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被低估的拿破仑四世

    不管俄国人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安德胡伊攻防战带来的影响,都是恐怖的。

    一堆水平连弗朗茨都不如的专家学者,纷纷跳出来指点江山,仿佛战火明天就会烧到印度似的。

    电报的出现拉近了世界的距离,欧洲舆论的不看好,同样影响到了英国舆论,一时间英国政府压力大增。

    “前线发生了什么,安德胡伊为什么会失守,帕特里克是干什么吃的?”

    一连三个为什么,足以证明格莱斯顿首相现在的心情非常糟糕。

    阿富汗的面积不小,安德胡伊也不是什么核心战略要地,仅仅只是丢掉安德胡伊周边那几万平方公里,对整个战场来说不值得一提。

    同样是丢城失地,刚刚开打就丢失了大片土地,和经过长时间鏖战丢城失地是截然不同的。

    安德胡伊就是刚开打就丢失的,外界的舆论质疑英军的战斗力,反对党也趁机搞事情,弄格莱斯顿首相狼狈不堪。

    陆军大臣罗萨里奥满脸愤怒的回答道:“都是俄国人太卑鄙了,不等宣战的消息传到前线,他们就发起了偷袭。

    我们在阿富汗地区的部队正忙着剿灭游击队,安德胡伊因为战略价值不高,在当地部署的兵力有限,让俄国人有机可趁。

    不过大家可以放心,帕特里克中将已经放弃了之前围剿游击队的计划,出兵增援前线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前线已经稳住了,只等我们的援兵抵达,就可以发起反攻。”

    不解释还好,听了帕特里克的解释,在场的众人反而越发感到不安了。

    放弃围剿游击队,同样也意味着被围困的游击队可以出山了。外有俄国人大军猛攻,内有游击队肆掠,这让人如何能够放心?

    援兵抵达就反攻,这话拿出去忽悠普通人还行,在场的众人对自家的军队可没有那么强的信心。

    怀疑归怀疑,格莱斯顿首相还是没有泼冷水。战争已经爆发了,就必须要打下去。

    “战场上局势变化非常快,陆军部要承担起责任来,开战都快一个月了,为什么援军还没有出发?”

    面对首相的指责,罗萨里奥硬着头皮解释道:“首相阁下,部队劳师远征需要做的准备工作非常多。

    绝大部分士兵都没有出过海,大西洋风浪又大,如果不进行训练的话,非战斗减员会非常的多。

    如果可能的话,运兵船最好还是走苏伊士运河,不仅时间短而且风浪小。”

    没有办法,即便是海洋民族,也不等于每个英国人都不晕船,大部分的陆军士兵都没有离开过英伦三岛。

    从英伦三岛到印度,最快也要两三个月,不经过专业训练,很多人都会坚持不住。

    要是强行将从未训练的陆军士兵送上船,死亡率会非常的惊人,半路上就把军心士气折腾没了,还怎么打仗?

    外交大臣乔治摇了摇头:“外交部已经和法奥两国进行多次沟通,结果都不乐观。

    苏伊士运河在开通之初,就发布了公告:运河公司将会在战争时期保持绝对中立,禁止交战国的任何军用船舶通航。”

    别说战争时期了,平常时期不列颠的军舰都无法从苏伊士运河同航,每次都要从好望角绕路。

    为此英国外交部做了很多努力,都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在这个问题上,法奥两国政府根本就不出面,把问题推给了运河公司。

    运河公司最初的资金是法奥两国政府出的,理论上属于两国全体民众,上市之初就有很多奇葩规定。

    比如说:股票只能在法奥两国流通;公司运营理念发生重大变更,必须要经过法奥两国民众的同意……

    这些条款,直接堵死了英国人想要插手运河的可能,就算是有钱也入不了股。

    “绝对中立原则”是运河公司的核心运行理念,想要让运河公司放行,先要让法奥两国民众同意。

    这是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英奥民间关系还过得去,可惜政府关系糟糕;英法政治上是结盟了,民间关系却是一团糟。

    可以说苏伊士运河是不列颠永远的痛,因为在运河开辟之初没有当成一回事,然后就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停顿了一下,格莱斯顿首相问道:“能不能说服法国政府帮忙,哪怕是付出一定的代价也可以。”

