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8

    叶寻顺过床头柜上的温度计,在自己额头点了一下。

    书辞一看上面的数字,呆了。

    37度整。

    健康得不能再健康。

    谁能料到叶寻的体质这么变态,烧成那个样子,吃一次药就好了。

    而且醒来时还是那么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书辞以为叶寻真没什么力气,没想到对方早就看破了他那点伎俩,顺势装病等他上钩。

    眼看着手腕真被叶寻绑上了,书辞试着挣了挣,发现确实没办法弄开,一时半会儿他都快被这玩意儿折磨死了。一想到是叶寻绑上去的,羞耻心上涌的同时,他还有一些别的、说不清楚的想法。

    尤其在叶寻凑过来吻他时,书辞被吻得晕头转向,忍不住用被绑着的双臂去勾对方的脖颈。

    他从叶寻那儿尝到了甜头,渐渐觉得束缚他的皮带也没那么难以忍受。

    好像……挺有情趣的啊?

    我操。

    我他妈在想什么?

    “你说过不骗我的。”书辞小声道“叶寻大混蛋。”

    “我骗你什么了?”叶寻很无辜地看了他一眼,书辞这才意识到,对方从头到尾都没说自己还在生病,只说了没睡好,确实不算是撒谎。

    眼见书辞整个人都傻了,叶寻忍着笑,伸手捏了捏他的脚踝“而且你没见过什么是真的混蛋……”

    书辞莫名有种真的混蛋应该连脚也给他绑起来的错觉。

    这个联想让书辞腿一软,差点栽进床里,叶寻拉了他一把,唇角噙着笑,拇指摩挲过书辞的手腕。

    “你不是想试我的温度吗?我们慢慢试。”

    第47章 番外

    同居生活比书辞想象中要复杂一些。

    不同的人生活在一起总会多多少少产生摩擦, 他和叶寻也是如此。

    两个人的课程时间不一样, 意味着每天早起晚归的时间都不同,叶寻的课表排得比较均匀, 书辞就不了, 当初选课时他故意把每天的早课时间空出来,就是为了能多睡一会儿懒觉。

    叶寻最近发现,书辞非常不喜欢吃早餐。

    书辞一周只有一次早课,除了那天早上他会从被子里爬出来,其他的早晨,书辞都会在被叶寻吵醒后玩一会儿手机,然后倒头继续睡,自然没有吃早餐的时间。

    难怪会这么瘦。

    一两次,叶寻还能睁只眼闭只眼, 但次数多了,他显然不能继续放任书辞不管。

    不吃早餐会对身体造成非常大的伤害,日积月累,可能会得胃病、得胆结石, 对心脏也有非常大的影响……

    尽管他时不时就在书辞面前提醒一两句,向来听他话的书辞在对待早餐这件事上就像对待什么洪水猛兽,表面上答应得好好的, 晚上叶寻问起时,书辞会有点心虚、有点不好意思地冲他笑:“我忘了。”

    叶寻微微蹙眉, 还来不及问他这算不算言而无信,书辞自知理亏, 非常讨好地凑过来搂他的肩膀和脖颈,一副对他格外依恋的模样。

    “你一走我就好困啊,根本醒不来……”

    书辞知道叶寻很吃他这一套,果然,叶寻接受了他的亲近,手臂顺势抱紧他的腰。书辞见状松了口气,他其实还是挺畏惧叶寻的,尽管两个人年纪相仿,但是叶寻的自制力和手段都比他强上太多,就像当初签结婚协议时那样,要是叶寻有心给他挖坑条,书辞估计自己直接就一头栽进去了。

    叶寻要是真想管束他,他可能真得在寒意尚未散去的初春,每天一早老老实实步行出门,在周边的早餐店或者直接走去学校食堂吃早餐。

    太痛苦了。

    从大一开学起,在李响的带领下,书辞的早课向来是能翘就翘,压根没吃早餐这个习惯。

    叶寻没再提这茬事,书辞以为自己糊弄过关。第二天早晨,书辞睡得迷迷糊糊时,听见了疑似开门的声音。

    奇怪,叶寻不是已经走了吗?

