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英国人的新战略

    随着阿富汗战场局势利的不断恶化,英国政府高层的观念也在发生变化。

    陆军大臣罗萨里奥:“俄国人在阿富汗战场突飞猛进,完全是得益于法奥两国的支持。

    现在我们面临的敌人根本就不是俄罗斯帝国,而是俄国人出兵、法奥两国出钱出物资的三国联盟。

    不列颠虽然强大,却也没有同时对抗欧洲三大强国的实力。想要赢得这场战争,我们必须要断掉法奥两国对沙皇政府的支持。”

    前线打了败仗,总是要给国内一个交代的。况且,罗萨里奥也没有胡说八道,俄军的胜利确实离不开法奥两国的支持。

    确切的说是奥地利的支持,法国政府也在支持俄国人,不过受限于英法同盟,动作幅度还是要小些。

    对陆军部来说,扩充陆军的目的已经实现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赢得战争。

    罗萨里奥非常清楚英军的实力,短期内没有反败为胜的能力。赢得战争的最佳手段,就是切断俄国人的外援。

    没有法奥的金钱、物资援助,仅凭俄国人自身的实力,战争持续个一年半载,沙皇政府的财政就顶不住了。

    无论是正面击败俄国人,还是耗死俄国人,只要赢得战争就行了。罗萨里奥是实用主义者,可没有那么多讲究。

    外交大臣乔治解释道:“外交部已经在相关工作了,但是结果却不容乐观。

    法奥现在支持俄国人,主要目的是为了让俄国人消耗我们的实力,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外交部几次挑起矛盾,都被三国政府给压制了。短期内想要切断法奥两国对俄国人的援助,非常的困难。”

    现在的被动局面,实际上也是英国长期对外政策的后遗症。法奥两国对不列颠都有怨气,支持俄国人就是大家报复手段。

    就算是没有任何利益,法奥两国也会支持俄国人。国家之间用利益说话没错,但人是会记仇的。

    以法兰西为例,正常情况下俄国人的债券根本就没有市场,但是法国人还是买了。

    很多买主并非单纯的想要投机,更多的还是想要报复英国人,发泄一下心中的恶气。

    就如同广告上宣传的一样,购买债券的每一法郎,都会变成子弹打在英国人身上。

    奥地利也差不多,最近这些年一直被英国政府打压,在海外几乎没有什么作为,维也纳政府早就想要报复了。

    除了仇恨之外,利用俄国人消耗不列颠的实力,法奥两国也能够获得大量的利益。

    假如英国人战败,印度沦为战场,牛逼哄哄的日不落帝国就要日落了。

    皇家海军的霸主地位,离不开财力的支撑,一旦印度打烂了,仅凭英伦三岛和别的殖民地,可压制不住法奥两国。

    当仇恨遇到利益,就是现在的局面。法奥两国把支持俄国人进攻阿富汗,当做拉英国人跌下世界霸主之位的手段。

    财政大臣晓治·柴尔德斯摇了摇头:“事情没有那么严重,法国人还是我们的盟友,反英同盟是不会出现的。

    从支持力度上就可以看出来,他们支持俄国人的,只是法国政府中的一小部分人,并不能代表法国政府的立场。

    奥地利也不是傻子,俄国人一旦占领了印度,他们东线的压力就大了,他们对俄国人的支持肯定是有限度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旦俄国人赢得了阿富汗战争,奥地利的支持就会结束。”

    如果法奥俄三国真的靠拢,剩下的墙头草国家用膝盖想也知道他们会支持谁,欧洲大陆一旦联合起来,不列颠的霸权就终结了。

    不列颠挑拨欧洲各国之间的关系,最核心的原因就是:避免欧洲大陆统一或者是联合,威胁到他们的利益。

    经过英国政府几百年的努力,加上历史遗留问题,欧洲大陆早就矛盾重重了。

    法奥两国支持俄国人不假,可这并不影响俄法奥三国之间的竞争关系,一个欧陆霸主的位置就让三国无法真正合作。

    单纯从发展潜力上来看,俄罗斯帝国远超欧洲各国,即便是奥地利在没有吞并奥斯曼帝国之前,也没有办法和俄国人比。

    只要补上经济上的短板,俄罗斯帝国瞬间就会浴火重生,成为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不管从哪方面来看,法奥两国都没有继续放任俄国人继续做大的道理。

