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向南还是向东?

    随着舆论上敌视比德两国呼声的高涨,民间也爆发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活动。

    从巴黎到罗马,法兰西任何一个人口超过五万人的城市,都爆发了游行活动。

    各种乱七八糟的口号不绝于耳,反煤暴利、反失业、要求提高工资待遇、要求政府进一步放开选举权……等等,不管相关还是不相关的社会团体都跳了出来。

    一时间全欧洲,都听到了法国民众的呼声。只不过这种呼声有点儿乱,有点儿让人摸不着头脑。

    凡尔赛宫,听着外面民众们撕心裂肺的呐喊,拿破仑四世怒了。

    民意?

    这年头可没有互联网,如果没有人操纵,光靠消息自然传播,三五个月都不一定能够传遍全国,更不可能全国各大城市一起进行游行示威。

    “警务部给我查,看看是谁在后面捣鬼!”

    没有哪个皇帝愿意受人摆布,拿破仑四世也不例外。就算是要实施中欧战略,那也是在他的主导下进行,而不是被人赶鸭子上架。

    警务大臣亚度尼斯忐忑的回答道:“陛下,这次的参与人数很多,资本家、学生、贵族、军方、政府官员等群体均有参与。

    根据警务部掌握的情报,最先采取行动的是国内的工商业界,而后迅速蔓延开来。”

    最终的幕后黑手是谁,警务部不得而知,这种明面上的消息,还是能够查到的。

    亚度尼斯的政治头脑还是非常灵光的,从舆论爆发开始,他就开始思考对策了,现在自然是沾手即来。

    法不责众,这是法兰西最大的特色。就连上一次革命的参与者,拿破仑四世都没有办法全部清算,现在就更不用说了。

    知道是工商业界干的没用,没有办法锁定最初的元凶,拿破仑四世想要算账都找不到人。

    猛的一拍桌子,拿破仑四世恶狠狠的说道:“该死的财团,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了。”

    既然工商业界主导,那么自然少不了财团发力,把这笔账记在财团身上,没有任何毛病。

    事实上,从波拿巴家族和法国财团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样,因为利益的缘故双方没有少发生矛盾。

    尤其是巴黎革命时期,财团的推波助澜和趁火打劫,更是加剧了双方的矛盾。

    别看拿破仑四世让步妥协了,可是心中的那一口怨气却积攒了下来。为了遏制财团壮大,拿破仑四世没少下工夫。

    从发展的角度上来看,这是必然的结果。财团势力不断在扩大,法兰西这块蛋糕没有做大,新兴势力扩张必然要和既得利益集团发生碰撞。

    波拿巴家族是受农民阶级和贵族阶级支持才复辟成功的,拿破仑四世必然要代表这两个阶级的利益。

    法国财团财力雄厚、影响力大,可政治、军事却是短板,面对掌控政治权力的贵族,明显不是对手。

    想要继续壮大下去,就只能想办法做大蛋糕。

    推动中欧战略就是最好办法,不仅解决了国内工商业发展的短板,还能够推动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进一步壮大了财团的力量。

    外交大臣卡雷尔·卡德莱茨提醒道:“陛下,追查幕后黑手的问题,我们可以慢慢来。

    最近一段时间,欧洲各国都在不断询问我们关于中欧战略的问题,国内民众的闹腾已经引起了各方的警惕。

    就在上个星期,比利时政府决定再扩编一个预备役军团,一旦计划完成,比利时的总兵力将达到

    德意志联邦也召开了邦国会议,乔治一世提出了效仿奥地利实施全民预备役制度,再训练一百五十万预备役出来。

    并且在现有主力部队不变的情况下,常备军增加三十万预备役部队,现在他们正忙着讨论每个邦国的兵力分配问题。

    如果让德国人的计划完成,那么他们实际的常备军数量将超过五十万。极限动员之下比德两国加起来,总兵力将突破两百万。”

    毫无疑问,比德两国是被法国的内部变局给吓着了,在竭尽全力扩充军备。

    真要是让两国完成了计划,将国内所有的青壮都武装了起来,法兰西的中欧战略还能不能实施,就有待商议了。

    “他们公然要撕毁军备协议,就不怕遭到国际社会制裁么?”

    刚刚说完,拿破仑四世就意味到了自己失言。眼瞅着战争就要爆发了,谁还会考虑那么多。

    以欧洲各国警惕法兰西的习惯,多半会对比德两国的扩军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是乐见其成。

    这种明晃晃的拉偏架行为,对法兰西可谓是非常的不友好。

    停顿了一下,拿破仑四世缓缓说道:“外交部必须要想办法破坏比德两国的扩军行动,必要的时候可以给做出安全保障承诺。”

    不管要不要实施中欧战略,法国政府都必须要打断比德两国的扩军计划,要不然就不是法兰西威胁别人,而是要受人威胁了。

    没有办法,谁让他们的敌人多呢!万一哪天奥地利说服了比德两国,再拉着瑞士、西班牙一起围攻法兰西怎么办?

