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风波起

    办公室的门再次合上,众人退了出去。两名银行代表一人留在室内,另外一人守在门外,似乎是在禁止其他人靠近偷听。

    菲多伦男爵眉头一皱,这分明是不信任的表现,不过考虑到现在的糟糕处境,他不得不收敛了自己的火气。

    “说吧,什么事要搞得这么神秘?率先说明,要是想要打机械厂的注意,就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机械厂就是我的孩子,就算是再怎么落魄,我也不会交出去的。你们巴黎银行,还没有资格从我手中夺走它!”

    说这话的时候,菲多伦男爵是底气十足。贵族集团的力量虽然衰落了,但依然掌握着法国政府的大权。

    资本家们虽然有钱,但是政治上的发言权,仍然比不上贵族。

    作为贵族中少有的成功商人,菲多伦男爵拥有强大的人脉,一旦发动起来即便是财团也会感到头疼。

    在这种背景下,窥视机械厂的人很多,真正敢付出行动的却非常少。

    中年男子尴尬的一笑:“男爵阁下多虑了,我们怎么敢打你的主意呢?

    最近一个星期,股市连续下跌,市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这次代表巴黎银行来,就是和你商议度过这场即将爆发的经济危机。”

    毫无疑问,巴黎银行也打过机械厂的主意,只不过发现这是一根硬骨头,肉都在骨头缝里,硬啃的话会硌牙。

    菲多伦男爵翻了翻白眼:“够了,老头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如果经济危机是我能够决定的,现在也不会为钱发愁了。”

    突然遭遇大规模违约,机械厂缺少现金流,这是资本市场上人所共知的事情。

    藏是藏不住的,菲多伦男爵没有准备打肿脸充胖子,更没有想过能骗过银行那帮吸血鬼。

    中年男子收敛了笑容,严肃的说道:“男爵阁下,接下来的事情非常重要,如果你决定要听的话,那么就必须要保证谈话的内容不泄露出去。

    我可以保证,接下来聊的内容,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包括现在你遇到的麻烦,都可以迎刃而解。”

    赤裸裸的激将法,不过看在有机会解决资金缺口的份儿上,菲多伦男爵还是决定继续听下去。

    至于要不要保密,那就要看是什么消息了。只要利益足够大,保密就是一个笑话。

    “说吧,如果对我有好处,你还犯得着担心消息泄露么!”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缓缓说道:“男爵阁下,你应该发现了。现在欧洲各国都出现了不同程度上的产能过剩,唯独法兰西的损失最大。

    归根结底还是我们工业生产成本太高,没有办法和英奥两国竞争。

    为了解决工业原材料的问题,我们也做出了很多努力,可还是收效甚微。

    主要是能源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我们不得不从国际上购买天价煤,还时常出现供应量不足,各行各业都深受其害。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希望国内的工商业界能够联合起来,大家一起发力说服中央政府早日实施中欧战略。

    只要解决了能源问题,国内的工商业,马上就会迎来春天。

    到时候阁下的订单,恐怕可以直接排到几年后,现在违约取消订单的企业,也会求着给你支付尾款。”

    要实施中欧战略,光靠嘴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法国政府肯定要进行扩军备战。到时候国内滞销的战略物资,马上就会消化掉。

    如果奥地利出手干涉,爆发欧陆大战,那么需要的战略物资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作为上游的机械设备生产企业,菲多伦男爵的机械厂自然也是受益者。

    利益虽大,菲多伦男爵却眉头紧锁,沉默了半晌功夫的后才缓缓说道:“你们这是在玩火,一旦发生意外,就会把法兰西帝国毁掉!”

    利益虽然大,可是伴随的风险更大。法国政府的中欧战略,从制定开始就被当成是理想战略。

    从拿破仑三世时代到现在,计划制定已经三十多年了,法国政府仍然没有付诸实施。

    不是大家不想,事实上历届法国政府都想要完成这一伟大战略,关键是实力不允许。

    法兰西虽然强大,可是和欧洲各国联合相比,还是差距悬殊。一旦操作不好,引发新一轮反法战争,那就要命了。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男爵阁下,高风险才有高收益。如果不想冒险,怎么可能解决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困境呢?

