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互相算计(二合一)

    阳光挥洒向大地,映照着白雪,散发出闪闪金光。

    满地的白雪,冰封的涅瓦河,宣誓着冬天的来到,圣彼得堡还是和白雪更配。

    往日里遇到这种好天气,亚历山大三世一定会带着家人出门,沐浴冬日里的阳光。

    此刻,加特契纳行宫内沙皇政府高层集聚一堂,正在商议着接下来的国策。

    外交大臣奥斯卡·希门尼斯:“昨天晚上,法国公使在宴会上透漏了一个消息,法国政府正准备加大对我们的援助力度。

    只要前线的部队攻克了赫拉特,或者是瓦罕走廊,就替我们承销十亿法郎的战争债券。

    法国人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借我们的手削弱英国人,英法同盟可以说是名存实亡。

    在此之前,奥地利政府同样也流露出类似的意思,只不过法国人更着急一些。

    英国人平常坏事干得太多了,现在全世界到处都是他们的敌人。现在的国际局势对我们非常有利,接下来就看军方的了。”

    把敌人变成盟友,在外交史上都能够算是一个奇迹。不过考虑到英法之间的复杂关系,发生这种事情就很正常了。

    英法是世仇,坑英国人完全不需要理由;要是法国政府全心全意帮英国人,那才是真的有问题。

    陆军大臣伊万诺夫:“前线进展的非常顺利。我们已经把战线推进到了阿富汗西部重镇赫拉特,和东部交通枢纽昆都士。

    任意一点取得突破,我们都会占据战争的主动权。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英国人援兵抵达前拿下赫拉特、或者是瓦罕走廊,成功率还是非常高的。

    现在考验我们的唯一问题就是后勤,随着战线的向前推进,后勤物资运送越来越迟缓。

    如果这种情况不得到改变,要不了多久前线的部队就要停下来等物资了。”

    甩锅谁都会,何况伊万诺夫说得也是事实。

    俄军前期的进展顺利是建立在物资充足的情况之下,随着战争的爆发之前储备的物资被消耗一空,现在必须只能依赖后方运送了。

    听到后勤物资供应不上,亚历山大三世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夹带着杀气的目光投向了后勤部长阿根特,似乎在说: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不然……

    早有准备的阿根特,不慌不忙的解释道:“后勤物资供应不上,这可不是我们的责任。

    中亚那一段路不太平,时常有游击队搞破坏,严重影响到了后勤运输进度。

    还有前线的部队隔时常的调动,很多时候都没有提前通知后勤部门,下面的人经常要跑冤枉路,怎么能够不慢呢?”

    伊万诺夫冷笑道:“如果你们后勤部干不了,就把物资运输的事情交给我们陆军部负责,别找这么多烂借口。

    游击队袭击?

    军方已经清缴了周边的抵抗组织,沿途还派出了重兵保护运输队的安全。

    开战到现在,运输队一共遭到了游击队袭击十七次,人数最多也不超过五百人,其中还有九次是你们主动挑起的事端。

    为了减少冲突,我们甚至迁移了周边三十公里的原住民,就这你们都能够走错路。

    至于没有及时通知你们,那都是狗屁。

    后勤部的大规模物资调动,需要你们在圣彼得堡批准,前线的负责人仅仅只有权利调动师级以下规模的物资。

    战场上局势千变万化,我们前线的将军们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需要随机应变,怎么提前通知?”

    军方和后勤部的冲突,实际上是军方和政府官僚矛盾的延伸,归根结底还是话语权之争。

    后勤是政府制约军队的最佳手段,在政府官僚们看来,为了限制军方做大,牺牲一点儿效率完全不值得一提。

    尤其是电报发明过后,信息传递速度加快后,欧洲很多国家都增强了后勤物资的控制。

    不要说这个年代,即便是到了二战时期,各国后勤体系还是乱得一批。

    不是大家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问题是政府一旦将后勤交给军方,就失去了对军队的制衡,很容易出现军方做大的局面。

    虽然大家的后勤体系都存在问题,不过这本来就是比烂的时代,只要别人好一丢丢那就算成功了。

    阿根特淡定的回答道:“元帅阁下,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干。

    恕我直言,要是让你们军方管理后勤,情况只会比现在更加糟糕。

    别忘了后勤部除了发放物资之外,更重要的还是筹集物资,这里面牵扯的问题多得去了。

    至于调配不及时的问题,我们后勤部已经在想办法解决了,再过一段时间情况就会好转。”

    交出后勤物资调配权,那是万万不可能的。要是没有了这部分权力,后勤部就真的是奶妈了,还是那种没有工资的。

    除了权力损失外,更重要的还是切身利益损失。后勤部的岗位可都是肥差,只有同时把控了物资采购和发放,大家才能够从中大发横财。

    为了打消军方的念头,阿根特不惜直接进行威胁。明确告诉伊万诺夫元帅,没有后勤部的配合,军方根本就筹集不到物资。

    手下人的斗争,亚历山大三世假装没看见。

    管兵马的和管粮草有矛盾,那也是他乐见其成的;真要是两人亲如兄弟,亚历山大三世才真的要睡不着觉。

    见气氛不对,财政大臣阿利舍尔开口劝说道:“好了两位,后勤部增强前线调配官员的权力,直接向奥金涅茨上将负责,以保障前线物资的及时调配。

    另外增加国内的物资运输速度,数量不够就从奥地利采购,反正要竭尽全力保证前线部队所需。”

