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经不起考验的外交关系

    国际上风云变幻,弗朗茨已经没有过多关注,现在他正盯着一季度的物价变化清单。

    按照常理来说,战争年代粮食等刚需日用品价格必然会涨价,尤其是欧洲第一原粮出口国被牵扯到了战争中。

    因为战争的缘故,从去年开始俄罗斯帝国对外出口的粮食总量就大幅度减少,光流入奥地利的减少了四分之一。

    毫无疑问,这部分缺口被奥地利本土粮食增产的量给抵消了。

    虽然去年才刚刚开始推广钾肥,民间并没有大规模使用,但是奥地利有国有农场啊!

    事实上,政府直接控制的国有农场数量一直都在减少中。因为管理成本的缘故,很多中小农场都出租给了个人。

    再怎么减少,国有农场占据的土地面积仍然不低。仅计算欧洲部分,国有农场占据的面积已经不足耕地面积的百分之五,可是加上其它地区就不一样了。

    比如说:小亚细亚半岛,除了贵族封地和军功授田外,剩下的耕地基本上都属于国有农场。

    并非弗朗茨愿意搞这么多国有农场,主要是现实需要。政府不安排人接手,奥斯曼遗留下来的农田就要荒废了。

    向民间出售是不可能的,这会削弱军功授田的诱惑力,动摇奥地利的根本。

    除了最初的土地赎买,和开辟殖民地那一段时间外,普通人想要获得土地的最佳方式只有军功授田。

    别问为什么,换谁知道还有一场欧陆大战等着,也必须要提前做准备。

    没有足够的回报,凭什么让士兵卖命?不囤积足够的土地,战后拿什么封赏给士兵?

    欧洲大陆现在可是人烟密集,早就没有什么无主之地,战利品根本就指望不上。

    在这种背景下,即便是知道国有农场运行成本高,弗朗茨也只能咬牙认了。

    实在是亏损撑不住,还可以承包给个人经营。反正土地属性只要还是国家的,就不影响未来拿出来封赏给个人。

    事实上,法国政府的大农场计划,也是被奥地利给带出来的。

    看到奥地利政府手中有一堆农场,他们跟着效仿的。只不过他们并不清楚,奥地利的农场也是勉力支撑。

    因为背后有配套加工企业支撑的缘故,从表面上看起来,奥地利农场都是运营情况良好,每年都能够给政府上缴利润。

    实质上,利润都是农场旗下附属企业贡献的。大多数农场本身只能够保本,直接产生利润的是极少数。

    又不是上市企业,国企财务报表同样是保密的,对外公布也只是公布总利润,具体企业构架、资产配置,外界根本就一无所知。

    落入拿破仑四世眼中,这些都是利好的数据。

    有人提议效仿,那就跟着效仿好了,没有道理奥地利政府能干的事情,法兰西干不了。

    具体内情下面的官僚不报告,深宫内院中的皇帝,怎么可能知道呢?

    尤其是阿尔及利亚之行后,拿破仑四世直接将所有问题都归结到了——官僚渎职、腐败上。

    国有农场土地虽多,但是粮食种植面积不大,真正的意义还是带动作用。

    这个世界上从不缺乏聪明人,政府在推广钾肥,国有农场又在大规模使用,自然有人敢冒险了。

    尤其是政府中的官员,最先接受了钾肥,在自家的土地上使用。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奥地利去年粮食产能大幅度提高。

    最终的增产数量,并非农业部估计的百分之三,而是百分之六点七。

    当然,这也包括新增耕地面积,带来的粮食产能增加。

    不要小看这个百分之三点七的误差,以奥地利的粮食产能基数,这就是几百万人一年的口粮。

    加上英法各自的农业计划,增加了殖民地粮食产量,减少了粮食进口。

    最终的结果就是,俄国人粮食出口减少了,国际粮食交易市场的价格不升反降。

    如果说粮食价格下跌,还可以接收。那么纺织品、钢铁等多种商品价格也跟着下跌,这就让弗朗茨看不懂了。

    这可是战争年代,英法两个大国的鏖战,战略物资的价格怎么可能下跌呢?

    拿着手中的文件,弗朗茨难以置信的问:“你们确定这份物价清单没有拿错?”

