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冬季攻势和游击队

    阿富汗的冬天很冷,不过严寒没有挡住战争的脚步。不知道是英国人太无能,还是俄国人太厉害。

    1889年的最后一个月俄军如同开了挂一般,先后拿下了马扎尔谢里夫、昆都士、恰赫恰兰,阿富汗地区五分之一的领土易主。

    就连英军重兵云集的瓦罕走廊和赫拉特也是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被攻克。

    打开窗户,寒风呼啸而过。望着飞舞的雪花,帕特里克中将打了一个寒颤。

    零下十几度的鬼天气,对英军实在是太不友好了,不列颠就从来没有过这么冷的天。

    不要说出去作战了,就连呆在烧着火炉的指挥部,帕特里克中将都感觉寒风刺骨。

    国内那帮官僚们错估了形势,准备的预寒棉衣是按照国内温度配置的,根本就不顶事。

    幸好后勤部的官僚们发扬了优良传统,按照之前的人数准备了棉衣。

    阵亡、失踪的士兵自然是不需要了,外出执行任务的官兵能够套上两层棉衣。

    即便是如此,入冬已来英军非战斗减员人员还是急剧增加。某些地区非战斗减员人数,还超过了和俄军作战的伤亡人数。

    前线的失利,与其说是俄军太厉害,还不如是阿富汗的冬天太磨人。

    尤其是对一些生活在热带地区的印度士兵来说,阿富汗的冬天就是人间地狱。

    手、脚、耳朵、脸……全身上下只要露在外面的,就没有一处是好的。

    相比之下,对面的俄军就要好得多,虽然也有非战斗减员,但那只是极少数。

    除了个别地区外,阿富汗的冬天比起俄罗斯帝国来说,完全可以称得上暖冬。

    结果自不用说,俄军士兵在这里如鱼得水,英军在这里度日如年。

    炮火的轰鸣声还在继续,赫拉特攻防战再次开始了,亲临前线坐镇指挥的帕特里克中将,此刻已经慌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俄国人敢在冬天降临前发起战争了。

    “国内的援军什么时候能够抵达?”

    印度援军是指望不上了,战争进行了三个月,印度总督已经先后给他派出了十五万援兵。

    数量看起来是不少,可惜战斗力实在是太感人。依托工事防守还凑合,参加野战就是送人头。

    尤其是冬天降临后,长年生活在热带地区的印度士兵,很多人都出现了冻伤,近十分之一的人丧失了战斗力。

    相比之下,不列颠的本土士兵就要好得多了,不仅战斗力更强,就连抗冻能力也要强得的多。

    英伦三岛也是有冬天,尽管没有这么冷,可是零下几度的天气还是有的。

    在这种背景下,英军士兵的普遍适应能力,都要比从来没见过雪花的印度士兵强得多。

    背后的中年军官回答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国内的首批援兵,将在一个半月后抵达。”

    从战斗爆发到援兵抵达,仅仅只花费四个半月,对大英帝国来说,这也是质的提升。

    按照以往的惯例,能够在半年内将援兵派过来,那都是国内的官僚勇于任事。

    当然,这次高效率也是被逼出来的。敌人是不可一世的俄国人,又是冲着印度来的,英国政府想不紧张都难。

    尽管这个效率已经不低了,但是帕特里克中将还是不满意。前线的局势刻不容缓,拖得时间越长,后面的仗就越难打。

    “再派人去催,另外通知他们准备好御寒物品,阿富汗的冬天可不好过。”

