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法兰西的计划

    停顿了一会儿后,拿破仑四世点了点头:“确实不太好,回复的太过直接,我们的盟友心里会不舒服。

    要不你们重新组织一下语言,多谈谈我们面临的困难,安抚一下他们受伤的心灵?”

    卡雷尔·卡德莱茨欲言又止。不管怎么回复,都改变不了法国政府做渔翁的事实。

    或许在英俄战争爆发之前,法国政府还要顾忌他们的感受,现在么已经不需要了。

    就算是英俄两国有怨气,那也是战争结束后的事情。

    现在的国际局势非常明显,奥地利是支持俄国人的,法兰西的立场将直接影响这场战争的胜负。

    法兰西保持中立,或者是支持不列颠,这场战争还可以继续打下去;要是法兰西支持俄国人,不列颠是无法同时抗衡三大列强的。

    这种敲竹杠的机会,怎么能够放弃呢?

    刺激一下英俄两国,实际上也是为了让两国给出更有诚意的价格,毕竟人不是随时都能够认清自我的。

    首相特伦斯·布尔金提议道:“陛下,英俄战争已经爆发,看样子短时间内是结束不了的,我们考虑实施下一步战略了。”

    对法兰西帝国来说,敲英俄两国的竹杠,只能算是零头小利。

    英俄战争爆发给法兰西带来的最大好处,还是施加在他们头上的枷锁没了。

    现在能够制约法兰西的只剩下了奥地利,但这也仅仅只是制约,并不足以令法国政府惧怕。

    外交大臣卡雷尔·卡德莱茨:“最后还是先等等,英俄战争才刚刚开始,双方还没有打出真火来。

    我们的动作幅度太大,刺激到了他们的敏感神经,英俄两国很可能会先停手。

    就如同当年的近东战争一样,奥地利想要统一德意志地区,交战中的各国不就先停手了。

    要是奥地利人克制一下情绪,等到近东战争末期再出兵,恐怕谁也挡不住。”

    维也纳政府当年利用第一次近东战争企图统一德意志地区失败,引发了欧洲各国的干涉,最后仅仅只是兼并了南德。

    在卡雷尔·卡德莱茨看来,就是现成的反面例子。要是再多些日子,等俄军打到君士坦丁堡城下再动手,就是截然不同的结果。

    经济大臣艾尔莎反对道:“奥地利统一德意志地区失败,不光是欧洲各国的干涉,最主要还是普鲁士王国的激烈反对。

    维也纳政府没有打一场内战的底气,只能坐视德意志地区发生分裂,就算是等到最后也一样。

    我们现在的情况不同,只是要比德两国出让几座煤矿,又不是直接吞并两国,英俄两国就算再怎么不满,也会先忍着。

    唯一有能力干涉的只有奥地利,比德两国都没有和我们一战的勇气,我不认为维也纳政府会为了比德两国和我们打一仗,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只要造成了既定事实,奥地利人多半也就嚷嚷几嗓子,外交部出面安抚一下就是了。

    最近几年,我们的经济恢复很快,但是想要超过巅峰时期仍然还有一定的难度。

    制约我们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因素,就是国内的煤炭供应量不足和价格太高,增加了工业生产成本。

    这么说或许不太直观,举个简单的例子:

    英俄战争爆发后,欧洲各国的出口贸易都出现了增加,就在上个月我们的出口贸易总额同比增加了0.7个百分点,创下了八年来的最高增速。

    但是欧洲各国的出口贸易总额大都超过1个百分点,奥地利的出口贸易总额至少增加了2个百分点。

    我们又落后了。这不是国内的工业界不努力,事实上在赚钱的问题上,没有人比资本家更努力。

    可是国内缺煤,比德两国明明有多余的产能,但是他们偏偏要囤积居奇,逼迫我们拿出更多的钱去购买。

    他们就是一帮吸血鬼,趴在法兰西工商业界的头上,吞噬我们的财富。

    现在拖一天,法兰西都会流失……”