    他朦胧中感觉有人进了卧室,接着闻到了食物特有的香气,书辞掀起一点眼皮,就看见床头柜上多了一杯豆浆、一盒蒸饺。

    书辞认得豆浆杯身上东食堂的标志。

    叶寻是去了学校,给他带了早餐又回来了?

    ……

    不可能?

    书辞还有点迷糊,脑子转得很慢,再加上他觉得这件事情太过不可思议,一时半会儿还以为自己在做白日梦。

    这梦做得也太好了。

    梦里的叶寻真贴心啊……

    直到叶寻开口说话。

    “小祖宗。”

    男生的声音有点低哑,因为才从寒冷的室外到了温暖的室内,显出一点懒洋洋的困倦来:“您能不能赏个脸,起来吃口饭?”

    书辞一下睁开眼。

    他有点被吓着了,眼睛微微睁大,一时半会儿又惊讶又愧疚,耳根不由自主发红,他盯了叶寻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叶寻被他看得心痒难耐,随即俯低身。

    在叶寻的发丝扫到脸上时,书辞一下从床上蹦起来,伸手推他:“不要亲!我还没刷牙。”

    不等叶寻反应,书辞连滚带爬从床上翻身下地,叶寻看他蹿进卫生间,视线从书辞的细腰一路下滑到脚踝跟,啧了声,有点想笑,低声像是自言自语。

    “还刷牙,偶像包袱很重啊……”

    那天以后,书辞改掉了不吃早餐的坏毛病-

    叶寻生日,陆见琛和林志浩一干人给他包了场子,玩得很晚。

    回去的时候,已经快到凌晨了,叶寻被灌多了酒,半醉不醉,突然想起今天虽然收到了一众大大小小的礼物,但书辞好像什么都没表示。

    虽然他也不是很在意这个,毕竟人都是他的了,少一件礼物而已。

    但可能,男人的脾气有时候就是来得很没道理。

    叶寻正在思考是不是该让书辞补偿他点儿什么,已经被他在脑子里胡乱折腾了一遍的人慢吞吞从卫浴间出来,叶寻随意朝那边投去一瞥,大脑轰地一声响。

    书辞穿着白色的衬衣,领口的扣子开了两粒,露出一段消瘦单薄的锁骨,光打在细腻的皮肤上,流淌出近乎香艳的色泽。

    书辞没穿裤子,两条腿又长又直,他脚上趿拉着毛绒拖鞋,朝叶寻慢慢挪过来。

    在意识到那件衬衣是他的以后,叶寻舔了舔牙尖,第一次尝到即将失控的滋味。

    有趣的是,作俑者在他的视线下逐渐开始自乱阵脚,书辞被他看得双颊发红,似乎完全没有了一开始出来时的气势,最后居然直接两三步跑过来坐在他身上,用那种气声一样的嗓音颤颤巍巍道。

    “生日快乐。”书辞咬牙,硬是逼着自己把破耻度的话说完了:“我……我是你的生日礼物。”

    说完就一头埋进叶寻的肩膀里,试图装死。

    叶寻比他从容不迫多了,从最开始那阵刺激中回过神来后,他一边拆自己的礼物,一边逼问书辞。

    “你想出来的?”他忍不住笑:“我很喜欢。”

    “不是,是李响。”书辞红着脸回抱叶寻:“我不知道给你送什么,他说你什么都不缺,干脆就……”

    叶寻意有所指:“衬衣也是他想的?”

    ≈nb≈gt≈gt

    sp;  书辞在某些时候诚实得过了头,他丝毫没察觉到自己的话语有多危险,坦诚地把李响骚破天的指导意见说了出来:“他本来建议女仆装的。”

    叶寻一顿,差点儿没直接把人办了。

    偏偏书辞还在无知无觉地补充:“我觉得那个太惊悚了?就换了一个。”

    叶寻的手顺着衬衣边缘下移。

    摸了摸。

    空的。

    大脑仿佛在炸烟花,叶寻低声感慨:“我操……”-

    快毕业那年,叶寻家里出了很大的变故。

    继母陆娆拉着叶寻的爸爸做生意,不成想钱陷在了一个项目里,陆娆走投无路之际,叶寻帮她垫上了剩下钱款,让整个项目得以继续运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