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7

    书辞被他的眼神撩得血气上涌,一时之间胆子大了不少,干脆把一下零食扔在地上,有点强硬地扒拉上叶寻的肩膀。

    他正要试着伸舌头,余光看见有人朝这边走过来,身影还有点熟悉。

    是李响。

    书辞脑子轰地一下当机,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在宿舍楼下强吻叶寻。李响应该是认出了他,后者非常淡定、视若无睹地从他们旁边经过,直直进了宿舍大厅。

    书辞被这么个意外打得措不及防,正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被晾在一旁的叶寻忍不住了,他啧了一声,一手扣着书辞的后脑,低头吻了下来

    书辞被吻得云里雾里,回宿舍的路上,想着叶寻带给他的温度,还有些意犹未尽。

    刚拉开门,书辞收到了叶寻的微信

    你之前和陆见琛说想跟我同居,是真的?

    书辞看着同居那两字,眼眶一热。

    他打了个嗯字,发送了过去。

    叶寻回得很快,像是早就打好了回复,在等他的答案

    我有个认识的学长要去当交换生,他租的房子空下来了,我去过一次,面积挺大的。要是你不想租别人住过的,我去找一下附近才装好的公寓?

    书辞对这些没什么想法

    都可以的,看你。

    刚打完,才觉得自己好像表现得太急切,书辞补充道

    你感冒还好吗?记得吃药啊。

    叶寻回了他一句好像发烧了,书辞心一焦,简直恨不得跑去他们宿舍看着叶寻吃药,书辞忽然想到,要是能同居,他就能照顾对方了,平时也能盯着叶寻编程,提醒对方不要熬夜。

    书辞划了几下手机,也不管什么急切不急切了

    如果可以,我们明天去看房子?

    叶寻答应了下来。

    出乎书辞的意料,叶寻像是早就准备好了,行动力比书辞想象中还要强,他们周六看了附近的房子,周日叶寻就租了一间新装修的公寓,位置离学校一公里左右。

    因为中午偶尔还要回宿舍午睡,书辞只搬了一部分东西去公寓。

    叶寻租的房子面积很大,本来是三室一厅的,却因为房主人独自生活,干脆把两个卧室打通了,进门就能隐约看见卧室的场景。

    很宽敞,也很私人化。

    书辞还挺喜欢这种装修的。公寓里的水电已经通了,大概收整好带来的东西后,书辞去浴室冲了个澡,他出来的时候,叶寻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电视。

    书辞趿拉着拖鞋走过去,他身上的睡衣是深蓝的,越发衬得皮肤白皙,注意到叶寻的目光若有若无掠过他的衣领口,书辞心下了然。

    自从过年在酒店睡过后,他们都快一个月没亲昵过了。要是没尝过情欲的滋味还罢,试过以后,别说叶寻,他都有些沉迷那种感觉。

    书辞注意到对方黏稠的视线,忍不住凑上前,想去亲吻他。

    叶寻摇摇头,声音因为生病有些含糊“我感冒了。”

    他说话时,漆黑的瞳孔仿佛蕴着白雾,因为高烧,叶寻的眼神都有些迷蒙,难得显露出几分孱弱。

    书辞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某个地方痒得厉害,根本没办法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那不碰嘴了,我想亲亲你的脸。”

    他说着,在叶寻脸颊上不轻不重啃了一口,叶寻的眼神变得有点狠,书辞感觉腰上紧了紧……

    察觉到危险,本能让书辞立即正襟危坐,不敢再胡乱撩拨对方。没安分过几秒,书辞忽然灵光一现。

    “你感冒了,”书辞拿叶寻之前的话去堵他“这个时候要是剧烈运动容易伤身体,而且可能会传染。”

    叶寻有点呆地看了他一眼,居然真的停了下来,书辞莫名从他那一眼中读出了憋屈的意味。

    书辞要被他可爱死了,他思考了一下,假装非常善解人意道“你不能剧烈运动,那我碰你。”

    趁着叶寻没反应过来,书辞在他的颈窝那儿拱了拱,动作很不安分,书辞能感觉到叶寻差一点就要伸手制住他了,但是叶寻想到自己现在的状态,有点郁闷地任由他占便宜。

    我操哈哈哈哈哈。

    这也太好玩了。

    书辞心里止不住地乐,越来越没轻没重,直到他感觉叶寻似乎……

    书辞眨了眨眼,有点惊讶。

    “书辞……”叶寻的声音都有点咬牙切齿了,书辞才意识到自己玩过火了,他老老实实收回手。

    “好玩吗?”叶寻音量不大,甚至还带着病号特有的鼻音。

    书辞却感觉自己被某种大型野兽一巴掌按在了地上,书辞立即认怂,他低着头,眼皮耷拉下来,尽量让自己显得无辜一点。

    “玩够了吗?”