    尽管现在说这些,可能已经有些晚了,帕特里克中将还是选择了提醒。

    远征军司令官不好做,印度殖民军的伤亡无所谓,可是英军主力一旦伤亡惨重,帕特里克中将就要倒大霉。

    国内短时间内是指望不上了。远征军遇到的情况虽然汇报了上去,可是等国内那帮老爷们做出决定,再组织生产、运送过来,冬天估计也差不多要结束了。

    让援军做御寒准备,实际上也是让官兵们自己想办法。

    英军沿途要经过不少地区,理论上来说是能够采购一部分御寒物资的。

    反正命是自己的,要不要为了增加战场上的生存几率砸钱——随意。

    ……

    顶着寒风,一支运输车队缓缓驶出了杰曼城。从车队前进的方向上判断,大致可以确定这是通往阿富汗地区的。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马上就要进入阿富汗地区了。那边可不太平,一不小心就要提前见上帝。”

    中年军官响亮的声音传遍了运输车队,所有的人神情都严肃了起来。

    阿富汗地区可不太平,外有俄军扣关,内游击队肆掠,就连看上去老实本分的老农,都有可能随时暴起袭击运输队。

    在不到一年时间里,英军运输车队被袭击四百七十六次,其中四十六次损失惨重,更有五次全军覆没。

    共计阵亡护卫官兵1371人,阵亡民夫3476人,损失物资更是无法统计。

    高风险也意味着高回报,押送物资虽然威胁,可是收获也丰厚。

    一般来说,物资运输是允许发生损耗的。这就是大家财源,只要不超过规定的上限,上面是不会过问的。

    要是遇到了游击队袭击,还可以向上报损失,可以捞上一笔。

    只要做得不是太过分,上面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当然,该分出去的那一份,肯定是要给的。

    如果不是阿富汗地区的游击队太猖獗,运送物资实际上也是一份美差。

    油水不少、危险小,前线打赢了,运输车队的功劳不小;打输了战争,和他们完全没关系,通常是镀金军官的首选。

    遗憾的是阿富汗地区是个例外,单纯从伤亡比例来看,运输队的伤亡率并不比前线的部队小。

    远征军有关系背景的,都负责印度境内的物资运输,打发到阿富汗地区执行运输任务的,都是关系背景不够深的主。

    一名青年军官应声回答道:“放心吧,中校。这段路我们都走十几次了,就遇到一次乱民袭击,真正危险的路段在前面。”

    这是事实,越是深入阿富汗境内越危险,这已经是英军的共识。大部分袭击都是发生在内陆地区,尤其是山林地带最危险。

    经过长时间的袭击与反袭击斗争,英军也总结了一套对付游击队的方案。

    比如说:发生意外袭击,就报复在周边的原住民身上,逼迫他们站在游击队的对立面。

    为了立威,屠村灭镇的事情,英军可没有少干。在激发当地人仇恨的同时,也带去了恐惧。

    人性是最复杂的,不是所有阿富汗人都能够视死如归,同样也有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游击队投靠英军的二五仔。

    越是人烟密集地区,越不利于游击队的潜伏。袭击过后也不方便跑路,所以大部分袭击都转移到了城外。

    “闭嘴,韦尔!你的经验都是狗屎,战场上想要活得长,最重要的就是谨慎……”

    中年军官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颗子弹飞啸而来,命中了他的右臂。

    紧接着乱七八糟的枪声响起,所有人都知道游击队来了。慌乱之中押韵物资的民夫已经乱作一团,部分马车已经奔驰了出去。

    护卫的官兵急忙拿枪反击,受伤的中年军官强忍着疼痛,继续指挥战斗。

    似乎是意识到了运输队不好惹,约么一刻钟功夫过后,游击队放弃了继续强攻的准备,留下了几俱尸体就扬长而去。

    类似的袭击,几乎每天都在阿富汗地区上演。游击队如同例行公事一般,时常出去打伏击。

    也不管双方的实力差距,遇到了英军就袭击。袭击过后立即撤退,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见游击队退去,受伤的中年军官松了一口气,急忙对手下人喊道:“别追了,快清点伤亡,继续上路。”

    他们的任务是运送物资,而不是追击游击队。剿灭了游击队只是意外军功,可要是因为剿灭游击队丢了物资,那可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这方面的反面教材可不少,有人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前脚刚出去追究,后脚就被游击队端了运输车队;更有人追究游击队进山,直接被人家反推了回来,下场那个惨……

