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墙头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 href=""></a>

    伯尔尼,受欧洲局势紧张的影响,瑞士这个中立国的日子也不好过。

    作为“欧洲屋脊“的瑞士,并非后世键盘侠们认为的战略位置不重要。

    恰恰相反,位于西欧中心的瑞士,东接奥地利、南邻意大利、西接法国、北连巴登和符腾堡,自古以来就是欧洲重要的交通要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因为多山的缘故,瑞士拥有很多战略要地,比如说:圣哥大、圣伯纳德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欧陆战争爆发在即,作为中立国的瑞士成为了风暴的中心,怎么站队成为了一个难题。

    作为轮值主席的本哈德·海默,非常不幸的赶上了。唯一令他欣慰的是现在各国还是以利诱为主,没有直接逼迫他们站队。

    这是必然的结果,瑞士易守难攻,又有大名鼎鼎的瑞士雇佣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根硬骨头。

    在全民皆兵的体制下,瑞士还是有可能拉出三五十万部队的。尽管现在的瑞士还是一个穷屌丝,这么多部队的武器装备都凑不齐。

    可只要站了队,这些问题就不是问题了,法奥两国都不会嫌己方的兵多。

    本哈德·海默解释道:“公使阁下,瑞士是一个中立国,我们是不会参与欧陆纷争的。”

    类似的话,本哈德·海默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遍,可是前来拜访的人仍然是络绎不绝。

    在大多数人看来,他这是在待价而沽,只有本哈德·海默自己清楚,他是真的不愿意让瑞士参与欧陆纷争。

    没有办法,瑞士的家底实在是太薄了。固守本土还可以借助地利优势,参加战争主动出击,那就只能硬拼了。

    对瑞士这样的小国来说,参与法奥纷争,赢了收益有限,输了家底儿赔净,完全是得不偿失。

    奥地利公使埃利·德卡兹摇了摇头:“元首阁下,不要说得这么绝对。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大家都是迫不得已。

    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也不愿意进行这场战争,但是法国人不答应。

    法国人的野心有多大,想必你是清楚的。如果我们现在不站出来阻止,任由他们向中欧扩张,未来必定会深受其害。”

    本哈德·海默沉默不语,内心深处他已经进行过了无数次吐槽。本质上来说,法国人的野心也是奥地利放纵出来的。

    如果不是奥地利当年放纵法国人南吞意大利,也没有今天这个牛逼哄哄的法兰西帝国,自然也不会有现在的烦恼。

    想归想,说出来是万万不可能的。现在瑞士也需要奥地利顶上去,要不然等法国人吞并比利时和莱茵兰地区后,瑞士就真的危险了。

    “公使阁下,遏制法国人扩张确实非常重要,但我们的实力有限,实在是没有能力掺合这场战争。”

    参战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参战。遏制法国人的行动,我们在精神上支持就行了。

    本哈德·海默的拒绝,埃利·德卡兹一点儿也不感到奇怪,没有实实在在的利益,仅仅只是为了遏制法兰西扩张,还不足以令瑞士人卖命。

    “那好吧,如果贵国不愿意参战的话,可以先行中立。

    只要在关键时刻放开关卡,让我们的军队过去,打法国人一个措手不及就行了。

    作为回报,战后贵国可以获得孔泰地区。如果贵国肯出兵的话,还可以获得萨瓦地区。”

    不得不承认,在利益分配上奥地利是非常大方的。即便是打定主意要中立的本哈德·海默,也不经有些动心了。

    孔泰地区包含杜省、汝拉省、上索恩省和贝尔福地方省,总面积高达16202平方公里,相当于五分之二个瑞士。

    要是再加上萨瓦地区,那就是大半个瑞士的领土。这已经是极限了,再多送给瑞士他们吃不下去。

    犹豫了片刻功夫后,本哈德·海默还是抵御住了诱惑。利益再大,那也是击败法国人之后的事情,要是战场上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从纸面上的数据来看,奥地利一方明显是大占优势,但是架不住法军威名远播。

    拿破仑当年也是在劣势之下,击败反法联军的,谁也不知道法国人会不会复制先祖的奇迹,本哈德·海默不敢跟着冒险。

    “抱歉,公使阁下。我们对法国人的领土没有野心,瑞士只是一个小国,从来都没有想过对外扩张。”

    必须要拒绝,这个时候要是优柔寡断,传出去就是瑞士窥视法兰西的领土,要是让法国人知道了,瑞士政府可兜不住。

    埃利·德卡兹笑道:“元首阁下,不用担心。战后法国人自顾不暇,根本就不可能向贵国索要这些土地。

    要知道,法国人的领土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抢来的,战后肯定会物归原主。

    比如说:意大利地区的各邦国会重新独立,他们夺取西班牙的上比利牛斯需要归还,侵占德意志地区的洛林、阿尔萨斯也要归还,北部的……

    如果贵国担心安全问题,奥地利完全可以给你们提供保护,战后我们还会签订一份共同遏制法兰西的条约。”

    听了埃利·德卡兹的解释,本哈德·海默的心乱了。如果让奥地利的计划成功,现在的大法兰西帝国,至少会缩水一半。

    只要各国能够履约,法兰西将失去重新崛起的可能。就算是拿破仑复生也不行,邻居们不会给他做大的机会。

    如果只是这些,瑞士也是既得利益者中的一员,本哈德·海默完全没有理由反对。

    可是伴随着分赃的同时,也奠定了奥地利的欧陆霸主地位,这就不是本哈德·海默想要看到了。

    奥地利现在看似人畜无害,很少在欧洲大陆搞事情,但谁也不能成为欧陆霸主的奥地利同样会这么安分。

    万一情况发生了变化,奥地利打起了瑞士的主意,他们就危险了。

    别说不可能,这里可是哈布斯堡王朝的祖地,几乎历届哈布斯堡君主都在打这里的主意。

    冷静下来后,本哈德·海默断然拒绝道:“公使阁下,瑞士是一个中立国,早在维也纳会议时期就确定了下来。

    这是我们的根本国策,不会因为外界的变化而变化。所以尽管你的提议很诱人,但我们还是只能遗憾的拒绝。

    不过你放心,在遏制法兰西的问题上,我们还是和贵国站在一起的,今天的谈话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拒绝归拒绝,本哈德·海默还是不想得罪奥地利。在内心深处,他觉得奥地利多半会赢。

    没有那么多理由,就凭刚才那份计划,奥地利就占据了优势。

    法国人虽然强大,可是架不住敌人多啊!一旦欧陆战争爆发,法兰西要面临的就是内忧外患。

    见事不可为,埃利·德卡兹没有继续勉强,摆摆手道:“那好吧,贵国不愿意参战、借道我们也不勉强。

    不过出于打击法兰西的需要,我希望战争爆发后,贵国在贸易上能够给法国人设置障碍。”

    现在谈不拢,不等于未来也谈不拢。等反法联军在战场上占据了优势,再来拉瑞士入伙,难度就要低的多。

    实在是不行,大不了威逼利诱。小国都是墙头草,所谓的原则,在生存面前一文不值。

    犹豫了一会儿后,本哈德·海默回答道:“设置贸易障碍,这没有问题。

    法兰西不是自由贸易体系中的一员,不适用自由贸易原则。战争爆发后,我们可以禁止战略物资流入法兰西。”

    口头上的承诺,本哈德·海默没有压力。战略物资禁运,也要根据实际情况来看。

    要是反法联军优势明显,那就真的对法禁运。站在胜利者一边是小国的生存本能,根本就不需要考虑。

    要是双方僵持不下,那就名义上禁止,暗地里走私,两边都可以交代过去。

    反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