    “……玩够了玩够了,你是不是还没吃药?”生怕叶寻跟他计较,书辞连滚带爬从沙发上起来“我去给你拿药。”

    好不容易哄着叶寻吃了退烧药,等叶寻去睡觉了,书辞这才松了一口气。

    叶寻吃的退烧药药效很强,书辞估计他要睡很长一段时间,他自己没什么事情干,干脆在宿舍群里问了一声。

    李响和夏梓航也都没事做,约他一起玩游戏。锁英雄的时候,夏梓航不小心把书辞想玩的英雄锁了。

    书辞好气啊,他明明已经给过信号了“你在梦游?我——”

    后面那个字正要出口,突然想起叶寻在睡觉,书辞又不知道房子的隔音好不好,他连忙压低了声音“操……”

    非常没气势。

    耳机里的夏梓航开始笑“同居第一天,脏话都不敢说了。”

    李响接过话“你们家家风很严啊。”

    李响和夏梓航跟唱双簧一样,在语音里把书辞调侃得一愣一愣的,书辞说不过他俩,只能小声反驳“不严。”

    李响“严不严不是你说了算啊。”

    夏梓航“不是,这还真该我辞说了算,叶寻主外,他主内。”

    李响开始爆笑。

    连着玩了一下午,傍晚时叶寻拉开了卧室门,书辞见他去了卫浴间,出来时眼眶边还有着浅红的睡痕,心脏不由自主一跳,他跟李响他们打了个招呼,匆匆忙忙下线跟着叶寻回了卧室。

    叶寻在卧室里穿衣服,书辞走到叶寻旁边“睡好了吗?”

    他一边说,一边打量对方。

    睫毛怎么会这么长。

    好好看啊。

    书辞越看越蠢蠢欲动,他平时再喜欢叶寻的外表,因为担心真把对方惹着了,怕被收拾,书辞一向不敢表现得太放肆。

    可现在不一样了,叶寻在生病,没办法折腾他。就像老虎套上了铁链,就只是漂亮的大猫了。

    书辞伸出手,指尖抚摸了一下他觊觎已久的那块睡痕,叶寻的睫毛眨了眨,书辞感受到手下闭合的眼睫,心都要酥了。

    叶寻微微一愣,有点被书辞的热情惊住了,他想了想,很快明白了书辞的意图,在书辞注意到以前,他笑了笑,语气十分柔弱“睡得不怎么好,头还有点晕。”

    头晕?

    书辞觉得担心,下意识就想去探一探叶寻额头的温度,正要伸手,书辞忽然想到了什么,手指一顿。

    他看了看一脸虚弱、像是随便他怎么作妖都不会还手的叶寻,心里简直跟猫抓一样,实在是忍不住,书辞用额头去贴叶寻的额头。

    “我试一下温度。”

    两个人离得这么近,书辞心思都不在测温度上,只隐约觉得叶寻好像是有些热,他稳了稳心神,喃喃道“额头试不出来,我试一下别的地方。”

    什么胸肌啊腹肌啊……

    他今天一定要蹭到。

    书辞的思维疯狂朝下三路发散,人正要一点点挪过去,突然感觉手腕被攥住,他一开始没在意,以为叶寻就是想拉着他,直到手腕似乎缠上了什么有些凉的东西,书辞才瞟了一眼。

    一瞟,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书辞不可置信地看着叶寻用皮带绑住了他的手腕,后者对上他的视线,反而笑了一下。

    “不是……”书辞被这么一绑,脸红完了,说话都有点结巴“你、你什么意思?”

    “之前摸得开心吗?”叶寻意有所指“可是我不怎么开心。”

    “等等,你还在发烧。”虽然知道叶寻有分寸,不会真的乱来,但是这种受制于人的状况还是让书辞羞耻心爆棚,他提醒道“剧烈运动伤身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