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5

    叶寻唇角微翘,他刚想说你也太诚实了,就感觉书辞在被子下反握住了他的手。

    “但是更喜欢你。”书辞说话时带着不自然的颤音,目光却还直勾勾地盯着他:“……你最好吃了。”

    叶寻呼吸一顿,脸上游刃有余的神情变得怔愣。

    如果不是书辞握着他的手在微微颤抖,叶寻都要以为书辞不紧张了,他被书辞这一下弄得有点上头,整个人都感觉热。

    他有时候真觉得书辞乱撩时很可怕,真的是瞎几把撩,不分敌我的。

    书辞说完差点咬到舌头,他都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胆量说出那种话,叶寻像是看出了他的不自然,顺手将盒子扔在书辞的枕边,翻身把他压在了身下。

    “休息好了果然不一样,都能来撩拨我了。”叶寻一边说,一边捏了一下书辞的耳垂:“我最经不起撩了,尤其是早上。”

    像是为了印证这句经不起撩,他的动作越来越肆无忌惮,书辞条件反射张口想要哼声,嘴却被人堵上。

    书辞被亲得骨头都有些酥,脚不禁蹬了几下被子。如果不是躺在床上,叶寻这么摆弄他的≈gt≈gt

    舌头,他肯定腿软得站不稳了。

    眼看着对方的神情越来越危险,黑亮的瞳孔里透露出几丝兴奋。书辞没想到这回是要来真的,他以为叶寻只是看他刚睡醒跟他闹着玩……原本积攒的勇气一下就消失无踪,他有些慌乱地推了推压在他身上的叶寻。

    他一开始用的力气很小,叶寻以为他闹着玩,没理他,自顾自地咬书辞的唇。

    直到书辞两只手都开始挣扎着推他,叶寻才停下来,低声问。

    “怎么了?”

    他说话时的热气喷在书辞的脖颈处,明显压抑着的嗓音让书辞不禁有些心虚。

    “我们商量个事,要不…下次再那什么……可以吗?”

    “?”

    “我没准备好,”书辞不好意思地瞥开眼:“……怕疼。”

    叶寻沉默了下来。

    书辞以为他同意了,心里一亮,心想叶寻还是很好说话的。但自己这么临时反悔书辞又不免愧疚,他想了想,怀着讨好的心思在叶寻脸上啾了一口,小声说:“那我去洗澡啦。”

    书辞从他身下溜出来,手刚刚够到床沿——

    他被拽着小腿,用力一拉。

    书辞毫无防备,整个人都摔进了被子里。叶寻按着他,慢条斯理地问道:“跑什么?”

    书辞这才反应过来,在这种时候表现出逃跑的意向换了哪个男人都受不了,他简直是在找死。

    这样被对方按在床上,感觉叶寻的手指不断加力,书辞自知理亏,有些虚弱地垂死挣扎。

    “我去洗澡,我、我至少刷个牙……”

    叶寻看出了他的怯意,坏心眼地放慢了速度,把他一点一点拖了回去。

    “我抱你进去洗啊,媳妇儿。”

    书辞听着那个称呼,觉得自己要崩溃了,他像是被扼住了要害,任由叶寻的手攀上他的肩膀。

    他被叶寻抓着肩头,后者在他耳边一字一顿:“你真有本事。”-

    两个人折腾得有些厉害,午饭都吃得晚了点。

    吃过午饭后,书辞的眼睛就一闭一合,像是困得快要栽倒了。看他这么累,叶寻把退房时间往后延迟了些,让书辞再睡一会儿。

    “睡,我看着你。”叶寻伸出手,指尖划过书辞的下巴,像是在摸小动物。

    手指下的肌肤细腻,因为他的动作,书辞不知不觉抬起头。

    书辞小声说了句什么,叶寻没听清楚。书辞见他没反应,干脆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枕头,意思很明显。

    叶寻笑了声,过去了。

    他靠在床边玩手机,书辞贴着他睡着了。偶尔书辞会迷迷糊糊地蹭一下他,叶寻任由他抱着自己的手臂,有些漫不经心地划动屏幕。

    他忽然想起来,书辞好像一直没跟家里通过电话。

    他自己的家庭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加上昨天下机后他就被书辞扰乱了所有原定的打算,他一时半会儿忘记了。

    书辞这么跑出来找他,还跟着他在外面住了一夜,有没有跟家里人商量过?

    他垂眸,书辞睡得正沉,眉目都舒展开来。

    他有些不舍得叫醒辞醒了再问问,要是没商量过就主动打个电话回去,放在床头的手机却忽然震起来。

    是书辞的手机。

    震动声不大,书辞却被吵醒了,他迷茫地朝四周环顾了一圈,叶寻提醒道:“你手机在响。”

    书辞把手机勾过来,看见上面的来电提示睡意清醒了大半-

    妈妈。

    书辞迟来地意识到,他好像没跟他妈说过他要在外面住一晚。

    完了。

    书辞拖到了接听,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躺在床上接他妈的电话,书辞莫名就有些心虚,他放开叶寻,拉了拉自己的衬衫领口,把手机贴到耳边。

    “喂?”

    刚开口,书辞就觉得有什么不对。

    屏幕好像太亮了。

    他有些茫然地把手机拿远了点,想看看屏幕,屏幕上浮现出一张熟悉的脸。

    他妈的脸。

    书辞差点扔手机。

    我靠,视频电话!

    妈你怎么这么狠!

    书辞如梦初醒,那点儿慵懒的困意荡然无存。

    酒店房间。

    衣衫不整。

    他脖子上还有吻痕。

    “你去哪儿了?怎么一晚上都没回来?”他妈道:“要不是茉茉说哥哥不在了,我还以为你在房间里睡懒——”

    书辞来不及做出反应,他妈突然看见了什么,目光一顿。

    “书辞……”

    “你在哪儿?在干什么?和谁在一起?!”

    第38章 给你

    书辞被他妈的发问三连问蒙了, 不小心脱口而出“我在酒店睡觉。”

    “你不是去找同学了吗?你和谁在酒店里呢?”

    我操, 这该怎么解释?

    书辞转念一想,他和叶寻还一起上过毛概, 怎么也算半个同学了, 书辞有了底气,避重就轻回答“我和我同学在一起啊,他昨晚下飞机,太晚了,我们就住酒店了。”

    为了安抚他妈,书辞道“我晚上就回来。”

    他妈没说话了,在书辞以为蒙混过关时,那边问出了一个很惊悚的问题“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他妈知道他的性取向,大年初一的凌晨跑出去接机、接完还在外边待了一整夜, 就算他妈相信他和男同学之间清清白白,书辞自己也是不信的。

    书辞咬了咬牙“男同学。”

    他妈沉默片刻,忽然问“你晚上一个人回来?”

    书辞还来不及揣摩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妈又轻描淡写给了他一顿暴击“不把人带回家?他从外地过来, 你让人家一个人过年?”

    书辞还想装傻充愣“您说啥呢?”

    他妈“兔崽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