    金主的面子不能不给,无论是后勤部还是军方,都要靠财政部拨款。

    在这种背景下,财政大臣也充当了协调各部门矛盾冲突的润滑剂。虽然没有首相之名,实际上也行使着部分首相的权力。

    伊万诺夫元帅没有幻想着真拿到后勤权,普俄战争时期军方都没有拿到的东西,现在就更加不可能了。

    只要能够让一线指挥官拥有对前线物资的临时调配权,保障部队的物资供应,他就满足了。

    伊万诺夫元帅接受了,阿根特也找不到借口拒绝,只能硬着头皮的接受。

    物资调配混乱,也不是他故意给军方拖后腿。发生这种事情的根本原因,还是物资总量供应不足。

    这就涉及到深层次的原因了,其中牵扯到的利益集团太多,阿根特只能选择捂盖子。

    在物资不足的情况下,免不了拆了东墙补西墙。很多时候的物资发放错误,就是前线的官僚被逼的没办法,借口发放错误拖延时间。

    反正调换物资的程序很复杂,一来一回时间就过去。

    本来该三个月的物资,很可能发放两个月的就糊弄过去了,剩下的一个月就省了下来。

    不对,应该说是欠了下来。什么时候能够兑现,那就要看具体情况了,反正只要玩得不是太过分,就不会出现大乱子。

    物资不足前线的俄军怎么办?

    这个问题,老祖宗早就想到了解决办法,派兵出去抢就行了,反正这是俄军的传统。

    当然这也是有风险的,原时空一战时期,因为战争持续时间太长,俄军找不到地方抢物资,这种套路就玩儿崩溃了,直接埋葬了俄罗斯帝国。

    小插曲过去,亚历山大三世笑道:“现在的局势越发有意思了,奥地利人支持我们向英国人开战,法国人也支持我们向英国人开战。

    法奥两国居然想到一块儿去了,这背后要说没有阴谋,我是不会信。

    你们觉得法奥两国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什么样的利益,足以让他们送这么大的便宜给我们?”

    多疑是统治者的本能,法奥两国的手段并不高明,存心挑起英俄战争的痕迹太明显。

    明知道这里面有阴谋,俄罗斯帝国可能成为了一颗棋子,但是看在利益的份儿上,亚历山大三世还是选择了跳坑。

    没有办法,现在的国际局势非常明朗,俄罗斯帝国西进的道路已经被堵上了。

    有普俄战争的教训在,即便是最激进的主战派,也不认为向欧洲大陆扩张有前途。

    剩下就只有北上、南下、或者是东进。毫无疑问北上是没前途的,北冰洋除了冰块还是冰块,仅有的北欧联邦又是一个硬骨头。

    东进也不是什么好选择,气候实在是太恶劣了。从西边到东边光路程就要一年时间,根本就不适合大军行动。

    南下成为了唯一,也是最好的选择。虽然要和英国人竞争,可是这年头干什么不要竞争呢?

    就算是当棋子,亚历山大三世也要做一颗随时能够跳出棋盘的棋子,而不是糊里糊涂就被人当成了弃子。

    外交大臣奥斯卡·希门尼斯:“从现在的国际局势来看,法奥两国支持我们和英国人开战,外交部认为主要有三个可能。

    其一、让我们和英国人血拼,消耗我们的实力,法奥两国可以坐享其成发战争财。

    从目前两国对我们的支持力度来看,发战争财的嫌疑可以排除,他们给我们提供的资金光贸易还收不回成本。

    其二、利用我们重创不列颠,然后瓜分不列颠。

    这种可能性更小。尽管法国人再三许诺,会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同英国人开战,但他们要求奥地利先向英国人宣战。

    我们试探过了,维也纳政府没有做好同英国人翻脸的准备,更不用说和英国人开战了。

    其三、法奥两国想要利用阿富汗战争,拖住我们和英国人,以方便他们在欧洲大陆采取行动。

    具体是什么行动,暂时还是无法确定。从法奥两国的表现来看,我们可以判断法国政府表现的更热切一些。奥地利政府表现的相对冷淡,他们似乎还没有下定决心。

    基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初步可以判断,法奥两国并没有达成一致,甚至两国这次的战略目标还有可能发生冲突。

    我个人觉得法奥两国的目标应该是中欧地区。

    奥地利想要趁机统一德意志地区,但是他们心里又没有底,没有把握在法国人的阻扰之下完成统一,又不甘心放弃这个机会。

    法国人企图利用这个机会向中欧地区扩张,目标应该是吞并比利时和德意志联邦的部分地区。

    主要是莱茵河以西的领土,那里有法国人最需要的煤矿,可以弥补他们资源上的短板。

    当然,这只是一种猜测,法国政府的胃口未必有这么大。

    毕竟德意志联邦的实力也不弱,还有奥地利在侧,肯定会出兵干涉。从实力上来看,法国人对德奥联军的胜算并不高。

    除非法国人能够速战速决,抢在奥地利出兵前,造成占领上述领土的既定事实,以莱茵河天险阻挡德奥联军。”