    吞并比德两国的难度太大,即便只吞并一家,都会惹来大麻烦。

    虽然没有经受过社会毒打,但是反法战争的阴影,还是有残留的痕迹在。

    为了降低风险,法国政府默默的降低了目标,将吞并比德两国的计划进行了细分,准备先从两国手中讹诈几座矿山回来。

    “囤积居奇”只是艾尔莎找出来的借口,事实上煤炭价格上涨,只是正常的商业行为。

    资本家们想要牟取更大的利益,自然不会放弃任何机会。英俄战争爆发后,欧洲的很多商品价格都出现了小幅度上涨。

    只不过法国国内的资本家们不能忍了,本来准备好了要发战争财,结果突然间发现能源价格也上涨了。

    预计能赚一千万法郎的,现在因为能源价格上涨,只能赚九百万法郎,那就等于亏损一百万法郎。

    法国的资本家们自然不甘心和别人一起分享利润,为了能够利益最大化,大家纷纷发动自己的影响力,鼓动政府去抢比德两国的煤矿。

    外交大臣卡雷尔·卡德莱茨摇了摇头:“不要忘了煤矿都是有主的,如果比德两国政府以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为由,拒绝我们提出的交易怎么办?

    出兵打过去强抢,你确定他们不敢和我们开战?

    比利时就算了,德意志联邦的实力可不弱。那一堆小邦国一旦联合起来,就算是我们也不能短时间就拿下。

    战争一旦出现了僵持,奥地利人就会趁火打劫,英俄两国也会推波助澜。

    如果只是奥地利一家我们也顶得住,问题是他们会鼓动欧洲各国一起和我们作对。

    帝国陆军就算是再厉害,也无法和欧洲各国联合起来匹敌。战争一旦开始,后面我们就控制不住了。

    为了稳妥起见,我们最好是等英俄两国打出真火来,逼迫欧洲各国进行站队。

    等欧洲各国分成两波过后,我们再逼迫比德两国让步,就算是局势失控,有联盟在我们也不至于孤军奋战。”

    失败使人成长,作为法兰西的外交大臣,卡雷尔·卡德莱茨深刻的认识到了法兰西在反法战争失败的根源——盟友少,敌人多。

    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卡雷尔·卡德莱茨一直主张:挑起欧洲各国的矛盾,分化各国间的关系。

    这次英俄战争,也少不了他的一份功劳。

    听了外交大臣的解释,拿破仑四世那颗热切的心一下子冷却了下来。已经过了年少无知的年纪,拿破仑四世也学会了权衡利弊。

    “卡雷尔说得不错,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继续推动英俄战争的进程。

    只有等他们两败俱伤了,我们的东进计划,才能够顺利进行下去。

    外交部再刺激一下俄国人,告诉沙皇政府只要他们攻克赫拉特,或者是瓦罕走廊,我们就替他们发行十亿法郎的战争债券。”

    鼓动俄国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英国政府太理智了,想要忽悠他们太难。

    一旦英军在战场上取得胜利,将俄国人驱逐出阿富汗地区,英国政府就会见好就收。

    换沙皇政府就不一样了,一旦攻克了阿富汗地区,俄国人的战略重心就转移到了印度。

    谁也无法阻挡俄国人对印度的野心。在这个问题上,英国政府是无法妥协的,双方只能死磕下去。

    这方面法奥两国的判断一致,维也纳政府同样是出钱出力,支持沙皇政府一路向印度打过去。

    至于俄国人在夺取印度地区后会不会做大的问题,那完全多余的。

    这年头的大英帝国可不好惹,一旦拼起命来,足以令任何国家为之动容。

    就凭俄国人的实力,想要从英国人手中夺取印度,根本就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

    特伦斯·布尔金首相提醒道:“陛下,英俄战争已经爆发。作为英国人的盟友,我们现在替俄国人发行债券,已经不合时宜了。”

    坑盟友也要讲究方式方法,暗中挖坑没有关系,这种旗帜宣明的搞破坏、拖后腿,那就违反了游戏规则。

    传出去法兰西的国际声誉就彻底完蛋,没有国家敢和他们一起玩了。

    拿破仑四世微微一笑:“没有关系,我们只要改变一下操作方式,英国人就没话说了。

    比如说:我们替奥地利发行十亿法郎的商业债券,奥地利人再把这笔钱借给沙皇政府。”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