    尤其是作为邻居的奥地利,从地缘政治上来看,俄奥两国之间爆发冲突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百分之百。

    陆军大臣罗萨里奥点了点头:“阁下分析的不错,从逻辑上判断确实是如此。

    但我们现在不可能让俄国人赢得阿富汗战争,即便是短时间的都不行,政治上根本就不允许。

    想要短时间内赢得这场战争,我们必须要让法奥两国放弃对沙皇政府的支持。

    要不然即便是援军抵达,击败了俄国人也没用。俄国人还会源源不断的增兵,就如同普俄战争一样,只要财力物力跟得上,沙皇有得是兵。

    陆军部建议鼓动法国人向中欧扩张,或者是放任奥地利统一德意志地区,激化法奥矛盾,引爆欧陆战争。”

    这不是最好的办法,却是最有效的办法。单纯的挑拨各国关系,各国统治者又不是傻子,根本就不会上当。

    想要人家上当,最好的办法还是利益。只要拿出的利益足够大,阴谋就变成了阳谋,明知道有问题还是无法拒绝。

    外交大臣乔治警告道:“放任法奥两国的野心,确实能够解决现在的问题,但是后果呢?

    一旦法奥两国分出了胜负,新的欧陆霸主就诞生了。

    如果赢家是法国人,我们还有可能鼓动欧洲各国掀起新的反法战争;要是奥地利赢得了这场战争,我们可没有能力掀起反奥战争。”

    这个世界用拳头说话不假,可有时候也要考虑其他因素。欧洲各国都不是傻子,不可能被牵着鼻子走。

    法国人向中欧扩张会让大家产生不好的联想,只要引导一下,为了遏制第二个拿破仑诞生,大家有合作的基础。

    奥地利统胜利就不一样了,神圣罗马帝国本身就是存在过的,现在又重新统一,并不属于入侵。

    只要奥皇不斩尽杀绝,保留各邦国存在,大家也不会感到兔死狐悲。

    对小国来说,无论谁做欧洲老大都轮不到自己,只要不损害自己的利益,根本就不会去拼命。

    陆军大臣罗萨里奥笑道:“阁下多虑了,法奥两国都是大国,哪有这么容易分出胜负。

    这场战争一旦开启,就注定了旷日持久。无论是谁胜谁负,最后都会元气大伤。

    赢家或许有可能成为欧陆霸主,但是输家却死不了。只要我们及时干涉,战败者仍然是欧洲有数的大国。

    在仇恨的力量之下,两国还会长期对抗下去。

    法国人赢得了战争,欧洲大陆的格局就是俄奥同盟对抗法兰西;奥地利赢得了战争,欧洲大陆的格局就是法俄两国对抗奥地利。

    付出数十万、乃至上百万人的伤亡,仅仅只赢得了名义上的欧陆霸主,哪里有什么赢家。

    况且,你们不觉得法奥两国太强大了一些么?再这么下去,恐怕皇家海军也……”

    这也是法奥两国政府保持克制的原因,毕竟击败对手容易,想要消灭对手难。

    法奥两国都没有能力吞并对方,就算是现在灭了国,仍然会有新的政权诞生,两国对抗的局面不会得到改善。

    除非玩儿种族屠杀,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很遗憾,现在已经是19世纪了,在海外这么干还行,在欧洲大陆这么玩儿,其他国家会干涉的。

    法奥都没有独战群雄的能力,自然要保持克制了。要不然只会两败俱伤,便宜看戏的渔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