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9

    但这样一来,叶寻半强迫陆娆交还了手里属于德弘的股份。那是叶弘川送给陆娆的。从陆娆出现在叶寻的生活里起,这个女人就把他的草包老爸耍得团团转,不仅为她放弃了自己的妻儿,还直接把手里的股份拱手让人。

    陆娆原本是叶弘川的下属,能力出众,年轻貌美,叶寻不奇怪他爸会看上陆娆,真正令他难以忍受的,是这两个人间接促成了他妈妈的死因。

    他妈妈身体不好,得知叶弘川背着她出轨多年,本就病弱的女人有了心结,更是状况日下,很长时间卧床不起。在这样的情况下,叶弘川非但没有回心转意,反而愈发明目张胆同陆娆接触。

    他妈算是被叶弘川和陆娆活活气死的。高中那年,班里有个同学跟陆娆沾亲带故,在陆娆嫁给叶弘川不久,开玩笑谈及到了叶寻的生母,把陆娆和她放在一起比较。

    叶寻当时就把人揍了个半死,要不是陆见琛拦着,情况只会更严重。

    为了压下事情,叶家给了男生家里很多钱,在叶寻爷爷的极力要求下,为了不让叶寻被记过,还给学校捐了一栋楼。

    处理完所有事情的叶弘川摆着家长的架势,狠狠训了叶寻一顿,叶寻迄今都能清楚记得叶弘川想要给他一巴掌时,陆娆拦下了叶弘川,继母脸上挂着虚伪的笑意。

    “他还小,你没必要跟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生气……”

    而当他成年了,有能力从陆娆手里买回叶家的股份,叶弘川暴跳如雷,好像他做了一件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电话那端,叶弘川气得神志不清,一再咒骂他算计自己的继母,是不孝顺。

    接完电话,叶寻有点疲惫地闭了闭眼。他才想起书辞就在一边听他讲电话,叶弘川的声音太大,那些不干不净的事情书辞说不定听了大半。

    他本来该去跟书辞说点什么,但他很累。

    不是失望,也不是难过,就是心很累,即使处理事情再怎么成熟,他也不过是个还没毕业的学生,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这么责备,他没办法完全无动于衷。

    调整了一下心态,叶寻感觉好一些了,他正要和书辞说话,后者有点纠结,最终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小心翼翼拱进了他怀里。

    “叶寻……”

    “你爸爸他们……”书辞略微迟疑,叶寻的家事他本来是不好评价的,但是叶弘川的态度太恶劣了,书辞选取着措辞:“你家里人对你不怎么好。”

    叶寻低头,和书辞四目相对。几年下来,怀里人还是很瘦。书辞是那种偏瘦的骨架,天生就不容易显胖,整个人修长纤细,能被完全搂进怀里。

    感受着怀中人的温度,叶寻轻轻嗯了一声。

    他的心情已经好一点了。

    书辞不知道他的变化,还在小心地,有点笨拙又诚恳地安慰他。

    “但我们现在是家人了。”

    “我会照顾好你的。”-

    书辞第一次和叶寻一起看鬼片,是在同居后不久的一个周末。

    那天他俩都闲来无事,叶寻提议看电影,挑选影片时他想起书辞怕鬼,坏心眼地挑了一部口碑颇好的惊悚片。

    他已经想好了,一会儿书辞被吓到多半会往他怀里钻,他就顺势把人搂搂抱抱,捏一捏脸,戏弄一下书辞。

    书辞当时沉浸在同居以后第一次看电影的兴奋中,一不小心,忘记了自己曾经为了占叶寻的便宜,非常不要脸地假装过怕鬼。

    看到一半,鬼都出场好几次了,书辞这才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干过什么好事,整个人呆若木鸡。

    他心虚地看了眼叶寻,后者若有感应那般对上他的视线,神色要笑不笑,意味不明。

    书辞被看得一个激灵,根本不敢细想这意味着什么,正好电视上鬼又一次出场,前几次鬼出场都是模糊的镜头,这次却清清楚楚,放大的骇人嘴脸惊悚异常。

    书辞立即临场发挥:“啊!!!!鬼啊!!!!”

    叶寻:“……”

    叶寻:“你这演技,厉害啊。”

    书辞还没反应过来对方那句看似真心实意的夸赞意味着什么,叶寻手臂用力一拉,书辞毫无防备,倒进了对方怀里。

    随后,书辞感觉自己不轻不重挨了一下。

    书辞脸一红,羞耻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他在叶寻腿上挣扎,对方却只用一只手就能轻松制住他。

    干、干什么啊。

    大白天的……

    他自知理亏,又觉得这种只能趴在对方腿上的姿势太不像话了,正极力想爬起来,就感觉脸颊被人用手指亲昵地掐了一下。

    叶寻笑着问:“骗我是?”

    不仅要捏脸。

    还要打屁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