    运输车队人数不多,除了八百多民夫,就只有一个营的护卫队,清点的伤亡的速度很快。

    片刻功夫后,韦尔的青年军官就上前汇报道:“中校,这次我们损失惨重。

    人员伤亡共计184人,其中护卫官兵伤27人、亡11人,民夫伤127人、亡19人,物资损失7车……”

    中年军官挥了挥手,可能是碰触的伤口,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强忍着不适吩咐道:“传令下去继续上路。

    天黑之前,我们必须赶到下一个据点,要不然到了晚上就危险了。”

    这是杰克中校总结出来的经验,但凡是被游击队盯上的车队,都不会只袭击一次。

    很多时候就算是明知道袭击不可能成功,但是游击队还是会发起袭击。就像是牛皮糖一样,只要粘上了就甩不掉。

    莫说这种数十人的游击队,就算是遇上了独行侠袭击,杰克都不敢多停留。

    发现杰克中校右臂受伤,韦尔关心的问道:“中校,你的伤先处理一下吧,拖下去容易发炎。”

    这年头枪伤也是致命伤。即便是只击中胳膊,要是处理不及时,伤口一旦发了炎,同样有可能丧命。

    很多被截肢的士兵,并不是说弹片把肢体炸没了,很可能只是被子弹擦破了皮。因为身体没抗住,伤口发了炎,不得不做截肢处理。

    杰克中校摇了摇头:“处理什么?这里又没有军医,况且我们也没有时间耽搁。

    放心吧,我已经包扎过了。现在是冬天,没有那么容易发炎的。

    带上伤员,立即出发。阵亡官兵先不管了,等回来的时候,再给他们收尸。”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即便是中层军官,在战场上安全同样没有保障。

    英军中医疗医院非常有限,还没有奢侈到给运输队配备医护人员的地步。

    就算是有医护人员,杰克中校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接受治疗。

    作为这支运输车队的指挥官,杰克非常清楚手下人是什么货色。

    别看他们刚刚打退了一次游击队的袭击,要是游击队再次发起袭击,能不能挡得住都是一个未知数。

    不是部队没有战斗力,主要是军心士气被折腾没了。

    本来在冰天雪地的日子里运送物资,大家心里就有一肚子的委屈。要是再没了士气,士兵们就要跑路了。

    前面就发生过,因为运输队多次遭遇游击队袭击,押运物资的官兵承受不了压力,跑路的真实案例。

    为了降低再次遭遇袭击的风险,杰克中校不得不抓紧时间赶路。以至于阵亡官兵的尸体,都没有功夫处理。

    明眼人都知道,回来处理只是一个拖词。等大家把物资押送过去,再折回来的时候,尸体早就不知道喂什么动员了。

    不过人都是自私的,且不说任务的问题,光在荒郊野外露宿的事情,大家打心眼里排斥。不是吃不了苦,主要是真的很危险。

    随着车队离开,大地再次恢复了平静,只有地上的乱七八糟的尸体,证明这里曾发生过战斗。

    夜幕降临,英军运输车队终于抵达了塔卡尔小镇,危险之旅暂时结束了。

    荒野之中,一堆篝火旁边几名青年男子正在交头接耳。

    一名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厉声说道:“我不同意你们的计划,现在还没有到和英国人决战的时候,强攻塔卡尔小镇只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俄国人只是我们暂时的盟友,你们不会天真的以为,他们就是真的来帮我们驱逐英国人吧?”

    拿人手短,吃人口软。

    拿到了俄国人的武器援助后,阿富汗游击队的战斗力提升了一大节,从最近搞事情的成功率上就可以看出来。

    再怎么提高,要靠一支人数几百人的游击队,跑去强攻英国人控制的城镇,还是有不小的压力。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