    战略计划不是想藏就能够藏的,不需要证据,只要有动机就够了,毫无疑问法奥两国都有向中欧扩张的动机。

    在发起同英国人战争的同时,沙皇政府也没有忽视对欧洲大陆的关注。

    事实上,要不是欧洲大陆上法奥两国互相牵制,沙皇政府也不敢全力南下。

    陆军大臣伊万诺夫摇了摇头:“我赞成阁下的判断,第三种情况的可能性最大。

    不过具体细节上,我有不同看法。法奥两国对中地区有兴趣不假,可是德意志联邦的实力不弱。

    奥地利要兼并德意志联邦,可以通过政治手段从内部动手,还有几分成功的可能性。

    法国人要是强攻德意志联邦,就算是奥地利不出兵干涉,他们都会蹦掉几颗牙。

    这一点法国政府不可能看不到,与其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冒险,还不如退而求其次吞并比利时算了。”

    因为普俄战争的关系,沙皇政府对德意志邦国的战斗力评估,全部提升了一个档次。

    单纯从纸面上来看,现在的德意志联邦实力可不弱。

    军事实力和昔日的普波联邦差不多,经济总量仅次于英法俄奥四国,重工业和法兰西持平,人口两千五百多万。

    以己度人,伊万诺夫元帅不认为法国人会去啃这个硬骨头,尤其是这个骨头后面还有一头准备狩猎的狮子。

    相比之下,吞并比利时的难度就要低得多了。比奥密约的事情,大家都不知道,从明面上看来吞并比利时也就得罪了英国人。

    不过就英法关系而言,得罪也就得罪了。连给俄国人发放战争债券的事情都干了,还有什么是法国人不敢干的。

    外交大臣奥斯卡·希门尼斯耸了耸肩:“元帅,法国人可没有你这么理智,他们可是一直以世界第一陆军自居的。

    你没有去过法国,可能不知道,法国人特别的傲气。从拿破仑三世开始,法国政府就在宣扬法兰西无敌论。

    很多法国人的观念还停留在拿破仑时代,自认为天下无敌。即便是我们在近东战争中曾经击败过他们,也没有改变这一切。”

    近东战争不能算,英法俄三国都以胜利者自居,唯一承认自己是输家的只有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奥斯曼帝国。

    奥斯卡·希门尼斯可以拿近东战争说事,伊万诺夫元帅却没有脸提近东战争。

    虽然俄军确实赢得了战略上的胜利,但是在战术上却输的一塌糊涂。所谓的胜利,完全是靠人命堆出来的。

    俄军的战损比,根本就没法看。很多时候俄军两倍的兵力,还被人家按在地上揍。

    在伊万诺夫元帅这种正统军人看来,那不是俄罗斯军队的胜利,反而是一种耻辱。

    觉察到气氛不对,亚历山大三世开口道:“好了,法国人的胃口大小,只是一个小问题。

    尽管不想承认,但是最近这些年欧洲四大列强之间的实力平衡确实被打破了,我们是最弱的一家。

    英法奥三国的实力都在我们之上,我们现在能够和英国人争夺阿富汗地区,也是法奥支持的结果。

    不过,法奥两国能够挑起我们同英国人的战争,以坐收渔翁之利,我们又何尝不能够效仿呢?

    中欧问题是法奥两国的核心矛盾,无论是奥地利要统一德意志地区,还是法兰西要东进中欧,只要其中一方踏出第一步,就会爆发激烈的冲突。

    现在我们和英国人在开战,法奥两国没有了后顾之忧。如果我们从背后推上一把,他们爆发战争的可能性非常大。

    只要利用战争让法奥两败俱伤,我们就有机会重新确立在欧洲大陆的优势地位,再不济也可以把他们拉到同一起跑线上。”

    坑队友谁都会,法奥两国可以拿俄罗斯帝国当棋子,亚历山大三世同样也能够反击。

    英俄已经打起来了,战后两国肯定会损失惨重。要是不消耗法奥两国的实力,那么四大列强之间的实力差距就要彻底拉开了。

    外交大臣奥斯卡·希门尼斯提醒道:“陛下,法奥两国一旦爆发了战争,我们就丧失了外来援助。

    没有法奥两国的支持,仅凭我们自己的力量,阿富汗战场恐怕……”

    亚历山大三世打断道:“不用担心,挑起法奥战争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就算是要采取行动,那也是阿富汗战场快要尘埃落定的时候。在此之前,我们都是好盟友。

    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尽可能的向法奥两国要贷款、要物资,他们想让我们卖命,那就必须要拿出好处来。”

    听了这个解释,众人松了一口气。挑起法奥战争没有关系,只要不影响到阿富汗战场就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