    况且,现在也是动手的最佳时机。英俄两国在中亚鏖战,互相牵制了起来,这个时候挡在我们前方的拦路石只有一个奥地利。

    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英俄战争一旦结束,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别看最近几年,我们的经济恢复的不错,但是对比欧洲其他国家来说,我们的发展速度已经快要垫底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况还会越来越严重。现在采取行动,我们还有几分胜算,越到后面我们的胜算越低。

    事实上,早在1880年普俄战争时期,我们就该采取行动的。可惜因为有些人瞻前顾后,白白浪费了一个机会。”

    单纯从实力对比来看,1880年确实是法兰西挑战欧洲秩序成功率最高的一次。

    紧接着巴黎革命的一声枪响,法兰西的经济遭受了重创,直到现在才恢复过来。

    可惜这不是事情的结束,仅仅是灾难的开始。眼瞅着经济危机,如果想办法度过危机的话,法国经济将再次遭到重创。

    在历史长河中,十年光阴完全不值得一提。但是对法兰西来说,浪费的这个十年,却是经济全面掉队的十年。

    早在十几年前,法国本土的经济总量就超过了英伦三岛,到了现在却被英国人给反超了回来。

    和奥地利对比,经济实力差距更大。再这么折腾下去,或许到了下一个十年,双方的差距就不是以百分点为单位,而是换成了倍。

    这年头大家都低估了经济的重要性,在计算综合国力的时候,经济上所占的比重微乎其微。

    凭借拿破仑时代留下来的威名,经过政府多年的宣传,在大家的潜意识里法兰西还是世界第一陆军强国、世界第二海军强国,普通民众感受不到压力。

    可是财团就不一样了,他们是最经济最敏感的。经济繁荣就意味着钱多,要是经济长时间处于劣势地位,也会逐渐拉开他们同英奥资本的实力差距。

    无论是从长远发展,还是短期利益,财团都有推动中欧战略的需求。

    拉拢菲多伦男爵,主要是资本看中他的人脉关系网,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政府决策。

    这些东西不是有钱就能够换来的。即便是到了现在,法国财团在政治上的代言人,话语权都不高。

    影响一些小决策还行,想要推动中欧战略,那就必须要争取贵族的支持。

    “唉!”

    叹息一声过后,菲多伦男爵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激烈的心里斗争中。

    知道的越多,烦恼越多。法兰西的现状,根本就瞒不过他们这些精英。越是深入了解,菲多伦男爵越难做出抉择。

    见菲多伦男爵陷入犹豫中,中年男子补充道:“只要阁下肯推动中欧战略,无论最后成功与否,银行的贷款都可以延期到明年。

    如果中欧战略在政府通过的话,我们还可以再向机械厂提供一笔贷款。”

    “银行的贷款”而不仅仅只是“巴黎银行的贷款”,其中的言外之意菲多伦男爵非常清楚,无非是法国的几大财团在联合推动这一计划。

    不同于贵族和法兰西绑在了一起,一旦帝国毁灭,大家的好日子也就结束了。

    资本家们选择的余地,一直都是非常大的。就算是赌输了,他们同样可以抽身而退去别的国家发展。

    只不过需要从头开始,花费的成本要更高一些。如非必要,大家是不会轻易舍弃法兰西的。

    菲多伦男爵讥讽道:“你们可真大方啊!行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接下来我还有一个会议,就不多留阁下了。”

    被无礼对待了,中年男子也不恼,他知道事情办成,带着满脸笑容冰冰有礼的离开了办公室。

    至始至终,菲多伦男爵都没有问过中年男子的姓名、身份。不是他傲气,而是真的没必要关心一个小人物。

    替政府做决定,推动中欧战略也是犯忌讳的事情。大人物们根本就不会冒头,出来搞串联的都是可有可无的小卒子。

    计划成功也就罢了,万一计划失败,引来了法国政府的敌视,这些小卒子就是现成的替罪羊。

    望了望窗外,许久之后菲多伦男爵接上了电话线,拿出了电话本,开始连线……

    ……

    被游说的不仅仅只是菲多伦男爵,从股灾爆发开始,资本家就在暗地里开始了串联。

    先是工商业界,接着国会议员、政府官员,一场声势浩大的公关活动就此拉开序幕。

    不知不觉间,法国民间舆论也开始发生变化。专家学者们把股灾、失业潮、工人待遇低等一系列问题,都归结到了比德两国炒作煤价上。

    总结起来就是:卑鄙无耻的比德两国,通过抬高煤出口价格,掠夺了法兰西的财富。

    当然,一部分街头小报为了博人眼球,也顺便捎带上了约翰牛。毕竟这年头不列颠才是世界第一煤炭出口国。

    这都是小问题,英法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再多记上一笔也没有关系。

    本着柿子找软捏的原则,专家学者们果断的选择没看见,只是要求政府对比德两国采取强硬手段,避免国家财富流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