    规定也是人定的,想要绕开也并非不可能。运兵船无法通航,不等于普通商船也无法通航。

    大不了武器装备都走好望角,士兵脱下军装乘坐商船,冒充护卫混过去。

    不过这只是针对小股部队,动则数万人的援军,除非运河公司内部有人配合,要不然根本就行不通。

    外交大臣乔治眉头一皱回答道:“这恐怕很难,就算是法国政府愿意帮忙,也很难保证不被发现。

    俄奥两国可是盟友,一旦发现了问题,他们会很可能会扣留我们的士兵。

    法国人是靠不住的,一旦事情曝光,巴黎政府是不会支持我们的。”

    没有办法,英法互坑已经好几百年了。就算是现在结了盟,谁也不能保证法国人不会故意坑他们。

    万一前脚和他们达成协议,后脚就卖了他们怎么办?

    吃了上家吃下家,本来就是时代特色。万一英军士兵在苏伊士运河被扣留,阿富汗战场就完蛋了。

    英法结盟除了要法国人牵制奥地利外,更重要的还是避免俄法奥三国走到一起。

    尽管发生这种事情的几率很小,可是英国政府不敢冒险,毕竟影响国家政策的除了利益之外,还有仇恨。

    英法可是世仇,万一法国政府头脑发热,跑去加入俄奥同盟,不列颠就完犊子了。

    只要想想之前法国金融界替俄国人发行战争债券的事情,就知道英法关系有多么不靠谱。

    权衡一番利弊过后,不等首相表态,陆军大臣罗萨里奥就果断的选择了放弃。

    “阿富汗战场不容发生任何意外,援军还是走好望角算了。把希望寄托在法国人身上,实在是令人难以放心。”

    ……

    巴黎新凡尔赛宫,看着英俄两个讨厌鬼互掐,拿破仑四世的心情非常不错。

    为了挑起英俄战争,法国政府也做了很多努力。只不过做得比较隐蔽,很多人都忽视法国政府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包括英法结盟,替俄国人发行战争债券,都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没有法国政府的努力,英国政府不会那么快下定决心出兵阿富汗,俄国人也不会针锋相对的出兵中亚,自然也不会有现在的英俄战争。

    外交大臣卡雷尔·卡德莱茨:“陛下,英俄两国都在催促我们履行盟友义务。”

    法国政府居然和英国人玩儿无间道,暗中和俄国人有密约,这个消息要是传了出去,估计全世界都要被震撼了。

    也不是完全没有蛛丝马迹,前面法国金融界替俄国人发行战争债券,就证明了法俄两国之间有联系。

    只不过法国政府没有参与,承接业务的是法国财团,资本家为了利益干出点儿奇葩事,也不算什么大新闻。

    拿破仑四世冷笑道:“告诉英国人,只要奥地利不反对,我们就同意他们在苏伊士运河自由通航。

    如果需要的话,我们还可以出兵阿富汗地区。

    考虑到后勤体系不一样,我们要自行负责后勤。为了方便补给,让他们在印度洋给我们提供一个出海口。

    告诉俄国人,我们会封锁苏伊士运河,禁止英国人的军舰通航。

    至于出兵的问题,让他们先说服维也纳政府。只要奥地利对英国人宣战,我们就立即跟进。”

    法军出兵阿富汗,英国政府是欢迎的。可是要在印度地区给法国人提供一个出海口,那就万万不可能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一旦把法国人的势力放进印度,再想要把他们驱逐就难了。

    到时候不列颠在印度的竞争对手就不只是俄罗斯帝国,而是法俄两国,没准还会增加一个奥地利。

    在利益面前,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只要英国政府脑子没有进水,就不会这么作死。

    给俄国人的答复同样是敷衍,不让英国人利用苏伊士运河运兵,主要是为了让俄国人在战场上获得更大的优势。

    只有俄军占领了阿富汗地区,威胁到了印度的安全,英俄战争才会持续下去。

    外交大臣卡雷尔·卡德莱茨硬着头皮说道:“陛下,这么答复会不会不太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