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

    拿破仑三世吞并撒丁王国后,流亡到伦敦的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在英国人的帮助下组建了撒丁流亡政府。

    后来法国人吞并意大利剩余地区,为了意大利反法运动的需要,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被动成为了领袖。

    原因非常简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无所有的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有和法国人死磕到底的勇气。

    相比之下,其他几个邦国王室就不一样了。虽然被法国人夺走了国家,可名义上还挂着王冠,每年可以领取一笔年金。

    在这种背景下,尽管大家都非常不满,却没有跳出来和法国人死磕的勇气,只是在暗地里搞小动作。

    最初的撒丁独立组织只有英国人支持,组织构架总体上还是稳定的。后来扩大成为了意大利独立组织,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奥地利也成为了独立组织的支持者,多了一个金主,很多事情就变得复杂化了。

    1878年,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死后,年仅9岁的儿子继承王位,一个小屁孩自然没有能力平息内部矛盾。

    意大利独立组织名存实亡,渐渐分成了四波,分别代表着撒丁王国、教皇国、那不勒斯、托斯卡纳四个邦国。

    意大利独立运动也因此陷入了低潮,即便是巴黎革命爆发后,他们跟着发动起义,也只是昙花一现。

    狮象搏兔,亦用全力。欧洲战争爆发在即,弗朗茨自然要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力量。

    意大利独立组织的实力虽弱,但是他们在意大利人中的号召力强啊!

    想想看,法奥战争进行到关键时刻,法军中的意大利士兵突然撂挑子不干了,那个画面有多么喜剧。

    毫无疑问,意大利独立组织中实力最雄厚、影响力最大的,自然是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的嫡系撒丁独立组织。

    别看撒丁王国已经被法国人吞并了,法皇头上还多了一定王冠,可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才是欧洲公认的撒丁国王。

    不管法兰西多强大,非法抢来的王冠,欧洲贵族圈就是不承认。这方面弗朗茨也是居功甚伟的,哈布斯堡家族可是带头否认波拿巴家族对撒丁王位的合法性。

    伦敦郊外一座庄园内,一老一少两名男子正在钓鱼。看得出来两人都心不在焉,水上的悬浮物不断的被拉扯,也没有理会。

    奥地利驻伦敦公使乔纳斯:“陛下,欧陆战争爆发在即,你复国的机会来了。”

    年轻的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微微一笑:“那也仅仅只是机会,法国人的实力依旧强大。

    意大利想要摆脱法兰西的统治,还是非常困难。除非贵国能够在战场上重创法国人,要不然就凭独立组织的实力,根本就是送死。”

    这是问题的关键,也是争议的焦点。

    乔纳斯希望意大利独立组织能够先发动起义,动摇法国人的军心,以增加奥军在战场上的胜算。

    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则希望奥地利先在战场上击败法国人,独立组织再发动起义。

    乔纳斯摇了摇头,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的警惕,他是理解的,撒丁国王和奥地利的关系一直都不好。

    要是赶走了法国人,又迎来了奥地利,那就是前门去虎后门进狼了。

    “陛下,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不付出代价,就获得民族独立,那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也理解的心情,但是你应该知道奥地利从来不亏待盟友。

    既然做出的承诺,要支持贵国独立,我们就会履行约定。

    不过奥地利也讲究等价交换,付出多少代价,就拿走多少战利品。

    如果你们等大局已定再参与进来,那么我们将无法保证贵国的领土完整。”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显然乔纳斯是认定了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不可能和法国人合作,想要复国就必须获得奥地利的支持。

    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脸色大变,倒底还是太年轻,无法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公使阁下,保证意大利地区的领土完整,是我们的底线!要是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没得谈了。”

    乔纳斯公使提醒道:“陛下,你只是撒丁国王,并没有资格代表其他三个邦国。

    事实上,我们已经三国代表达成了协议,现在和你谈的只是撒丁国王。”

    这年头意大利只是一个地名,现在国际上承认的是四个邦国,意大利独立组织那是草台班子,不具备任何法律意义。

    听到这个答案,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作为意大利独立组织的领袖,原本他以为赶走法国人后,自己就是意大利国王了。

    然而,现实非常打脸。乔纳斯明确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意大利独立组织代表不了什么,奥地利承认的只是撒丁、教皇国、那不勒斯、托斯卡纳。

    奥地利不承认,意大利国王自然无从谈起。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非常的不甘心,可惜他没有翻脸的底气。

    他不愿意和奥地利合作,下面有得是人愿意。别以为独立组织成员就有多么清高了,人都是要吃饭的。

    作为国王即便是流亡海外,同样可以过灯红酒绿的生活,可是下面的追随者就悲剧了。

    即便是身家厚实的,这么多年折腾下来,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家境贫寒的已经在伦敦找工作上班了,依靠独立组织下发的那点儿补助金,早就把人给饿死了。

    这么多年下来,昔日的热血少年,早就被生活磨去轮廓,复国是他们翻身的唯一机会。

    无论是意大利,还是撒丁国王,只要能力建立政权,他们就能够摇身一变成为高高在上的统治者。

    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谁都不会撒手。谁要是挡了大家的路,谁就是大家的敌人,即便是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这个名义上的领袖也不例外。

    停顿了一会儿,调整思绪过后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缓缓说道:“公使阁下,我们可以想办法牵制法国人,但以我们的实力并没有直接和法军对抗的能力。”

    见目的达成了,乔纳斯微笑着回答道:“陛下,请放心奥地利是不会坑朋友的。

    战争爆发后,你们只需要在后方搞搞破坏,影响法军的后勤运输就行了,并不需要直接上战场。

    比如说:散播谣言,动摇法国人的军心;号召意大利人不要为法国人卖命;破坏道路桥梁、组织工人罢工……

    为了减少损失,你们也可以号召民众非暴力不合作,这些都是贡献。”

    听到乔纳斯的解释,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松了一口气,喊口号什么的他们最在行了,独立组织的短板在于军事上。

    只要不和法国人战斗,在后方搞搞破坏,他们还是能行的。

    停顿了一下,乔纳斯公使又补充道:“你们为这场战争做出的贡献,将决定你们战后获得的收益。

    只要做出的贡献足够大,领土、战争赔款都会有的。原来撒丁国王和法国人存在争议的领土,你们也有机会拿回来。”

    这不是画大饼,只要赢得了战争,无论是他们的表现怎么样,存在争议的领土都会划个撒丁王国。

    奥地利没有吞并法兰西的胃口,战后法奥两国的仇恨肯定会加深,甚至有可能数十年都解不开。

    为了西线的稳定,奥地利政府必须要削弱法国。除了意大利地区能够独立外,法兰西的本土实际上还是很稳定的,根本就拆分就不了。

    即便是强行拆分,要不了几年也会重新统一,弗朗茨不可能去做无用功。

    这种背景下,除了拉上周边的邻居一起瓜分外,奥地利政府并没有太好的办法。

    况且,瓜分的也不仅仅只是土地,还有与之伴随的仇恨。

    拿了法国人的地,就只能和法国人死磕下去。除了抱奥地利的大腿外,根本就别无选择。

    没有任何犹豫,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果断的回答道:“公使阁下放心,我们尽全力给法国人添乱的!”

    条件已经非常优厚了,比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之前预料的要好得多,奥地利没有打撒丁王国领土的主意。

    唯一遗憾的是,奥地利反对他统一意大利地区,不过这对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来说问题不大。

    从出生就开始流亡,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也是饱经沧桑,虽然年少却不中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a href=""></a>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