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阴谋

    股市上的动荡,很快就波及到社会。

    在大幕拉开之前,资本家们为了转移损失,人为制造出市场火爆的行情,现在不需要了。

    窗户纸被捅破了,企业裁员的裁员,减产的减产。经济危机还没开始,失业潮已经先来了。

    原本掩盖的新闻,现在也不需要藏着捏着了。这个时候大家才恍然大悟,所谓的利好完是凭空捏造。

    所谓的采购订单确实存在,只不过签订合同的不是俄国政府,也不是英国政府,而是一家家刚成立的皮包公司。

    既然是皮包公司,自然代表不了政府的立场。所谓的委托采购,更是假的不能再假了。

    坦率的说,这场游戏并不高明。或许在别的国家,可能出现政府委托公司采购,但是在俄罗斯帝国是万万不可能存在的。

    沙皇政府有最任恼任怨的官僚队伍,这种辛苦的活计,怎么可以外包呢?

    号称是俄罗斯帝国最清廉的采购部,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中间商赚差价,浪费国家财富的事情发生。

    在危机来临前,能够联合众多资本家一起行动,控制主流舆论,人为制造市场繁荣,这些都证明了法国财团力量的强大。

    菲多伦机械厂,作为法国制造业的后起之秀,创立于1867年,现在已经成为法国机械设备的龙头企业。

    工业技术是需要时间沉淀的,能够在短短二十年内,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创始人菲多伦男爵是居功甚伟的。

    本该功成名就的菲多伦爵士,此刻正叼着一支雪茄,不断的吞云吐雾。

    秘书低声汇报道男爵阁下,最新统计的消息,包括赛德纺织厂爱多伦罐头厂艾伦堡纺纱厂,在内的十八家企业要求退货。

    这些退货产品的总价大约在3000万法郎左右,其中还有约657万法郎的尾款,我们至今都没有收到。

    另外还有二十七家未交付机械设备的企业,直接宣布订单违约,不会再支付后续费用。

    这些机械设备,我们早在去年就安排了生产,现在停工已经来不及了。

    如果不能找到新的买家,初步估计我们这次的损失会高达5400万法郎,没收的违约金可以充抵大约1400万法郎,最终损失将在4000万法郎上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作为一名贵族资本家,菲多伦和国内资本界的关系非常一般。

    这次财团策划的撤退行动,菲多伦男爵就被排斥了在外,成为了受害者之一。

    菲多伦机械厂从事的机械设备制造属于上游产业,主要市场都在国内,几乎没有国际订单。

    年迈的菲多伦男爵,对国际市场变化的敏感度明显不够,事先根本就没有预料到英俄战争期间会出现产能过剩。

    一时的判断失误,就酝酿了现在的苦果。企业接了一堆订单,结果不等交付完成,就收到了违约通知。

    停顿了一会儿功夫后,菲多伦男爵狠狠的说道告诉他们,退货是不可能的。

    只要产品质量没有问题,我们就没有退货服务。并且让他们快点儿把后续的尾款给支付了。

    后面违约的订单,按照合同约定,追究他们的违约责任。

    吩咐下去暂停部订单的生产,派人联系剩下的客户,确定订单能够顺利交付后,再继续组织生产。

    确定违约的订单,能够转移的其它订单中的,立即进行调配。实在是不行,就拆零件用吧!

    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根本就找不到买家,我们必须要及时止损。

    机械设备不同于其它产品,一旦生产了出来,还会产生维护成本。积压在手中的时间越长,企业付出的成本就越高。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菲多伦男爵不认为短时间内,市场有回暖的可能。

    问题发生前,可能会被市场上的利好所忽略;问题已经爆发了,菲多伦男爵自然觉察到了更深层次的原因。

    英俄战争物资消耗不及预期,只是引爆矛盾的焦点。本质上还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周期到了。

    根据以往的经验,产能过剩不会只是法兰西的问题,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都难以独善其身。

    这年头有资格爆发经济危机的国家,一共那么几个。法兰西的工业生产成本比英奥两国高,在国际竞争中天然处于了劣势。

    现在遇到了危机,最先撑不住的自然是法国企业。打定主意要发战争财的法国财团,成为了最早的受害者。

    只不过这些家伙,反应非常快。在危机爆发前,就开始转移风险,让股民顶了雷。

    这么快引爆危机,不是财团已经吃饱了,主要是市场上快没钱了。

    金本位时代,受制于黄金储备限制,法郎的发行量是有限的,市场上流通的资金更少。

    割韭菜也要韭菜长出来才行,前期的利好已经将散户忽悠了进去。没有逃出来的,实际上已经出不来了。

    现在大家是炒股炒成了股东,再不进行收割,一旦消息泄露那就收割不了啦。

    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菲多伦男爵可以断定,在不发生意外的情况下,这场危机会持续一到两年。

    等危机结束,市场开始过暖,需要的时间更长。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年代,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机械设备又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

    留着一堆机械设备在手中,简直就是活腻了。不仅要冒血本无归的风险,还会消耗企业宝贵的现金流。

    相当于拆半成品设备,企业损失可能高达生产成本的五六成,继续生产下去就有可能赔上生产的成本一点几倍。

    秘书提醒道男爵阁下,此前我们签订的合同中,有过使用不满意,退还部分款项的约定。

    如果

    菲多伦男爵不耐烦的打断道不要管那么多,如果他们不满意可以去法院起诉。

    到了现在这种地步,我们还怕打官司么?

    一下子出现了数千万法郎的损失,运行情况良好的菲多伦机械厂,直接被带到了沟里。

    银行催收的电话,已经打得菲多伦男爵快要崩溃。桌上被拔掉电话线的电话,就是最真实的写照。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菲多伦男爵冷冷的说道进来!

    一名中年男子低声道男爵阁下,巴黎银行的人来了,正在会客厅休息。

    话音刚落,就有两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为首一人说道抱歉,菲多伦男爵。我们这次冒昧来访,主要是为了

    菲多伦男爵直接打断道我知道你们是为了什么,不过距离银行贷款到期,还有一个月时间。

    有问题我们到时候再谈,或者是和公关部的人联系,现在请不要打扰我工作。

    谢谢!

    菲克,带两位先生去休息。

    听了菲多伦男爵的话,菲克的中年男子立即做出一副请的样子,说道两位,请跟我来。

    为首一名中年男子不为所动道菲多伦男爵,你误会了。今天我们前来是替你解决问题的,并非提前催收贷款。

    如果方便的话,请给我们半个小时。接下来的谈话,需要保密,我们最好是单独沟通。

    菲多伦男爵一愣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