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搅屎棍上线

    邻居们都开始备战,法国政府自然是没得选择了。到了现在这一步,就算是不发动战争,法国政府也只能跟着备战。

    反正拿破仑四世是不相信所谓的睦邻友好,以法兰西和周边各国的关系,一旦实力出现失衡,分分钟就有人打上门来。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年代,弱小就是最大的原罪,何况大家本来就有仇呢?

    自古以来,扩军都被认为是战争的前奏,法国政府的行动再次加剧了大家的恐慌,一时间欧洲大陆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

    伦敦

    英外交大臣乔治指着墙上的欧洲地图说道:“计划进行到现在,总体上还是顺利的。

    虽然没有鼓动奥地利出兵统一德意志地区,但是法国人已经上钩了。

    受局势紧张的影响,巴黎政府已经开始大扩军,踏出了这一步再想回头就不可能了。

    唯一麻烦的是牵扯进来的国家太多,法国政府的外交实在是太垃圾,一个盟友都没有找到,就连西班牙人都没拉住。

    按照现在的情况,如果我们不出手帮忙的话,战争爆发后奥地利有很大可能组建反法联军,拉着比、德、瑞、西等国一起围攻法国人。”

    扩军备战可不是儿戏,尤其是在局势紧张的时候。政府一扩军,就给外界释放了一个战争信号。

    资本家会加大对军工相关领域的投资,原有的军工企业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扩充产能。

    法兰西可是刚刚爆发产能过剩和失业潮的,借着战争的风口,企业满血复活、工人重新找到了工作。

    想要停下脚步,资本家们首先就不会答应,真金白银投下去了不能看不到回报;好不容易再就业的工人,同样也不会答应。

    在利益的推动下,爆发战争是早晚的事情。法国政府能够决定的无非是和谁打,从什么地方开始打。

    格莱斯顿首相点了点头,法国人没有盟友,这是英法能够结盟的基础。

    只不过想现在这种,一动就引发所有邻居同时警惕,还是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我记得西班牙政府是法国人扶持的,最近十几年法西关系一直都很不错,他们没有道理倒向奥地利吧?”

    西班牙爆发革命后,波旁王室流亡到了法国。拿破仑三世和波旁王朝做了交易,以扶持阿方索十二世上位为代价,换取了波旁王朝不给他添乱。

    阿方索十二世上位后,法西两国关系迅速升温,外界一直怀疑法西两国在暗地里有一份盟约。

    这样的关系,在没有特别大的利益冲突下,两国翻脸的可能性非常小。

    乔治解释道:“法西关系确实友好了一段时间,但是两国之间的矛盾更大。

    尤其是阿方索十二世死后,奥地利女大公玛丽亚·克里斯蒂娜摄政,西班牙的外交政策发生了根本性改变,由原本的亲法改为亲奥。

    现在的法西关系,只是面上还能够维持,远远够不上盟友关系。

    就在上个星期,奥地利还向西班牙政府提供了一笔两千万神盾的无息贷款。拿到了这笔贷款后,西班牙政府第一时间宣布扩编五个步兵师。

    不光是西班牙,最近一个月内奥地利先后向比利时、德意志联邦、瑞士三国发放了金额不等的贷款。

    在这方面法国政府反应的非常迟钝,事情发生后他们也没有采取正确措施拉拢各国,反而派人去警告、威胁。”

    作为好邻居,法西两国从来都没少打仗,这方面哈布斯堡王朝也是做出了杰出贡献的。

    不过那是几百年前的事情,已经谈不上什么仇恨,令西班牙人记忆犹新的还是反法战争。

    如果说英国人击败了无敌舰队的神话,将西班牙从海上霸主之位上拉了下来,那么拿破仑就是西班牙日不落帝国的终结者。

    墨西哥、中美洲、秘鲁、哥伦比亚、智利、巴拉圭等十几个国家,上千万平方土地都是因为反法战争而独立的。

    要说西班牙人没有怨气,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只不过法兰西势大,西班牙势弱内部矛盾又一堆,不得不忍下来。

    再怎么隐忍,有这笔仇恨在法西关系就好不了。阿方索十二世活着的时候,因为复辟之恩的缘故,双方的关系还不错。

    奥地利女大公玛丽亚·克里斯蒂娜摄政后,没有了亲法的君主,国内反法的声音自然就高涨了起来。

    财政大臣晓治·柴尔德斯:“光从这方面来看,法国政府的做法并没有错。

    他们本身和邻居的关系就不好,想拉拢盟友,必须付出更高的成本。

    仅仅只是许诺利益,大家根本就不会相信,拼财力他们又不是奥地利的对手。

    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法军的赫赫威名,拉拢不了这些国家,就震慑住这些国家好了。

    反正都是一堆墙头草,只要法兰西保持足够的强势,这些家伙就不敢妄动。

    况且,法国政府强势惯了,要是突然放下身段去拉拢各国,反而会让大家产生不好的想法。”

    这是公道话,拉盟友真不是法兰西的强项,要在这上面和奥地利拼,除了劳神费力外,很难有实质性作用,还不如武力震慑有效。

    格莱斯顿眉头一皱,法国人的处境比事先预想中的还要糟糕,武力震慑确实有效,可万一要是法奥两国在战场上僵持不下,这些国家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弗朗茨对盟友的大方,可是举世闻名的,尤其是在慷他人之慨的时候,那绝对是没话说。

    “外交部必须要想办法让各国保持中立,要不然五国联手,法国人根本就没有丝毫胜算!”

    法国人有信心,那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宣传,政府高层都是听着这句话长大的,潜意识里就认为法兰西陆军天下无敌。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格莱斯顿对法军的战斗力就没有那么自信,在他的印象中法兰西陆军确实是天下第一,但是第一不等于无敌。

    蚁多也能咬死象,单对单法兰西对奥地利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要是再多添几个对手进去,仗就没法打了。

    不列颠要得是法奥两败俱伤,可不是为了让奥地利趁势而起,现在不得不拉偏架。

    外交大臣乔治摇了摇头:“这很难办到,除非法国人从意大利地区进攻奥地利,我们有办法让各国保持中立。

    要不然的话,我们只能让西班牙保持中立,最多再加一个瑞士。

    他们是中立国,只要法国人不主动找事,外交部有把握说服瑞士政府中立。”

    没有办法的事情,法奥对上就是因为比利时和德意志联邦。法国人要侵吞他们的国土,让比德两国中立根本就不可能。

    格莱斯顿首相无奈的点了点头,本来比德两国还是他们扶持的小弟,现在为了帝国的利益也不得不舍弃了。

    想到这里,格莱斯顿又头疼了起来。比德两国都是哥达王朝的一份子,要是法国人战败也就罢了,万一法国人赢得了战争,哥达王朝的损失就大得去了。

    要是知道这次事件是他策划的,估计维多利亚女王砍死他的心都有了,现在格莱斯顿都不敢去王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