷的。后来我妈知道我跟你假结婚,她觉得我把婚姻大事当儿戏,连带着……对你的印象也不怎么好。”

    叶寻沉默了。

    他觉得某种程度上他也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难得有这种吃噎的感觉,他一时之间有些感慨。

    书辞委婉道“她性子比较直,我觉得她邀请你去家里,就像是……”

    他妈。

    一个非常暴躁的女人。

    他爸爸是美术老师,性子温和,对什么事情的接受度都很高,他妈就不一样了,年轻时是当地有名的美人,结婚以后当了全职太太,开了个茶房,天天跟一群阿姨打麻将。

    战斗力非常之高。

    叶寻接过话“鸿门宴?”

    书辞半天没想到合适的形容词,被叶寻一下说出来整个人都舒服了,忙不迭点头“嗯嗯嗯!”

    随后又垂头丧气“怎么办,你要去吗?”

    “当然要去了。”叶寻伸手,点了点书辞的鼻尖,“我好不容易把她儿子拐跑了,不去赴鸿门宴,她又把你拐回去怎么办?”

    书辞被他这一下弄得有些心痒痒,他想说不会的。叶寻的手指抚过他的脸,在他脸颊轻轻刮了一下。

    “阿姨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因为时间不早了,他和叶寻去了附近的购物中心。书辞一时半会儿真说不上来他父母喜欢什么,叶寻按照常理,给书辞的爸爸买了一套茶具,给妈妈买了一只玉镯子。

    路过护肤品的专柜时,书辞想起他妈似乎前段时间在网上看过这个牌子。

    书辞说了一句,叶寻点了点头“那就带一套。”

    家里还有个上初中的妹妹,叶寻也顺便给小姑娘买了礼物,东西有些多,书辞帮忙提着购物袋敲开家门时,心里七上八下。

    开门的是书茉茉。

    小姑娘一看见他,没给书辞一点准备,扬声喊“妈!哥哥回来了。”

    书辞朝她笑了笑,蹲下来换鞋子,书茉茉一声尖叫。

    书辞莫名其妙看了她一眼,书茉茉红着脸跑远了,书辞听见她哒哒哒地冲进厨房里“妈妈妈妈——哥哥旁边那个哥哥好帅啊!”

    然后就是他妈带着笑意的责备声。

    书辞看着徐女士从厨房里走出来,途中还不忘优雅地取下了围裙,他妈是那种很显小的娃娃脸,加上保养得好,看起来远比实际年龄年轻。

    眼看着徐月上下打量叶寻,书辞下意识就挺直了脊背,想挡住徐月的视线。

    反倒是叶寻在他身后有些迟疑地喊了声“阿姨好。”

    书辞觉得叶寻似乎太迟疑了,他平时也不怎么见叶寻紧张过,正奇怪,就听见叶寻略带笑意、真诚又有点儿不好意思的声音“您看着太年轻了,我以为是小辞哪个亲戚家的姐姐,怕喊错。”

    书辞甘拜下风。

    徐女士平生最爱听人夸她显小,叶寻又夸得这么真诚,伸手不打笑脸人,即使心里对叶寻憋着火气,徐月也不咸不淡道“亲戚们都回去了,家里没外人。”

    叶寻笑了笑,没再继续说这个话题。书辞趁机把购物袋往徐月手里送“妈,叶寻给您带的礼物。”

    书辞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殷切,落在徐月眼里就是一副胳膊肘急着往外拐的样子,徐月心情有些复杂地接过了购物袋。叶寻紧随其后,他把自己手里的袋子稍微提高了些“阿姨,这是给叔叔和妹妹的,您看放哪儿比较合适?”

    “放茶几上。”徐月淡淡道“放好了就先吃饭。”

    书辞见徐月没有一上来就为难人,松了口气。

    上了饭桌后,果然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眼看着徐月查户口一样挨个询问叶寻的情况,书辞听得心惊胆战。

    叶寻说家里是做房地产的,书辞他爸乐呵呵道“那应该挺赚钱的。”

    徐月冷笑“不是说房产行业近几年都在走低吗?”