    经济大臣莱因哈特:“陛下,我们已经进行过多次确定了,上面统计的确实是一季度的平均物价。

    不光是国内的物价没有上涨,实际上全欧洲都一样。除了去年战争初期物价上涨一波外,一季度的物价是市场恢复了理性。

    英俄战争对欧洲经济的影响,并没有我们事先预想中那么大。尤其是对物资的需求量,远比我们计划中少得多。

    英国人暂且不论,他们可以依靠国内生产。俄国人的进口量不足,经济部分析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其一、沙皇政府提前进行了战争准备,很多物资都是战前购买的,我们去年的出口贸易清单可以证明这一点;

    其二、阿富汗战场上的物资消耗量,远比我们预料中的要小。

    我咨询过参谋部,俄军物资消耗量减少,一方面是受限于阿富汗的地形,不利于重武器展开;另一方面是英军太无能,没有爆发势均力敌的大战。”

    这个答案,令弗朗茨无话可说。战争强度不够,物资消耗量自然不高。

    本来消耗量最高的粮食,但是俄国人不缺,根本就不需要进口。英国人又可以从印度筹措,犯不着从欧洲运过去。

    收到英俄战争爆发的消息后,全欧洲的资本家都放开了手脚扩充产能,企图大赚上一笔。

    怎奈产能上去了,两大交战国进口的战略物资却赶不上预期,这就悲剧了。

    自由贸易时代,无论是商品,一旦市场上供大于求,价格下滑就成为了必然。

    要不是英俄战争还在继续,市场的信心没有崩,情况还会更加严重。

    叹了一口气后,弗朗茨无奈的说道:“算算时间,新一轮的经济危机,又快要来了。

    资本家们都幻想着英俄战争是比普俄战争场面更加宏大,一个个都奔着发战争财去的。

    现在的情况非常明显,英俄战争再怎么扩大,也不可能出现几百万大军混战的情况。

    如果现在的局面得不到改变,恐怕这次英俄战争,就是欧洲各国产能过剩的导火索。”

    每一次产能过剩,都是资本家对市场预期的失误。如果是聪明人的话,现在还有机会割肉止损。要是持续到英俄战争结束,那就真的要完犊子了。

    知道归知道,弗朗茨却没有干涉的意思。这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除了拉仇恨、背黑锅外不会有任何收益。

    外交大臣韦森贝格:“产能过剩只是小问题,无非是一次产业洗牌,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麻烦的是最近这段时间,英法俄三国都是小动作不断。尤其是英国人,不断的在我们和法国人直接制造摩擦。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要是次数多了,我们同法国人的关系,可经不起这种考验。

    尤其是前不久,英国政府还非常隐晦的表示,只要我们放弃对俄国人的支持,他们就支持我们统一德意志地区。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英国人给法国人也有类似的许诺,甚至有可能许诺的更多。”

    不要说法奥关系了,任何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也经不起长时间的折腾。

    明知道这是英国人的阴谋,但这些矛盾是法奥两国本身就存在的,还是解不开的那种。

    法奥两国政府再怎么压制,心里都会留下疙瘩。日积月累之下,这些矛盾总是会爆发的。

    卡尔首相摇了摇头:“问题的核心不在我们这边,关键要看法国人怎么想。

    如果法国人经不起诱惑,接受了英国人的提议,那么欧陆战争就在所难免了。”

    按照原来的计划,按部就班的走下去,奥地利统一德意志地区只是时间问题,维也纳政府自然可以克制欲望不去冒险。

    换法兰西就不一样了,中欧战略已经关系到法兰西能不能更进一步的问题。

    如果无法向中欧扩张,现在就是法兰西的巅峰时代,再往后就只能走下坡路了。

    事实上,法兰西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放眼全世界,法兰西国际地位最高、横向对比实力最雄厚的时代是1870~1881年之间。

    随着巴黎革命的一声枪响,法兰西再次元气大伤,现在也不过刚刚恢复过来。

    和英奥相比,法兰西直接浪费了八年时间。如果迟迟无法解决能源问题,未来的情况还会更加糟糕。

    在这种背景下,如果法国政府不甘心跌落下去,选择放手一搏,只是时间问题。

    弗朗茨眉头一皱,缓缓说道:“这种情况不得不考虑,我们也要加快备战进度,免得事情发生了措手不及。

    加强对法国政府的监控,一旦发现他们有备战的迹象,必须立即汇报。”

    奥地利的备战工作早就开始了,只不过为了保密,动作幅度一直都很小。

    毕竟现在不是决战的好时间,奥地利还没有准备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