    不要说不可能,历史上的反法战争就发生过。现在同样也有可能发生,毕竟周边这些国家都是被他们吊打过的,利益冲突、仇恨基础都是具备的。

    卡雷尔·卡德莱茨苦笑着回答道:“外交部已经采取行动了,但是比德两国根本就不信任我们。

    况且还有奥地利人捣乱,昨天上午弗朗茨还给比德两国政府发去了一封公开信,高度赞扬了两国政府为维护欧洲稳定做出的努力。”

    添乱这种事情,弗朗茨一贯都是最擅长的。鼓动比德两国扩军,对奥地利百利而无一害。

    欧陆战争一旦爆发,首当其冲的比德两国就是奥地利的天然肉盾,无论他们愿不愿意都拦在了法国人东进的道路上。

    要是欧陆战争现在不爆发,奥地利就赢得了继续种田的时间。反正奥地利现在的盘子足够大,近东地区一旦开发出来,靠综合国力直接就可以压死敌人。

    陆军大臣路斯基尼亚·哈菲兹:“如果不能打消比德两国扩军的念头,我们就只能提前启动中欧战略了。

    要不然真让他们把穷兵黩武完成了扩军计划,我们就失去了先机,再想要实施中欧战略就难了。”

    特伦斯·布尔金首相摇了摇头:“问题的关键不在比德两国,他们的扩军计划也只是听起来厉害,实际上根本就不可能完成。

    比利时的扩军计划,理论上来说还可以实现,可是他们养的起那么多部队么?

    德意志联邦更不用说,那么多小邦国,可不是所有邦国都和我们有利益冲突。

    真要是爆发了战争,光协调各邦国的军队,都是一个大问题。

    要知道对邦国统治者来说,汉诺威这个中央政府同样也是敌人,没有谁愿意轻易交出军队。

    真正麻烦的是奥地利,我们一旦实施中欧战略,奥地利介入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从目前的国际局势来看,我认为要实施中欧战略,必须要重创奥地利,让他们无力干涉我们的行动。”

    法国人入侵比德两国,奥地利几乎是确定要参战;可是法奥两国爆发战争,比德两国却很有可能中立。

    不要说什么短视,一旦帮奥地利击败了法国人,德意志地区统一就成为了定局,乔治一世这个皇帝就尴尬。

    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乔治一世不可能干。中央政府出头,下面的小邦国也乐得轻松,亲奥只是因为利益,不等于他们就要替奥地利卖命。

    没有德意志联邦,比利时就更不可能参与了。有密约也不行,比利时王国实力有限,根本就掺合不起。

    陆军大臣路斯基尼亚·哈菲兹否决道:“首相阁下,你这是最理想的状态,实际上没有半分可行性。

    我们同奥地利的关系能够维系这么多年,并非是两国关系友好,更不是因为利益冲突小,关键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这是地理位置决定的,阿尔比斯山脉是天然边界线。就算是我们能够击败了奥地利人,最后也会止步威尼西亚。

    奥地利可不是什么小国,丢掉了伦巴第和威尼西亚,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

    维也纳政府不可能就此认输,然后我们就要面对源源不断的奥地利军队,一百万、两百万、三百万一直和我们耗下去。

    如果只是单独一个奥地利,我们仍然有信心赢得最后的胜利。

    问题是欧洲大陆还有其他国家,西班牙、德意志联邦、比利时、瑞士等国都有可能关键是时刻倒向奥地利。

    尤其是英俄两国,别看他们打得激烈。可是阿富汗的地形限制了他们的发挥,根本就谈不上尽全力。

    除非我们能够保证英俄两国会在阿富汗地区两败俱伤,并且把战争时间拖到两国元气大伤后发动,才有可能避免来自英俄两国的干涉。”

    普俄战争的经典案例,已经让欧洲世界明白,轻易不要和大国开战,尤其是人多的那种。

    在没有办法速战速决的情况下,两个大国开战就是一次自杀式战争,输家固然会赔得底朝天,可是赢家一样会损失惨重。

    单纯从军事上出发,法奥两国要是开战,最好也是在中欧地区打,赢家从比利时借道一路杀过去。

    要是在意大利地区开战,最多也就局部胜利,双方都有阿尔比斯山脉的保护,无法杀进两国的核心领土。

    迎着拿破仑四世期待的目光,卡雷尔·卡德莱茨摇了摇头:“如果和奥地利爆发战争,在分出胜负之前,外交部还有几分把握让欧洲各国保持中立。

    一旦我们在战场上占据了上风,欧洲各国必然会介入进来,并且大都会站在我们的对立面。

    即便是我们的盟友英国人,也不会例外。对英国政府来说,任何打破欧陆平衡的事情,都是不允许发生的。”

    没有办法,历史上的法兰西帝国太强大了,直接强大到没有朋友。

    欧洲各国对波拿巴王朝一直都是万分警惕,有拿破仑的开挂模板在,即便是巴黎革命过后,法兰西损失惨重也没有改变大家的认知。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