    叶寻非常配合“整体确实不如以前了,我不怎么懂这些,家里的事情都是我小舅在打理。”

    徐月抓住了机会“既然你连自己家里的事情都弄不懂,要是以后出个什么意外,你让小辞和你一起受苦?”

    叶寻一时半会儿不太好接话,他也没想到书辞他妈看起来一副江南美人的样子,说话居然这么泼辣。

    书辞看不下去了,连忙插话“他很厉害的,上学期他跟着导师做项目赚了几百万,核心的代码都是他一个人写的。”

    书茉茉“哇!”

    刚哇完,茉茉就被徐月分别狠狠睨了一眼。

    厨房里的饺子煮好了,徐月迫不得已离开了战场,书辞趁机想在桌下去捏一捏叶寻的手,手没抓到,不小心摸到了叶寻的大腿。

    叶寻愣了愣,侧头看他。

    书辞的脸热了些,他低声说“我不是故意的。”

    叶寻弯了弯眼,凑过去想调笑两句,徐月端着一大盘饺子风风火火从厨房冲了出来。

    即使打电话时从视频里看见书辞躺在酒店的床上,声音还带着说不出的慵懒感,她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大致知道书辞是跑出去干什么了。

    但亲眼看见自己的儿子和一个男生亲近,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吃,啊?”她皮笑肉不笑,朝叶寻道“试试阿姨的手艺。”

    叶寻自知理亏,规规矩矩应了声去挑饺子,刚把饺子放进嘴里,叶寻微微一怔,差点没绷住。

    蘑菇馅的。

    叶寻活了二十年,除了小时候不小心吃了一口蘑菇,之后就视蘑菇如蛇蝎,再也没碰过一次。

    但是今天他认命了。

    在徐月的目光下,他又挑了一只饺子,吞咽下去后夸赞道“您手艺真好,馅是您自己调的?这个味道真是让人……回味无穷,我在北方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饺子。”

    说话的同时,叶寻忍着恶心感,笑容不变。

    操,快吐了他。

    叶寻夸得真诚,饶是徐月也不得不承认,面前的男生是真的很优秀。

    先是长得很好,面容有种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英气,再者即便她有意刁难,对方也一直顺着她的意思来,但又不卑不亢,很有修养。

    怪不得把书辞迷得晕头转向的。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想着大过年的,人家跑了几千公里来找书辞也不容易。

    徐月稍微缓和了态度“那就多吃点。”

    叶寻点了点头。

    他觉得自己可能需要个氧气瓶。

    什么叫窒息。

    吃过晚餐,叶寻问书辞哪儿能洗漱,书辞指了个方向,又说明是自己的房间后,叶寻进了房间,虚掩上门。

    他在卫生间里刷了一次牙,还是觉得蘑菇的味道没能完全散去,叶寻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扯个理由出门抽支烟。

    正想着,房间门被从外推开。

    书辞进来了。

    书辞顺手带上门,问道“你怎么了?”

    书辞仔细看了看,看见盥洗台上不属于自己的牙具,又想起叶寻是北方人“你是不是吃不惯这边的东西?”

    “阿姨的手艺很好,她烧的菜都很好吃。”叶寻说“只是我不怎么喜欢吃蘑菇。”

    想起徐月让叶寻多吃点饺子,书辞原本还高兴他妈缓和了态度,听见这话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

    之前看叶寻一直在吃,他还以为叶寻喜欢,干脆把剩下的小半盘饺子都往对方面前推,叶寻也都吃了,他根本没想到叶寻是强迫自己咽下去的。

    书辞觉得很是愧疚“你是不是很难受?”

    他正不知道怎么安抚对方,叶寻微微倾低身子,按住他的后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